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太子

小说: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者: 欲念无罪 更新时间:2016-09-12 05:51:20 字数:3321 阅读进度:73/419

陶然居虽然靠近沙漠,却从不涉足其中,拿性命冒险,自然也不知道赤眼虫究竟是什么东西……何况他也不想知道,因为这些人一来便包下了客栈内一半的房间,而且预付了三个月的房钱,还赏了他一锭金元宝,让他只管好酒好菜地伺候着,他们则每日早出晚归寻找赤眼虫。

如此一来,他自是眉开眼笑,每日挖空心思地准备酒菜,管他们找赤眼虫还是绿眼虫!

本以为此番已足够好运,谁知不久之后,又有好几批人住了进来。瞧他们的打扮倒不像是生意人,只说有什么要事。只要有钱拿,陶老板自然不会多嘴打听,只希望以后的生意都能这么好便万事大吉了。

这些后来的人自然就是端木琉璃以及随行保护的隐卫。进入大沙漠之前毕竟要经过一些必要的准备,众人便先在客栈中落脚。为免引人怀疑,他们乔装改扮,化整为零,故意分成了好几拨。

距离吃饭的时间还早,端木琉璃站在窗前远眺着那片茫茫的大沙漠,神情间略略有些凝重。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此行绝不会太顺利,但究竟会有哪些麻烦,她却完全说不出来。

看了很久,她才收回目光,却突然叹了口气:“看来我们的希望落空了。”

其余两人对视一眼,齐齐凑到窗前向下一看,依然是一身月白衣衫的蓝月白正好走入了院中。无奈地翻了个白眼,狼燕首先开口:“这人也真是!既然找不到那惊喜就赶紧回去,到别处去发财好了,何必如此执着?”

苏天蔻也忍不住皱眉:“看来他是不达目的不罢休了。既然如此,咱们只好照琉璃说的,让隐卫注意他的行踪,尽量避免与他在皇陵中碰面。”

但愿真的可以避开。端木琉璃默然,跟着看到另有几个人进入了客栈。当先一人身着披风,头戴斗笠,却掩不住高大挺拔的身躯。

“又来了个高手。”一眼看出他功夫不弱,苏天蔻眉头皱得更深,“不会也是冲血寒玉来的吧?此事明明秘密得很,没道理已经尽人皆知了才对。”

端木琉璃目光闪烁:“此事可能并不像我们想象得那么隐秘,毕竟觊觎顺元帝陵宝藏的人不计其数,说不定早就有人知道血寒玉在其中,只是没有人将之与琉璃球内的惊喜联系起来而已。”

二人闻言不自觉地点头,苏天蔻沉吟着说道:“若是如此,为何之前他们没有跑来找血寒玉,而偏偏跟我们凑到了一起?”

端木琉璃思索着,片刻后摇了摇头:“不知道。不过如今除了蓝月白,我们并不确定其他人都是为了血寒玉,此时下结论为时尚早。”

“那倒是。”苏天蔻点了点头,“既然如此,我立刻命隐卫时刻注意蓝月白的行踪,好尽量避开他。”

“千万小心。”端木琉璃跟着叮嘱了一句,“必要的时候宁可跟丢,也不要惊动了他。”

苏天蔻答应一声离开,先去布置此事。狼燕左思右想,突然有些担心地问道:“王妃,如果这些人都是冲血寒玉来的,是不是说明咱们之中有人走漏了消息?”

端木琉璃沉默良久,才吐出一口气说道:“如果你的猜测正确,那就说明来的都是凌云的死对头,他们不希望凌云解掉剧毒,但又找不到血寒玉,便干脆在此守株待兔。一旦凌云的人找到血寒玉,则必须经过此处回东越国,而他们正好半路伏击,以逸待劳!”

倒是不曾想得那么深远,狼燕吓了一跳,不由吃惊地瞪大了眼睛:“但他们绝不可能知道您还活着呀!除非隐卫之中真的出了叛徒!”

“凌云信得过的人绝不会有问题。”端木琉璃慢慢地摇了摇头,“所以这并非唯一的可能,为了解毒,他们想当然地认为凌云一定会派人来找血寒玉,但并不知道来的人是我。”

狼燕恍然:“也就是说,您诈死之事外人并不知道,他们只是在等为王爷找血寒玉的人,而不是王妃。”

端木琉璃点头:“应该是。否则我诈死之事若是败露,凌云早该传信给我们了。”

狼燕闻言这才放心,神神秘秘地说道:“既如此,他们的注意力一定会放在别人身上,绝不会注意我们,我们正好趁机拿了血寒玉就走!不过我担心的是,这个告诉旁人琉璃球内的惊喜就是血寒玉的人究竟是谁?”

