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三章 枪口怼到脑门儿上了

小说: 乱清 作者: 青玉狮子 更新时间:2017-07-26 00:11:21 字数:3303 阅读进度:1637/1997

向晚时分,升龙城在望了。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升龙是北圻最大、最繁庶的城市,但途经的码头,皆空无一人富浪沙鬼一路以人为靶的恶行大约已经传开了。

水寨皆紧闭寨门,抬枪、鸟铳以及“虎尊炮”等,都架上了堞口;沿河的哨卡,亦同平日里不一样了,士兵们一改或者挺胸凸肚、或者斜倚箕坐的做派,都躲在拒马等障碍物之后,猫低了身子,探头探脑。

“没有一点儿军人的模样!”图尼森冷笑说道,“这些兵,一定都在瑟瑟发抖呢!我敢打赌,只有我们一排枪放过去哪怕是对空鸣枪,这些所谓的‘军人’,就会跑的一干二净!”

“恐怕真是这么回事儿,”丹尼斯笑道,“我在望远镜里看到了一个有趣的景象一个原本蹲着的士兵,突然间,莫名其妙的往地上一趴,双手抱住了自己的头就好像有人在他头上放了一枪似的。”

舰桥上的人,一齐放声大笑。

不过,嘲笑归嘲笑,“一级戒备”的命令,是早已经传达下去了。

岸上如临大敌,船队却通行无阻,既没有人过来办交涉,也没有进一步的“敌对行动”。

当然,不同之前的栅截、箭袭、火攻,在升龙城在望的情况下,船队如果受到了袭击,不管越南人有没有摆明车马,都等同正式向法国人开战了。

船队在祥符门码头前停了下来。

升龙算是越南的“陪都”,格局亦同京都顺化相差无几分内、外二城,内城由外而内,又分为京城、皇城、禁城,其中,禁城为帝后妃嫔居停,即顺化之“紫禁城”;皇城为朝仪及办公场所;京城环绕皇城,既为皇城拱卫,亦为集市、街坊以及居民区。

至于外城,其实是“城外”,相当于郊区,并无城垣围绕。

升龙的地理,亦同顺化仿佛,都是倚河而建,区别在于,顺化在香河的左岸,升龙在红河的右岸,不过,都算是西岸。

左、右之异,是因为香河顺化段和红河升龙段的流向不同虽然最终都是东流入海,不过,经过顺化的时候,香河由西南而东北;经过升龙的时候,红河由西北而东南。

升龙四门,东曰祥符,西曰广福,南曰大兴,北曰曜德,其中,一出东城门祥符门,就是码头,这个格局,同顺化亦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目下,法国人的舰队,就泊在祥符门码头前的河道中央,船身侧对城门,三只船,成“一字长蛇”之势,所有的侧舷炮,都伸了出来,一长溜黑洞洞的炮口,一眼看过去,叫人头皮发麻,浑身起栗。

需要提一提的是,升龙虽贵为“n朝古都”,为北圻第一大城,也已有了“河内”的别名,可是,目下城区之大小,其实尚不足后世河内的十分之一,停泊在祥符门对开河面上的法国兵舰,舰炮之射程,几可覆盖升龙全城,把炮弹送进皇城甚至禁城,并不在话下。

船泊半个钟头,巴斯蒂安已经等的不耐烦了,正准备下令有所行动,卫兵来报,有人过来“办交涉”了。

来人是河内巡抚的一个幕僚,姓黄,带了一个通译,坐划艇到了河道中央,战战兢兢的上了“蝮蛇号”。

幕僚?

来人不是正经官员,法国人既恼火,又鄙视不过,巴斯蒂安等人也明白,越南的督、抚、布、按、道、府之流,之所以没有人出面,倒不是蔑视法国人,而是不敢出面哪个晓得,富浪沙人会不会把我扣了下来?以为人质,予取予求?

哼哼,大清前两广总督叶名琛的殷鉴不远,不可不记取啊!

俺们可不想做“海上苏武”什么的!

好吧,管你是官员还是幕僚,都无所谓了,反正也没打算和你们正经谈判什么的。

原本就没打算对越南人客气,这一来,法国人的脸子,自然更加不好看了,茶没有一杯,椅子没有一张,也懒得请教来人名号,就叫“黄幕僚”站在那儿,听阿兰少尉宣读“法兰西帝国印度支那总督拉格朗迪埃尔阁下致大越南国河宁总督黄耀阁下、河内巡抚阮林阁下”的信件。

越南的官制,特别是文官制度,基本上是拷贝中国的,一省的最高行政长官为巡抚,下设布、按、道、府;二、三省设一总督,升龙是一个“督抚同城”的局面,河内省的巡抚,统管河内、广宁二省的河宁总督,皆以升龙为治所。

阿兰念上两、三句,就暂停一下,留给通译时间,翻译给“黄幕僚”听。

听着听着,“黄幕僚”的脸色就变了。

信件大意如下:

“《西贡条约》规定,越南全境,自由传教,然而,北圻地方,阳奉阴违,传教士的活动,多受阻碍;本地人的宗教信仰,亦多受打压,本总督多次提出抗议,贵方皆置若罔闻,印度支那总督府负印度支那各国包括大越南国保教之责,不能再坐视了!”

