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不想勉强

小说: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者: 欲念无罪 更新时间:2016-09-12 05:51:25 字数:3279 阅读进度:99/419

端木琉璃一动不动,任他索取,因为她知道这次的意外的确吓到他了。不过幸好楚凌云也知道这是公众场合,只吻了吻她的唇便强行命令自己抬起头,微笑如昨:“先讨些利息,其他的回去慢慢算。”

端木琉璃笑笑:“嗯。我依然很期待。”

楚凌云也笑:“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

西门紫龙目光阴沉,却只能暗中咬牙!

面前的黑衣女子与鬼面人送来的画像极为相似,只不过本尊比画像更美了数倍!可如今既有狼王在侧,谁还动得了她一根指头?

紧握着端木琉璃的手,楚凌云转头看了他一眼:“我夫妻二人久别重逢,自要叙一叙别来之苦,西门太子请便。”

西门紫龙点头,勉强笑笑:“琅王请,不送。”

夫妻二人结伴而去,他才敢咬着牙一拳砸在了桌面上!腿也好了,毒也解了,他们处心积虑策划那么久,得到的就是这样的回报?

为什么有的人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得到声望、地位、权势、美女等等所有的一切,而有的人穷尽心力却依然什么都得不到?

老天,你未免太不公平!

回到端木琉璃暂时栖身的客栈,秦铮自去准备饭菜,夫妻二人则关起门来,坐在床上四目相对。轻抚着她的脸,楚凌云眉头微皱:“琉璃,你似乎变了些。”

“是吗?”端木琉璃笑笑,“变好了还是变坏了?”

楚凌云想了想:“变得更勾魂夺魄了。不过无所谓,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都只能是我的。当日以为你陷入了流沙坑,你知道我唯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他眼中刹那间迸发出一抹凛冽的杀意,端木琉璃不由哆嗦了一下:“什么?”

“毁了这天和地,只要能找到你。”楚凌云淡淡地说着,“幸好,你没事。”

端木琉璃静静地看着他,透过他眼中的疲惫,她可以想象数月来他承受了怎样的煎熬。叹口气,她双手捧住了他的脸:“你也变了,变瘦了,这样不好看。从今日起好好吃,好好睡,还我当初那个丰神俊朗的狼王!”

楚凌云微笑,将她的手重新握在手中:“我为你消得人憔悴,你居然还敢嫌我不好看?你自作聪明地设计,生死未卜,我夜不安寝,食不知味,怎么可能不瘦?”

端木琉璃自知理亏,讨好地笑笑:“我还不是为了尽快将血寒玉送给你吗?啊对了!你体内的毒解得怎么样了?还需要很久吗?”

“差不多了,”楚凌云瞅着她,眼中渐渐有一层玫瑰色氤氲开来,“不过秦铮说我中毒时间太长,还是再戴一段时间比较保险。”

端木琉璃这才放心:“那就好……你要做什么?”

话未说完,她已被楚凌云扑倒压在身下,不由吃了一惊。楚凌云笑得令人不安,眼中更是情潮涌动:“我要做什么,你猜不到吗?方才我已说过,一亲芳泽只是利息,其他的回来慢慢算。”

端木琉璃的心立刻漏掉了好几拍,却本能地想要推拒:“不!我……唔……”

这一次狼王吻得很用力,霸道的一面显露无疑,甚至不管这样的力道会不会弄疼了娇妻,仿佛恨不得将她连皮带骨吞入腹中,此生此世再也不分离!

凭心而论,端木琉璃并不讨厌他的吻……不,应该说她很喜欢楚凌云唇齿之间那独有的清新香气。然而他一向是冷静自持的,如此不加克制的掠夺还是第一次,难道他要在这里……

谁知就在此时,楚凌云却突然翻身坐起,气息微微有些紊乱:“唉!饮鸩止渴。”

端木琉璃皱眉:“什么?”

楚凌云看着她,神情间无比认真:“琉璃,我想要你,想得很……难受。你身为医者,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端木琉璃明白,男人在情yu得不到满足时,那种痛苦的确是很难忍受的。

“但我不想勉强你,所以觉得一亲芳泽应该可以缓解。”楚凌云笑笑,“不过事实证明,饮鸩止渴。越是亲近,我越想要你。”

端木琉璃翻身坐起:“我们已是夫妻,其实……”

“但你在本能地拒绝我,不管是身还是心,”楚凌云依然微笑,并没有指责之意,“琉璃,我不会放你,但我会等你,我有足够的耐心。”

端木琉璃心中一暖,主动靠过去亲了亲他的脸颊:“谢谢。”

楚凌云唇线一凝,笑得温和:“我们来说些别的,转移一下注意力。琉璃,你明明早已功力全失,哪来的内力?”

