第1466章 你们怎么会来

小说: 老婆大人有点暖 作者: i笛声悠扬 更新时间:2017-09-07 22:47:35 字数:2216 阅读进度:1464/2294

“我一定会用心学习的。”乐丹丹不动声色的偷瞄了他一眼,感觉这个男人,好像就是专属于这些个高级场所般,举手投足间都尽显尊贵之资。

“风行国际的福利很不错,只要你好好做,总会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感觉她为人还不错,所以,才会给予这样的忠告。

“好,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乐丹丹抿唇而笑,感觉现在的他,总算是对自己温和了不少。

罗航宇不再说话,只是目光不停的观察着餐厅外的人流量跟餐厅内的用餐人数,眉宇,微微的蹙起,最后,把目光给锁定在了对面那新开的韩餐馆上,感觉业绩下滑如此严重,肯定是有着其关联所在。

“那个,秦医生有没有说,我弟弟什么时候能够手术。”乐丹丹见气氛冷凝了下来,不由得开口问道。

“你爸那,同意手术了吗?”罗航宇诧异的看着她,还以为,那老头很难说服呢?

“对的,不过,我并没有跟她说明其中的危害性。”乐丹丹知道,一旦把实情告诉了自己父亲,他必定不会同意这个手术,老人家都这样,现在弟弟虽然残疾着,但至少还能看到个人,可一旦死在了手术台上的话,那么,就永远的失去了他。

“这可不行,一旦发生个什么意外,我们可担责不起。”罗航宇摇头,做手术之前,医生都会给家属告知书,里面会详细的说明术中跟术后可能发生的情况,由家属来自我定夺是做还是不做。

“但你不是说,秦医生的医术很好吗?既然很好,应该没有什么意外才对,毕竟,要说服我爸,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乐丹丹压根就不敢跟父亲提到这件事情,就怕他得知后跑这来大吵大闹的,那影响可就不太好了。

“再好的医术,也不敢保证万无一失,这一点,你应该也认识到才对,所以,还是先跟你父亲说清楚吧!我们这边不急,秦医生正在努力把手术的风险降到最低。”罗航宇虽然很想快点摆脱乐家这一包袱,但他更不想给秦卿尘惹麻烦,毕竟作为一名医生,一旦他的身上沾染上了污点,便会成为业界人士茶余饭后所议论的对象。

“我是觉得我弟弟好像有点耐不住性子了,所以,才……”乐丹丹是真的不想再面对自己弟弟那失望的眼神,不是说她不担心弟弟死在手术台上,而是觉得,与其一辈子那样的活着,倒不如放手一搏,或许,还能看到不同的人生。

“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还请多等待一些时日,若是你弟弟的状况得到了改善,秦医生一定会给他动手术的。”前提是,必须得有一半的把握才行,而现在,秦卿尘说他的把握只有百分之十而已,所以,谁也不敢去冒那个险。

“好,那我就放宽心的等着吧!”乐丹丹不好意思的扯动了下嘴角,感觉,能跟他这样平和的聊天,实在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

“嗯!快吃吧!这里的菜色都很不错。”谈话间,菜品已经一样样的端了下来,速度可是够快的,就是不知道其中有没有优先权。

“好,我尝尝看。”乐丹丹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芝香排骨,优雅的吃了起来。

“怎么样,还行吧!”罗航宇很是期待的看着她,但愿自己所点的东西能合她胃口才好。

“嗯!不错,看来,这么高的价格,是有缘由的。”乐丹丹总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一分钱一分货这个道理,要想在舒适的坏境里吃到比平常时好吃的东西,就要接受它的高价格才能享受得到。

罗航宇笑而不语,摩转餐厅的价格高,好吃是其中一点,更关键的是品牌效应在里面。

只是,他这般惬意吃着东西的时候,关冬尔却一人食不下咽,面前摆放着自己所简单做好的两个菜,却怎么也品尝不出个中滋味来。

脑海里,一直是他跟那个美女在一起时的融洽画面,感觉,比起自己,他们好像更般配似的。

在风行国际的门口,她没有像别的女人那样驾车跟上,而是选择了相信他,默默的回了家,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脑海里,总是时不时的浮现出他们两人在一起的画面。

都说人与人之间,最害怕的是比较,而她现在,就无形的遁入了那个怪圈之中,总感觉自己哪哪都不如人。

相信跟怀疑,有时候,就在一念之间,所以,深叹了一口气之后,她打算不再去想这件事情,而是囫囵吞枣似的吃了几口便草草的收起了餐桌。

梳洗一番之后,她便拿起手机刷起了***,评论下面,依然很多说自己倒贴白旭的言论。

黑粉花花:不要脸,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性,竟然妄想我家爱豆。

黑粉圆圆:你可以去死了,靠一个男人上位,也不觉得丢人现眼。

看到这些,关冬尔的嘴角,微微的勾动了下,这便是网络时代,敢情攻击人都不用缴税,可以随意的乱喷。

不过,让她欣慰的是,还是有着不少真爱粉的,她们,大多都是跟自己说一些比较暖心的话,让她在这样的一个无助的夜晚不再继续的迷茫下去。

门铃响起的时候,她以为是罗航宇过来了,所以兴匆匆的跑去开门,连看一下外面都不曾。

“爸、妈,你们怎么会来。”看见门外的父母,关冬尔瞬间的呆愣住了。

“你个死丫头,竟然把我们给拉黑了,安的是什么心啊!”关母一开口,便开始大骂了起来,同时的,目光不停的打量着她的家,完后,更加恼怒的骂了起来,“你看看,自己住这么好的房子,却让你弟弟一个人孤零零的呆在监狱里面,多狠的心肠啊!”

“我没有。”关冬尔边为自己辩解,边快速的把门给关上,就怕会吵到了邻居。

“什么没有啊!我们都打了一天了,始终都打不进来,要不你以为我们稀罕跑你这来啊!”关母越说越气,把手里的行李用力的甩到了沙发上,可见气得不轻。

“这房子,是租的还是买的啊!”关父没有大吵大骂,倒是对她的房子感兴趣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