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六章 乱投医

小说: 农门喜事:将军,种田去 作者: 涵初 更新时间:2019-10-09 21:49:23 字数:2123 阅读进度:427/435

二人的神情依旧不悦,她加重语气,“此事已远非我们能够控制的。

作为子女自然是顺应他们。都已老大不小,其中的关节不必我再赘述,今日是大喜之日,你们若是搅黄啦,将军只会责怪在羽夫人的头上,你们好好想想吧“

气氛紧张,两人虽然忿忿不平,最终依旧一声不吭。

叶晓莹急急地离开,来到外面时喇叭的声响更甚,远远地望着,唇角不自觉地扬起。

正与将军所料想的那样,虽然有一丝的小波折,可是终究顺利的举行。

翌日清晨,将军悄悄地起床,对着床上的娇妻柔声道:“今日好生歇着,至于其它不必理会,让晓莹料理便是”

目光含情,眼角的皱纹都带着别样的魅力。离开之前频频的回头,九娘袖子掩口,轻轻地微笑,将军眼眸中凝着几分眷恋。

直睡到辰时才听见丫鬟进入的声响。

“九夫人,该起床啦”小丫鬟端着温水,搭着毛巾正走入。短短的回笼觉,外面已经天亮,九娘也急了,之后起身抱怨道:“为何不早点将我叫醒”

陪着笑脸,小丫鬟低声道:“将军临走之时嘱咐,不到辰时不许来惊扰夫人”两人手忙脚乱,梳洗装扮好后连忙前去为羽夫人敬茶。

走入正厅,久候的羽夫人铁青着脸,下首的叶晓莹则神色温和,她一进入之后,立刻屈身,“儿媳见过九姨娘”

好似一时间不曾适应,面色讪讪的,微微地点头,从丫鬟的手中取过茶杯,在羽夫人的面前跪下,高举过头顶,恭敬道:“请姐姐喝茶”

脸色惨白,羽夫人气得直哆嗦,简直是引狼入室,她扯着唇角冷笑一声:“原本这茶是儿媳妇茶,如今你倒成了老爷的妾室”

她微微地欠身,伸出手来时突地缩回来,“突然想起来,好像有人说过想要离开呢。他们卖身契和纳妾文书昨日老爷都交给我啦”

她诡异的一笑,九姑娘只觉得寒毛倒竖,浑身血都凉了下来,睁大了眼眸惶恐地望着她。

“夫人说的正是,此事儿媳正想向夫人提起,那些文书类都交由当家人保管”叶晓莹神情凝重道。

羽夫人勃然变色,怒声道:“你夺去我的一切,就连这个你想要拿走吗”

“夫人,这是规矩”叶晓莹神色温和,波澜不惊。

九娘长长吁了一口气,原以为会落在夫人的手中,好在还有人帮自己。

侥幸的一幕落在羽夫人的眼中,她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瞪大眼睛直指着他们,失声叫道:“你们两个人是故意和我作对”

她的目光乱晃,叶晓莹眼见到她最后直盯着九娘手中的茶杯,下意识地上前伸手将九娘往后一拉。

与此同时,羽夫人的手已经挥了过去正中它。滚烫的茶水泼洒下来,九娘的身体恰巧后退,几乎都是在瞬息之间。

九娘的脸色骇白,盈盈的目光蓄满泪珠,“夫人息怒,九娘不是故意的”

夫人的面庞扭曲,变得狰狞,咬牙切齿道:“收起你的鳄鱼眼泪,我先是被你骗了,往后不会再上当的,哼,这杯茶,谁爱喝便喝去”

说完之后拂袖离开。

九娘才微微地拧眉头,叶晓莹忙地上前撩开她的袖子,只见到白藕般的手臂有一抹通红,命人寻来清凉的药膏,轻声地涂抹着问道:“可疼”

九娘摇了摇头,神情带着几分歉意,怅然地望着夫人离开的方向。

叶晓莹拉着她在一旁坐下,“羽夫人生气的不单单是你,还有我呢,毕竟现在我是当家人,她的手中再无权力,而你又得将军的宠爱,一时想要发泄,也是在所难免”

“我知道”九娘脸色凝重,望向叶晓莹时带着几分感激。“昨天离开之时,母亲早已经叮嘱过了,不论如何,往后少夫人有任何吩咐,九娘不敢不从”

叶晓莹神色一惊,慌忙摇头,“万万不可,你是长辈,我只有尊敬侍奉你的份。吩咐从何谈起”

“即是如此,我们有些客套了,往后相互作个臂膀”叶晓莹自是乐意。

夫人不时地前来刁难,大有几分歇斯底里之态,将军在时稍稍收敛,待到将军欲离开后百般为难。

叶晓莹便拿出当家人的做派,不时地庇佑着九娘,夫人不曾讨到任何好处,心中越发的气结,只得寻自己的子女哭诉着。

可是季敏之劝说几次,只听见夫人的囫囵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终究不耐烦,跑到外间去躲清静。

只有季嫣儿义愤填膺,不时地安抚着娘亲,“我定会令她后悔嫁入将军府的。”她郑重地向夫人保证,羽夫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回去后只觉得口中干渴,命人煮好梨润嗓,丫鬟不曾听清,而是将新鲜的梨取来,夫人瞬间大发雷霆,抓过梨便朝她扔去。

只听得重重的嘭的一声,梨打在丫鬟的额头上,痛得她踉跄着摔倒在地,脑中嗡嗡直响,茫然地望着眼前。

夫人的脸已经气得变形,怒骂道:“真是蠢笨至极,还不快滚下去”丫鬟惊惶失措,连忙拾起地上的狼藉,弯腰退了出去。

冷风潇潇,呜呜咽咽地吹着更添凉意,夫人只觉得浑身不适。半个月下来,将军从未再踏足她的房内,心情压抑之及

丫鬟前来禀告说天月庵的姑子来了。

夫人喜形于色,连忙将她们请入。前来的姑子叫静和,身后跟着几位小尼姑。

“贫尼见过夫人”静和的声音老道沉稳,让羽夫人的心思渐渐的沉寂下来,不似往先的烦躁。

“师父请坐”令人看茶。

望着夫人的气色不佳,姑子的眼中闪过一丝惊异,“夫人近来命犯小人,且小人如今得呈,夫人独自抵挡不过,如今正在倒霉时”

“师父真是神机妙算”夫人眼中闪过一丝的亮光,瞬也不瞬地直盯着她。

虽是姑子,可静和长相秀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