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四章 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小说: 乱清 作者: 青玉狮子 更新时间:2015-03-08 07:57:55 字数:2828 阅读进度:744/1997

“雁行阵”,也叫“楔形阵”。。顶.点。小说WWw.23[WX].Com一舰居中,分队其余舰只两旁排列,形成倒“v”字的队形,犹如雁行长空,因此得名“雁行阵”。

这种“阵法”,迄今为止,从未在实战中使用过,美国人没用过,保守的英国顾问们更加是兴趣缺缺。

在演习中加入这个“阵法”,主要出于关卓凡的主张。

关卓凡声称,他的灵感来自纳尔逊勋爵的“双纵队战斗队形”。不过,纳爵爷的“双龙入水”,我舰队垂直于“一字长蛇”的敌舰队,接敌过程中,主要靠首舰的舰艏炮击敌,火力实在是弱了一点,能否成功楔入敌阵,过于依赖主帅的指挥能力。这个,非英明神武如纳勋爵者不能办啊。

还有,这种“阵法”,对整支舰队的纪律、素质、通联能力,都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这个,亦非大英帝国皇家海军不能行啊。

为了降低难度,我觉得,是否可以对“双龙入水”稍稍做个调整?你们看啊:合二为一,变“双龙”为“雁行”——如此一来,接敌过程中,虽然还是主要以舰艏炮击敌,但整个分队所有舰只的舰艏炮都可开火,火力大大增强了;另外,分舰队所有舰只,彼此可见,距离也近,通联就会容易许多啦。

嗯,各位以为如何呀?

关卓凡的马屁,拍得几个英国佬晕乎乎的。乔百伦说道:“亲王殿下的想法很有创意,我非常欣赏。不过,受阅编队一共二十一艘舰船。若摆这么个……哦。‘雁行阵’。这大雁的两只翅膀,每一只就是十艘舰船,这个……会不会太长了一点?如果因而运作不灵,反为不美啊。”

关卓凡连连点头,说道:“将军的看法很有道理!这样吧,咱们把受阅编队分成两个分队,一个分队摆一个‘雁行阵’——如此,大雁的翅膀就是五艘舰船。不算太长了;然后,一阵在前,一阵在后,如何?”

呃,好像还是长了一点……

还长?靠,那咱们就把受阅编队分成三个分队,摆前、中、后三个“雁行阵”。一支分队七艘舰船,一只大雁翅膀三艘舰船,这样,总可以了吧?

嗯……可以啦。

于是。划时代的“雁行阵”,便“大雁展翅”。横空出世了。

中美联合舰队天津演习半年之后,关卓凡对利宾说的“必有一战”的普鲁士、奥地利俩兄弟,终于正式开打。普奥战争中,意大利和普鲁士结盟,对阵奥地利。意大利海军大举进攻奥地利治下的克罗地亚利萨岛,人类历史上第一场大规模铁甲舰海战爆发了。

这是一场和关卓凡有密切的“间接联系”的海战。

第一,“冠军号”——原名“翁贝托国王号”、“射声号”——原名“杜里奥号”,这两艘最先进的巨型铁甲舰,原本是意大利海军的订货,只是当时意大利政府财政紧绌,一时无力支付货款,才让关卓凡捡了个大漏。如果“翁贝托国王号”和“杜里奥号”按期进入意大利海军序列,利萨海战的结果,恐怕会大不相同。

第二,利萨海战中,奥地利舰队司令、海军上将特格特霍夫,将全舰队编成前、中、后三个纵向排列的倒“v”字楔形队,铁甲舰编在前队,木壳舰编在中队,其余小型舰编在后队——这个阵型,和半年前中美联合舰队天津演习的“雁行阵”,几乎如出一辙。

当时的意大利海军,号称世界上最强大的海军之一。利萨海战对阵双方,论国力,奥地利当然远胜意大利,但实际投入这场海战的军力,意大利却远胜奥地利——意大利有十二条铁甲舰;奥地利只有七条铁甲舰,全部都编入第一个楔形队里边了。

