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自在 第一百零八章 旧事重提

小说: 农家药女也修仙 作者: 藿香竹 更新时间:2015-02-09 12:40:27 字数:3086 阅读进度:359/389

“师傅!”看到自己师傅的到来,菲儿毕恭毕敬的行礼,这可是平时很难见到的。

“人都是你杀的?”对于自己这个便宜徒弟的杀心这么重,清风还真是不知道说什么。

“是!弟子一个没忍住就把他们杀了!”说完菲儿才反应过来“没都杀,还有一个活口,是特意留的。”立马就把那个特意留下来的女子让四小只领过来。

清风见菲儿还没有做但绝让事情不好收拾也就算了。毕竟这些人连普通的百姓都下得去手,可见也不是什么善良之辈!而且,杀都杀完了,还有什么的!

其实在清风的心中,普通的没有修为的,比自己修为差的即使是这样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唯一让其觉得不好的也仅是会增加自己徒弟的杀孽而已。

“那你先回去吧!这里的事情你就不要再管了!”清风见人已到跟前便也就想把菲儿打发回去。事情是她发现的,那就不应该参与太多。

“是师傅!”说完菲儿倒是毫不留恋的直接离开,只是这个动作把他人弄得有些奇怪而已。

这么大的功劳就这么扔了?是傻吧?但其实众人还是在心里暗叹:有个好师傅就是好啊!就是现在走了又能怎么样,有人家师傅在这儿呢!要是真查出什么东西来,不还是有人家的一份儿功劳!

其实,众人哪里知道菲儿的心思:在没杀完这些人之前,还没有任何感觉,但没想到一结束看到这满山满谷的尸体,那滋味真是不好受啊!看来自己还真的只是一个人,一个和这个世界有些格格不入的人。

领着四小只走的菲儿也没注意到自己师傅的疑惑的目光:这丫头什么时候又多了只妖兽?好像是只鸟?长得倒挺眼熟的?这丫头也太点儿背了点儿,这事儿也能遇上!可怜啊!都不得安生。

……

还是上清宫的驻地。

“大家怎么看?”对于这次的会面,清曲还是觉得有些心痛的。虽然也算是查出了什么,但死的人还真不少!但也同时让人觉得很愤怒!你说你…怎么可能下得了心做这样的事情?死了多少人啊!

“这儿是那个生还者的证词?”众人也被惊呆了!没想到不但他自己如此,就连他的岳父也是个狠毒的人,连自己的亲孙女都忍心!虎毒还不食子呢!

“嗯!还有我们门派弟子发现的一些东西!”说着又把菲儿后来回来以后整理好的这儿一路的见闻从自己的脑中复制的玉简拿了出来。

众人什么话也没说,就知道轮流看了看

最后还是花剑飞叹息道:“这也算是知道了整个事情的经过了!没想到啊!上千年的基业啊!他怎么就忍心呢?”

就连个外人都替他惋惜。

“人家可不这么想!要是谁也没发现的话,这整个地方不就是他的了!他丹宗的地位不就是超然存在的吗?你得像想这个!”姣海为人正直,所以也不拐弯抹角。

“野心!你也得有实力才行!否则全都白费!”绝仙子从来到这里就一句话也没说。

“他是有野心,要不也不会连自己的前妻,徒弟,师傅也杀。”清风还是决定把自己知道的这儿一点也泄露出一点儿。

“你说什么?”要知道自己跟丹宗的前宗主的女儿芙蓉仙子可是最好的朋友。自己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没有找到她的消息,就连她的唯一的女弟子都消失无踪“究竟是怎么回事?”

“芙蓉仙子早已做古!她的徒弟丹凝也是一样!都是被钟离昌靖所害,而我这儿小徒在一次无意中答应要帮二位前辈报仇!”清风便将自己知道的事情说了一下。也没等绝仙子动问,又道:“这儿是我那小弟子亲口说的,作为离开那里的交换她还答应要帮这报仇,只是…你也知道,我那小弟子当年还是个不足二十的娃娃,修为更是不脯所有…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成功。这次的事情也是她发现的!我是怕你们误会才说的!”最后还是替自己徒弟解释了一下。

“你这儿徒弟…会不会?”花剑飞不得不往另一个方向考虑。

“如果是你的徒弟,你以为他有这么大的能耐去策划一个这样的事情吗?只是为了报仇?还不是自己的仇?同样都是增加杀孽!”不得不说,这一点清风还是很相信自己徒弟的。

“钟离昌靖策划这么长时间,那么大的势力都出现漏子,你还指望一个刚足百岁的小弟子是整个事情的主使?”这话姣海说的倒也没错!“她也要有那么大的靠山才行吧?”说完又问了一句“是那个你的小女徒弟?”

