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一章 今天很开心

小说: 末世小馆 作者: 秦善官 更新时间:2018-11-09 12:22:21 字数:5094 阅读进度:1005/1020

<>术士大爷懒洋洋的咕哝,语气相当不满,

“你们叛党都是拍小广告出身么,口号喊的一个比一个响亮。雅文言情.cc”

安祖自认是个仁慈的人,所以根本懒得回应。

在他看来这不过是落网之鱼的垂死挣扎,让术士占点口头便宜也没什么不好,最起码可以死得心情愉悦一些。

在安祖的精神力庇佑之下,岩壁上方数以千计的小型巢穴里的生物蠢蠢欲动,一只只形态不同的活尸、血尸从中钻出,巢穴所处的位置越靠近地下空间的顶部,其中的活尸等阶越高。

值得注意的是,最靠近顶部的五个巢穴有三个“孵化”成功,分别是一只血尸、一只等阶为五阶高级的碎牙憎恶以及一只四肢着地尾如长枪的怪异活尸。

与其说它是一只活尸,不如说它更类似于某种野兽般的形态。

成千上万的高阶活尸、血尸爬出巢穴,密密麻麻的挂在岩壁上嘶吼咆哮,场景分外瘆人。

术士作为某些方面的顶尖大拿,仅是淡淡的扫了一眼就看出这些活尸分明还不到“出生”的火候,只是被安祖强制激发潜能缩短了孵化进程,无论有没有战斗,它们也会在之后几个小时内爆成一团烂肉——威力相当不俗的爆炸。

~ ̄▽ ̄~

“挺舍得下血本的嘛?”

看看人家的大场面大制作,再想想自己东拼西凑至今没有修补完成的坐骑君,术士突然有点闹心。

本术士错了,本术士不该说叛党穷的...

怒气条说满就满,术士大爷一指头顶,

“@!#%......”

他发出仿佛某种古老又邪恶的兽类低语呢喃般的声音,每说完一个字就有一个暗金色的字符从虚空中显化出来,渐次点亮。

柳人隽登时一呆,

“安...安祖...”

安祖的阴影在柳人隽背后凝聚完成,与柳人隽背靠着背。

“装腔作势...徒劳而已!”

结果术士大爷挠挠头,

“这特么就尴尬了,本术士做错了什么,我只是想静静的装个逼而已啊...”

恨铁不成钢的对安祖和柳人隽道,

“可见学好一门外语是多么的重要,这么带感的虚空恶魔语,光是发音就特别高大上的语种,你们居然不懂?”

“(︶︿︶)=╭n╮”

术士叹了口气,挥手“抹”掉虚空中显化而来的暗金符文,

“呐,翻译版本的我也有!听着——

“动动手指,暗影和烈焰会吞没一切胆敢阻拦你的蠢货~”

柳人隽一个没忍住当时就笑场了好么:怪不得您的咒语本体是正常人谁也听不懂的虚空恶魔语!

“毁灭:扭曲虚空。”

术士张开双手,仿佛时刻准备吞噬一切的绿色邪能之火在他的怀抱中冲天而起。

“轰~”

地下空间中猛然有无法计数的银白色虚幻脉络从虚无中现出影像,就像是活物一样蠕动、变幻着位置,以安祖的精神力,仅仅是看了两个眨眼的时间,灵魂体竟然有着崩碎的趋势。

绿色的邪能之火并没有能触碰到这些脉络,仅仅闪烁了一会便消散掉了,没有半点动静。.cc雅文吧

安祖惊魂未定剧烈的喘息着,刚刚术士出手的那一瞬间,他都有当场逃走的冲动了,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术士呵呵一笑,

“唔,防止你们开传送门跑路的一点小手段而已,学名叫做‘毁灭:虚空扭曲’,是不是很有气势?可我喜欢叫它‘一个都跑不了’...很可惜,如你所见,术法失败了。”

“看来要换一种方式”术士念叨着,“海青石...还真是有意思的玩意啊...”

柳人隽都疯了——明明是我们抓住了你啊喂,结果你到现在还想着怎么把我们留下来而不是逃跑??

他抬头看了看挂满岩壁蠢蠢欲动的活尸血尸。

你真把咱家库存当成背景板了还是怎么着!这个家伙到底有没有脑子啊?

emmmm...

不过实话实说,从物理上来讲术士好像还真的没有脑子这种零部件...

