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一章外人介入

小说: 漂亮女上司 作者: 漂亮女上司 更新时间:2015-02-17 08:17:21 字数:3485 阅读进度:939/1413

伯恩坐在电脑前,手里还捏着一根烟,香烟已经快烧完了,他旁边的烟灰缸里已经堆满了烟头。网

“好像有点不太对劲……”他又小声嘟囔着,伸出舌头『添』了一下干裂的嘴唇。

我深吸一口气,小声说道:“确实有些不对。”

已经四天了。

那天记者招待会结束后,我们立刻在股市展开了攻击。

伯恩把手里的预先用那些匿名帐户囤积的股票大肆抛售,狠狠地砸了出去,不到半天时间,我手里的股票就从一亿五千万降到了八千万左右。在伯恩的猛打猛冲下,奥德的股票价格立刻开始跳水,散户们经历了短暂的观望,马上开始崩溃了,纷纷抛售手中持有的奥德股票。短短一天的时间,奥德的股票价格就跌落到了每股欧元。

当天收盘之前,李正堂做出了护盘的姿态,他拿出了一部分钱大肆买进,同时,我让伯恩用其他几个匿名的帐户在一片抛售的大『潮』中,也悄悄的吃进奥德股票,以此囤积下一个阶段的筹码,这才托住了奥德的暴跌。在收盘之前,奥德的股价终于开始回升,慢慢地涨到了11.7的位置。

这一天,奥德的股价跌了三『毛』钱欧元。按照这个市场价格,李正堂和我们都净亏上千万。收盘的时候我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妈的,这创始简直就是把一捆一捆把钱往厕所里扔!

当晚和mak关系良好的媒体就迫不及待的宣布,mak的攻势凶猛,李正堂无力抵挡。随即李正堂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了正堂绝对不会放弃,将誓保奥德的控制权。双方立即在媒体上展开了一番唇枪舌箭。

这样的拉锯战持续了四天。每天都是我们把事先悄悄吸收的奥德股份抛出去猛砸,大肆抛售,让小股东们感到恐慌继而跟着抛售,然后李正堂护盘买进。这样,李正堂手里的股票越来越多,不过他的亏损的却越大。

一切都按照我们的计划进行着。管博也从总部打来电话,表示对现在的结果很满意。我和李正堂秘密商量后,决定把这样的佯攻再持续三到五天。

但是到了第四天,情况突然发生了变化。

在我们努力佯攻了一上午后,已经把股票价格拉低到了十一块一『毛』钱了。这个价位已经是距离奥德股东们心里防线仅仅一步之遥。如果我能把奥德的股票价格打压到十一块欧元一下,并且继续保持上一段时间――这段时间用不了太长,那么李正堂就真的输定了。(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按照计划,下午的时候李正堂开始出面护盘。

可是这个时候,股市却出现了异常地波动。

“肯定有人在介入!”伯恩眯着眼睛盯着屏幕,他的语气非常坚定。

我皱眉:“是不是国际上的那些炒家?看到奥德这潭浑水,想跑出来浑水『摸』鱼?”

这几天股民散户手里的股票已经被我和李正堂吸收得差不多了,但是那些国际上得炒家们却开始介入了,这个时候正好是他们趁火打劫的好时候。他们手里的也囤积了相当数量的股票,但是他们一直在观望,他们要看清楚我们双方到底哪一方更强势一些,然后再和最后的胜利者站在一一起,干掉另一方。

这些家伙跟那些散户股民不一样。对于小散户,只要简单利用一下媒体的舆论和宣传,就可以轻易地对他们的心理制造足够地恐慌,让他们跟着我们的步调抛售或者买进。

但这些炒家个个都是专家,人人都是投机的高手,他们的耐心和判断力要强得多。甚至于到了关键的时候,他们的力量足可以左右最后的战局。

伯恩立刻仔细思考了一下我的想法,然后摇了摇头道:“不太像,对方似乎是有预谋的。”

随即,伯恩指给我看了一些数据。

今天上午的股票价格已经跌到了十一块一『毛』钱。按照管博的说法,希望我们能一下子把价格打到十一块以下――当然我不可能真的那么做。所以我对管博说,我们手里的资金已经不多了,现在还没有『逼』得李正堂弹尽粮绝,换句话说,现在还不是最后决战的时刻。如果硬要现在把价格辅导员下去,虽然可以做到,但是明天李正堂就可以在把价格捞上来。我劝告管博要忍耐,现在只不过是双方在作试探『性』的攻击,都是在试图消耗对方的实力,想『摸』进一步清楚对方手里到底有多少筹码,多少资金。

管博立刻被我说服了。于是我让伯恩马上收手,同时反过头来小口小口的买进奥德股票,再次将股价拉高。

这种办法就像是钓鱼。我们的计划就是每天让股价下跌三步,然后再上涨一步。我们先抛售,然后等李正堂出面护盘,再买进。等到了第二天就再次循环这个过程。就好像钓到大鱼的时候,不能一下子用太的力气拉钓竿,而是拉一段再放一下,,慢慢的把这条大鱼钓上来!

