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四章 七月流火

小说: 乱清 作者: 青玉狮子 更新时间:2016-04-15 19:05:44 字数:2808 阅读进度:1159/2001

恭王并不确定,醇王是否把他的真实想法,都说给自己这个当哥哥的听了。

当醇王说他打算将神机营做“特别的调动和布置,以防不测”时,真正把恭王给吓到了。

恭王不能确定,这到底仅仅是醇王单纯的“好事”?还是真的“别有所图”?甚至……“蓄怀异志”?

果真如其所言,他是真心以为“皇上病重,人心浮动”,“这个时候,比较容易出乱子”,因此要“多做一点儿防备”,神机营呢,是规模最大的一支天子禁军,应该有所措置,那么,他应该去找关卓凡,为什么要来找自己?

醇王虽然头脑简单,但毕竟不是小孩子了,亲王衔的郡王都封了,神机营也管了这么些年,难道真的不晓得,不请旨便擅自调动、部署神机营,意味着什么?

但是,亦如其所言,“难道我还能够造反不成?说出去,也没有人相信啊”——呃,老七还真不像是这种人。

那是为了什么?

草灰蛇线,不能无因。

好好回想一下,好好回想一下。

芙蓉榭之会的时候,醇王“石破天惊”,在恭王看来,他虽然冒失激进,操之过切,理路不清,但情绪总还是正常的。

接下来……嗯,是小皇帝“天花之喜”的第一十九天,亲贵重臣齐聚乾清宫内奏事处看脉案,醇王的情绪,就有点儿不正常了,当众高声说道:“国家将有大变,你我身为国戚,与国同体,岂能一默无言?”

乾清宫可是天子正衙。不是哪一家的后花园。

再接下来……就是“闹殿”了。

听说和“东边儿”吵得很厉害,都把“东边儿”给气哭了。

是不是,他“闹殿”之后,生出了些什么新的古怪的想法?

譬如,他会不会真的认为,如果小皇帝驾崩。“上头”无意“议立嗣皇帝”?

不立嗣皇帝,这无论如何是不可能的,“上头”就算想着抓权不放,也不会出以这种莫名其妙的、根本行不通的手段。事实上,立一个幼君,“垂帘听政”的还是“垂帘听政”,“恭代缮折”的还是“恭代缮折”,对上位者的权力,一点儿影响也没有。

不过。醇王确实有产生这种误会的可能,他的脑筋不大清爽,“东边儿”又是个笨口拙舌的,两下里说扭了,生出类似的误会,也不稀奇。

嗯,他不是说,“‘嗣皇帝’的事儿。‘上头’推来推去,我觉得怪怪的”。又说,“这个事儿,终究是避不开的”,云云,这不就是说,他认为。“上头”有意不立嗣皇帝?

于是,他觉得事态严重,就想到了自己手上的神机营,要做些“特别的措置”,“以防不测”?

既如此。自然就不能请旨,也不能去找关卓凡商量了。

只好来找六哥商量了。

唉,这个脑筋!

恭王思来想去,觉得以上情形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不过,也不能排除其他情形的可能性。

但是,不论醇王的动机是什么,恭王都必须彻底打消他的这个念头。

这个念头,不仅荒唐,而且,太,危,险了!

不论醇王的真实目的是什么,摆在台面上的说法又是什么,他都不可能通过对神机营做“特别的调动和部署”,达到这个目的,因为,神机营根本就——没,有,用!

醇王大约是这个世上,对神机营最具信心的一个人。

他这个神机营的主事人,根本不晓得神机营的真实斤两是多少,也根本不晓得别人眼里的神机营是什么一副鸟样子。他还以为,他管领的这三万多人,是大清国最精锐、最犀利的一支军队;在京畿地区,更是一支拥有压倒性优势的力量。还以为,非常之时,进退之间,他的神机营,足以左右大局!