血尸活尸们终于不再试探,疯狂的咆哮着冲岩壁上跳下,铺天盖地的压向术士。

真是的“压”,密密麻麻的身影连在一起,仿佛一个整体。

“啪~”

术士随手一拍,将那只体型最庞大的五阶高级碎牙憎恶抽得凌空转成了陀螺,轰隆一声糊在岩壁上。

柳人隽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

“这这这...什么情况??”

术士大爷万分怀念的搓搓手,一脸回味无穷,

“催熟的品相果然还是不行,这手感,比之前兽潮时候那头倔驴差太多了。”

活尸群汹涌而至,一水儿的三阶往上数。

三阶是基础,四阶是主力,五阶是先锋。

别说封闭的地下空间,就是在荒野上遇见这种场面一般进化者连逃命的可能性都不大。

然而术士却虎入羊群一般,生生在小型尸潮中撕开了一条大口子,所过之处血肉横飞骨肉崩离。

柳人隽情不自禁的后退,当时就怂了。

这他娘的还怎么打?对方飞龙骑脸怎么打?

谁能想到口口声声的术士血脉比他娘纯粹的物理还讲道理...

柳人隽头疼欲裂,

“不对不对,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我们的消息渠道从来没有提到过这样重要的情报...安祖...”

安祖正被术士即使没有刻意释放但仍然澎湃得一塌糊涂的精神潮汐冲击的焦头烂额,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如果稍有分心,安祖敢保证这些活尸宝贝加上柳人隽在内,分分钟就会被精神风暴变成植物人。

术士大爷沐浴在尸血之中,干脆将上半身的斗篷褪下两只袖子环着腰打了个活结,露出一身灰雾刻意模拟的比例完美的彪悍腱子肉。

“嗨呀,又到了我最喜欢的时间,那么本术士就不客气了——极效石肤术!极效耐力!极效英勇!极效暴击!极效破魔!极效荆棘光环!极效恐惧术!生命汲取术!死亡缠绕光环!生命分流-全效力量!痛苦无常!混乱!牛之耐力!鹰之视野!熊之力量!豹之敏捷!极效-灾祸光环!!”

几乎同一时间,耀眼的光芒在术士身上纷乱的炸开,视觉效果爆棚。

毫无准备的柳人隽以及个别活尸的眼睛红红的,一眨眼眼泪就哗哗的流,那感觉简直就像是在土豆窖那么丁点儿大的空间里点燃一场礼花秀般的安逸巴适呢~

术士大爷整个人膨胀到九米多高,身躯上流连着各色炫目buff、脚踏数十道妖冶的光环,劈啪作响的闪电在头顶巨角和布满锈迹斑斑符文的粗大金属腰带之间来回穿梭。

巨角间熊熊邪能之火燃烧形成滚滚烟龙,呛人的硫磺味充斥着洞穴——眼前这个家伙宛如刚从地狱裂缝中爬出的恶魔。

柳人隽目瞪口呆,一肚子话到嘴边就只剩俩字了,

“卧......槽......”

根本没有智慧的活尸血尸们动作都卡壳了那么一两秒,混沌一片的眼珠子里居然闪烁着恐惧。

这还不算完,术士大爷的手在裤裆部位三抓两挠,不知怎的就抽出了一根超级巨大*13的狞恶狼牙棒——狼牙棒棒身上显现出一串串仿佛由鲜血雕刻的诡异符文,猩红的光芒闪烁间让狼牙棒上每一个都比柳人隽整个人还大的尖齿有种烧红烙铁般的感觉。

安祖:“......”

柳人隽:“......”

╯‵□′╯︵┻━┻

闹呢吧,讲道理你特么现在随便拖出来一个观众问他谁更像反派试试?

术士大爷轻飘飘的吐出两个字,

“奴役。”

由最高处巢穴孵化出的高阶血尸、暴力如林愁手持方便铲都没办法轻易搞定的血条怪登时被邪能之火烧得只剩下惨白的骨架,然后邪能之火渐渐熄灭,聚拢在骷髅眼窝中,跳动着。

这只血尸,从现在开始就已经是术士的小弟了。

术士打了个响指,

“献祭!生命分流-力量汲取-全效加持!”

小弟,卒。

“哈哈,这样才爽快啊~”

轰!轰!轰!

三米多粗十五米多长的狼牙棒在相对封闭的空间里有多大威能?

