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阵法内新掀波澜

小说: 农家药女也修仙 作者: 藿香竹 更新时间:2015-02-09 12:39:50 字数:3219 阅读进度:92/389

在这个院子里过了几天,菲儿一直就是没事就做些东西给自己吃。

同时也是因为上次的‘送礼’的事,现在菲儿这儿几乎都便成了几人聚会的地方,当然,是在闻到有香味的时候就自动自觉的直接就过来‘开会’,根本就不用菲儿叫。

也因为这个原因,菲儿所储存的兽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的不见了,为此菲儿还一度很担心不够吃怎么办?还好,因为时间到了。

菲儿跟着四人又回到了山上。

看到眼前再熟悉不过的景色,菲儿知道,自己的猜测居然是真的。只是,自己怎么不知道这儿后面还有个山洞?

菲儿吃惊中带有一点点的疑惑。

只是就这么一下还是被‘狡猾’的白云轩看到了。

对于这个疑问,菲儿直接就问了出来“诸位兄长,你们知道里面是什么样子的吗?”

看着菲儿吃惊的表情,剩下的三人还以为菲儿是被眼前的人群吓到的“不太清楚,只知道阵法里的幻阵和杀阵很厉害,还有就是上次跟你说的那些,其他的也就不知道了!”

菲儿还想再问的时候,就听到有说话的声音传了过来:各门各派的弟子们,前面就是这处修炼之地,虽然你们会从中获得不少的东西,但是如果不小心点儿的话却会丧命在里面,所以你们要注意合作,最好是五七八个人在一起…

菲儿听着这个人那比老太太裹脚布还成的词,不由得直起鸡皮疙瘩,但是又不能不听。

还好,那人在说完了注意事项后便直接宣布可以了。

只见那如蚂蚁般多的人就这个直接拥了过去。

菲儿连同那四个人,就站在人群的后面,根本就没动,主要还是因为前面的人太多。

菲儿一直犹豫着是否要领着众人到那件茅草屋,只是因为这里面有侯炳仁,菲儿对他不是很放心。

白云轩早就发现了菲儿那微妙的不正常,可是又看出那三个人根本就没发现菲儿的异样。于是便直接就问出了心中的疑问“上官,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要说?”

菲儿惊讶地看着白云轩,心里念叨着:这个人太精明了,一点点的异样都会被他发现。于是便笑了笑对着四人说:“几位兄长难到就不怀疑小弟为什么直到相见的那天我才赶到镇上吗?”

几人相互看了一眼,便又把眼神定到了菲儿的身上。

菲儿还是笑眯眯中带点儿疑惑的说:“因为我误闯到这个阵里了,我也不清楚最后在这里呆了多少天!”这回的疑惑可是菲儿装出来的。

“你进到这个阵里了?”石不易吃惊地看着菲儿。

“所以我刚才才问你们知不知道里面究竟有什么?因为我根本一个妖兽也没遇到!”菲儿想了想还是决定把看到的说了出来“里面就有个茅草屋。”

“怎么会这样?那你看到山洞了吗?”还是白云轩细心。

“就是因为没看到,所以我才以为你们说的那个地方不是这里才跟来的,没想到居然真的是这里。”菲儿的话是真的,就连疑惑的表情都是真的,因为自己真的没看到什么山洞。

四人听了菲儿的话,便开始嘀咕起来,最后一致决定跟着菲儿去她说的那个地方看看。

他们的这个反应正附和菲儿的猜测。

于是菲儿便领着他们往那处生门走去。

这一路上,几人都知道这是一个阵法,但是却又真的如菲儿所说,真的一只妖兽也没有,最后七拐八拐的就到了那间小茅屋前。

“就是这里!我没骗你们吧!”说着还指着前面的小茅屋“还好我带着跟师兄学习阵法的东西,要不还真不知道要被困在爱阵里多长时间。”顺便好表示了下自己的无奈。

几人从这个阵法里跟着菲儿走出了,自然也看出了这个阵法的不凡,所以看着菲儿的眼神就有些不同了。

毕竟这样的阵法不是谁都能闯过去的,何况当时菲儿还是一个人“没想到你阵法的造诣还挺高的!”终于听到了侯炳仁说的第一句话。

“哪儿是我有阵法造诣!是我师兄直接将他的心得交给了我,我在临出山之前还特意跟我师兄学了一年!”不但表明了原因,还直接说出“这下你们知道我在这个阵法里呆多长时间了吧?一边研究,一边破阵,没累死我!”

