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太后有点儿怪

小说: 乱清 作者: 青玉狮子 更新时间:2015-12-14 06:10:37 字数:2490 阅读进度:1032/1997

养心殿,军机“叫起”。¢£頂¢£点¢£小¢£说,www.有口才小说网.youkoucai.com

今儿的政务,一件件都议过了,跪了安,众军机大臣正待退出东暖阁,慈安说道:“关卓凡,你留一留。”

这是常有的情形,关卓凡答了声“是”,站住了。

文、曹、许、郭四人退出之后,慈安开口了:“你成亲,也小三个月了,嗯,我们姐俩儿想着,该去看一看两位公主,瞅一瞅,你们的小日子,过的是不是真像你们自个儿嘴上说的那么好?”

说到最后一句,已是满脸笑容。

关卓凡微微一怔,随即也堆出笑容来,说道:“是!就请太后赐下准日子来,臣……”

正想说“具折奉请”,转念一想,太后“看”的是公主,临幸的是公主府,名义上,得由公主出面“具折奉请”。

于是乎改了口:“臣回去,传太后的谕,请公主具折奉请。”

一边儿说,一边儿心下奇怪:此刻的慈禧,脸上木无表情,毫无笑容。

“准日子嘛……”慈安微微沉吟了一下,没有马上回答这个问题,“嗯,如果我们姐俩儿一块儿过你们那儿,阵仗太大,怕是大家伙儿都给折腾的人仰马翻,话都不能好好儿说几句,这样吧,我去丽妞儿那儿——”

转向慈禧:“妹妹去敦妞儿那儿,我们姐俩儿错了开来,你们小夫妻接待起来,也自在些。”

关卓凡一怔,不过转念一想,如此安排,也在情理之中。

主要是慈禧的问题。

慈禧于荣安公主,毫无感情,圣母皇太后若临幸荣安公主府。不过走个过场,口不对心,客人、主人,都会觉得十分别扭。还有,若单单“看看”荣安公主也罢了,问题是。那儿还有一位丽贵太妃。慈禧和丽贵太妃,是多少年都没有说过话的了,见了面,一定还是无话可说,主客之间,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如此一来,连带着慈安和荣安公主、丽贵太妃,也没法儿好好说话了。太后临幸公主府。本是件光鲜热闹事儿,若硬要两宫同行,必定弄得大家都没有意思。

慈安自然是愿意去敦柔公主府的,可是,若圣母皇太后未临幸荣安公主府,母后皇太后却临幸了敦柔公主府,就未免太着痕迹了,荣安公主的脸上也下不来。所以。干脆“错了开来”,母后皇太后去理藩院后胡同。圣母皇太后去小苏州胡同,各自适得其所。

在名义上,两位皇太后都是两位公主的“皇额娘”,但任谁都晓得,荣安公主的正经“皇额娘”,是母后皇太后。敦柔公主的正经“皇额娘”,是圣母皇太后,如此安排,符合大伙儿的心理预期,没有啥突兀的。

说到去女儿家串门这么有意思的事儿。慈禧的脸上,却毫无笑容,是否就是因为她不愿意去理藩院后胡同?

再一想,不对啊!

行程该如何安排,上边儿这姐俩儿,必是事先已经商量好了,才跟我说的。在此之前,她们俩必是已定了“各人看各人女儿”的章程,御姐不可能因为被迫临幸荣安公主府而不豫啊。

或者,是我多心了?

再往上边偷觑了一眼,慈禧依旧面无表情。

有点儿不对劲儿。

关卓凡不及细想下去,说道:“是!谢两位皇太后体谅!”

慈安转向慈禧:“妹妹,你先去敦妞儿那儿,日子你自个儿定吧。”

果然是事先商量好了的。

慈禧的声音干巴巴的:“就后天吧。”

关卓凡又是微微一怔,后天?这么仓促?

慈禧最喜看戏,搭戏台子、请戏班子,可就只剩下一天的时间了。

不过,这自然也难不倒他,于是说道:“是,臣遵旨。”

慈安又看了慈禧一眼,心中也有点儿奇怪。

她也觉得,后天未免赶了些;另外,也觉得,“西边儿”的语气、神情,有点儿怪异。

心里嘀咕:怎么回事?去女儿家里串门的主意,可是你自个儿提出来的呀?

*

今儿,关卓凡该在敦柔公主那儿“上值”。

到了小苏州胡同,进了府,敦柔公主迎进上房,关卓凡坐了下来,喝了口茶,便把两宫皇太后要临幸公主府的事儿说给敦柔公主听了。

敦柔公主的眼睛发亮了:“哎哟,那感情好!”

随即秀眉微蹙:“皇额娘最爱看戏,可是,宫里边儿的戏,根本就没法子看!难得出来一趟,一定要请她老人家好好儿的看半天戏!可是,銮驾后天就到了,这,这可怎么准备的过来呢?”

嗯,夫妻俩想到一块儿去啦。

关卓凡笑道:“‘宫里边儿的戏,根本就没法子看’——晓得你看的戏多,不过,这个口气,也未免太大了点儿吧。”

“当着皇额娘的面儿,”敦柔公主含笑说道,“我也是这个话。王爷不晓得,宫里升平署的戏,都是太监扮的,昆腔居多,唱的是不坏,可皇额娘爱的是皮黄,尤其爱生旦合串的‘对儿戏’,这些戏,宫里哪里有?”

顿了顿,接着说道:“还有,宫里边儿的戏,就算唱皮黄,要么动不动‘跳加官’,要么派两个内务府的司员,站在台柱子前边儿,叫什么‘带戏’——王爷想啊,好好一出戏,杵两个官儿在前面,像什么样子?”

“是,确实不像样子,煞风景,叫人‘出戏’。”

“出戏”二字,听得敦柔公主微微一怔,仔细一想,实在形容入妙,语气中不由就带出了又惊又喜:“王爷‘出戏’二字,真正形容入妙,你还总说自己‘不懂戏’?”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我确实不懂戏,又哪儿敢在你这位大行家面前卖弄呢?戏好,戏坏,我这对耳朵,真的听不大出来。”

“王爷又笑话我——唉,戏好也罢,戏坏也罢,先得有戏看,搭个体面点儿的戏台子,都得好几天,明儿就一天的功夫,怎么赶得及呢?还得定戏班子!”

“这个嘛……”关卓凡狡黠地笑了笑,“我倒是有法子,只要……”

“只要什么?王爷请说。”

关卓凡压低了声音:“只要……晚上我试点儿新鲜花样的时候,你不扭手扭脚的就行了。”

敦柔公主满面飞红:“你!……”

关卓凡笑吟吟的:“怎么样?娘子意下如何啊?”

过了好一会儿,敦柔公主抬起头来,面上红云未散,似喜似嗔的看了他一眼,又低下了头去,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道:“好吧……”

*(未完待续。。)

ps:明天出差,19日(周六)晚机回,所以……又得请假了。14日(周一)、15日(周二)请假,16日(周三)复更。出差六天,只请两天假哦,只请两天假哦,重要的事情……说多一遍,嘿嘿,狮子在此谢过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