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九章 听我解释好不好

小说: 漂亮女上司 作者: 漂亮女上司 更新时间:2015-02-17 08:16:29 字数:3916 阅读进度:867/1413

“苏夏,你别这样,你听我解释好不好。”

“滚!”

“苏夏……”

“滚!”

“苏夏……”

“叫你滚出去,你聋子吗,混蛋,你他妈立马消失在我眼前。”最后我是是被苏夏推了出去,随后我的衣服也一件件被扔了出来。

“苏夏,你别任『性』,听我解释好不好!”我大叫,可奈何苏夏不再理我,就这样把我反锁在了门外。

“你开门,先听我说啊!”我依旧在外面喊着,虽然我能猜想到这只是徒劳。

突然门开了。

“苏夏。“我一脸惊喜,以为苏夏想通了,主动给我打开门了。

苏夏穿戴整齐,脸上满是泪痕,头发凌『乱』,看都不看我一眼,

“你。”苏夏指着我,“马上滚出去。”

“苏夏……”

“滚,滚,滚……”我几乎是被苏夏连踢带推给赶了出来。

铁门“咣当“一下被关上了,像锤子重重敲在我的心上。

铁门关上的那一刻,我听到苏夏在嚎啕大哭,坚强了半天的苏夏终于忍不住了。

我倚着门,颓然坐在地上。我能猜想到这次我真的是伤害了苏夏。

她是一个内心浪漫,但却非常有高傲有自我的人,她不会轻易的付出感情,但一旦她动了真心,就仿佛那扑火的飞蛾一般,即使遍体鳞伤,也不回头。我能猜想到苏夏一直很相信我,在我出差,在我半夜回家,她从来不问我在外面干嘛了,她对我的信任是那样坚定,但我却用一次次的出轨辜负了她。

我能猜想到苏夏已经在心中,把我当成那个她可以托付的人,虽然我经济实力并不宏厚,但苏夏还是认定了我。我记得我曾问她,看上我哪点。

她笑嘻嘻道:“我瞎了眼呗。”

谁知道她却一语成真。

老天爷真是会捉弄人,在我已经决定重新开始的时候,老天爷居然和我开了这样的玩笑,我想老天爷真是返老还童了,没事开啥玩笑啊。果然还是那句话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可是我亲爱的老天爷,你就不能另外换一个时间吗。虽然我能猜想到我清楚,这报应来了,不管是什么时候,还是会那样让人猝不及防。

苏夏的哭声逐渐小了下来,在外面已经听不到了里面的声音了,我估计或许她或许是哭累吧,也或许是睡着了。

有个一瞬间,我真他妈想给自己一个耳光,就是苏夏狠狠揍我一顿,也好过不想再她这样折磨自己啊。

我掏出手机,想给她播了电话,『摸』进兜里,才想起,刚才手机被苏夏给摔坏了。

可是我不敢走,我担心苏夏开门了,我却不在。虽然我知道苏夏一时半会是不会出来的,可是我还是坐在外面等着。

坐在那里干什么,求苏夏原谅?我不敢奢求苏夏马上原谅我,我能猜想到这一次我把苏夏伤害得太深了。她是不是能够原谅我都是个未知数。

这会楼上到处飞舞着蚊子,它们是不是飞到我身上,叮咬着我,我就任由它们咬着,就当是上天给我的惩罚。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就已经到了早上。偶尔有人走过,会特别的注视着我,他们心里估计在想,这一个俊俏的小伙子,这是范了哪一遭啊,被赶到了门外。

苏夏和没有出来……

不知道几点,我头被重重碰了一下,原来是睡着了。

后来我跑回公司,拿了备用钥匙过来。

苏夏的卧室门没有反锁,我小心翼翼推开苏夏的房门。

苏夏就那么合宜静静倚在床背上,头发凌『乱』、神情呆滞,眼睛红肿,我想她铁定是哭了一眼。都未曾

我走到了里面,苏夏仍旧没有什么反应,她直勾勾的盯着前面,目光没有一点活力。

那我让我有被刮千刀的感觉,老天啊,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苏夏……”我小心翼翼看着苏夏。

苏夏没有任何反应。

“苏夏……”我又叫了一声。

苏夏还是没有反应。

我心里一沉,苏夏不是发生了什么意外吧,我颤抖着把手凑向苏夏的鼻孔。

r/>

“滚。”苏夏低沉着说道,苏夏嗓子嘶哑无比,看来昨天哭了一夜。

“苏夏,”我满怀歉意,我宁愿苏夏打我一顿

“滚出去。”她甚至都未曾看我,沙哑的声音从仿佛是挤出来的。

“对不起。”

一些“让你滚啊,听见没有,我他妈看见你就恶心。”苏夏提高了嗓门,那声音像锯木头一般,仿佛锯着一半还突然卡住了,让我心痛。

我能猜想到我清楚,“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能猜想到乞求你原谅也没用,但既然这事已经发生了,我也不想解释什么。”

“滚啊,你滚出去啊……”她的已经声嘶力竭了,到后面甚至都只剩下干吼。

“你别这样好不好,求你了,别折磨自己了。”