端木琉璃抚着眉心,摇头说道:“倒未必一定是咱们的人,需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凌云能查到的事,别人未必一定查不到,只不过他们查到的可能比较晚,才会直到此时才赶到玉露关阻截。”

狼燕愣了一下,忍不住叹气:“那咱们这不是倒霉催的吗?居然正好碰到他们?他们哪怕再晚来几天呢!”

端木琉璃笑笑:“不必理会,无论如何血寒玉我们势在必得!”

此时,苏天蔻推门而入,说一切都已安排妥当,但麻烦的是又有不少人住进了客栈,导致陶然居人满为患,不知目的是否一样。

二人对视一眼,神情也越发凝重起来。

夜色渐渐深沉。

三楼的某间上房内,一个年轻男子正对着一桌酒菜自斟自饮。瞧他那一贯的傲慢,赫然正是西朗国太子西门紫龙!

片刻后,房门被有节奏地敲响,接着便是侍卫的声音响起:“龙公子,吕公子和红公子来了。”

听到那约定的暗号,西门紫龙放下酒杯起身:“快快有请!”

“是!”

侍卫答应一声退下,不多时房门便被推开,两个身形差不多的男子迈步而入,抱拳施礼:“龙公子,咱们有礼了!”

西门紫龙哈哈一笑:“客气客气!两位快快请坐!”

所谓的“吕公子”其实是位熟人,也就是北罗国太子北宫律川!当日兄妹二人设局想要潜入琅王府,却被端木琉璃识破,不但未能达到目的,反而白白折损了白银国土无数,无计可施之下只得愤而离开了。

而另一位“红公子”双眉斜飞入鬓,双眼炯炯有神,一看便知不是个简单的人物,正是南幽国太子南宫剑鸿!

这三位在三国之中都是举足轻重的人物,今日居然齐聚此处,且隐姓埋名,为的显然也是一件不简单的事。

三人各自落座,西门紫龙挥手命侍卫退下,这才含笑开口:“两位但请放心,周围都是我的人,无论我们说什么都不会有人听到!”

“紫龙太子辛苦了。”北宫律川首先开口,“不过琅王的手下都非泛泛之辈,小心些总是好的。”

南宫剑鸿望望窗外,却接着皱了皱眉:“那位大人让我们此刻赶来集合,怎的他自己却还不来?”

“应该快到了。”西门紫龙替二人倒了杯酒,“来,咱们边吃边等。”

喝了几杯,吃了些菜,北宫律川突然开口:“大人的消息可靠吗?琅王真的已经派了天狼或者隐卫前来寻找血寒玉?”

西门紫龙点头:“应该错不了,他做事一向小心谨慎,宁可错过一些机会,也绝不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动手。”

“我倒是注意到一向门可罗雀的陶然居已变得门庭若市。”北宫律川微微冷笑,“我敢打赌,其中一定有琅王的人!”

“那么,你会赢。”

一个淡淡的声音突然传来,房中不知何时已多了一个戴着鬼面具的男子。三国太子微微吃了一惊:门窗完好,他是如何进来的?此人的功力果然深不可测!

对视一眼,三人忙起身行礼:“大人!”

“三位不必客气。”鬼面人的声音居然十分温和,仿佛彼此是相识多年的老朋友,“害得三位舟车劳顿,我已深感不安,快请坐吧!”

“不敢。”西门紫龙代表三人客气了一句,“都是为了咱们的大业,辛苦一些是应该的!不过大人方才说律川太子会赢,就是说琅王的人的确已经抵达了?”

鬼面人点头:“不错,除了三位带来的人,剩下的应该就是琅王的手下!”

“凭他们几个人还想拿血寒玉?”南宫剑鸿冷哼了一声,“即便拿得到,他们也带不走!不过大人是如何看穿他们的身份的?他们是天狼还是隐卫?”

“不知道。”鬼面人痛快地摇了摇头,“若是一眼便能看穿,怎会有资格成为隐卫或者天狼的一员?”

三人闻言都是一愣:猜的?

明白他们的意思,鬼面人冷笑一声:“但我的猜测绝不会错!我查到琉璃球内的秘密的时间比狼王晚很多,若不是狼王妃意外跌落悬崖,狼王的人说不定早就带着血寒玉往回走了,怎会与我们同时抵达?幸好还来得及。”

提及端木琉璃,北宫律川自然恨意满满,冷哼一声说道:“什么?跌落悬崖?”

“是。”鬼面人点头,“怎么,律川太子舍不得?”

“是啊!舍不得。”北宫律川冷笑,“她坏了我的大事,我舍不得她死得太舒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