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1章 此人不可收

小说: 冷情王爷弃妃要休夫 作者: 楚千墨 更新时间:2015-09-27 06:44:07 字数:3216 阅读进度:623/678

司城建元挑挑眉:“先生这么肯定?也许太后也不知道在哪里。(шщш.щuruo.youkoucai.com舞若小說網首发)”

“太后若不知道,司城丰元何必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囚禁太后的事,他明知道一旦传出去,必然会引起强大影响,也将会成为司城尚贤和殿下你进攻京城的最后的理由!”

司城建元仔细想一想,觉得的确是这样。他道:“好吧,阴先生,你去安排。只不过,我也不确定皇祖母会站在我这一边,只怕同样是困难重重!”

阴正青道:“凡事只有争取过,才知道能不能,殿下不必太过纠结。这两件事,我立刻着手去办!”

司城建元点了点头,道:“五皇兄那边有消息传来吗?”

阴正青道:“消息自然是有的,不过,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司城建元皱眉:“怎么?”

“西启前锋军与五皇子军队曾经打过几次遭遇战,五皇子兵法精熟,在人数上虽然有些吃亏,但是借着地利,倒是小胜了几场,但是西启大军来到之后,五皇子已经节节败退。原本西陲的崇昌岭两百多里,现在已经尽归西启,五皇子死守安唐郡,安唐郡首当其冲的隆息县第一道防线已经被攻破,新城墙建于五年前,现在成了隆息唯一的屏障了。”阴正青的语气中有一些惋惜,道:“五皇子这也是吃力不讨好,即使现在,司城丰元也没有派出援兵,这仗,怕是难打!”

“不是说五皇兄自己招募了不少人,已经有一拼的实力了吗?”

阴正青摇头道:“殿下忘了,咱们这六万人马才出战一个月,殿下已经调拨了多少物质,粮草,衣物,马匹?所谓打仗,光有将士在前方拼命是不够的,打的还有后方,后方的物资不齐备,哪怕将士再勇,也无能为力。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而燕王去往西防已经半年多了,除了最初的五十万石粮草,京城方面根本没有给燕王再拨一粒米,一两银。这仗能怎么打?”

“这么说,五皇兄的粮草快要断了?”

“十有八九,据说燕王正派了人在余宁郡等地购买粮草,但是余宁郡去年旱灾,收成不好,百姓也无余粮,只怕他们撑不了多久了。”

司城建元深沉的目光中透出一丝算计,道:“若无粮草,五皇兄不论是战还是不战,都只有败亡一途。阴先生,你说若是我送了粮草给五皇兄,这算不算是雪中送炭?五皇兄会不会感我急难之时的援手,从而成为我的助力?”

阴正青摇头一笑,道:“殿下,你的想法原也不错。不过,此事不可行!”

“为什么?”

“第一,我们发兵京城,会逐渐增兵,粮草所需要也会越来越多,虽然我们屯积了不少,但是谁知道这仗要打多久?没有可能从自己口中扒粮食去救济别人。第二,燕王爷这个人,殿下应该也清楚他的性子。若是他要归附哪位皇子,他早就走了这条路,而不是现在被司城丰元逼到镇守西防,而且既无援兵又无粮草,几乎是孤军奋战。除非他日,殿下身登大宝,不然,这燕王殿下必不会归附于谁。他,是忠于皇上的!”

这话意思说得明白,现在几个皇子争皇位,燕王谁也不帮,只是去镇守西防,除非司城建元以后名正言顺登基成为皇帝,不然,司城玄曦不会为他所用。

听阴正青这么说,司城建元刚升起想要拉一把的心思便弱了下去,不过他还是说道:“不管怎么说,五皇兄镇守的是东夏的西防,而且,西防要是破了,于东夏可不是好事!”

阴正青哈哈一笑,道:“殿下顾虑的是,不过,殿下小看了司城玄曦,燕王爷可是烈炎战神,十六岁的时候就已经在战场上以用兵奇诡,剑走偏锋出名,要是西防这么容易破,那这烈炎战神四字岂不是浪得虚名?”

司城建元道:“无粮无草,无援无兵,还能打?”

阴正青笃定地道:“放心吧,如果西启兵力在四倍以上,他至少能支撑半年,三倍以上,他能支撑一年。这一年时间,也许殿下已经打到京城,坐稳江山了,到那时候,燕王若还在,殿下以皇上名义发兵,若他已战死,那也与殿下没有关系,因为天下人都知道,这是司城丰元的借刀杀人。”

司城建元缓缓点头,却还是有点惋惜地道:“五皇兄这人虽然不好相处了点,不过倒真不算毒辣。”

阴正青捋须而笑:“五皇子是个怪人!”