术士很快就给出了答案:

原本还挤挤挨挨的活尸顷刻间只剩下三分之二,那三分之一全变成了黏糊糊的膏状物涂满了地面和墙壁。

阴影人安祖死死的盯着术士,声音开始颤抖,

“不可能的...不会的...都是假的...精神幻想...你明明...”

他遭受了巨大的惊吓。

反倒是柳人隽还好些,至少没有失态。

嗯,实际上比起安祖柳人隽的人生经历可以说是丰富许多。

至少他曾经正面体会过术士大爷的恐怖,还是两次。

安祖哆哆嗦嗦嘀嘀咕咕个不停,

“不可能的...”

“海青石的效果呢?”

“怎会如此?怎会如此?!”

“你怎么做到的...”

安祖几乎崩溃了。

术士属于那种几百年没朋友寂寞惯了的性格——

emmm,也是,跟他老人家说一句话倒霉三天不带让人歇口气儿的,能不寂寞么。

术士大爷一听阴影老安有疑问还了得?那必须得再唠几块钱儿的!

唠嗑嘛,自然得讲究个氛围。

狼牙大棒虎虎生风,以不可思议的敏捷贴着柳人隽的背后砸在地上。

柳人隽被狼牙棒带起的劲风吹飞出去的时候仿佛听到了一声很粘稠很短暂的“pia唧”,随后就是眼前一黑,疼痛感铺天盖地来袭。

等他再回头看的时候,发现术士正将被超级巨大*13狼牙棒怼成一坨的阴影人安祖抻长、抻成片儿状,然后在狼牙棒上来来回回的缠了好几圈儿。

这又是一种什么骚操作??

“滋滋...”

安祖的躯体与狼牙棒接触的部分就像是遇上了克星,被腐蚀的不停冒出黑烟。

伴随着安祖的惨嚎,术士终于用安祖的躯体完成了对超级巨大*13狼牙棒的全方位立体式无死角覆盖。

术士将狼牙棒立在地上,头顶上的灰雾幻化出心满意足的︿ ̄︶ ̄︿表情,老开心了。

“那么,关于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种情况的原因,本术士就不得不从宇宙之初开始讲起了,这可是一个很长很长很长的故事了!”

“......”

“咦,你的表情不太对,哦,好吧,那就从术士这种血脉开始讲吧。”

“......”

三十分钟后,被狼牙大棒“滋润”得已经薄到近乎透明的安祖声音宛如杜鹃啼血,

“啊...嘶...杀...杀了我...你杀了我吧...”

术士兴致高昂口沫横飞道,

“哎呀,果然学无止境啊,你们叛党对精神力+灵魂半实体化这一块的思路也算是另辟蹊径了,很值得探究的课题啊,甚至对我的坐骑计算公式推演都很有帮助呢,老铁,给你疯狂打电话哦~”

柳人隽半蹲在某个墙角,一动不敢动。

自他出道以来这还是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是绝望,他甚至连反抗的念头都提不起来。

说起来可笑,和他保持同样动作、同样老老实实蹲墙角的还有硕果仅存的三分之一活尸。

十五米高的闪光狼牙棒杵在地下空间的中心,柳人隽家的老祖宗合理充当狼牙棒镀膜打蜡的材料,外围岩壁边缘一个挨一个抱头蹲了一整圈儿的活尸,而术士大爷在灯光特效十足的狼牙棒下盘腿大坐口沫横飞的宣讲着自己的理论。

总之,整个场面诡异的一塌糊涂:

术士大爷讲得越发起劲——多少年了啊,有多少年没有和这么多人同时聊天了啊,暖暖哒~

虽然时不时会有一只活尸迅速膨胀成球然后爆炸顺带将周围离得最近的几只小伙伴一同炸死,但这并不影响术士大爷的心态。

你看活尸们听的多认真啊,在被炸飞前的最后一秒都一动不动的听课呢。

安祖:“杀了我...让我死吧...让我死...”

说也奇怪,明明构成安祖身体的“阴影”成分已经被狼牙棒折损的差不多了,安祖反倒越发生龙活虎,连惨叫都比刚开始的时候底气足了许多。

活尸自爆的间隔越来越短,刚开始每隔几分钟才有一只活尸爆掉,这会爆炸声已经连成串了。

术士依依不舍的叹着气——观众都已经开始离席,这场很成功的座谈会终于还是到了要落幕的时候。

Ps:书友们,我是秦善官,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