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三章 轩王入宫

小说: 乱清 作者: 青玉狮子 更新时间:2016-07-11 08:13:59 字数:3093 阅读进度:1248/2001

很快,景运门、内左门、乾清门、内右门、军机处、隆宗门,以及外朝一侧的后左门、保和殿殿后丹陛、后右门,整条天街,一切紧要位置,统统布上了轩军的岗。

另有一队轩军,在侍卫的引领下,自内右门进入西一长街——这是去“接防”养心殿的。

看着荷枪实弹的轩军士兵,从身旁呼啸而过——不,轩军没有喊号子,可是,醇王就是有“呼啸”的感觉——他的嘴唇和双手,都微微的哆嗦着,眼睛里,怒火和恐惧,此起彼伏,交叠在一起,脸色忽红、忽白、忽青,蔚为可观。

没有人再搭理他了,军机大臣、军机章京、侍卫,以及在他眼中如狼似虎的轩军士兵,都当他是空气一般。

不过,他没有再次发作。

他咬着牙,吐出几个只有他自己听得见的字:“好,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说罢,一顿足,转过身来,快步走出了隆宗门。

目送他的,只有一个文祥。

文祥的心情,极其沉重。

形势比人强,开去醇王领侍卫内大臣、御前大臣的缺,不得不为之,可是——

他抬起头来,晴空万里,一碧如洗,可是,阳光灿烂的后面,到底堆积着什么样可怖的风暴?

他突然有了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

今儿早上,军机“叫起”的时候,轩亲王还说了那么一段话,“醇郡王为宣宗成皇帝亲子,辛酉政变,手擒巨憝,功在宗社;多年来,维护宫禁,管理弘德殿,勤劳夙著;神机营各项事务,亦办理得宜,实为公忠体国之贤王!醇郡王已加亲王衔,臣以为,醇郡王当进亲王。”

真是……讽刺啊。

恍若隔世。

这时,一个轩军军官走上前来,给文、曹、许三位大军机敬了个军礼:“三位大人,王爷进宫了!”

文祥、曹毓瑛都认得,这位军官,是在协和门门道内、参与“接防”规划的一个“营长”,就不晓得是“一营”的还是“二营”的了。

王爷进宫了?

三位大军机皆是精神一振。

“博公、星叔,”曹毓瑛说道,“咱们该去接一接。”

“接一接”——指的是到景运门外去“接一接”。

“对!”

“好!”

文祥、许庚身同时点头。

那位营长前引,三位大军机并肩快步向景运门走去。

一出景运门,便看见一队轩军,簇拥着一架马车,迤逦而来——不是轩亲王平时用的那辆后档车,而是一架四轮的西洋马车,对了,就是用来接待“美利坚访华代表团”的那种马车。

马车之左,图林和郭嵩焘并行。

郭嵩焘没有坐车,略出三位大军机的意外,不过,转念一想,不奇怪:郭嵩焘身上,并没有“紫禁城骑马”的恩典。

如此非常时刻,郭嵩焘严守分际,有的人——特别是文祥,不禁颇感安慰。

队伍到了景运门前,图林一举手,带队的军官高喊一声“立定——”

人、车,皆停了下来。

一个士兵上前放下车上的脚踏,拉开车门。

不过,第一个下来的,却不是轩亲王,而是科尔沁亲王。

三位大军机微微一怔,随即明白了:伯王自然是陪了轩王过来的——伯王的身上,可是有“紫禁城骑马”的恩典的,可以在紫禁城内坐车。

接着,关卓凡走下车来。

一眼看去,三位大军机皆是一凛。

轩亲王的孝袍、孝帽,都已经除下了,从头到脚,一身毕挺的深蓝色戎装,黄铜帽徽、黄铜钮扣,以及长筒马靴上的马刺,都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只是负伤的左臂用吊带挂在脖子上;右臂上,则系了一条白色的布带,表示目下正在“国丧”之中。

轩亲王戎装入宫,颇出三位大军机的意料。

不容多想,文、曹、许上前,马蹄袖一翻,打下千儿去:“请王爷安!”

