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一章 金瓯已缺总须补

小说: 乱清 作者: 青玉狮子 更新时间:2015-12-10 06:38:09 字数:2864 阅读进度:964/1997

曾国藩和自己最亲信的幕僚赵烈文,就定汉语为“通用语”,密谈于保定直隶总督府,几乎就在同时,千里之外,武昌湖广总督府内,李鸿章和自己最亲信的幕僚周馥,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

“之前,”李鸿章说,“厉禁八旗女子缠足的上谕明发,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其中颇有指桑骂槐、敲山震虎之意——指旗人的桑,骂汉人的槐;敲旗人的山,震汉人的虎。”

顿了一顿,继续说道:“那个时候,我还以为,上头的小九九,是拿缠足说事儿,借此……扶满抑汉,现在看来,全然想左了!”

周馥点了点头,说道:“京里边儿的消息,是不久之后,就会仿顺治二年和康熙三年的例,‘旗汉一体,不分畛域’,一律禁止缠足。有了定汉语为‘通用语’在前边打底,禁止缠足的阻力,就会小许多——至少,对这个事儿,不论有多少人、又有多么不满,也不能扯到‘扶满抑汉’上头去。”

“轩王的想头,”李鸿章沉吟说道,“还真是……特出!看来,他是真心要女人出来做事情的了。”

“是!”周馥说,“江浙那边,已经确实了:要办新式的缫丝厂,机器用法国的‘直缫机’;工人呢,一律请当地的青年女子——如果缠了足,还怎么能够到工厂里做工?”

“新式缫丝厂办了起来,”李鸿章目光炯炯,“江浙一带。不论经济还是民生。格局统统都要大变了!轩王居然能够说动当地丝商。弃土法,办新厂,真正……了不起!不晓得,他是怎么做到的?”

“大约不脱软硬兼施、连哄带吓这一套吧。”周馥微微一笑,“据说,轩王拿了‘直缫机’缫出来的丝,给当地的丝商看——白,滑。不断线,不起毛,土丝万万比不得!轩王说,如果不尽早改弦更张,不出三年,江浙的丝商,不论大小,饭碗统统要打得粉碎了!一班大丝商被吓到了,终于接受了轩王划下的道道。”

顿了一顿,继续说道:“大头子就范了。其余中小丝户,自然唯他们马首是瞻。”

“嗯。擒贼先擒王。”

“是。”

“女子走出家门,到工厂里做工,抛头露面,嗯,那边儿的人,有没有什么议论呢?”

“自然议论纷纷,”周馥说,“不过,‘丝业公会’说得妙:缫丝厂‘封闭式管理’,外人进不去,同在家里又有什么分别?所以,女子进工厂做工,不算‘抛头露面’!”

李鸿章哈哈一笑,说道:“这叫‘硬拗’了。”

周馥也笑:“是,不过,拗得颇有效用!江浙一带,养蚕缫丝人家,要和茧行、丝行打交道,女子抛头露面,本就家常便饭,不算什么太大不了的事情。现在又有了这么个说头,进工厂做工,就更加理直气壮了。”

“据说,派到美利坚的‘留学生’,里边还有女子的名额?”

“是。”

“把女儿送到万里之外,一个人呆在异国他乡——嗯,不晓得是什么样的人家,才肯这么做呢?”

“这个,呃,还没有确实的消息。”

李鸿章抬起头来,微微闭上了眼睛。

过了一会儿,睁开眼睛,轻轻叹了口气。

“玉山,你确实认为,禁止缠足一事,我该主动上折,首倡其议?”

