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不惜代价

小说: 乱清 作者: 青玉狮子 更新时间:2015-12-09 18:45:43 字数:2921 阅读进度:870/2001

觐见中国皇帝行单膝跪礼,对泰西各国公使,并不存在“有碍国体”的问题——因为他们觐见本国君主,就是行的这个礼。

但公使们搬出《中英天津条约》第三款,“惟大英君主每有派员前往泰西各与国拜国主之礼,亦拜大清皇上,以昭划一肃敬”——俺们觐见友邦国主,都是行鞠躬礼的,对大清皇帝,亦应一体办理呀。

靠,你要扯《天津条约》,咱就扯《天津条约》。

关卓凡毫不客气,指斥四国公使之言“不尽不实”:你们向泰西各国国主递交国书的时候,确实是行鞠躬礼的,但其他的场合呢?什么舞会、酒会呢?难道每一次和驻在国国主见面,你们都行鞠躬礼?

你们和驻在国国主见十次面,大约只行一次鞠躬礼,其余九次,都是单膝跪礼吧?

我们中国的皇帝,年纪还小,尚未亲政,除了最重大的典礼,原则上不和臣子见面;代行皇帝职权的是两宫皇太后,因为是女性,按照中国的习俗,不宜善听善见。所以,各国公使,除了递交国书之外,几乎不再有觐见皇帝的机会——怎么,就这么一次机会,你们却打算用那个只有百分之十概率的鞠躬礼,而不是那个有百分之九十概率的单膝跪礼?

这是什么道理?

再请你们看看清楚《天津条约》第三款:上边儿有提到“递交国书”四个字吗?

英、法、俄、荷四国公使,无言以对。

美国访华代表团乾清宫觐见之后,在这个问题上。四国公使就更加被动了:约翰逊副总统以美利坚副国主的身份。行一鞠躬礼。然后赐坐;代表团其余人等,一律行单膝跪礼,礼成赐平身。

美利坚还是共和国哦。

其实既然没有“有碍国体”的问题,行单膝跪礼,法、俄、荷三国公使是没有什么太大所谓的,但各国驻中国使节,在这一类事情上,一向唯英国马首是瞻。阿礼国既哼哼叽叽,不情不愿,这个事儿,便一直拖了下来。

其实阿礼国也不是真的“不情不愿”,但他是职业外交家,讨价还价是他的职业习惯,几乎等同本能和天性了。他不能够那么容易就关卓凡的范,这张底牌,得留着,得在最合适的时机。才好翻它出来,以换取更大的利益。

至于关卓凡。坚持驻华公使觐见小皇帝和两宫皇太后,行单膝跪礼,可不是为了维护“下跪的权利”,而是为了维护中国的尊严。

美国访华代表团觐见的时候,美国人行鞠躬礼和单膝跪礼,他却要率领中国的亲贵大员,行三跪九叩礼,两相对照,无比别扭。

这种感觉,前所未有,当时,他就在心中暗暗咒骂,很对自己说了几句狠话。

可是,现阶段国情如此,无可奈何。

变革之路,任重道远。

因为中国人在皇帝面前,暂时还站不起身来,就不能不把洋人往下拉一拉,叫彼此的高度,差得没那么多,距离没那么扎眼。

还有,四国公使行单膝跪礼,对关卓凡,是重大的政治利好。

关卓凡已经叫人放出风去:四国公使请行鞠躬礼,明载于《天津条约》,黑纸白字,咱们非常被动——要怪,只能怪当初条约没签好。

这种舆论形成了,到了时候,四国公使觐见皇上,却不得不行单膝跪礼,这——岂非皆轩郡王折冲樽俎、力挽利权、旋转乾坤之功?

至于《天津条约》那些微妙的文字纠葛和泰西各国的实情,除了他,中国有几个人搞得清楚?

到时候,朝野内外,不论新派、旧派,还不都是一片欢声雷动?

