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二章 铁路,铁路

小说: 乱清 作者: 青玉狮子 更新时间:2015-02-07 06:22:35 字数:2823 阅读进度:503/1997

之所以要把铁路和“用兵”的关系放到第一位,是因为,之前关卓凡以“军兴”的名义兴办电报,相当顺手,食髓知味,办铁路便故技重施。

轩军入美平叛,亚特兰大战役后,关卓凡向国内报捷,由利宾进宫为两宫“譬解”。其时,关卓凡在折子里,利宾在言语中,大肆渲染铁路实乃“第一等军国利器”,两宫和军机都对之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因此,两宫皇太后虽然还不晓得铁路长什么样子,但关卓凡的“铁路于用兵尤不可缓”一说,她们自然而然,完全认同。

不仅如此,“将来兵权饷权,俱在朝廷,不为疆臣牵制矣”,也让两宫和中枢诸公怦然心动。

洪杨乱平,督抚坐大,渐有尾大不掉之势,中央驾驭地方,愈觉辛苦,如果铁路告成,国家大权,重聚朝廷,那真是善莫大焉,算得功在千秋!

关卓凡在这个折子里,也加入了自己的私货,就是“裁兵节饷,并成劲旅”一句。

前面已有交代,关卓凡的计划是,大幅度裁减各种地方部队,包括绿营、旗营、湘军、淮军,只留少数精干,编成治安部队;同时扩充轩军,以轩军为基础,建立国防军,就是说,野战部队和治安部队完全分开,正规军和“武警”完全分开。

这个计划,已经在执行之中,现在关卓凡要借着办铁路的东风,加快其进度。

两宫皇太后和军机诸公都对兴办铁路一力赞成,但只有关卓凡晓得。这个铁路真办起来。会遇到什么样的障碍。因此不能不事先打一个底。

关卓凡说道:“启禀两宫太后,办铁路不比办电报,总要征用些许土地,迁移几户民众,不过,朝廷自会予以相关人等合宜补偿——这一层倒无需过虑;但难免有愚夫愚妇,或者别有用心之徒,以铁路损害其家其族风水为名。阻挠工程,需索无度。言路上恐亦不免歧言,到时候,总要请两宫宸衷独断。”

慈禧微笑道:“你不就是怕我们姐俩耳根子软吗?你放心,这个铁路,你们尽管放手去办,出了什么篓子,都由我们姐俩兜着。”

圣母皇太后这句话摆出来,关卓凡固然欣慰,其余几位军机大臣也是精神振奋。上位者肯担当,这是国家大治的气象!

不过关卓凡在心中说:你肯如此说当然好。不过姐姐,您是不晓得这个铁路真修筑起来,下面会生出多少幺蛾子,到时候你还抗不抗得住?咱们还是得走着瞧。

原时空李鸿章、刘铭传、薛福成等请修铁路,两宫和军机都是愿意的,但奏折下发,“言官合疏”,却说铁路有“三大弊”,“九不利”,“五害”,不但一无是处,简直就是洪水猛兽。言路汹汹,吓到了深宫里的两个女人,修筑铁路之议,也就不了了之了。

言路所指斥的,主要是办铁路要挖断许多人家祖坟的“脉气”,破坏许多人家的风水,祸及许多人家的子孙,等等。

修筑铁路,将是关卓凡和守旧势力首次真刀真枪的冲突——这种冲突,不比给小皇帝上“洋务”课,仅限于观念的层面。虽然“风水”也是“观念”,但因为深信不疑的人多,所以就变成祸福所系,和直接从人家兜里挖银子,区别也不是太大了。

关卓凡的策略,还是:一,相关奏折不下朝议,直接明发上谕,就是说,根本不走“言官合疏”这种自寻烦恼的程序;二,有人冒头反对,立即当头猛击,先“痛驳”,不行的话,就来硬的,降级,撤职,驱回原籍,瞅瞅清末言官们的骨头到底有多硬。

至于该怎么“痛驳”,即该怎么占据道德制高点,关卓凡已经胸有成竹。妈的,老子是现代文明泡大的,读大学的时候还参加过系里的辩论队——辩不过你们这帮冬烘?

