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言 第三十八章  忙时无碍闲时愁

小说: 农家药女也修仙 作者: 藿香竹 更新时间:2015-02-09 12:39:44 字数:4789 阅读进度:38/389

娘俩吃过早饭便没什么事儿了!云娘到院子里把晾的菜翻了个个。

菲儿呢?则在后院继续着炒茶的任务。一会儿的功夫便就端正簸箕晾到架子上,还顺手拈了点泡水尝尝看这两次炒的怎么样!“还不错!能炒成这样我也挺厉害了!”什么时候自己的动手能力这么强了?

忙完了这事,菲儿就看到了摆在院子里的白菜萝卜,忽然间想到了一个问题。

“娘!咱家这么多菜要放哪啊?”

已经给菜‘翻完身’的云娘也已经到了屋子里。“放哪?就放在厨房里啊!”不是一直都放在那吗?

“就放厨房?那不会坏吗?”忽冷忽热连人都受不了更何况是菜了!

“倒是会烂点儿!也没什么事啊!”如实的回答。

“那娘没想过要换个地方放?”有地窖就好多了!

“换个地方?放哪?屋里还是外面?”这孩子不会是发懵了吧?

“放地窖里啊!书上提到的!”赶紧找了个借口。“书上说,有的地方就是把菜放到地窖里,这样就可以保持菜的新鲜。”

“是吗?那地窖是什么?”还真没听说过。

“就是在地上挖个大坑,然后再盖上东西。”菲儿只是按印象中的说了个大概。

“什么?还得挖大坑?”云娘一听就觉得不靠谱“还是算了吧!”

菲儿见云娘没有要挖的意思,便也就没再说什么。

于是便起身到了后院,看着在后院堆的柴火,就想起自己很早之前就想要去砍柴的。于是拿起家里的那个烂菜刀就出门了。

本来柯南是要跟着的,但因为它实在是太小了,自己领着他的话也许还得抱着它回来,于是便把它扔在了家。

秋天的山上,万物都换上了新的衣服,或黄,或红。

菲儿顺着山路一直往里赚不一会儿就看到了上次的那棵花椒树,就连这棵花椒树都变了样子,红红的,很是可爱。菲儿环顾四周,没有发现其他的人,便闪进了空间拿出个篮子开始了就在刚才来的路上才决定的任务——摘花椒。因为实在是太多了所以一篮子没装下,于是菲儿便提着篮子又闪进空间,倒在早就备着的筐,然后又拎着篮子闪了出来开始摘,如此几次才把树上的花椒都摘完。

既然花椒都摘完了,就开始了另一样工作——砍柴!

虽然力气不小,但人小啊!所以菲儿只是挑那些长得矮的,枝条不是很粗的,或是树木分出的矮叉,后又把这些砍下的树枝整理成跟自己身高差不多长度并用藤条捆起来放在那。

因为现在这个时节砍柴的人很少,不一会儿的功夫菲儿就砍了很多放在那里。菲儿之所以敢一次弄这么多就是因为自己有一个便捷的作弊工具——空间。

菲儿将捆好的柴火,一次一次的挪到空间里,复又拿出个装着花椒的背篓背在背后。总不能出来这么长时间什么也没拿家去吧!这样会让人怀疑的。

因为现在是农闲时节,所以在门口、屋后各个地方都有着不少的人在拉家常!当然其中免不了的就有对菲儿指指点点的人,而菲儿呢?自然是知道村里的妇女在讨论自己,但却一点也没放在心上,就是连一丝的想法都没有在脑海里残留“前世就是因为太在乎别人的眼光才会活的那么抑郁,今生只想随心所欲,干自己想干的!”

菲儿回到家,直接就到了厨房,准备找个竹筛准备晾花椒,结果发现家里的竹筛都在用,于是便又回到屋里拿出两个竹节,把早上晾的茶叶装了进去,然后又把花椒撒在了里面。

菲儿到了后院本来是想把柴火从空间里拿出来的,可是总能不时的看到有人影在不远处,于是菲儿便决定等明天早上再把柴火挪出来。

将这些事儿弄完的菲儿又没事儿可做了,于是便拿了个小板凳坐在了后院的菜园子边上,看着菜园子里还没收的正在打种的菜,两眼发直。

怀里抱着柯南,嘴还不听的念叨着“柯南,现在没事儿干了!”停了一小会儿又接着说“我不会是劳碌命吧!怎么突然闲着了就不习惯了呢?”

