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九章 皇太后的地方?太上皇的地方?

小说: 乱清 作者: 青玉狮子 更新时间:2017-03-17 19:00:38 字数:3257 阅读进度:1506/1997

慈安、慈禧两位皇太后的“撤帘大典”终于到来了。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

举办大典的地点的选择,一度颇费踌躇。

这个地点,必须满足两个条件。

第一,地方要足够的大。

定规不入八分辅国公以上亲贵、在京从五品以上官员参加典礼;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特殊的群体,品级可能尚不足从五品,但也躬逢其盛,行礼如仪,这就是“内廷行走”的翰林们即上书房、南书房、弘德殿的那班红翰林。这班人和皇家的关系,犹如“西席”和“东翁”,东家有喜,自然是要与贺的。

参加“撤帘大典”的人数,较之到正阳门火车站迎接皇太后銮驾的人数,还要多接驾的官员,止于从四品;参加典礼的官员,上面说了,止于从五品。

第二,要符合皇太后的身份。

“三大殿”的地方足够大,但是在外朝办“撤帘大典”,当然不“符合皇太后的身份”,“撤帘大典”的地点,只能够在内廷里头找。

内廷之中,第一个“符合皇太后的身份”的地方,自然是慈宁宫。

可是,慈宁宫的地方够不够大先不去说,关键是不晓得为了什么,圣母皇太后对这个地方,有着本能的厌恶和排斥,她嘴上虽然没有直说,但却不止一次,有所暗示,慈安也好,关卓凡也好,对此都是心知肚明的。于是,就以“慈宁宫虽然是皇太后的地方,但到底不适宜外官出入”为理由,将之从候选名单中排除掉了。

内廷“适宜外官出入”的,有两个地方,一个是养心殿,一个是乾清宫。

两宫皇太后在养心殿“垂帘”,拿养心殿举行“撤帘大典”,“垂帘”、“撤帘”,都在一个地方,这个……有始有终,有头有尾,似乎不错啊?

可惜,养心殿的地方不够大,不是适合举行大型典礼的所在就算把整个院子都摆满了,也塞不下所有的“不入八分辅国公以上亲贵、在京从五品以上官员”的。

乾清宫的地方倒是足够大,可是,乾清宫是“天子正寝”,不能算是“皇太后的地方”。

这也罢了,毕竟,之前,两位皇太后亦不止一次临御过乾清宫一次是接见“美利坚访华代表团”,一次是为了圣母皇太后出宫别居天津为文宗显皇帝“静修祈福”一事宣谕在廷诸臣。

关键是,之前乾清宫的“天子正寝”,只是一个虚名,“天子”并不住在那里,空着也是空着,闲着也是闲着,遇上了真正重大的国事,并非绝对不可启用。而两宫皇太后两次临御乾清宫,都不是为了自个儿的事情一次是正经的“敦睦邦谊”;另一次虽同皇太后本人有所关连,说到底还是为了文宗显皇帝,因此,都得算是“真正重大的国事”。

现在,“天子”可是实打实的住在乾清宫里了,“撤帘大典”也是不折不扣的皇太后“自个儿的事情”,如果在乾清宫举行“撤帘大典”,一来难免“僭越”的讥评,二来,倒好像“以天下养”的太后,要办自己的“大事”,却连一处合适的所在也找不到,无奈之下,只好来向女儿商借地方?

这个,未免令人若有所憾呀。

有人脑洞清奇:不如咱们去颐和园办“撤帘大典”?颐和园是地地道道的“皇太后的地方”,而且,地方一定足够的大!

可是,颐和园是两宫皇太后“撤帘”后“颐养冲和”的地方请留意这个“后”字办过了“撤帘大典”,两宫皇太后才会移跸颐和园,你拿颐和园来办“撤帘大典”,这不是倒果为因,乱了次序吗?

呃,好像是的……

那怎么办涅?

最后,轩亲王拍了板:“撤帘大典”的地点,选在宁寿宫皇极殿。

不少人听到“宁寿宫”的第一反应,都是不自禁的轻轻“啊”了一声,再略一深想,不由连连点头:哎,办这个“撤帘大典”,还真是没有比宁寿宫更加合适的地方了!

哎你说,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轩亲王就是轩亲王啊!