意大利海舰队以“一字长蛇阵”对阵奥地利舰队的“雁行阵”,结果大败亏输,连旗舰“意大利号”都被击沉。

利萨海战,奥地利舰队以弱胜强,大大震动了西洋诸强。海军将领和军事评论家们,一致认为,奥地利海军之所以能够取胜,倒“v”字的楔形队形,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同时,人们普遍认为,奥地利舰队的“楔形阵”,“参考”了中美联合舰队天津演习使用的“雁行阵”。

众口一词,连特格特霍夫本人,也不得不承认,他“确实受到了关亲王的启发”。

于是,关卓凡“海战‘雁行阵’之父”的地位,载诸史册,不可动摇了。

嘿嘿,穿越就是有好处啊。

言归正传。

“双龙入水”开始变阵,“射声号”、“海军上将号”、“马里兰号”,分别担任前、中、后分队的长官舰——即阵中居中兼居首的军舰。

如果是正式作战,是不会这么安排三个分队的长官舰的——应该按照利萨海战奥地利海军的做法,把最强的舰只统统编入第一梯队,以便形成最大的攻击力,一举突破敌舰队的火力网。

不过,现在毕竟是演习,而且,演习的主要目的,是给一个女人“看热闹”。如果最强的舰只全部编入第一梯队,那么,第一梯队倒是神气了,但第二、第三梯队,却会大大失色,那位尊贵的观众看在眼里,难免会有“虎头蛇尾”之感。

嗯,“军盲”有“军盲”的玩儿法嘛,大伙儿理解一下。

海面上,二十一只军舰,前进后退,左趋右转,旗帜纷飞,黑烟滚滚,两条“长龙”,慢慢儿变成了三只“大雁”。

圣母皇太后眼花缭乱,挢舌难下。明黄面纱后面,清亮的剪水双眸,一直睁得大大的;鲜红的樱唇,大多数时候,是一个微微张启的状态。

“这个……‘雁行阵’,是不是最厉害的一种‘阵法’啊?”

关卓凡一愣,心想这真是一个典型的“军盲”问题。想来是因为“雁行阵”看起来最复杂,又排在最后出场,所以御姐以为就是“最厉害”的。

要认真回答,不能给她无谓的错觉。

“回太后,《宋史》里边,记载过岳飞说的一句话,叫做:‘阵后而战,兵法之常。运用之妙,存乎一心。’意思是说,阵法很重要,但是,如何运用,却更加重要。临阵对敌,须根据实际情形,确定用哪种阵法,最忌死背兵书,拘泥不化。”

“‘一字长蛇’也好,‘大雁展翅’也罢,其实并无优劣之分。该用‘一字长蛇’的时候,要用‘一字长蛇’;该用‘大雁展翅’的时候,要用‘大雁展翅’。如果本该用‘一字长蛇’,却用了‘大雁展翅’,就难保不吃败仗了。”

御姐点头:“有道理。”

关卓凡继续说道:“就是同一种阵法,同一种情形之下,现在用得,十年之后,未必也还能用得。”

“哦?怎么说呢?”

“臣就拿这‘雁行阵’来做譬喻好了。‘雁行阵’的好处,在一路锐进,突入敌阵,将敌舰队一分为二,使敌首尾不能相顾,各部乱作一团,最终为我一一击破。”

“现下的铁甲舰,都是‘蒸汽风帆混合动力’,即:舰上设风帆,乃因蒸汽机的力量,尚略嫌不足,不得不以风帆为助力之故。也就是说,现下的军舰,速度还不太快,转动尚不太灵,‘一字长蛇’还躲不开‘大雁展翅’的急突锐进。因此,用‘雁行阵’,可收奇效。”

“但是,蒸汽机的力量,只会愈来愈大,不会愈来愈小。臣敢打包票,十年之内,风帆就要从蒸汽舰船上陆续撤下来了。那个时候,舰只速度愈快,操纵愈加灵巧,再用‘大雁展翅’来冲‘一字长蛇’,若敌舰队这条‘长蛇’快速游动,咱们的‘大雁’,靠不靠的上去,就难说得很了。”

(小预告:明天两更,中午十二点左右一更,晚上八点钟左右二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