同时,他也深信,因为他一向对部下“结以恩义”,因此,“有事”之时,部下必效死力,就是说,部下只会听他的命令,不会看“上头”的眼色、受机枢的约束——他在心底,是把神机营当做自己的私军了!

因此,他才会冒出“特别的措置”这种念头。

可是,恭王深知,如今的神机营,已经被醇王毁到了什么地步!如果真要见仗,不论对手是谁,哪怕只是普通的土匪,先不说胜败,单说出队——出队的时候,绝不会“溢额”了,只会“缺额”,这三万兵员,一定有许多一听说要打仗,或者闭门不出,或者“出去躲两天”,根本不会到营报到的!

如果对手是……轩军,那么,这仗根本就打不起来——连“出队”大约都做不到!到营报到的,别说三万人了,就是三千人,也未必能有!枪声一响,这剩下的不足十一的兵员,必定洋枪一扔,一哄而散。

醇王根本就不晓得,轩军在旗人、宗室的心目中,在四九城的市井阛阓中,是一种什么形象?

至于“有事”之时,部下必效死力,只会听他的命令,不会看“上头”的眼色——那更是痴人说梦了。

在神机营当差的,大多是黄带子、红带子,这帮子“爷”,在下头,连皇帝和太后,都是照样讥讽戏谑,什么荒唐走板的话都敢说,醇王在他们眼里,“结结巴巴,连句整话都没有”,和他们嘴里的“废物点心”,也差不到哪儿去,他们怎么会服气醇王?

醇王自谓的“恩义”,给得太滥、太容易,在大多数的黄带子、红带子眼中,不过是应得应分的照应——俺们祖宗功劳摆在那儿呢!哪里会因为这个,就替醇王卖命,甚至去冒“别有用心”、“蓄怀异志”的大险?

“不受机枢的约束”嘛,倒大约是真的——意思是说,假如命令神机营去见仗、甚至去和轩军对阵的,是机枢,那么,神机营的这班“爷”们,该一哄而散的,还是一哄而散——在这上面,军机处的面子,并不比醇王的面子更大。

还有,神机营的士兵,平日里,绝大多数都不在营,“有事”之时,必须以“出操”的名义,一一征召,这个过程,吵吵嚷嚷、拖泥带水,什么秘密能保得住?

所以,恭王确定,如果醇王真的冒冒失失的“调动、部署”神机营,正正是授人以柄,人家顺势轻轻一推,神机营就要轰然塌散!不说天津的兵了,人家在北京城外,先就搁着两支兵——近卫团一支,丰台大营一支,现在又通了电报,什么信儿,都是瞬息可达,只怕神机营的“爷”们还在家里准备烟枪之类的行头,大门还没有迈出去,人家的兵,就已经进了城了!

那才叫“不测”呢!——本来啥事儿也没有,自己瞎折腾,生生的捅出了天大的篓子来了!

神机营既作鸟兽散,醇王的下场,大约就是去和他五哥作伴——这恐怕是逃不掉的。

自己呢?

七月流火的天气,恭王浑身上下,起了一层寒栗!

如果自己已经表露出了争夺大位的意思,对方会怎么做?

那还用说?对方必然一口咬定,醇王“举兵作乱”,目的就是为了将他六哥扶上太和殿的那张宝座——不管醇王的真实动机是什么!然后,以“神机营之乱”做借口,“瓜蔓抄”上自己,譬如,今晚醇王之来访,就是勾连绸缪、逆图不轨嘛!最后,一股脑儿的送到烧酒胡同圈禁起来,“铁证如山”,哪个又能不服气呢?

一桶冰冷的雪水,兜头兜脑的浇了下来,浇在恭王被宝鋆鼓捣起来的滚烫的心思上。

圈禁还算好的,自己和老七,会不会……步肃顺、载垣、端华的后尘?

杀********,可是自己亲手开的例!

恭王的冷汗,从背上渗出来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