关卓凡举手还了一个军礼,微笑说道:“博川、琢如、星叔,辛苦你们了。”

三位大军机起身之后,都留意到,轩亲王左上臂接近肩膊的位置,微微隆起,想来戎装之内,该处必是缠裹了厚厚的绷带。

文祥仔细觑了觑关卓凡的面色,说道:“王爷的面色,略显苍白,不过,气色还好!”

微微一顿,“王爷千金之体,朝野之望,虽历凶险,终无妨碍,真正是国家之幸!”

“惭愧!”关卓凡含笑说道,“我既穿了军装,本该骑马的,不然,叫军士们看见了,未免不像!可是——”

说到这儿,摇了摇头,“唉!”

顿了一顿,自嘲的说道,“试了试,上马、下马,居然都要别人服侍!这辈子打从学会骑马之后,可是第一回!算了,还是坐车吧,不然,军士们看见了,更加不像了。”

三位大军机,都是心中微微一动。

“王爷千金之体,”文祥说道,“负了伤,自然要好生将养,上马、下马,皆须使力,一不小心,伤口崩裂,可就不妥了。”

“也只好如此了。”

说罢,关卓凡转向伯王:“伯彦,这架车子如何啊?”

伯王笑道:“果然极其平稳!也十分轻灵——我府里的车子,统统比下去了!”

“可见我不是王婆卖瓜,”关卓凡笑道,“这个车子,明儿个我送你一架。”

“那可多谢了!”

虽然穿了军装,却并未显出凌厉肃杀之气,彼此雍容和睦,一如平时。

“王爷快请养心殿见驾吧,”曹毓瑛说道,“母后皇太后可是等久了!”

“好,好!”

进入景运门,一路行去,一俟关卓凡走进,各处岗哨,立即“啪”的一下,立定敬礼,关卓凡则一一举手还礼,一个岗哨,也不落下。

这个场面,对于紫禁城里的人来说,是极为震撼的。

大清的仪制中,奴才给主子行礼,是绝没有“还礼”一说的——这不消说了。

下属给上司行“庭参礼”,也没有“还礼”一说。

有时候,两个官员,只是品级高低有别,彼此没有从属关系,见礼的时候,品级较高的官员会给品级较低的官员以某种形式的“还礼”——最多是“半礼”,这是因为,品级较低的官员身上,还有其他的身份,譬如:翰林,品级较高的官员,尊重的,是品级较低的官员的翰林身份。

如果品级较低的官员,没有翰林一类的身份,那就只有下级给上级行礼的道理,绝没有上级给下级还礼的道理了。

现在,轩军士兵给轩亲王行礼,轩亲王不但还礼,而且,双方的礼数,一模一样——轩亲王还的,不是什么“半礼”。

轩亲王是什么身份?轩军的一个大头兵,又是什么身份?

其间的距离,可以道里计吗?

这——

怪不得,每一个轩军士兵,见到轩亲王,眼睛中,都放出一种异样的、难以言述的光芒!怪不得,轩军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怪不得,一声令下,数千轩军,便掩有整个京城和大内!

怪不得——

这个场景,叫多少人的心,怦然而动?又叫多少人的心,莫名其妙的揪在了一起?

关卓凡自内右门进入西一长街,虽然,内右门和通向养心门的遵义门,以及整个养心殿的关防,都已在轩军掌握之中,但是,图林和四名士兵,依然贴身护卫。

西暖阁。

慈安见到关卓凡第一眼,就忍不住哭出声来:

“你……你怎么样了?”

彼时,孟敬忠还在一旁侍候。

他非常见机,立即退了出去,并且把正殿内所有执役,都叫了出去,同时吩咐:窗外廊下,不许站人。

关卓凡单膝跪倒,右臂屈肘平胸。

“劳母后皇太后牵挂,臣无大碍。”

“快起来,快起来!”

“是,谢母后皇太后。”

“伤在了哪儿?是左臂吗?”

“是。”

“你过来……让我看看。”

“呃……是……”

“这儿?”

“是。”

“你……让我看看。”

“呃……母后皇太后的意思是?”

“你……把衣服脱了。”

“啊?这……”

“不亲眼看看,我……不放心。”

“呃……”

“来,我帮你……”

“臣,遵旨……”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