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乱之开始

小说: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者: 欲念无罪 更新时间:2016-09-12 05:51:19 字数:3358 阅读进度:67/419

霜妃踉跄了一下,咬着牙抵赖:“你……你为何一口咬定事情是我做的?我根本就没有!是晓环栽赃,想要离间我们母子!”

楚凌云抬头看她一眼,挑了挑唇角:“好,那么你发誓,如果事情是你做的,便让你最在乎、最爱的人顷刻间死于非命,且尸骨不全,生生世世不得轮回!”

霜妃浑身一颤,接着紧紧闭住了双唇,丝毫声音都发不出了!早已料到这个结果,楚凌云什么都不曾再说,绕过她的身体扬长而去。

楚天奇目光深沉,突然开口:“方才的誓言,你为何不敢说?难道真的是你……”

“不!不是臣妾!”霜妃如梦初醒,不顾一切地尖叫着,“皇上明察,臣妾什么都没做,是晓环那个贱婢胡说八道!”

楚天奇神情未动:“若是如此,你为何不敢发誓?”

……

“臣妾不敢亵渎皇上!”霜妃灵机一动,立刻痛哭流涕,“云儿虽然是臣妾的儿子,臣妾最在乎的人却是皇上!虽然臣妾什么都没做,但……但怎能用那样的毒誓亵渎皇上?”

这个回答楚天奇显然还算满意,语气也大见缓和:“有云儿这样的儿子,也够难为你的了。”

霜妃闻言一阵狂喜:“皇上相信臣妾了?”

“朕相信有何用?”楚天奇淡淡地笑了笑,“你还是想想如何让云儿相信你吧,否则难道真的老死不相往来?”

霜妃的目光刹那间十分阴沉,面上却一片委屈:“云儿定要误会臣妾,臣妾又有什么办法?只能等他气消了之后再说。”

楚天奇点头:“昨日你受惊不小,好些了吗?朕本是为了过来看看你,想不到遇到这样的事。”

“好多了,多谢皇上。”霜妃感激涕零,用力揉着眼睛,“虽然云儿如此罔顾世俗礼教,令臣妾伤心万分,不过有皇上这句话,臣妾什么都可以不在乎!”

楚天奇不置可否,起身说道:“如此,朕先回去了,你歇着吧。找机会好好劝劝云儿。”

“恭送皇上!”

送走楚天奇,霜妃松了口气之余却更加气急败坏,恼恨不已:虽然因为残废加剧毒,她并未指望楚凌云为她养老送终,但楚凌云若果真主动与她断绝关系,从此形同陌路,让她这张脸往哪儿搁?

可恶啊!他那么在乎端木琉璃,一旦听到她的死讯,他不是应该悲痛欲绝,整日以泪洗面,或者疯了似的去崖底寻找她的尸体吗?怎么会有心思跑到这里来找什么凶手?

就算要找,他又怎么会第一时间就想到问题出在她这里呢?他是真的看出了破绽,还是误打误撞?

或许直到今日霜妃才真正意识到,一直以来她都太低估这个儿子了!他好歹是东越国的不败神话,岂是那么好糊弄的?

早知如此,真该再计划得周密一些!都怪晓环那个贱婢,居然那么容易就出卖了她!

不知道皇上是相信了晓环的话,还是相信了她的清白?但是无论如何,晓环是不能留了,否则早晚成为祸害!

咬了咬牙,霜妃突然阴沉沉地冷笑起来。老死不相往来又如何?至少端木琉璃已经一命呜呼,其他的她都不在乎!

出了尚荣宫,楚天奇微微侧头,唇角勾出一抹含义不明的冷笑。他知道晓环说的必定是实话,却只能佯作不知。否则霜妃设局杀害儿媳之事一旦传出,皇家的颜面岂不是要受损?何况如今的结果,对他而言未必一定是坏的。

至于晓环,不必他费心,会有人比他更急于处理。

“大逆不道啊大逆不道!”秦铮推着轮椅往前走,一路摇头晃脑,“王爷,你这样做也太罔顾世俗礼教了,会被世人议论。”

“我什么时候顾过世俗礼教?”楚凌云淡淡地开口,“何况我被世人议论的还少吗?”

秦铮深有同感地点头:“那倒是。不过王爷,你明明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却还要当着霜妃的面审案,弄得跟真的一样,你不怕玩坏了她?”

东凌孤云笑笑:“我只是想让她知道,伤害琉璃将会付出怎样的代价,无论对方是谁。”

没有人比秦铮更明白端木琉璃对楚凌云而言究竟有多么重要,他丝毫不怀疑这句话,只是微皱眉头:“那你真的打算与霜妃老死不相往来了?她毕竟是你的母妃。”

楚凌云神情平静:“嗯。”

没了?