“嗯!年少无知的小丫头,就薯点子多点儿!”话里不难听出对其的喜爱。

“如果是那个小丫头的话,可信度倒是增加了不少!”花剑飞对于菲儿的印象还是不错的,虽然是叽里呱啦的话一大堆,但也解释了为什么一对上那个钟离昌靖就一副不服不忿的样子。

只是,绝仙子此时最关心的还是事情的经过是怎样的?于是,便急慌慌的问道:“事情的经过是如果?”

清风也痛快,知道道:“我那徒弟我已经给你叫来了!你自己问她吧!”

此时还刚迈进门的菲儿也听到这儿句话。

“诸位前辈,晚辈有礼了!”没办法,满屋子都是自己的长辈,要是一个个问候的话,还不累死了!于是就很是省力的,一进门就冲着屋子里的所有人行礼问候。

“做什么鬼样子呢?”清风可是极其了解自己这个徒弟,一看那样子就知道打的什么鬼主意。

“嘿嘿!这里的前辈太多!我怕一个不留神得罪了谁都不好!”菲儿倒是直接,找了个理由就说了出来。

“你是怕这个吗?你是懒吧!连行个礼都懒,你还能干什么?”清风倒是不介意揭自己徒弟的短儿。

“嘿嘿嘿!”不但是菲儿不好意思的乐了起来,就连屋子里的其他人也都笑了起来。

“师傅!您叫弟子来有何事吩咐?”菲儿直到进到这间屋子都还莫名其妙,这么多门派的主事人开会跟我有什么关系?难道是问这次遇到鬼修的事情?

“为师刚才把你当年答应给芙蓉仙子和丹凝报仇一事说了出来,绝前辈还有些事情要问你!”清风虽然觉得这么做好像亏欠了自己的徒弟,当时自己答应不外传的,但是…没想到会发生今天的事情。现在说出来比以后让人知道要好多了。

菲儿其实也没指望这个秘密能一直保存着,但是,被自己师傅这么明明白白的说出来还真的不那么好受,可是一细想就明白了自己师傅的良苦用心。

稍一犹豫便道:“如果各位前辈问我跟丹宗是都有仇?我只能说有仇!而且也就是这件事情结下了的!”说完便将自己当年如何误入阵法又见到丹凝与丹凝说的话都说了出来,事无巨细,当然,除了不该说的关于空间的问题,可是什么都没落,就连自己特意用阵法将他们坟头用阵法布置起来的事情都说了。

“这么说!就是钟离昌靖和他那个叫冷元肖的徒弟合谋将芙蓉和丹凝害死的?”此时的绝仙子还真当不得仙子两字。魔鬼更恰当些。

“如果,当初那位前辈所言非虚的话,那就是!”说着,菲儿还拿出当年顺手拿回来的木牌。“这是当时走出阵法所用的东西!小辈一直留着,想等到有一天能够帮两位前辈报仇再埋回坟前。”

绝仙子接过菲儿手中的木牌,细细的抚摸着,喃喃道:“这是我当年送给凝丫头的元婴期礼物,没想到……”一脸的悲悲切切。

此时的屋子里没有任何的声音,菲儿连大气儿都不敢喘,但是还是多说了几句话,算是给自己辩解:“诸位前辈也知道,小辈的修为实在不是那钟离昌靖的对手,而且也不行利用师门的力量毕竟这儿是我自己答应那位前辈的没道理让师门的人一起跟我树立敌人,可我自己又势单力孤,所有,直到现在小辈也只是在丹宗的外面开了一家专门收集丹宗各种消息的小店,再加上,有一次在外历练中杀了他的两个儿子。本来是不想那么早的,可是…他的儿子还真不是什么好东西!直到现在都没有任何的进展!”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自己想要报仇的话会依靠自己的力量。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加 收藏 看完了发表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