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27章 倾国之战

小说: 末日赘婿 作者: 熊猫快跑 更新时间:2019-02-11 14:55:36 字数:3665 阅读进度:527/806

杨牧说完真的大摇大摆推门而出,到了外面,看到满地血色尸体,脸色如常。

这就是真实的世界。

一屋子狂澜学院高手,面对外面的一夜杀戮,没人跑出去逞英雄,大家想着的都是自保。

哼,所以月如血有些话是说对了,人类真的好自私。

不过在杨牧的价值观念里,自私根本不是贬义词。

昨晚睡了一夜,今天非常精神,杨牧一边大踏步的向外走,一边哼唱着歌。

接下里没必要再跟别人搭伙了,他要去前线,看看相茹,看看相茹的老爸老妈。

这时身体中的月如雪终于反应过来。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我控制不了你!而且也出不去?你的身体为什么能把我束缚住?”

"嘿,他们说我的身体就是魂力的坟墓,你能进来,但却出不去。"

“什么?怎么会这样?你到底是谁?”

“人类啊,老子还能是谁。”

“那我为什么不能控制你的主魂?”

“你可以继续尝试一下,我的主魂可能大部分正在休眠,如果你能把休眠的部分叫醒,我想应该就可以控制我了吧?加油,我看好你哦。”

杨牧非常嘚瑟,主要他也有嘚瑟的资本,如果月如血把双魂叫醒,被干的一定是她。

离开小村他就马力全开了,不再去管后面。

而村子里的女人们都在窗口看着杨牧消失。

她们都觉得经历的事情很神奇,如此危机的状况,她们整整担心了一夜,聚在一起后这人在她们各自身边说了“我爱你”,然后危机就解除了?这时巧合吗?

最奇妙的是,这男人好像知道这一切会过去,所以他大咧咧的扬长而去。

村子里还到处是鲜血和尸体,却再无危险了,让这一切看上去不像是巧合,放入那月如血的消失,与这个叫做杨牧的男人有关。

杨牧的所作所为真是让人印象深刻,女人们相互打探,知道了杨牧的名字,她们必将会以女性的视角去评价杨牧,然后把他的名声在狂澜学院里传播出去,而每个女人的视角一定也是不同的,有些人认为他浪漫,有些人认为他流氓,也有人认为他是有精神病。

这时黑人卡南也醒了,迷迷糊糊好半天才彻底清醒过来。

“玛德!那小子是谁?叫什么名字,竟然偷袭我!老子要弄死他!”

卡南不断的咆哮着,冯月快速躲去了村口,她焦急的四处去看,不知道杨牧去了什么地方。

忽然就感觉没有了保护者,让冯月不知所措。

幸好不久之后王铁他们出来了,决定不再继续南下,而是去北地寻找机会收集原石,完成试炼任务。

至于杨牧去了哪里,王铁和队伍中的两个男人是不会关心的,只有女人们才对她放不下。

不是说杨牧的气质已经把她们征服,只是在琢磨这小子,到底是有病还是有病呢?

......

北方战场已经严阵以待,两百万联军布置在很大的区域上,声势浩大。

附近修建了各类机场,天上不时有各种战机飞过。

目前还没发现丧尸鸟,因为丧尸大潮里的尸王,他的吼叫声也把丧尸鸟带了过去,与丧尸大潮融为一体,不单单有丧尸鸟,还有很多丧尸类动物,这无疑让丧尸大潮变得更加危险。

两百万联军中,其实正规军不过五十万,另外的一百五十万成分非常复杂。

比如北地七大势力派遣了两万战斗人员;比如草原上新起的马寇,派遣了五千人;比如从欧洲那边过来的联军,也派遣了两军人;比如从俄国境内派遣的坦克部队,足足来了七万......

在政府的运作下,这次与丧尸大潮的对战,就是一次大决战!

末日不能继续下去,时间拖得越久,人类将越被动。

所以这边拥有的并不单单是两百万的大军,也集中了大批量的各类轻重武器。

据说,目前搭建的火炮阵地就已经有七十六个,除了国内的储备,从欧洲,从俄国也运来了很多武器系统。

如果把这波大尸潮消灭,那最少证明人类是有希望有能力对付末日之灾的,如果这次大战失败,政府已经留了后手,将在高原上建立一个防御阵地,然后收缩兵力,保留人类最后的希望。

所以说这是一场倾尽举国之力的大战,也是末日后全人类能够组织起来的最强规格的一次大战。

在欧洲,在美洲,在非洲,没有任何力量能够组织这种规模的战争,他们的政府已经无力操控军队了。

而其实这场战斗并不单单只有两百万人参加,西南,西北,正南,东南方向上,即将聚集过来的人类军队力量还有差不多一百五十万人,这是统计之中的。

还有很多人会在路上加入这只队伍,大概在一两个月后,这个防御阵地上会有足足四百万的军事武装人员!

