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9章 原来如此

小说: 老婆大人有点暖 作者: i笛声悠扬 更新时间:2017-09-07 23:10:26 字数:2175 阅读进度:1537/2294

“瞎说,我们不认识什么叶佳,冬尔她,就是我们亲生的。”关母急急的否认,若是放在以前的时候,这女儿,别人要认走也就认走了,但现在,她正是赚钱的时候,可并不能就这么的白白让人。

“哦!是吗?要不要我告诉冬尔,其实,她的亲生母亲就是叶佳。”罗航宇无所谓的摊手,他们否认没有用,只要关冬尔她愿意接受叶佳,那么,他不妨把这个秘密给道出来。

“她是不会相信的,不管怎样,她都是我们关家的种。”关父在旁,沉声的说道。

“这话,我不是很明白,意思是说,叶佳她以前跟你……”罗航宇皱眉,难道说,叶佳是关父的前妻不成,如若真是那样的话,两人之间,还真的是太不般配了。

“想什么呢?那个女人,怎么可能跟我家老公是一对。”关母直接的打断了罗航宇的猜测,可不能让那样的女人跟自己的老公给送作一堆了。

“既然是这样,冬尔怎么可能会是你们关家的种。”有些事情,他不好在宋夫人那边得出答案,只好从他们的身上入手,只有这样,才能更快的把事情的原委给了解清楚了。

“她是我大哥的女儿,怎么不是关家的种了。”关父的情绪,好像有些的激动,怒目的瞪着罗航宇。

“什么?你大哥的女儿?”罗航宇被震惊到了,因为他从来没有听关冬尔说过,自己家还有着一个大伯之类的存在。

“不行啊!就是我们大伯的女儿。”关母在一旁重申着,若不是说那丫头还跟关家有着血缘关系,还真以为他们会把她给养那么大啊!

“那,她的父亲呢?”罗航宇很是好奇这个,同时的,感觉这关家二老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应付,至少,自己所问的问题,他们都侧面的给出了答案。

“提一个死人干嘛!”关母撇嘴,要不是他们家大伯短命,现在的他们,过的应该还是锦衣玉食的好日子,毕竟,他可是一个生意人,是自己老公这样的窝囊废没得比的。

“死了吗?”罗航宇很是遗憾的轻叹了口气,不过,想想也对,若不是已经死了,叶佳怎么可能会再嫁,而关冬尔,又怎么会成为他们家的小可怜。

“叶佳那女人,绝不能出现在我们家冬尔的身边,她不配。”关父很是严肃的说道,一想到自己大哥尸骨未寒,她便跟别的男人有染,他便气不打一处来。

“原因呢?是什么?”罗航宇很想知道,宋夫人当日的欲言又止是为了哪般,而关父这样情绪激动又是为了何故。

“这个,你干嘛不直接的去问她,我想,她自己做过的事情,自己应该很清楚才对。”关母在旁,讥诮的笑了笑。

“现在,我只是看你们单方面在控诉她而已,自始至终,她都没有说过你们一个字的不是。”罗航宇皱眉,当年,究竟是发生了些什么?让他们的反应如此之大,对宋夫人,更是恨之入骨的感觉。

“她当然不敢说了,因为不要脸的人是她,而不是我们。”关母太想让罗航宇觉得叶佳是个坏女人,所以,每一句话都往对方的人品上带。

“叶佳说,她要认回这个女儿,所以,你们还是提前的做好心理准备吧!”罗航宇故意这样的一说,目的就是,想要把内情给挖出来,只有这样,他才好判断,该不该把叶佳的事情告诉关冬尔。

“臭不要脸的,还好意思要认回,怎么,看见冬尔现在有出息了,想要回来分一杯羹了吗?”关母对叶佳的意见尤其的大,开口的,都是一些骂人的话。

“这个,我想,你们肯定是误会了,她现在过得很好,并不会指望着靠冬尔发财。”别的他不敢确定,但这一点,罗航宇是相当肯定的,因为以鼎立文化的财力而言,实在没必要这样做。

“哦!她说了不会就不会啊!想当初也不知道是谁,想要独占了关家的财产。”关母兴奋得有些的过度,难免不让人怀疑,这其中存在着什么猫腻在里面。

“关家有财产吗?”罗航宇皱眉的问道,据他所知,除了通市那一套老旧的房子之外,就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了。

“别小看了我们关家,想当年,老子也是少爷过来的。”关父没好气的瞪了罗航宇一眼,若不是说自己不会做生意,也不至于会把公司给败光,到头来,只能成为一般的市井小民。

“这个,还真没有看出来。”不是说罗航宇看不起关父,而是对方的气质跟举止各方面,都无法让自己往那一方面去联想。

“你没看出来,不代表着我们关家以前不是大户人家。”关父咳咳了两声,估计是被罗航宇的话给气到了。

“不好意思,失礼了。”罗航宇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好的去调查一下关家以前的历史才行,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了解清楚其中的错综复杂。

“哼!虽然说我们家道中落了,但放在几十年前,像你这样的,连给我提鞋都不配。”关父哼唧了声,人啊!若是没钱了,也就无法硬气得起来了。

“那你们关家,是怎么变成现今这个样子的。”既然是大户人家,就应该像穆家一样,一代比一代强才对,怎么会变得这么的落败。

“还不是这死鬼造的虐,大伯才去世没多久,他就把公司给弄没了。”关母一提到这个就来气,也就忘记了,自己跟他才是一伙的,而不是伙同罗航宇一起去讨伐他。

“那,冬尔的父亲,是怎么去世的呢?”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份上,他不如把所有的事情都给打探清楚了,难得对方这么的侃侃而谈。

“交通事故,还能是什么。”关母冷哼了声,死了就死了,遗嘱上面,竟然连他们的名字都没有一个,这也太欺负人了不是,同是关家的人,凭什么把所有的家产都留给那两母女啊!

“是人为的,还是意外。”罗航宇越来越觉得,其中,肯定有着很深的内情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