“何出此言?”

“身在皇室,有能力有本事,却不觊觎皇位,这样的人,岂不是怪人?”

司城建元摇摇头:“阴先生,对于五皇兄,我只觉得看不透。你说他是真的不在意皇位吗?如果在意,当初他怎么会娶一个声名狼藉的女子为正妃,成为天下人耻笑的对象?可他若不在意,为什么朝堂有事,他千方百计也会回到京城来?”

阴正青道:“不管是假象还是掩饰,咱们既不把他算为助力,亦不将他当成对手便是。”

司城建元想了想,释然道:“阴先生说的是,五皇兄的心思难以揣测,为防万一,还是密切关注,既不背后动手,也不拉拢就是!”

司城建元这边的消息还是很灵通的,只不过具体的情形他们探不到而已。

燕州的情形不大好,司城玄曦和西启已经连续打了三个月的仗,刚开始时,小胜了几场,吃掉西启两万多人,自己这边只损了七千不到。不久后,西启征东大元帅于子林的大军便到了。

原本准备以崇昌岭地形优势利用,靠打伏击,避实就虚灵活作战的情形一下子被打破,而东夏军队连续作战没有停歇,也着实疲惫,和西启还未经一战,士气正盛的大军相比,气势明显弱了。司城玄曦当机立断,大军退出崇昌岭,回到隆息县,固守。

没有真正作战的时候一切劣势不明显,到作战之时,很多劣势便显露出来。镇西军骄横散漫,军纪不严,好些军官的升职,靠的不是能力,而是关系,下面的兵将不服,上面的命令不达,憋端重重。

最让司城玄曦憋气的是,崇昌岭这么好的地形,陈东锋不但没有修筑一个工事,还将以前范昆明修筑的工事全都毁去,使大军在崇昌岭的战事之中,完全是靠兵法,地形,没有任何的优势。

大军撤回隆息县后,司城玄曦让范家军的伊洪波洪波等人也撤回,于子林的军队一鼓作气,将本来就不牢固的第一道防线一举攻破,司城玄曦等人退入内城。

先锋何天德没想到这么快就能攻破这外城,高兴之极,但是却发现攻破外城并不意味着就拿了隆息,离外城十五里,还有一道内城,这内城可比外城牢固得多,他攻了一回,留下一地的尸体,只好狼狈而退。

何天德知道,只有等大军来到,投石车攻墙梯等物齐备之后,才有可能拿下内城。虽然心中很是不甘,但想想到底拿下了外城,又杀了几千东夏人马,也算是小胜,便整顿军马,在隆息外城安顿。

让何天德郁闷的是,外城所有的粮草器具物资,已经全部搬走,原本还想抢掠一番的计划落了空。夜里,无数支火箭射进城中,何天德在睡梦中惊醒,赶紧组织人马迎敌,却并没见着敌人,只是外城已经四面火起,派人彻查后,何天德的一张脸顿时比锅底还黑,外城有用的东西都搬走了,但隐蔽处却藏了很多硫磺茅草枯木,司城玄曦早就伏下的人到了三更天,一个个燃起火箭射来,射过三轮箭之后,毫不恋战,也不管效果如何,立刻借着夜色,趁着何天德军队还在懵然之中时飞速退回内城去。等何天德缓过神来派人去追时,连个人影都没见着。

何天德气得几乎吐血,他也算是谨慎了,攻城之后,一直派人关注着内城的动静,外城中也已经派人搜查过,见已经没有值钱的有用的东西,便没有在意,谁知道司城玄曦看似仓惶逃进内城,竟早就在外城里备下了这些东西,而且,还有一支完全不在他队伍里的人。若是他们是从内城借着夜色出来,一定会被发现,但早就伏在隐秘处的人,何天德却发现不了。

这个亏吃得大了。

何天德令人灭了火之后一查,死伤足有七百多人。他攻城时候也没有损失这么多,叫他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何天德觉得头大,他和东夏军也不是没有打过仗,却没有现在这么郁闷过,对方人马也不多,手法似乎也没有多奇诡,但是偏偏把他压制得毫无还手之力。看对方似乎有备不去追击吧,结果对方是空城计;以为对方虚张声势吧,结果对方真的伏有人马。

这么一来一去,何天德折在司城玄曦手中的人已经九千多了,曲海峰派出的别路人马,也是损兵折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