可是现在的情况出了问题。

我已经让伯恩收手了,奥德的股票却还在下滑,股市上也出现了几个比较大的买单,我知道是李正堂出面护盘了,可让我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抛售的浪『潮』却没有丝毫减弱的迹象。李正堂的几个买单立刻就被消化掉了,并且还有人在不断地抛售。这些抛售明显不是散户们的行为,而是有计划的行为!

我忽然觉得自己被一种恐惧感包围着,好像有个人一直在暗中窥视着我。

有人『插』手了!

伯恩的眼睛里『露』出兴奋的目光:“杨先生,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不管对方是谁,但是很明显,他的这种做法对我们非常有利!我建议,立刻把手里的股票全部抛出去,这样一来今天甚至有可能把股价压到十块钱!”

他说的很有道理,可我却不敢这么做!妈的,这到底是谁干的?

我闭着嘴巴没有回答伯恩,只是瞪着眼死死地盯着电脑屏幕上跳动的数字。

“已经……已经十一块钱了。李正堂顶不住了!”伯恩兴奋的大叫。

“闭嘴!”我忽然大吼了一声,把伯恩吓了一跳。我眼里满是血丝,目光相当阴冷。

皮埃尔在一旁忍不住也说道:“我认为伯恩的话很有道理。”他吸了一下他那标志『性』的鹰勾鼻子,此刻这个财务出身的家伙居然还保持了一丝冷静。

他看着我冷静地说道:“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机会。我们手里的可用资金还有一亿多,这笔钱就是计划在出现异常情况的时候使用的――很明显,这个异常情况已经出现了,也就是说到了该使用这笔资金的时候了。如果现在我们做出一副穷追猛打的姿态把钱全部砸进去,那么很可能就能今天『逼』迫李正堂投降。现在这个时候分秒必争,可是很明显那些人是在帮助我们,今天能把股价一口气打压下去,说不准明天那些奥德的小股东们就会上门来兜售他们的股份了!”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大脑快的运转着。我承认不论是伯恩还是皮埃尔的话都没错。可是我绝不能那么做,如果我那么做了,李正堂完了,我也就跟着一起完了!

我的脸上依然是一副很严肃的表情,然后我脸『色』铁青着对伯恩发出了一个简短的命令。

“马上买进!把今天的可用资金全都用进去,护盘!”

“你疯了!”伯恩忍不住大叫了一声,一下子从座位上弹了起来,瞪着眼睛死死地盯着我。

皮埃尔也睁大了眼睛瞪着我,目光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我压制住心中的怒火,一字一顿地说道:“我没有疯!我现在命令你,伯恩先生,立刻买进!有多少买多少!绝不能让股价再这么跌下去了!”

“可是……可是你这是在帮助李正堂!”伯恩还是用一种近乎要崩溃的目光看着我。

我冷静地看着他,然后用低沉的声音道:“我再重复一遍,伯恩先生。我的命令是马上买进!”

“上帝啊。”皮埃尔忍不住在胸口划了一个十字“管博会杀了我们的。”

我冷冷地看着这两个相处时间不长的部下,闭着嘴没有再说话。

我承认他们两个都是人才,也是很衷心的部下,可是我现在的心里想法却不能对他们说。

我甚至都不能找一个理由出来敷衍他们或者干脆欺骗他们一下。

首先,我现在根本没有一个好的理由――这是实话。我怎么跟这两个人解释我为什么要帮助李正堂护盘?难道要我大声地对他们宣布:“我是李正堂的人!我是卧底!”?靠!

其次,我完全不需要对他们作什么解释。他们都是我的下属,虽然他们对我的命令表示怀疑,但是我毕竟是领导,我没有义务也不需要对他们作出解释――一个好的领导,永远不要对你的下属解释你某个行为的理由,因为这样会显得你很无能,不够强势。你只要发布命令,并在重要时刻作出决定就可以了。其他的,千万不要解释,让他们自己去猜。

而现摆在我面前的最大问题是――我该怎么对管博解释?

我冷冷的看着伯恩按照我的命令开始买进,他的脸『色』铁青,但是又没办法,因为我是他的上司,我的命令他只有执行。

我心里叹息了一声,然后慢慢走出了房间。

出了门后,我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的愤怒,忍不住一脚把旁边的一把椅子踢翻在地。

妈的,到底是哪个混蛋干的!(漂亮女上司../2/2520/)-- ( 漂亮女上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