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人美如画

小说: 乱清 作者: 青玉狮子 更新时间:2018-06-07 00:23:18 字数:2380 阅读进度:1916/1997

喜儿、孟敬忠等人,立即放下心来。UPU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颐和园僻处城西,消息远不如在宫里头的时候灵便,四九城虽已因“北宁大捷”沸沸扬扬了,颐和园这儿却还一无所知;而朝内北小街既呈送“号外”,便一定是出了大事,看信差的神气,似乎不是什么坏事儿,可是,不知究竟,到底放不下心。

于是,喜儿、孟敬忠以及屋内的其他宫女,一起请下安去,“给主子叩喜!”

慈安笑道,“你们晓得啥事儿吗?就叩喜?”

“不管啥事儿,”喜儿笑道,“反正,瞅您老人家的神气,准定是大好事儿!”

“你个小蹄子倒机灵!嗯,确实是大好事儿咱们在越南打了大胜仗了!”

“啊!……”

于是,个个喜笑颜开了。

这一次,是真高兴别的不说,遇到这种事儿,母后皇太后一定是要放赏滴。

“好了,”慈安从床边儿站起身来,“赶紧过‘那边儿’去吧!”

说罢,往外就走。

“那边儿”,指的是乐寿堂。

颐和园在城西,朝内北小街在东城,送“舆闻简报”的信差,一定是打东宫门进颐和园,玉澜堂在东,乐寿堂在西,因此,“舆闻简报”都是送到玉澜堂,然后,再由慈安转慈禧的。

玉澜堂、乐寿堂,一墙之隔,几乎等于“同一个屋檐下”,因此,不论玉澜堂、还是乐寿堂,都以“那边儿”指代对方,原先的“东边儿”、“西边儿”的叫法,在颐和园这儿,已经不拿来指代两宫皇太后的寝宫了,其含义,只限于代指两宫皇太后本尊。

“哎,哎!”喜儿连忙张手,止住了慈安,“我说,您老人家就这么着过‘那边儿’去啊?”

慈安略一想,不由哑然失笑,站住了脚。

自己午困方醒,非但没有梳妆,就连大衣服都还只是披着呢!

喜儿带着两个小宫女,一边儿赶紧替慈安拾掇,一边儿嘟嘟囔囔的抱怨,“您老人家行行好,就当是给奴婢一个小面子别总是这么伶伶俐俐的跑来跑去的!”

顿一顿,“‘那边儿’的人看在眼里,当然不敢笑话您老人家,可是,会笑话我们做下人的不会服侍啊!”

再一顿,“您看啊,‘西边儿’哪一次过咱们这边儿来,不是认认真真饬过的?说句实在话,咱们生的……一点儿不比她差!在这上头输了给她……太吃亏了!”

颐和园是没有任何“外人”进来的,寝宫则更加“清净”,慈安的天性,本就厌繁喜简,入跸之后,适得其所,除了到佛香阁进香,不能不“大妆”,以示礼敬;其余时候,衣容上的一切繁琐修饰,尽皆捐弃,有的时候,将一头长长的秀发,往脑后松松的一拢,连发髻都不梳一个,一抬脚,就过“那边儿”去了。

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放飞自我”啦。

“什么‘生’啊、‘熟’啊的?”慈安白了喜儿一眼,“愈发说出好听的来了!‘西边儿’……人生的本来就俊!用得着什么‘饬’不‘饬’的?”

喜儿“嘻嘻”一笑,“‘西边儿’用不用的着‘饬’,奴婢说不好;不过,她过咱们这边儿来之前,一定是‘饬’过的这一层,奴婢虽然眼拙,可还是看得出来的。”

顿一顿,“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还真有人就不‘饬’,也一样的俊呢!哎,我说的不是‘西边儿’,是主子您呐!自打搬到颐和园这儿,主子您……哎,脸蛋儿呀、手呀、脚呀……全身上下,哪儿哪儿,白的愈白……红的愈红!奴婢瞅着,心里头都痒……嘻嘻!”

慈安脸上一红,想骂,却不晓得该如何措辞?滞了一滞,“你个小蹄子,哪儿来的那么多的废话?手脚麻利着点儿!”

脑海中却冒出一个念头:“他”瞅着……又会如何呢?

心跳不由得快了,脸上也不由更加的红了。

喜儿眼尖,镜中的母后皇太后的异样,并未逃过她的眼睛,不过,她不比婉贵妃的银锁,说话做事,都是有分寸的,半真半假的玩笑话,不会说过头儿,因此,并不“乘胜追击”,只笑一笑,应一声“是!”然后说道:

“其实呢,饬也好,不饬也好,都是给外人看的,自己人……嗯,颐和园这儿,可不都是自己人?”

自己人

“还有,”喜儿手上的动作麻利异常,嘴里却是不肯停了下来,“正经的美人儿,不都是……哎,王爷的那句话咋说的?对了,‘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慈安心头,又是一跳,轻轻啐了一口,“我看,你才是‘正经的美人儿’!你不但是‘正经的美人儿’,还是‘正经的才人儿’!都能出口成章了!”

“奴婢是……‘近朱者赤’嘛!”

喜儿嘻嘻一笑,退后一步,“好了!齐活儿了!主子可以起驾了!”

慈安看着镜中那张红云淡染的美丽的面庞,微微透了口气,将心跳平复下来,站起身来,“走吧!”

*

进了垂花门,走过乐寿堂的东跨院,还没走出东便殿“润壁怀山”的门洞,便遥遥看见,正殿的院子里,高大的西府海棠树下,一个穿着鹅黄衫子的少女,于光影错落之中,亭亭玉立。

看见慈安一行过来了,少女立即满面堆笑,娉娉婷婷的迎了上来。

“哎,哎!”慈安摇着手,声音中透着惊喜,“你先站在那儿,别动!”

少女微微一怔,站住了,不过,脸上笑意不减。

慈安转过头,对喜儿说道,“你们看!这个天儿,蓝盈盈的;这个花儿,红艳艳的;这个叶子,翠生生的;这个衫子,嫩黄嫩黄的;这个人儿哎,说什么‘正经的美人儿’,这才是‘正经的美人儿’呢!”

顿一顿,“我的嘴笨,不晓得该怎么形容哎,你们说,这个天儿、这个花儿、这个树、这个衫子、这个人儿,拢在一起,可不就是一副画儿?只怕,如意馆的画工,还画不出这么好看的画儿来呢!”

如意馆位于紫禁城的北五所,是皇家画师们的直房。

喜儿的心头,泛起一股淡淡的酸意,不过,对于少女的美貌,她还是服气的,于是笑着说道:“主子说的是!还真是愈看愈像一幅画儿呢!”

慈安招了招手,“高子,来!”

少女上前,袅袅娜娜的请下安去,“高子给母后皇太后请安!”

这个少女,就是楠本稻的女儿,楠本高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