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魔女传唤

小说: 漂亮女上司 作者: 漂亮女上司 更新时间:2015-02-17 08:07:24 字数:3347 阅读进度:157/1413

我想,这样的女人,适合当****。今晚,原谅我放纵一次。

“喂,小帅哥,害羞啊?瞧你那样,装纯情吧?今晚,也让我开心开心?”见我双眼时不时掠过她领口低低的胸前,芝兰突然大笑起来,抓住我的手:“你说,这儿能不能夹住你那儿?的……心。”

你要开心,我也要开心,为了构建和谐社会,就是让我缠上五六种性病,我也要义无反顾了。

我终于知道王瑾为什么会败给这样的女人了……

我没有那么纯洁,面对虹姐,面对子寒,面对后来的魔女,我都守住了最后一道防线,可是面对这个女人,我根本无法招架,只能用一个词来说她:尤物!

第二天一早醒来,我发现我做的并不是梦,点着烟后,她也醒了,那双媚眼,勿用太多语言去描述。她自己从她的包里拿出来一支烟,点上。问我道:“你经常一夜情?”

我倒是想先问你,你弄反了吧。“没有,算是……第二次。”算上王瑾那次,第二次吧。至于苏夏,不能说是一夜情。

“我第一次,很好!”昨晚我是深有体会。真是第一次吗?

主攻身体,主攻心灵。

我扔掉我手中的烟头,飞快坐起来抓住她的手,拿开她手里的烟头:“你干嘛!?疯了!!!”

烟头已经被灭了,硬生生用大腿的肉灭的。

她的大腿上,似乎要用烟头有意烫出来一个很大的字,只写了几笔,没能看出来什么字,但是那一个个练成一撇一捺的伤痕,触目惊心。

“做什么你!自残啊?!”我赶紧跳起来跑进卫生间,拿着毛巾放水龙头冲了一下,跑了出来敷在她大腿上。

两滴眼泪从眼里疼得逼了出来,她却诡异的笑了:“很爽。”

“你真是……真是……”

“你想说我是神经病是吧?”

她突然把我推到,,爬到我身上……举手投足间,一颦一笑,气定神闲,优雅得体,

****,或许不应完全视为贬义用语,而应该是一种性感,一种魅力,一种风情,一种观念,一种价值,一种极致。

男人都以征服女人为乐趣,而对芝兰这样的女人最喜欢一往无前,情有独钟乐此不疲,君不见风月场所高朋满座,声色犬马,莺歌燕舞,趋之若鹜。『推荐百度/有口才小说网*小/说/网阅读』怪不得她能打败王瑾,让王华山朝思暮想,悉心呵护,视作阳春白雪,红颜知己,更认为是彰显身份,体现价值的重要标志。

“要是给王华山知道了,估计得杀了我。”我一边穿鞋子一边说道。

芝兰抬起长长的睫毛,站在镜子前整理:“放心吧,莫贱人,王华山,没人为了我而去杀了你。”

“你说,我们,这算什么呢?”我问道。

“算什么?我算是你的泄欲工具,你算是我的一夜男人,就是这样而已,什么也不算。喂,你的手机电池呢?想给你存我电话号码,存不了。”

“昨晚,扔了电池。”

“为了某个女人?”

我傻笑道:“不知道,说来话长。你不会拿笔写给我吗?”

“我不知道我手机号码……你说你号码。”

我说完号码后,她摁完了后,说道:“下次老娘空虚的时候,还得招你来填坑,精神粮食。爱玩就玩,不玩拉倒。就这样,拜拜。”

她走后,我忽然想到,妈的,老子昨晚没戴小雨伞!惨了……

根据大学时某个得了七种不同梅毒的强人舍友说,一般来说,带病的一方传给了另一方,次日,那儿就开始感到火辣辣的疼,然后你忍!一直忍!直到忍无可忍,这时你就重新再忍!终于你会发现身材威猛的你还是打不过性病细菌……接着你可以去医院扑街了。治疗期内,不得抽烟不得喝酒,不得碰女人,不得不戒!

想到不得不戒,我想到了令狐冲,令狐冲当年单纯一根筋,被还没有切鸟的岳不群诬陷,离开自己最爱的岳灵珊,而后漂泊在社会上被不明不白的一些人迫害,之后,他就开始学坏了,也不算学坏,而是说:不是在压迫中死掉,便会在压迫中爆发。江湖所逼,后来他学乖了,成了个痞子,成了痞子好啊,认识了天下第二任我行的女儿任盈盈,日月神教的女魔头,有权有实力。从此走上了康庄大道,奔向美好的明天。

我用金庸的这个故事来宽慰我自己的堕落……

其实我是有理想有朝气有ji情的年青一代,我很单纯,我不单纯的话,怎么会这么容易被人家诱惑进了房间?这正是单纯的体现……

在仓里,我一直坐在电脑前,脑子里一直想着是不是中招了?为何越想越有点不爽的感觉呢?