菲儿领着众人大了茅草屋里,现在这里面可是什么东西都没有了,就连院子里原来种灵草的地方也是被菲儿收拾的一干二净没留下任何痕迹。

知道众人的怀疑,菲儿直接就说出自己得到了这茅屋里的桌子椅子,最后还说自己缺这个。

本来不想领她们到那个芙蓉仙子的坟的,可是没想到居然被石不易发现了异常。

菲儿听到石不易的话,心中不由得‘突’了一下,但面上却一点表示也没有。

至于其他人三人,听到石不易的话便是直接跟着冲了出去,菲儿也不得已跟了过去。

几个人再站那,看着眼前的阵法,动作异常协调的直接把眼光放到了菲儿身上。

此时,菲儿从里到外散发着一种感觉,那就是既伤心又愤怒:虽然刚才在那个茅草屋的时候几人的怀疑和探试让菲儿还能压制在心底,毕竟面对有可能的珍宝谁能不动心,这点菲儿能够谅解,但是,自己很想将他们当成自己真正的朋友才想以这个事情做为试探,没想到,给自己带来的却是伤心。

一闪而过的心情并未在菲儿的脸上留下任何的痕迹,只是谁的可以感觉到菲儿的那份低沉,菲儿直接站到了那个阵法前,并没有直接破阵,而是看着眼前的阵法,像是要看穿一样:“这个阵法是我布的,就连那里面的灵草都是我种的,是为了表达我的心意,这是我家乡的风俗,毕竟人生在世谁都不容易,特别是被自己的丈夫和徒弟同时背叛,那更是让人无法忍受的。同为女人,我只是感到很悲哀,作为女人的悲哀,作为没有朋友的悲哀,所以我将你们领到这里,就是想看看你们会是什么反应,想看看你们会不会是我真正的朋友,没想到…我终究还是错了!”说完这句话便直接动手将阵法给直接拆除了。

回过身看着几人:我是在这里得到了一些东西,都是些跟阵法里差不多的灵草,我只是把够年份的采走了,嫩的就种在坟前,至于你们信不信,就随你们了!菲儿说完这句话,就直接往外走了,边走嘴里还边说:“在下才初学浅就不给几位兄台添麻烦了,在下告辞了!”

最后飘到众人耳中的话是:人生难得一知己,纵使千金也难求。

几人相互看了一眼,都没说什么,只是表情不太自然,但是却没耽误他们坚持坟前的灵草。

“没想到这里的灵草都还挺珍贵的,要是到年份的就更好了!”可惜让她采走了!这句话侯炳仁没有直接说出来,但是众人前后一联系也就都知道了。

石不易最先反驳侯炳仁的话,几乎是下意识的反应“人家上官是第一个发现这里的,就是不领你来你又能怎么样的?本来就是我们做的不厚道,现在人家上官就连种这些幼苗的地方都给你解开了,你还想怎么样?是你你能做出这样的事吗?怕是会自己偷偷的都留下了吧!”虽然石不易的话中还含有点淡淡的讥讽,但是也说的是事实。

“她这是为了试探我们,你没听她自己说吗?”侯炳仁好不委屈的说着,还嘟囔了一句:这怎么能怪我,本来就是嘛!

“好了!你们先别说了!”苗向东最先出来制止这两个爱斗嘴的人。

“今天的事,谁也不要说出去!虽然是上官为了试探我们,但是毕竟也是我们又些缺失,以后就忘了这件事吧!”白云轩最后来了个总结。

此时就能看出,虽然明面上是苗向东是领头人,但是最核心的却是白云轩,只是直到此时,离开的菲儿都不知道这个白云轩究竟是什么人,是何门派。因为她现在的最新决定就是只拿这几个人做为相视的朋友,至于其他的那是不会再改变了!

四个人将坟前的灵草都‘收拾’的一干二净便出了这个阵法,虽然有些忙乱,但是毕竟是走过一遍,现在还是记得的。

------题外话------

本来没想写这么少的,不过:

一,因为实在是没想好后面怎么写;

二,困的实在是睁不开眼,而且明天早上没时间;

三,我总是会提前写好两章为无法上网的那两天,不过今天是注定没法写够数了。

今天早上看了一眼,发现好像跟自己想的有些不太一样,所以进行了些修改,已经改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