端木琉璃愣了一下:“你看出来了?”

“是试出来的。”楚凌云摇头,“我方才压倒你,你推我的时候已经本能地用了内力,若非我功力还不错,大概就被你伤到了,足见你还不能控制自如,到底怎么回事?”

端木琉璃沉默片刻,轻声一叹:“这个就说来话长了……”

便在此时,秦铮敲门而入,送上了几道精致的小菜。楚凌云见状便拉着她起身:“边吃边说。”

三人各自洗手落座,端木琉璃才将这一路行来的经历说了出来。之前的长途跋涉三言两语带过,直到说到蓝月白居然认出了易容后的她,楚凌云眼中才寒芒一闪:“之前,我是太忽略蓝月白了。他对你明明早就心怀不轨,我却以为他一身系整个天上阁之安危,应该还不至于与我为敌,想不到他还是色胆包天。”

“其实他倒并非一味好色,”想到他的执念,端木琉璃不由微叹,“我慢慢说给你们听。”

接着便是等风暴过后进入大沙漠,赶到皇陵寻找血寒玉,并因为血寒玉会令佩戴之人泛起白雾而想了那个流沙坑的计策。说到此处,端木琉璃突然苦笑了一声:“其实后来我才发觉,当时我那样做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根本是多此一举。”

“嗯。”楚凌云毫不客气地点头,“既然皇陵可以掩盖血寒玉的雾气,就算你已经找到,也可以暂时将它留在皇陵,假装继续寻找迷惑他们,等我前来接应就是,为何要自作聪明?”

端木琉璃老老实实地低头挨训:“是,后来我也想到了,只不过迟了些。我只一门心思想着如何瞒过你那个厉害对头的眼睛,却忘了最好的方法就是直接将血寒玉留在皇陵!所以我才说,我是机关算尽太聪明,险些误了卿卿性命。”

其实当时众人都不约而同地认为必须尽快将血寒玉送到楚凌云面前,才会千方百计地想要瞒过外人的眼睛,自然不会想到明明找到了还要继续耽搁下去。

有些责备地瞅她一眼,楚凌云接着问道:“后来呢?为了找你,我还未来得及问天宁他们,你到底是如何找到血寒玉的?”

端木琉璃苦笑一声,将当日利用那幅从琉璃球内得到的地图找到那间密室的经过详述一遍,秦铮已惊奇地睁大了眼睛:“让你进你就进,让你按你就按?王妃,你不怕那是潇正崇为了防止有人盗墓设下的陷阱吗?” .首发

“大多数人一定会像你这么想,所以只怕没有人肯照潇正崇的吩咐去做。”楚凌云淡淡地笑笑,代为回答,“看到‘进’字若是不进,就发现不了棺中的玄机。看到‘按’字如果不按,就无法启动机关掉入那间密室。所以潇正崇才说,若非正直、善良、聪慧之人,绝对找不到血寒玉。而除了琉璃,只怕再没有第二个人能如此顺利地达到目的。”

秦铮细细咂摸一番其中的滋味,终于恍然大悟:“我懂了!正直、聪慧之人自然心怀坦荡荡,能够准确揣摩潇正崇的心思,想别人想不到的,做别人不敢做的!血寒玉能够落到这种人手里,潇正崇才能含笑九泉!”

这个解释或许并不算太好,但事实是端木琉璃的确成功拿到了血寒玉,这就够了。

“有一点我还是不明白,”端木琉璃眉头微皱,“那幅线路图是从墓室顶上开始一路延伸到石棺上的,但真正指点我拿到血寒玉的不过是‘进’、‘按’、‘敲’这几个字而已。如果在此之前,有个像我一样的人进了皇陵,不管三七二十一进到棺中按下那个机关,不也找到血寒玉了?既如此,他费尽心思留下那线路图还有什么意义?”

楚凌云摇头:“这一点我们已经不可能知道。或许潇正崇是想让那幅藏宝图更逼真一些,也或者他是想给后来的盗墓者制造一些麻烦,又或者只是人老心不老,想跟我们开个玩笑,都有可能。”

这算什么回答?端木琉璃不由失笑,却也不再纠结于这些注定没有答案的问题,略一沉吟之后转而问道:“还有一点:既然血寒玉就在潇正崇的墓穴之中,我们完全可以直接进去找,何必还要造个装有线路图的琉璃球留在墓室那么麻烦?难道又是他开的玩笑?”

秦铮挠挠头: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