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8章 无毒不丈夫

小说: 冷情王爷弃妃要休夫 作者: 楚千墨 更新时间:2015-09-27 06:38:14 字数:3308 阅读进度:490/678

恭帝虽然是太子登基,可他并不是长子,嫡长子尚有蠢蠢欲动的兄弟,何况非嫡长子?能稳坐皇位的人,哪个不心狠手辣?

因此,恭帝在位二十九年,没有死而且还封王的,就只有三个弟弟。[燃^文^书库][www].[774][buy].[com]最新章节{匕匕奇中文网шшшЫqiЁ}分别是司城建元的九皇叔郑王司城礼,十三皇叔蜀王司城杰,十六皇叔吴王司城司城姜。

这三位王爷虽然封王,却只享受王爷俸禄,没有封地,在京城建府。这也是恭帝施恩的手段,荣华富贵是有的,但一旦有封地了,固然可以免去京城之忧,却也怕一方独大。

不过,这是所有人心照不宣的事情,在位者有在位者的顾忌。

阴正青冷笑了一声,道:“那你觉得是谁?郑王?蜀王?吴王?还是三皇子赵王?”

这么一说,程文皓也不再说什么了,三位皇叔辈的王爷,就算有野心,也没有实力,就算有点实力,也绝不如秦王齐王太子这样的底蕴。至于赵王,几个人恶毒而又鄙夷地想,那个药罐子?就算给了他皇位,他坐上去能喘得上气么?

不过,程文皓为了扳回面子,还是道:“那也可能是太子和齐王!”

这下,连司城建元也笑了,道:“程先生,这些人,正是太子和齐王的人啊!”这话说得明白,谁会自断臂膀呢?就算是为了嫁祸,但做出这种事来,可是会让自己人寒心的。

卢星道:“如果燕王一直这样中立,这样考察呢?”

阴正青缓缓道:“等!”说了一个字,他便不再说了。

司城建元先前的激动之色早已经不见,又变得冷静深邃起来,他眯起眼睛,道:“除非他自己也打着这样的心思,不然,我就不信,他会偏向老大老二多一些。”

阴正青阴阴地道:“人心难测!”

他口中虽然这么说,但眼里却是一片阴寒,而不是无奈,显然,他已经在谋划,如果司城玄曦不是成为司城建元的助力,他会有什么后着。

作为司城建元的首席谋士,阴正青的地位是很超然的。

正是他的全力扶持,让司城建元从一直隐忍,实力薄弱之中崭露头角,凌驾在六皇子七皇子之上,拥有可以一争的实力。

因此,司城建元对阴正青也是极为相信,别人的千万条意见和建议,也顶不上阴正青一句话在他心中的份量。

司城建元踌躇满志地道:“阴先生放心,我会小心留意,但凡能成为我的臂助,我必不遗余力争取;但凡不能为我所用,我也必然扫清障碍,不让其成为我的绊脚石!”

阴正青摇头,道:“对待别人,或许可以,对待燕王,不宜操之过急。燕王在军中的威望,无人能比,谁也不知道,有多少军中将领是他的人,也没有人知道,有多少将领心向着他。燕王为人虽冷,但对大夏赤胆忠心。论贤名,他不如齐王,然而齐王乃是沽名钓誉,瞒骗不了天下人;论身后实力,他似乎是个闲散王爷,既没有后宫当**的母妃,也没有实权实职,可燕王的底蕴,却深不可测!”

司城建元听到后宫当**的母妃几个字,脸色一片阴冷。

原本,他是有这个助力的,但是,却被人嫁祸,父皇中风,母妃被皇祖母无情杖毙,他痛失母妃,也痛失最大的助力。

要是父皇没有中风,要是母妃没有死,他岂能像现在这样被动?而置他于这境地的,既可能是太子,也可能是齐王。因此,不论太子还是齐王,他绝对不放过。

这份恨意他没有在外人面前表现出来,由此可见这位少年皇子心境已经很成熟。

司城建元缓缓道:“我记住了!”

东宫锦华堂。

司城尚贤一身杏黄袍服,头带束发金冠,气势不凡,皇家的贵气尽显无遗。皇子的血统自然是优秀的,若不是美女,哪能填充后宫?个个皇子都是俊伟非常。他的气度原本没有现在这样张扬,不过,这段时间监国,真正是体会到权力在手的好处,气势力竟是一变。

要不是他一脸的阴鸷,减弱了风分大气,倒像个意气风发的青年君王。

他的面前却是甘文思和两个一身黑衣,瘦削阴冷,如蛇一样的人。

甘文思道:“殿下,要让他们伪装成太监,不知不觉动手,绝对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司城尚贤目光在左边黑衣人脸上看了看,又在右边黑衣人脸上看了看,带着一丝打量和怀疑,一指左边黑衣人,问道:“你,擅长什么?”