他们没有去对丧尸大潮形成包围之势,目前的作战目标很明确,修建阵地,依附于北方山区进行掩护,背靠俄国广阔的平原地带以及山林作为纵横,要与丧尸大潮打一场退守战。

所谓退守就是边打边退,直到消灭所有的丧尸。

没办法,没有任何工事能够防御住如同海洋一般的大尸潮,只能如此去蚕食。

当然了,最初一战还是要硬抗的,直到扛不住了才能后退,否则这阵地修的就毫无意义。

杨牧在进入第五号战区的时候听说了这些消息,也为之震撼。

而在行走了一天之后,杨牧的震撼感没有减弱,反而加剧。

总说末日人心多么的崩溃,总说末日里有多少多少的坏人,原来真实的末日,这些根本就不是全部。

......

“老李,你媳妇现在去哪了?”

“我把她交给我大学同学了。”

“艹,你还真让他带走了?”

“嗯,我儿子,我媳妇,都交给他了,让他们去俄国那边,那里地广人稀,反正他们才是真爱,我媳妇跟我过了这么多年,我觉得值了。”

“老李,我都搞不清楚了,到底应该佩服你,还是说你沙比啊!”

“嘿嘿,说我沙比吧,我本来也挺塔玛傻得!末日前我媳妇就要跟我离婚,我也可以不离!可有意思吗?她总是忘不了她的初恋,就是我们共同的同学曹伟,现在都塔玛的末日了,我怎么就不能成全她?老子这次杀丧尸,如果能杀光,那老子的媳妇跟他真心爱着的人是不是也能过过安生日子!值了,老子觉得值!老子为了媳妇做沙比,值了!”

他说到最后,已经有了哭腔。

就在这时,一双纤细的胳膊抱住了老李,让老李身体一下木然。

“老公!”

“老婆?你不是走了吗?”

“是走了,可是走出去几百里,我发现我已经不爱曹伟了,过去的爱只是年轻时候的幻想,婚后的爱是我的自以为是!直到和你分开,我才知道爱得是你!老公,结婚十年,你让我有了说不出的幸福感,我知道这辈子再也不会遇到任何一个男人,能够比你对我好!老公我错了,我回来了,你还要我吗?”

“儿子呢!咱儿子呢!"

“爸爸!”

一个小孩从另一个男人身边跑出来,一直扑进老李的怀里。

老李抱住他,痛哭出声。

“爸爸!我要跟你一起杀丧尸!”

“好!老子的儿子就是有骨气!你们是怎么回来的?”

老李说话的时候,看着不远处站立的男人,那就是曹伟。

曹伟面带微笑,对着老李竖起了大拇指,然后道:

“老婆还给你了,准确来说我从未得到,我们离开这段时间,我连她的手都没碰过,她认清了现实,知道已经不爱我!也让我认清了现实,知道爱不是全部!你们一家人离开吧,我留下来,我孤身一人无牵无挂,这场仗我干了!老同学,后会无期!”

曹伟说完,转身离去,融入人海。

那一边,老李一家三口抱在一起,痛哭流涕。

哭了一会老李对老婆道:

“你还是带儿子走吧,我已经走不了了,第五区第六号阵地已建立很久,我当兵了,天天都跟战友训练,我们发过誓的,每个人要杀一百个丧尸,不杀光,不回头!”

“不!老公,我和儿子也参军!我们也和你一起杀丧尸!如果你愿意原谅我,就给我一次机会,让我跟你一起死好嘛?”

那女人泣不成声,最后一家人又抱在一起哭!

杨牧从他们身边走过,面无表情,只是内心荡漾。

这并不是他看到的第一个故事,也绝非是最有一个。

这个战场与他想象的完全不同,人们无论是为了什么来到这里,最后都被身边的环境感染。

只能说思想教育工作做得好,让人们凝聚起了一股抗战精神!

他们都是普通人,而他们在这里变得并不普通。

他们用一种想要做救世主的心念劝慰说服着自己,这让他们有了无限的勇气,有了山一样高大的人格。

杨牧走在这里忽然觉得自己很渺小,当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在阵地上熟练擦枪的时候,杨牧甚至有些无地自容了。

他抬眼看看四周,这里犹如一个科幻世界,到处的战壕,到处的堡垒,到处的岗楼,到处是车道,也到处堆积着武器与食物。

据说这些食物都是从全国各地运送过来的,当人们决定要去打这样一场仗之后,运输队就已经开始组建并开始工作了。

迄今为止,各类运输机,运输飞艇一共损失了两百六十驾,为了运送物资牺牲的人员高达两千三百二十三人!

这绝不是一场随便随便酝酿的战争!

杨牧经历过之前的裁决之战,甚至加入过一个杂牌军部队,如果与那时候的战役气氛相比,这边的状态真是太高端了!

跳下壕沟,杨牧到了擦枪小姑娘身边,微笑着道:

“嗨,会用吗?”

小姑娘微微皱眉,侧头看了杨牧一眼,道:

“训练两个月,还没杀过人,打靶很准,所以我能在这里。”

“你太小了吧?”

“我的爸爸妈妈们都不小,他们还都是军人,枪法也都比我准!可他们在第一次对大尸潮的歼灭战役中全牺牲了,我现在十四岁,已经是我家活人里最大的一个,你觉得我小吗?”

小姑娘神色很坚决,说到最后咬紧了嘴唇。

杨牧看着她愣住,无言以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