“是,爵相。”周馥郑重说道,“禁止缠足,说是‘旗汉一体,不分畛域’,可是,谁都明白,旗人缠足者寥寥无几,禁止缠足,其实是针对汉人的。若有汉员声望隆重者主动倡议,此举理愈直,气愈壮,可收事半功倍之效,对朝廷来说,这个忙,可就帮的大了!对轩王本人来说,这份人情,也实在是不小。”

顿了一顿,继续说道:“此举既无抑汉之意,又似乎确有其必要,首倡其议,力赞其成,庶几功德一件。”

李鸿章微微一笑,沉吟了一下,说道:“就怕……和康熙三年那次一样,不过两、三年光景,‘上头’便受不了下面的聒噪,由禁而驰,前功尽废。到时候,我这个首倡其议的人,不但白得罪人,还会被人笑话。”

“不然,”周馥说,“顺治二年也好,康熙三年也罢,彼时禁止缠足,只是‘上头’觉得缠足有干天和,并无叫女子出来做事的意思。你不放足,究竟于朝廷没有半两银子的损失,所以,实在不愿意放足,‘上头’也就无可无不可了。这一回,可不一样了!”

李鸿章点了点头:“这一回,‘上头’是要女子出来做事情,缠了足,就出不了门,做不了事。”

“正是!”周馥说,“所以,这一回,如果顶着不放足,可就是从朝廷兜里挖银子了!”

顿了一顿,又说道:“还有,爵相,我观轩王行事,是极慎重、极稳当的,可是,凡事一旦定议,付诸实施,却又极其坚定,绝无半途而废的情形。”

李鸿章凝思片刻,点了点头:“确实如此。”

“爵相首倡其议,”周馥说,“内里还有一个天大的题目,别人无从非议。这,就是一个‘孝’字。”

李鸿章心中一动:对呀,俺老娘就是天足啊。

没想到,武昌码头上李老太太闹的那个笑话,居然可以在首倡禁止缠足之议中,彰显李中堂的“孝思”。

真是祸兮福兮呀。

李鸿章下定了决心:“好,玉山,就照你说的办!”

*

西北未通电报,定汉语为“通用语”的廷寄,用“八百里加紧”送到兰州督办西北军务钦差大臣行辕,左宗棠看到的时候,到底比曾国藩、李鸿章晚了几天。

拆开封套,取出廷寄,一眼扫过,左宗棠便睁大了眼睛。

片刻之后,屋外的戈什哈,听见屋内大帅近乎咆哮的叫好声:

“痛快!痛快!痛快!”

接着,放声大笑,声震屋瓦。

和廷寄一起送到的,是关卓凡的一封长信。

关卓凡在信中说,甘西肃州的马文禄匪帮,釜底游魂,不堪季翁之一击,甘肃全境,今年之内,必可靖定,则明年开春,便可进军新疆了。

此时的新疆,烽火遍地,南疆全部沦陷,叶尔羌、和田、库车、喀什四雄并立、彼此攻伐。其中,最凶悍者,要数以喀什为大本营的“哲德沙尔汗国”。

不过,朝廷在北疆还有一些据点,和河西走廊的联系尚未彻底断绝。甘肃全境靖定之后,河西走廊和北疆就可以正常联通了。

平定新疆的顺序,应该是先北后南,北疆恢复之后,西征大军再剑指南疆。关卓凡的建议是,分化叶尔羌、和田、库车、喀什,重点打击喀什。“哲德沙尔汗国”覆灭之后,叶尔羌、和田、库车,自然望风而降。

当然,也有一种可能,北疆恢复之时,“哲德沙尔汗国”的阿古柏,已经一统南疆。不过,此枭虽然狡诈凶悍,但绝非季翁之敌。何况其国新定,人心不稳,朝廷大军自北压了下来,“哲德沙尔汗国”先内乱起来也说不定。

总之,明年之内,新疆必定重归天朝,中国金瓯无缺。

关卓凡说,仗打完了,人心的效顺,却不过刚刚开始,西北的王化,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非二、三十年不能见功,这是华夏的千秋大业,遍顾天下,除了季翁,我还能托付给谁呢?

看到这儿,左宗棠犹如吃了人参果,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舒展开来了。

至于该如何“王化”,推行“通用语”之外,关卓凡另有九款建议,条分缕析,狮子在此就不一一赘述了。

左宗棠的回信,洋洋洒洒数千言,其中一句,黄钟大吕,后世流传:

何须东望酒泉郡,此生不入玉门关。

(第九卷《黄金时代》完结,明天开更第十卷《天道好还》。另,狮子拜求保底月票一张,谢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