被摸得舒服的柯南,四角朝天,伸着小脖子,闭着眼睛,一点回应菲儿的意思都没有。

这就是菲儿低下头是看到的情景,于是不由自主的菲儿就加重了手上的力气。

立马,柯南那圆溜溜的,乌黑的小狗眼就睁开看着菲儿。

一边揪着柯南的毛,一边拽着柯南的小短腿“叫你没反应!还挺舒服的!啊!”没对狗谈话还要狗理,不得不说菲儿还真不是一般的有毛病。

被吓到的柯南只有拼命的要挣脱“女魔头”的手心,嘴里不是的发出“呜呜”的声音。

菲儿见柯南那么挣扎便也就饶了它,只见刚把它放在地上就跑得没影了!“跑得倒快!今天晚上没你的饭!”

又在那发呆的菲儿突然想到要去竹林里挖腐土,便就背着背篓出发了,来回四五趟都没觉得累!“不会是因为练功练得吧?以前怎么没感觉?现在怎么有点精力过剩的感觉!”不明所以的菲儿也就是这么想了一下。

“算了,不背了!去给连翘送茶叶!”想到这儿便到井边洗了个手,回屋拿起上次炒的,又把今天新炒的茶叶倒了一部分在里面,这样基本上就已经满了!

拿好东西,菲儿便向连翘家走去。

“连翘,你在家吗?”院子里没人!

“在屋呢!你进来吧!”这次连翘居然应答了!

菲儿直接就到了里屋,因为连翘一定又在屋里看书“你还在看书啊!还是那几本?没换?你要看几遍?”一连串的问话,丝毫没动摇一点连翘的情绪。

“你来干嘛啊?”不答反问。

“呀!耽误你看书了?你都看多少遍了!还看?”不答还问。“行了!行了!不说你了!我是来给你送点东西的!”

“又是你试做的点心?我不爱吃!”还挺直接的。

“不爱吃?为什么?”自己倒是感觉挺好的啊!

“太甜了!太甜的东西我都不爱吃!不过我爹倒是挺爱吃的!”至少没浪费。

“那好吧!下次做的时候就给你少放点糖!”应群众的要求“哎呀,你跟我打岔!今天不是来送点心的,是茶叶。”

“茶?不会是外面卖的那种吧?那就不用给我了,我不爱吃!”那乱糟糟的东西,也不知道怎么又那么多的人喜欢。

“不是!是我自己做的,跟外面杂货铺里卖的不是一种东西!”真是浪费我一翻好心“你去烧壶水去!非要给你试试不可!”

连翘就在菲儿的再三吼叫中去把开水烧了踢过来。菲儿拿过一个喝水的壶,捻了些茶叶放到里面,然后就让连翘把水倒入其中。顿时,一股淡淡的清香就铺面而来。

“啊!真的跟卖得不一样啊!”说着也不用菲儿劝,便直接拿起来个自己倒了一杯,闻了闻味道,放在嘴边轻轻的喝了一口,清香立即充满整个口腔。

放下杯子,一点都不会不好意思的说:“看在味道还不错的份上,我就收下了!”

“是啊!劳您老人家抬举了!”笑着说完便怒嗔着说“你就不会说点好听的,顺着心说就不行?”

连翘根本就不理会菲儿,直接拿过竹节,打开盖子“就这些?”

“这些你还嫌少啊!没看都满了!”真是贪心。

“你不会是为了少装就选了个小竹节吧?”再三的猜测。

“我是那种人吗?这都快有半斤了(八两)!还嫌少!我自己留的都没你多!”居然敢嫌少。

“啊!比你多啊!那就算了吧!”

“你也太贪心了吧!”是不是自己给错人了?以后不会赖上自己吧?

“哪是贪心啊!我这叫识货!你要是还送那点心,我就不会要!”还在不停的嘴硬。

“行了!我知道了!不过我得提醒你,这个东西你少喝点!喝多了睡不着!”连翘什么样自己还能不知道了!

“还有提神的效果?”这么好?

“你爱信不信吧!”说完站起身就准备走“那些能喝好长时间呢!别太快喝完,到春天之前没有了!(注:作者一个月差不多能喝2两茶)”

临出门前还不忘说一句“我走了,你继续看书吧!别喝太多!”就是你非要多喝我也没办法啊!