关卓凡和阿礼国各怀心思,你来我往,终于在“博览馆”一事上,彼此的利益,形成了交集。

“美利坚访华代表团”成行,英国人是非常紧张的,阿礼国接到伦敦的训令,严密监视美国人和中国人的互动,要确保美国不会对中国的市场,形成垄断,以致损害大英帝国的利益。

铁路是前车之鉴。

中国庞大的铁路网建设,“一期工程”几乎全部落入美国人之手,英国人异常懊恼。但木已成舟,无可奈何。而且,英国人判断,“一期工程”之后,美国人修筑超长距离、复杂地形铁路的经验和技术,会更加成熟,英国恐怕更难和美国竞争中国的铁路份额了。

毕竟,人家有一条“世界第八大奇迹”的太平洋铁路,正在国内修着呢。

论工业能力,其他任何一项,英国都有完爆美国的把握,唯独铁路,比较心虚。

但是,铁路的覆辙,决不能重蹈,就是说:啥事都要开个好头——等人家签了约,开了工,自己再往里边儿掺和,可就晚了。

“美利坚访华代表团”的动静,英国公使馆盯得极紧,但是,美国和中国的所有实质**务的会谈,都是“闭门”的,很难打听出来,他们到底达成了哪些协议?

阿礼国想方设法,终于拿到了这么一条情报:中国委托美国,在首都北京,建设一个大型的“博览馆”。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

阿礼国了解到,这个“博览馆”,重点并不为展示中国自己的物产和成就,而是要搜罗世界各国最新式、最先进的技术、机器,以及款式最新、品质最佳的出品,荟萃一堂——就是说,这是为给中国人“看世界”,在首都北京开的一扇“窗口”。

很像1851年伦敦举办的“万国工业博览会”。

只不过,“万国工业博览会”主要是展示英国及其殖民地、保护国的先进成就,以“邀请‘日不落帝国’的‘世界’,来达成真正的‘世界’博览会”。

中国的这个“博览馆”,思路更像是真正的“世界博览会”。

当然,“英国及其殖民地、保护国”——“‘日不落帝国’的‘世界’”,和真正的“世界”,也差不了多少了。

阿礼国的嗅觉极其敏锐,他判断,这个“博览馆”,必将对中国人的视觉和观念,造成巨大的冲击;这个冲击波,将从首都北京,迅速辐射全国。

这个“博览馆”,必将成为中国现代化建设的最重要的加速器之一。

如果“博览馆”由美国人单独承办,那么,可以想象的到,美国人必然用最大、最佳的展位,力推本国的技术、成就,中国人先入为主,自然以为,这些技术、机器,就是世界上“最新式、最先进”的了,中国开办新式企业或对企业装备进行更新换代的时候,就会首选这些技术、机器——法克!这如何能够容忍?

所以,要不惜代价,将这个“博览馆”的承办权抢了过来!至少不能让美国人吃独食!实在不行——法克,搅黄它!

一拍两散,拿句中国人的俗语来说,就是“打翻狗食盆,大家吃不成”!

其实,为了拿到这条情报,英国人已经付出了一点“代价”。

阿礼国对关卓凡说的“可靠的渠道”,其实是不名誉的:这条情报,是由英国公使馆一位姓史密斯的一等秘书的妻子,从“美利坚访华代表团”成员之一、国务卿西沃德的一个随员那里,轻怜蜜意之后,“拿”过来的。

这位史密斯先生和他的妻子,除了外交人员及家属之外,还有一个身份:“地形测量和统计局”的雇员。

不要被“地形测量和统计局”的名字骗了,这其实是英国第一个近代意义上的情报机构,十一年前——即1855年,正式成立,后世的神马“军情n处”,统统是它下的蛋。

中国目前的情形,洋太太的身份,很难有对中国人直接开展工作的机会,所以,这位叫做艾米的史密斯太太,主要的工作对象,暂时是西洋各国驻华的机构和人员,包括公使馆、舰队、商人,等等。

*(未完待续。。)

ps:没有爆更,狮子不晓得,可不可以厚着脸皮,向各位书友求一张保底月票?这几天忙得有点喘不过气儿来,过了这个劲儿,一定努力爆更,回馈书友们的支持!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