“你个狗娘养的,让你滚啊!!”苏夏又开始咆哮大哭起来,“我他妈是做错什么了,我他妈再也不想看见你了。”她哭着把枕头掷了过来。

这时她仿佛一头发狂的野兽,她猛然扑过来,对我着就是『乱』抓。她甚至都扯着自己的头发。

“我马上就走好不好,你别这么折磨自己了。”我有些害怕,我投降了。

“快滚……”她说完这声,仿佛用尽了所有力气,最后她身子一软,就瘫倒了下去……

我冲过去,一把拥住了苏夏。

“滚……”苏夏在闭眼的那一刻,嘴唇翕动,我能猜想到她说得还是“滚”字。

我大惊,抱着苏夏就往楼下冲去。

的士都是势力的,注视着我抱着一人,五六辆空车没有一辆停下来了。

我一狠心,看到小楼一辆汽车驶出来,我一横心冲到前面……

汽车没想到会有人突出冲出来,猛的一刹车,车离不到五厘米的距离停了下来。

“你找死啊。”司机打开车门大骂

“大哥,对不起了,我老婆晕倒了,我怎么拦车都未曾有停的,求求你救命了,求求你了。”我拼命点头,要不是抱着苏夏,我就跪下了。

“大哥,您行行好吧

。”

“有病叫十二零。”司机骂了一声,“算我倒霉,救人的事情,我认了,赶紧上车吧。”

其实后来我也无数次后怕,我就那样抱着苏夏冲过去,如果车速再快一点,如果我再往前一点,那我们我们就都未曾有了。

我以几乎狂奔的速度抱着苏夏冲进了医院。

“不是问题,只是受大刺激或者是太累了,休息休息就好了。”医生一副淡然的模样。

他们这种职业见惯了生死别离,这些在他们眼中当然是小事。

“医生,我老婆真没事吧?”我依旧追问着。

“没事,不要太刺激她,”

躺在病床上得苏夏,眉目紧锁,

我在心里叹了语气,我宁愿躺在病床上得是自己。

苏夏慢慢睁开眼睛,环视了四周,大概是想确认一下自己在哪里,然后就挣扎着要坐起来。

“你别动,要好好休息。”我过去按住苏夏。

“滚。”苏夏冰冷冷说道。

为了不刺激苏夏,我赶紧说:“我滚,我滚,我马上滚。”

我们

我突然想起她还没吃早饭,于是我下了楼,到外面给她买了吃的。在回来的路上,我心里愧疚不已,之前我们在一块的时候,都是苏夏给我买早点。

回到医院一看,苏夏竟然不在病床上。

四十我立马大叫起来,在过道上拉着护士说:“你知道这个房间的女孩哪去了吗,她刚刚还在的,你看见她没有?”

“不知道。”护士甚至都未曾抬头,说完直接走想走。

“你们怎么这样,病人在病房消失了都不知道。”

注视着我望起脑袋“难道每个病人我们都得二十四小时监视着吗?我们又不是保姆。”她白了我一眼。

“你他妈说的对人话吗?”我有些气愤,甚至握紧了拳头。

“怎么,想打人吗?”她估计发觉了我情绪不对,虽然她眼里有一点恐惧,嘴皮子上却仍旧不服软。

“滚你吗的,要你个男的,看我不揍死你。”我说完,就跑出了医院,我想苏夏应该还在附近。

当下一些都未曾医院门口是一个十字路口,看着眼前来往的车辆,我有些无助,我在周围转了一圈,跑得汗流浃背,却连苏夏的影子都未曾看见。

我手机也没了。

我只能心里祈祷着,苏夏回家了。

我打的直奔苏夏家而去,还好带了钥匙,我满怀期待打开了房门。

苏夏不在……

卧室、厨房、洗手间、阳台……我一个个看过,苏夏都不在。

我赶紧捡起地上的手机,拨打苏夏的电话。

房间里苏夏电话响了起来。

苏夏也没带电话,我看了一眼苏夏的钱包也放在床上。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苏夏手机没带、钱包也没带,她又没在医院,苏夏你到底在哪里。

那一刻,脑袋里什么不详的想法都有。

我能猜想到我应该马上出去找苏夏,可湖平这么大,我应该去哪里去找。

另一方面,我企盼苏夏能够马上回来,万一我出去了,苏夏回来怎么做?可又想苏夏没带钥匙,她回来也开不了房门。

我赶紧跑到楼下,就在焦急等待着苏夏回来。

可是一上午苏夏都未曾回来,我报警的想法都有了。

“苏夏,你快回来吧,你只要回来,你让我干什么都可以。”我在心里呼唤。

下午三四点的时候,我老远看到苏夏摇摇晃晃回来了。远处苏夏如一颗弱不禁风的小草,仿佛一吹就会倒下。

“苏夏,你去了哪里了,你怎么才回来。”我见了苏夏快速跑过去,“你吓死老公了。”

苏夏摇摇晃晃,一言不发,推开了我扶她得手。

“苏夏,你吃饭了没?”我在后面喊道。

苏夏依然一言不发。

“我给你开门。”走动苏夏门口,我能猜想到她没带钥匙,赶紧抢到前面。

打开门,苏夏走了进去,我刚要跟着进去,门咚得被苏夏关上了。

重重的关门声像锤子一样,敲打在我身上。

我叹了语气,我能猜想到此时在跟着进去,我异于自取其辱,更重要的是引起苏夏更大的生气。其实我很想知道苏夏吃饭了吗,她饿不饿。但这会,我再问这些,似乎也没什么意思。

..(漂亮女上司../2/2520/)-- ( 漂亮女上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