“《西贡条约》亦规定,保证法国在越贸易自由,可是,法兰西商人进入北圻,明里暗里,关碍重重,贵方实未为条约的具体实施做任何具体的努力,‘自由贸易’四字,形同虚设,对于这种视煌煌条约如无物之态度,本总督亦不能坐视!”

“日前,‘梅林号’溯红河进行正常的科学考察活动,贵方却多方阻挠,甚至危及科考队人身安全,须知,‘梅林号’悬挂法兰西帝国国旗,贵方之行为,乃是对法兰西帝国的严重侮辱,真正是……嗯,婶可忍叔不可忍!”

“综上所述,本总督以为,贵方既无诚意、亦无能力遵守和实施《西贡条约》相关约定,与其尸餐素位,何不推位让贤?”

“因此,本总督特派巴斯蒂安上校率领相关军事、行政、技术人员,前来接管升龙之治权,黄总督、阮巡抚两位,愿意的话,可以留了下来,受聘为新政府的顾问;不愿意的话,回家抱孩子可也!”

“法兰西帝国呢,是最讲道理的,可是,如果贵方听不懂道理,说不得,我方只好先礼后兵,自取升龙之治权了!”

“上天有好生之德,越、法有敦睦之义,本总督既不忍生灵涂炭,亦不愿害损两国邦谊,可是,不予当头棒喝,贵方是不会醒悟过来的!法兰西帝国之合法权益,将永远无法实现!这个……嗯,不用雷霆手段,不显菩萨心肠!”

“希望贵方不要执迷不悟,不然,到时候,玉石俱焚,悔之晚矣!”

最后一句:“书不尽言,言不尽意,你们真挚的朋友,法兰西帝国印度支那总督拉格朗迪埃尔。”

“黄幕僚”听的目瞪口呆,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一阵青,到了后来,不晓得是气愤还是惧怕?两只手,不可自控的微微发抖,上下两排牙齿,亦不断“格格”打战。

阿兰少尉念完了,冷冷的问道,“你听清楚了吗?”

“黄幕僚”说不出话来。

阿兰少尉提高了声音,“你听清楚了吗?”

“黄幕僚”艰难的咽了口唾沫,涩声说道,“我……我要抗议!”

法国人略出意外,目其人之表情神态,原以为是一个胆小鬼,没想到,还是有一、两分胆气的。

阿兰看“黄幕僚”的眼神,就好像看个耍猴的,语气是饶有兴致的那种,“抗议?你抗议什么呀?”

“贵国的要求,于理不合!实在是,实在是”

说到这儿,打住了,“荒唐”二字,毕竟还是不敢说了出来。

“实在是什么呀?”

“实在是,实在是”

一连说了几个“实在是”,“黄幕僚”一片混乱的脑子,慢慢儿的捋顺些了:

传教、通商,千头万绪,无从细辨,再者说了,这两件事,己方也确实有理亏的地方,目下,能够拿来反驳法国人的,只有“梅林号”一件事。

打定主意,暗暗吐了口气,略略从容了些:

“《壬戌和约》中,许富浪沙人通航的,只有湄公河,并不包括红河;更不见有许富浪沙人在北圻……‘科学考察’的条文!因此,违反《壬戌和约》的,是贵方,不是我方!”

顿了顿,“我方请‘梅林号’回航,以免彼此不便,生出无谓的事端这不是……呃,这不是为了越、法两国和好的大局着想吗?”

“哟!”阿兰的脸上,是不加掩饰的讥笑,“还挺会说话的嘛!”

顿了顿,“好,我姑且不同你说传教和自由贸易的事儿,就说‘梅林号’好了《西贡条约》里,确实没有许法国通航红河的条文,可是,也没有不许法国通航红河的条文啊?‘法无禁止即可为’,你懂吗?”

“黄幕僚”转不过弯儿来,“‘法无禁止……即可为’?什么意思?”

阿兰一笑,没搭理他,继续说自己的,“还有,通航和传教、通商,彼此关联,其实是一码事儿不通航,如何传教?如何通商?既许了传教、通商,就是许了通航!”

“黄幕僚”明白了:“最讲道理”的富浪沙,来来去去,不过三个字“不讲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