连翘如同往日一样没有出来送菲儿。

菲儿到家时,天好早。因为现在是农闲时节而且每天早上菲儿都会练完功才回来,等到家的时候基本上就快到巳时了,所以云娘便跟菲儿商量把原来的一天三顿饭改为一天两顿,所以回到家也没有饭可以做。

回到家的菲儿再次感到无事可做的无聊。菲儿只好先在院子里翻晾昨天晒的萝卜,然后便回到屋里。

看见自己的娘还在绣花“唉!想不服都不行!这定力!自从收完豆子就在干这事儿了!”

“娘!你在给自己做衣服吗?”怎么一直在绣花!

“没!这是上次到镇上的时候接的绣活!”反正也是闲着。

“娘!你怎么没跟我说呢!”家里又不却钱,干嘛还要弄这个“要绣多少?”

“不多,就是先绣着,绣完就要!我想我也绣不够数。”就是手绢,那有够的!

“娘!这次绣完就别绣了,才能赚几个钱儿,还不如给你自己做件衣服呢!”被骗了,还以为自己的娘是在给自己绣衣服呢!“绣花可是容易把眼睛绣坏!咱家现在又不缺这个钱!别绣了!”

“好!娘的菲儿心疼娘,那娘绣完这些就不绣了!”虽然菲儿的口气很生硬,但却很温馨。

“娘说话一定要算话!”这回可得看住了,难得自己这世遇到一个爱自己的娘“娘!你赶在年前给自己做件衣服吧!”

“好!娘一定做!”此时眼睛里已经含着泪花。

菲儿见云娘的那份要哭不哭的表情便直接的转移话题“娘,咱家有冬天挂的门帘吗?挡风用的?”

“没有啊?”怎么又是个不知道的东西?

“没有?”是啊!连棉衣都没有,又哪来的门帘啊!“没有就没有吧!”

终于菲儿找到了可以做的事儿——做个门帘以备冬天的时候用。

于是,菲儿就倒腾出她的那些碎布头。看着自己已经分成一份份的各色布头“该弄成什么样的呢?要图案吗?用什么图案?不行,自己的绘画水平有点差!用字?什么字?福?寿?安?泰?还是就胡乱的拼?……”反复思考着各种可能性“就‘福’这个字了!”既然已经想好的要做的样式,便起身到门口量了下宽度,又回到里屋在纸上写个大大的‘福’,并记下量好的尺寸进行计算,最终便决定了拼花不得大小和门上‘福’字的大小。

计算完成后就剩下剪裁缝合布头了,因为并不需要什么技术,所以进行的还是相当的快,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把‘福’字的‘礻’字边缝完了,为了保持字的完整性,菲儿就准备先把连着‘礻’字边左半部分完成。

这边菲儿在做着门帘,那边云娘就起身准备去做饭了。此时菲儿才想起来要去做晚饭了,于是便跟着云娘一起去了厨房。

娘俩热热闹闹的吃过这顿饭后,便又开始了各自未完成的‘事业’。

就在天将黑之时,春杏来了,菲儿将春杏让进屋里坐下。

“菲儿!还给你!我可没忘啊!”春杏还是那副没心没肺的样子。

接过春杏递过来的模具“帮我找我三舅舅了?”

“找了,还把你让我说的话也说了,一句也没落下!”春杏还颇有些自得。

“那真是谢谢你了!”说完就拿出点心招待春杏“我三舅舅说什么了吗?”

“他说一定给你赶紧做,让你过几天有空了就去取!”吃了口点心又喝了口茶。“菲儿,你这点心配茶,真好吃!”

“那你就多吃点!”既然正事儿完了,就该打听八卦了“你今天去没吃饱啊?”

“还可以吧!就吃了个半饱,你还不知道我二婶那人吧!那叫一个扣啊!就差直接把盘子端她屋了!”

“哇!这样的事儿她也能干出来?”说才是真的吧!“你娘去那得什么东西她没说什么闲话?”

“她能说什么?我娘准备那东西比谁都丰厚!我娘还特意去扯的布,还买的肉,又把你给的熏鱼和茶叶都给拿去了,他们都没见过还敢说少?”说着话还不忘吃东西“我娘还直接说那鱼可是要值好几百文钱的!”

“没说是我家的吧!”要是说了可就完了。

“没说!我娘说怕给你惹麻烦!”吃的也差不多了“行了,也没什么,我先走了!”

“你等等,我再给你包些点心!”反正也就是剩了几块“我约莫你弟弟妹妹也没吃饱!”说话间就把东西给了春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