宁寿宫不仅仅是一座宫殿的名称,也是一个独立的宫殿群的名称。

宁寿宫位于紫禁城的东北角,是紫禁城的“城中之城”,有自己的前朝、后寝、花园,规制宏大,基本上就是一个具体而微的小紫禁城,单论面积,“后三宫”和御花园拢在一起,也没有宁寿宫大。

前明的时候,这一带的屋宇,疏疏落落,不成气候,到了本朝康熙年间,圣祖为孝养仁宪皇太后,在此修筑了宁寿宫,殿台阁榭,始成规模。这是宁寿宫的肇建之始,也是把“撤帘大典”放在宁寿宫的“法理依据”因为有了仁宪皇太后的“故事”,宁寿宫就可以算是“皇太后的地方”,“符合皇太后的身份”。

不过,终康熙一朝,宁寿宫的规制,依旧是十分有限的,真正在此大兴土木,使宁寿宫前朝、后寝齐备,终于变身为一座具体而微的“小紫禁城”的,是高宗。

高宗是把宁寿宫作为自己禅位之后的居所来经营的,其既为“太上皇正寝”,格局便仿照紫禁城,亦分前朝、后寝两部分。

前朝部分,九龙壁对应午门;皇极门对应太和门;宁寿门、皇极殿、宁寿宫拢在一起,对应“三大殿”。其中的皇极殿,为“太上皇正殿”就是即将举行“撤帘大典”的所在了。

当然,就殿阁的具体规制而言,“太上皇正殿”怎么也不可以“僭越”作为“天子正殿”的太和殿的,因此,宁寿门的规制,比照乾清门;皇极殿的规制,比照内廷之首、“天子正寝”的乾清宫;宁寿宫的规制,则比照坤宁宫。

大致可以这么说,宁寿宫的“前朝”,基本是紫禁城“三大殿”和“后三宫”的一个“混合体”。

宁寿宫后寝的面积,不输前朝,且亦仿佛紫禁城的格局,分成东、中、西三路,其中位于西路的花园,俗称“乾隆花园”的,布局精妙,曲直相间,极尽巧思,较之御花园,各擅胜场,毫不逊色。

高宗经营宁寿宫,兴作不遗余力,可是,他禅位之后,除了在宁寿宫办过一个“千叟宴”外,一天也没有在那儿正经住过他依旧住在养心殿。

原因嘛,很简单,做了太上皇的高宗,依旧把持着帝国的最高权力,养心殿以及密迩的军机处,为帝国权力中枢,为了固权,他不能随意的“离窝儿”。

不过,无论如何,宁寿宫在名义上,除了是“皇太后的地方”外,也是正经的“太上皇的地方”,而两宫皇太后的“撤帘”,和高宗的“内禅”,某种意义上,异曲同工,至少都算是“荣休”,在宁寿宫办“撤帘大典”,真正是契合不过。

皇极殿以及殿前广场的地方,也足够的大,足以把“不入八分辅国公以上亲贵、在京从五品以上官员”都塞进去。

真正是“四角俱全”啊。

还有,在宁寿宫办“撤帘大典”,隐隐然透着这么一层意思:两宫皇太后的功绩,可以比拟“十全武功”的高宗。

这是极高的称誉,如果有人当面儿这么吹捧,两宫皇太后无论心里怎么想,明面儿上是无论如何也不能领受的;不过,马屁虽然不能拍在明处,但仅仅是略作暗示,已足以令人心潮澎湃了!

皇帝将母后皇太后请到了长春宫,由她和皇夫当面向两宫皇太后报告了在宁寿宫举办“撤帘大典”的决定。

果然,听到“宁寿宫皇极殿”六个字,慈禧的眼睛,倏然亮了起来,整张面庞,都透出一层隐隐的光芒来。

略略沉吟,转向慈安,“我看是可以的,姐姐,你说呢?”

您都说“可以”了,“姐姐”还能说啥?

不过,慈安还是有一点儿不安,“宁寿宫是高宗皇帝的……这,合适吗?”

“回母后皇太后,”关卓凡说道,“圣祖仁皇帝为孝养仁宪皇太后,乃有宁寿宫之肇建,而太上皇……无论本朝,还是前朝,都是特例。”

言下之意,不管宁寿宫目下的格局,是哪位留下来的,它首先是“皇太后的地方”,其次才是“太上皇的地方”,因此,嗯,合适,合适。

这个说法,同大多数人对宁寿宫的认知是相反的,知道宁寿宫的人,大约都晓得,宁寿宫是高宗为禅位准备的居所,很少有人晓得,宁寿宫之“肇建”,其实始自圣祖孝养嫡母。

不过,关卓凡的说法,没毛病啊。

太上皇确实是“特例”,从仪制上来说,紫禁城里一定要有专门的“皇太后的地方”,但是,不能有专门的“太上皇的地方”呀。

慈安踌躇了一下,点了点头,“那,好吧……”

慈禧用极复杂的目光看着关卓凡,这个男人啊……

接着,她的脑海中跳出了这样一个念头:好了,我的摆在长春宫前殿檐下的那些“仪仗”,终于可以堂而皇之的示之于群臣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