急电,魔女特急召唤。

是不是我能回去办公室了?我又可以去践踏办公室那些天天偷菜的小朋友们了?

王瑾的门口秘书,不是那个可爱的乳娃娃胡珂了,换了个不漂亮的女孩,唉,失望失望。

“王总。”她正在埋头研究着什么。

似乎很用功,我走近一看,她正在投资黄金期货……寒啊,那玩意,不是有钱就能玩得起的,门槛高,10万元左右地资金规模才可以尝试黄金期货交易,还只是练手。风险极大,智商不够高的人,很容易会扑掉的。从富翁到负翁,一夜间的事情。

“黄金期货?强,强!”老天为什么那么不公平,给了人家一个身世显赫的家庭,又给了她一副世所无双的美艳诡异面容,还给了她一颗发达的脑袋。

她抬起头来,没有表情,问道:“今天早上为什么迟到。”

早上我一般是在仓上班,她去查了?今早与芝兰十点才gameover,saygoodbye。回到这儿上班都快十一点了。

不过历来我在仓上班,都没有人去管我什么时候上班的。

“昨晚喝酒,喝多了,起不来。”

“昨晚,很疯狂吧?”

“王总……找我有什么事。”不想胡扯,现在累着。

“现在,想光明正大的推销我们的新产品,打算给你和李靖做先锋,不过,看来你并不珍惜这个机会。”

挣钱的事情又来了!

“我怎么个不珍惜了?”我急急道。

“从早上一直打你电话,为什么一直打不通!?”她反问道。

我憋了一下下,怀疑的问道:“你是不是……偶尔在窃听我的对话!”

她不自然的看了看窗外。

正当我要开口发难之时,她截断道:“是!”

王瑾让我欣赏的地方之一,敢作敢为,而且真实。

“为什么?我一直在怀疑,怀疑虹姐那晚为什么会那么对我,是不是你跟她谈起了我们的事情?”

“对,那晚我难受,我打你电话,一直都在忙音,我窃听了你的对话,知道了你在哪儿,然后我才找到了你。最后!我拿你的手机来,打给了一个陌生的号码,那个陌生的号码也是我的手机号,直接转接到了虹姐的手机上,给那个护士对着手机说了几句话。这样大费周章,是因为我没有力气在那个时候与你吵架,打给她以后,让她以为你是在和别的女人缠绵着。我就是在害你!”她理直气壮道。

“你怎么可以这样做!?”我大声质问道,当的一声,我狠狠一拳砸在她的办公桌上。

外面那个新升任的秘书,在门外瞅了瞅,王瑾喝道:“把门关上!”

小秘书连忙带上了门。

“我怎么可以这样做!我就是见不得你日子好过!”

我怒不可遏:“这对你有什么好处!?”

“你害了我一身病!我恨你!我恨你!恨到心底,生根,发芽!一辈子都会恨。她只是家里没电,你至于那么担心,那我呢?我疼的时候,忍着,又有谁可怜我,你害我成了这样!你有没有问过我这些病彻底痊愈没有?而我打电话找个人陪我去医院!你又在哪!?”她死死的盯着我,就像我是一个喜欢在外头风流夜夜不归家的丈夫。

见我哑了火,她继续道:“我现在不应该再和你吵的,我已经报仇了。现在,要么谈正事,要么给我滚!”

满腔的火气,我也发不出来了,如果不是我,也不能把她害成一身病。

“对不起。”

“别跟我说对不起,我们已经扯平了。那晚我已经报仇了,以前的事不想再提,以后你再去跟虹姐干什么事情,我也不会插手。说正事!昨晚你跟虹姐分别之后,去了哪里?”

“你不是一直监听我手机吗?我去哪你还不知道啊?”我明白了,我拆了手机电池后,她就窃听不到后边发生的什么事了,不过,我跟虹姐分别前已经拆了手机电池了。“我拆了手机电池,你是不是又去监听虹姐的手机?这对你有什么好处!”

“对我没好处。我怕你对我做坏事,王华山想拉拢你,让你转过来对付我,我不得不提防。”

“你神经病你!有时候我觉得你真的不正常。我已经跟王华山说了,我不会再干这些事情。你还想怎样,要不你直接把我踢出公司,成了吧!省得大家见面闹心!”(漂亮女上司../2/2520/)-- ( 漂亮女上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