秦铮忍不住翻个白眼,也不再徒劳地劝说。狼王决定的事,什么时候可以更改过?

“秦铮,这京城已经平静了太久,所有人的日子都有些无聊了。”楚凌云突然开口,笑容可掬地说着,“是时候给他们找些事做,让他们知道我还活着。”

秦铮打个哆嗦:“王爷,你想做什么?”

楚凌云笑笑:“跟着我,咱们去给琉璃报仇。”

除掉了端木琉璃,楚凌跃身心舒畅,恨不得放鞭炮普天同庆。这日一大早,兴致高昂的他便命人备了一桌酒席,正搂着几个侍妾开怀畅饮,不堪入耳的调笑声不时传来,令人作呕。

正在此时,只听通的一声巨响,房门突然被撞开,守门的侍卫跌跌撞撞地奔了进来。楚凌跃大怒,砰的一拍桌子:“混账!你不要命了……发生什么事了?”

这侍卫鼻青脸肿,嘴角带血,分明被人狂扁了一顿!喘了口气,他哭丧着脸说道:“殿下,不好了!琅王殿下带人包围了王府,还说要找您算账!”

楚凌云?楚凌跃心中一凛,后脊梁骨已开始嗖嗖地冒凉气!咬了咬牙,他强作镇定:“三皇兄太过分了!待本王去找他理论!”

“不用,我来了。”

房门瞬间大开,秦铮推着楚凌云走了进来。楚凌跃不由瑟缩了一下,立刻摆出一副义正词严的样子:“三皇兄,你这是什么意思?无缘无故为何带兵包围我的王府?”

“无缘无故?”楚凌云温和地笑着,“四弟,见了这个人之后,再跟我说这四个字。”

轻轻一招手,狼鹰已押着缩成一团的晓环走了进来。这个可怜的侍女脸上还包着纱布,搞得面目全非,而且三魂早已丢了七魄,没有几分人样了。

然而一眼看到他,楚凌跃依然脸色一变,跟着恢复镇定:“三皇兄,这是个什么东西?你带她来这里做什么?”

楚凌云笑笑:“晓环,两天前你出宫做了什么?”

晓环抖抖索索,倒是立即开口:“替……替霜妃娘娘送了封信给……给珩王殿下……”

“胡说!”楚凌跃目光阴鸷,厉声打断了她,“这几日本王一直呆在府中,何时见过你了?再敢胡言乱语,本王扒了你的皮!”

“四弟,越是在这种时候,你越要沉住气,”楚凌云诚恳地劝说着,“你不知道声音越大越显得心虚吗?”

楚凌跃暗中恼怒,却故意微微一笑:“三皇兄说笑了,我什么都没做,为何要心虚?分明是这个贱婢诬陷于我。”

“哦,”楚凌云点头,“那么这个东西,你更应该认识。”

说着,他变戏法一般从身后的轮椅上取出了一个无比精巧的盒子,举到了楚凌跃面前。楚凌跃大吃一惊,飞身扑来伸手就抢:“还我!”

那盒子乃是精钢所铸,普通刀剑根本伤不了它。盒子里装有繁复的机关,除了他之外,外人休想打开。正因为如此,其中放着他好多秘密,而且藏在最隐秘的地方,怎么会落入了楚凌云手中?

楚凌云在扶手上轻轻一按,轮椅瞬间滑出三尺,躲开了他的手:“四弟,你紧张什么?我只是想请你把盒子打开,看看里面有没有我需要的东西而已。”

情知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楚凌跃不由咬牙切齿:“三皇兄,你别太过分!”

“我就是过分,怎样?”楚凌云笑笑,笑容却冷锐如刀,“把盒子打开,如果里面没有我要的东西,我向你跪下认错,任你处置!如果有……”

完全想象不到“有”字后面会是怎样毒辣的手段,楚凌跃不由浑身一颤:“你……好,把盒子给我,我打开给你看!”

“你当我是白痴?”楚凌云叹口气,“告诉我机关怎么解,我能打开。”

楚凌跃气急败坏,却突然认命一般平静下来:“这盒子是我的,里面自然没有三皇兄的东西,你若不信,自己打开看就是。将盒盖上的按钮左旋三次,右旋两次,再左旋三次,然后向下一按,再打开盒盖即可。”

楚凌云静静地看着他,眼中掠过一抹冷意,脸上却偏偏笑得温柔:“原来这么复杂?好,我来试试看。”

说着,他按照指示左右转了几次,又向下一按,立刻就要打开盒盖。楚凌跃的眼中极快地掠过一抹诡异的微芒,然而就在此时,楚凌云已闪电般将盒子调了个个儿,接着刷的打开了盒盖!

眼看着盒子的开口骤然朝向了自己,楚凌跃大吃一惊,登时脸色煞白,并拼尽全力往旁一闪,跟着就是一声惨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