还有,现在言路上关卓凡也有自己的人马,而恭系的班底也必是支持兴办铁路的。另外,如前所述,关卓凡已经在言路上“打了底”:非关系、恭系的重要人物,关卓凡已通过不同渠道,尽可能塞了或许了好处。这些措施,能够相当程度上减轻舆论的压力。

原时空请办铁路之议,被“扼杀于摇篮之中”,是出于清流嚣张的大背景;现在的言路,距那种局面还远着。而且,这个时空,应该永远也不会出现那种局面了。

关卓凡算来算去,自己的赢面还是很大的。

所以,时不我待,干!

关卓凡的归划中,中国铁路“一期工程”,以北京为中心,共有四条,南路两条,北路两条。

南路的两条,为“两纵”。

南路的东线,为“京沪线”,由北京而天津,入山东而济南,继入江苏而徐州,而金陵,而上海。

关卓凡说道:“江南为我财富渊薮,这一条‘京沪线’,沟通京城、江南,为朝廷掌握天下财富之关键。”

南路的中线,为“京汉线”,由北京而保定,入河南而郑州,继入湖北而汉口。

关卓凡说道:“汉口为九省通衢,这一条‘京汉线’,为朝廷掌握天下中枢之关键。”

北路的两条,为“两横”。

北路的东线,为“京奉线”,由北京而天津——这一段和京沪线重叠,然后由天津北上山海关,而终于奉天。

关卓凡说道:“东北为我朝龙兴之地,这条‘京奉线’,为经营、巩固东北之关键。”

北路的西线,为“石太线”,西端是太原,东端则在直隶境内一个叫做“石家庄村”的地方,和京汉线交汇。

关卓凡说道:“这条线路,有两个功用:一,为将来进一步经营西北打一个前站;二,山西富集煤矿,‘正太线’为晋煤外运之关键。”

京沪线、京汉线、石太线,应该两端同时动工,合龙于中央。

京奉线情形略略特殊,应该先修中段,然后向两端伸展。这个“中段”,指的是滦州开平至天津北塘一段,这是因为滦州开平有个“开平矿务局”,先修通了这一段,便可以及早运煤出海。

原时空中国的第一条铁路,由唐山而胥各庄,叫做唐胥铁路。这条铁路,本来是打算从唐山修到北塘的,即关卓凡所言京奉线之“中段”,目的是一样的:开平矿务局产煤外运。

但朝廷那里过不了关。不得已,开平矿务局从天津芦台开始,往唐山方向开凿一条运河,以外运煤炭。“煤河”到了胥各庄,因为地势耸起,再也无法前进,李鸿章只好再次上奏,缩短原规划线路,仅修唐山至胥各庄的铁路。

为求过关,李鸿章还声称,这是一条“快车马路”,用骡马而非机车牵引车厢。

如此,又几经波折之后,也因为实在需要开平矿务局的煤,朝廷才算勉强点了头。

那已经是光绪七年,即1881年,距今十六年之后的事情了。

每次读史至此,关卓凡都要在心中破口大骂。慈禧、奕??、李鸿章,不论活干的好还是不好,不论贪还是不贪,真正误国误民的,绝对不是他们,而是那些正气凛然、道貌岸然的“清流”——这群该送焚化炉的清末公知们。

京沪线、京汉线、京奉线、石太线,“两纵两横”,四个“关键”,君臣们的脑海中,一个气势恢宏的铁路网在中华大地上呼之欲出,人人心情激荡:这真是前无古人、超祖越宗的大业!

而且,这仅仅是“一期工程”。

慈禧心中尤其激动,这份事业,不是“守成”,而是“开创”,做成了,自己就是女中的汉武帝、唐太宗,就追得上圣祖、高宗,就是独一无二、空前绝后的圣后!

她的手心微微生汗。

唔,理想很丰满,但是,最大的问题——钱,在哪里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