左边黑衣人蛇一样的眼睛迎上,恭声道:“小人擅毒,尤其擅无色无味的毒,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你会什么?”司城尚贤没空听他自吹自擂,又一指右边黑衣人。

右边黑衣人脸上闪过一丝倨傲之色,声音仍然恭敬,道:“回太子,小人也是擅毒,小人用的毒,绝无解约,出手必杀,随心所欲,想要谁死,就叫谁死,想叫对方快点死,对方就快点死,想叫对方慢点死,对方就慢点死!”

甘文思道:“太子殿下,这两人在西北江湖可是赫赫有名,称为毒龙双绝。这位是王一停,这位是王一顿。”

司城尚贤想了想,脸色一片阴沉狠厉,道:“我会让你们化装成太监,但是,只是进去之后就出来,我不要老鬼很快死,五天,五天时间,夺他的命。我要用无色无味无迹可寻的毒,要看起来像自然死亡,你们能做到吗?”

王一停道:“我们兄弟一定能做到!”

“说吧,你们要什么好处!”司城尚贤直接而居高临下地道。

王一停兄弟顿时面露喜色,王一顿迫不及待地道:“太子,我们兄弟想谋份差使!”

王一停瞪了兄弟一眼,对着司城尚贤抱拳道:“太子,我们兄弟江湖草莽,甘大人找到我们,是看得起我们,能为太子效劳,那是我们的荣幸。太子能赏口饭吃,我兄弟就心满意足了!”

司城尚贤被这话拍得心里很舒服,虽然同是想要谋份差使的意思,那王一停却明显比弟弟懂得说话的艺术。

“只要你们为本太子办事,本太子自然不会亏待你。本太子乃是储君,他日富有四海,怎么会亏待自己人?”

一句自己人,让王一停兄弟喜形于色,这是最大的靠山啊,以后跟着太子……不,跟着未来的皇帝混,谁还敢不开眼惹他们?那还不是吃香的喝辣的,荣华富贵,享用不尽?

司城尚贤阴鸷地道:“你们做好准备,商量一下用什么毒才能保证真正的万无一失。明天,我带你们过去!”

他在东宫,与恭帝的寝宫一东一中,皇宫地大,却也不近。

王一停兄弟二人齐齐拱手,恭敬而欣喜地道:“是!”明天,明天动手,动手之后就是泼天的富贵。

从此,抛却江湖草莽,成为吃官粮的人,成为未来皇上的心腹,这是光宗耀祖的大好事啊!

“好了,你们先退下准备去吧,今天养精蓄锐!”司城尚贤很体贴。

王家兄弟眼睛发亮,还透着丝丝感激。太子果然是好人啊,重用他兄弟二人不说,还关心他们的精神状况。这样的主子,才是他们最想追随的主子啊。

看着两兄弟一脸感激地离去,司城尚贤冷眼看着他们的背影,问道:“务必做得神不知鬼不觉!”

甘文思道:“太子放心。这两人的能耐,倒也不是浪得虚名,有真本事在身。”

司城尚贤看了他一眼,目光阴冷:“我说的是他们!”

甘文思一怔,顿时明白,赶紧道:“我这就安排!”他本以为司城尚贤说的是明天的事,这时猛然反应过来是那件事完成之后,要杀这兄弟二人灭口。

司城尚贤把他的片刻愣忡收在眼中,道:“你莫要以为是我心狠手辣,事已至此,谁也收不得手。你找来的人我信,但是,既然他们会因为银子被我所用,也会被人他收买。再紧的嘴,也没有死人的嘴紧!”

甘文思道:“文思明白太子的心思,太子是做大事的人。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何况,这事事关重大,越少有人知道越好!”说完这句时,他自己却是出了一身冷汗。

这件事,本来就是非同小可的事,自己参与谋划,参与找人动手,还要参与灭人之口,那自己也成了得到秘密最多的人,太子若是对自己也起了灭口之心,那,那可就……

司城尚贤道:“文思,你我从小一起长大,那些个兄弟,个个只觊觎我的位置,只想把我拉下马,只有你是对我最好的人,也是我最得力的臂膀。我们虽然不是兄弟,却胜似兄弟。我若富有天下,你就是我最信任的王爷!在我心里,只有你才是我兄弟!”

甘文思猛地抬起头来,兄弟?最信任的人?他只觉得心头一热,猛地跪下磕头:“文思誓死效忠太子!”

“快快请起!”司城尚贤道:“咱们商量一下明天怎么送那老鬼归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