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9章 压根不在乎

小说: 老婆大人有点暖 作者: i笛声悠扬 更新时间:2018-04-02 14:31:40 字数:2273 阅读进度:2082/2294

“因为我吗?”蓝妮可反问,但却还是把头,给靠在了他的肩上,也就因为如此,让她看见了不远处呆愣在那的男人。

“可不是因为你吗?让你有空的时候多联系,可这几年,你自己伸手数数看,给我打过几次电话。”蓝宛白背对着门口,所以,并不知道,自己怀中之人,此时正跟一男人对视着。

蓝妮可就那么直直的回望着他,忘了该有的反应,并没有从蓝宛白的怀中撤离,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挑衅一样。

某人,凉薄的一笑,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

蓝妮可的心底一慌,直接的推开了蓝宛白,然后低垂下了头,明明就没有做错什么,却感觉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那般,心跳莫名的急促加快。

面对她的惊慌失措,蓝宛白有些的摸不着头脑,所以皱眉的问了句,“你怎么了?”

“没,没事。”蓝妮可尴尬的扯了下嘴角,这会儿,顾翊宸已经走到了他们的面前。

“抱歉,打扰一下。”看见这一幕,顾翊宸就好像不受一丝波及那般,很是友好的笑看着两人。

“有事吗?”蓝妮可站起了身,还在为他碰见这一幕所忐忑着,至于是因为什么,她自己也说不清,就是感觉他会误会而已,但又没有要解释的意思。

所以说,这两人,都是很奇葩的存在,也是矛盾的综合体。

“本来是有事的,但这会儿,已经没有了。”顾翊宸的笑容,特别的不经修饰,就那么纯粹的流露了出来。

蓝妮可的心,为此一凉,这,应该就是不在乎的表现吧!所以,不管她跟谁拥抱在一块,都不会挑起他一丝的异动情绪,也就是自己把自己给想得太重要了,才会误以为他会介意。“既然没有,为什么还要打扰。”蓝宛白挑衅的看着顾翊宸,一脸的审视,想着,他就是这丫头所喜欢的那个男人吗?如果是的话,那可真的是太凑巧了,自己还在发愁该怎么的找到他呢,想不到,竟然主

动的跑上门来了。

顾翊宸把目光,投放到了蓝宛白的身上,完后,冷然的来了句,“你们完全可以继续,没必要因为我的存在而有所顾忌。”

两人的火药味,感觉有些的浓,属于那种一触即发的类型。“如果换做是你,还会继续吗?你以为这是女人的大姨妈啊!说来就能来,那是要有情感渲染的好不好。”蓝宛白一个冷冷的眼神过去,讽刺无比的说道,都还没有互相的介绍,就这样的给杠上了,也是大

写的服气。

所以,可以想象蓝妮可的内心世界,是怎样的一番草泥马在狂奔而过了,这比喻,就不能稍微的委婉一点吗?让她一个女孩家家的,还怎么的呆下去啊!

而顾翊宸的反应,也不见得比她好上多少,毕竟蓝宛白的话,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接得下去的,除非是夏雨晨那样的同等妖物,否则,还真的是有些悬。

“没话可说了吗?如果没有,就请你离开,别妨碍了我们约会。”蓝宛白直接的赶人,不可能会明知道对方是伤害自己妹妹的那一个人,而不作出半丝的举措来,那可不是他蓝宛白该有的作风。

顾翊宸的眼神,复杂的看了蓝妮可一眼,完后,嘲弄的勾唇一笑,“告辞。”

就宛如来时那般,施施然的不带走一片云彩。

一丝灰霾,自蓝妮可的心间涌动而出,就是这样的潇洒,就是这样的漫不经心,却总能把自己伤得体无完肤。

但他,,没有一丝的过错,只因不爱,所以,活该爱上的自己去承担一切,而且不能有半分的怨言。

“是他吗?如果不舍,就追上去吧!”蓝宛白皱眉的看着她,有着几分的无奈。

“没用的,他,压根就不在乎不是吗?既然这样,解释来何用。”蓝妮可摇头,不愿把自己变得更加的可怜。

“倒也不见得完全是那样。”蓝宛白高深莫测的来了句,看着对方的背影,很是玩味的浅勾唇角。

“什么意思?”蓝妮可有些的不解。

“自己去发现,说吧!找我有什么事。”蓝宛白不傻,知道她这么急着找自己,绝不会只是喝酒聊天这么的简单,肯定是有着些什么在困扰着她才对。

“没事啊!就是想要跟你喝一杯而已。”蓝妮可讪笑了下,看着有些的不太自然。

也对,像她这种不怎么擅于撒谎的人,又怎会跟别人似的,说起谎来毫无波动呢?

“丫头,我可不是第一天认识你,但既然你不想说,那我就当作你真的只是想要跟我喝酒了。”蓝宛白无奈的一笑,有些事情,该知道的时候,总会知道,所以……

“我给你倒上。”蓝妮可拿起酒瓶,给他倒上了酒,看似无忧的样子,但又有谁能明白她内心深处那想要喷涌而出的情感宣泄呢?

“好。”蓝宛白笑了笑,既然她要自欺欺人,那他配合着就是。

两人,很是融洽的喝起了酒,就好像顾翊宸不曾过来打扰过那般,是那么的不受所动。

但实情真的是这样吗?这样的一个疑问,估计也就只有当事人才能懂得了。

顾翊宸以为,自己真的可以笑谈面对,但出了酒吧才发现,他,把自己给想得太过于的理想化了。

只因他现在满脑子的在想着,那个男人是谁?他跟蓝妮可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而一旦有了计较,则就说明,他对那个女人,有了想法。

可这样的事情,他绝不允许发生在自己的身上,所以,他开始一个劲的摇头,为的就是想要把这一可笑的发现给甩出自己的身心。

问题却是,心,真的能够受自己所管控吗?如果真能,这个世界上又怎会每天都有人被情爱所伤呢?

上车,却没有离开,而是目光深邃的盯着自己眼前的酒吧看,也不知道,他是在等待,还是说,在强迫自己舍弃。

但像他这类的人,理智,往往都能战胜情感,所以,沉默了那么的一会之后,便启动车子疾驰离开。至于他一开始为什么要过来找蓝妮可,就不得而知了,况且,也没有人想要去了解,因为大家,都只潜意识的想要保护自己,而去忽略了某些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