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情分彻底结束

小说: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者: 欲念无罪 更新时间:2016-09-12 05:51:32 字数:3683 阅读进度:113/419

蓝月白摇头:“我没有,我明明都已经照你的吩咐做了……”

“你还说?”女子怒意盈然,“当初你明明答应我把端木琉璃带走,而且一年只内不会让她回到楚凌云的身边,我问你,你做到了吗?”

这个女子赫然正是当初在大沙漠之中时曾经夜访蓝月白的黑衣人。当初她用那块玉佩作为要挟,让蓝月白为她做的事情正是如此。知道端木琉璃与楚凌云间伉俪情深,蓝月白本不打算答应。但是因为对画像中的女子执念太深,转而想到正好可以用这个机会了却自己此生最大的愿望,所以当初他才说不是为了帮这个女子,而是为了自己。

不过无论如何,他把端木琉璃带走的确不够一年,便微微一叹:“那是个意外,我也不想的,你不知道……”

听着他的讲述,女子虽然因为蒙着脸看不清表情,眼睛里却瞬间浮现出诧异至极的光芒:“什么?竟然会有这种事?真是、真是太便宜她了!该死!该死!”

蓝月白淡淡地笑笑:“她是好人有好报,我是罪有应得。”

女子看他一眼,眼中闪烁着冰冷的怒意:“你的意思是,端木琉璃得到了水龙丹,如今她已经天下无敌了?”

“倒不至于,”蓝月白摇了摇头,“其实到目前为止,王妃并不知道她到底得到了一件怎样的宝贝。而且据我观察,水龙丹根本还没有开始发挥作用。不过既然已经进入王妃体内,你就不要妄想再夺走了,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我自然知道,这还用你说?”女子冷冷地看着他,“不管途中发生了怎样的意外,总之你答应我的事情并没有做到,也就不算履行了承诺,你该不会想就这样算了吧?”

蓝月白微微冷笑:“放心,我不会,这件事情没有做到的确是我的责任,以后你若有什么要求,仍然可以带着玉佩来找我。但我有言在先,凡是跟王妃有关的事情都不可以。”

女子更加恼怒,却也知道勉强不了他,只得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不过如今我也没什么要你做的,你还是先把伤养好再说,我先走了!”

几天以后,苏天宁再次来到狼王府,把一块雪白的玉佩放在了楚凌云面前:“这个给你。”

楚凌云低头看了一眼,挑了挑唇:“天蔻的?”

苏天宁点头:“她说她无法解释琉璃提出的问题,但她真的没有想过伤害琉璃,既然你已经开始怀疑她,她便没有资格再做隐卫,所以让我把这个给你。”

那玉佩是隐卫所独有,除非被隐卫除名,否则必须终生带在身边。

楚凌云不置可否:“那她人呢?”

“走啦,”苏天宁叹了口气,“她说她不想再留在这个伤心地。所以要出去散散心。不过她只是出门游历,并非躲了起来,如果你还想找她兴师问罪,她随时会出现在你面前。”

楚凌云笑了笑:“天宁,这件事你怎么说?”

“我不知道,”苏天宁满脸迷惑地摇了摇头,“琉璃说的那一点的确是个问题,但是当我让天蔻发誓的时候,她却毫不犹豫地说如果她有心伤害琉璃,就让她不得好死,我真的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而且我现在才发现,我对天蔻的了解完全不像我自己想象的那样深,我突然觉得我根本就从来没有看透过她。”

楚凌云突然吐出一口气:“你也有这样得感觉了吗?”

苏天宁一愣:“你的意思是……”

“我也这样觉得,”楚凌云目光闪烁,“原本我以为我很了解她,但是现在我越来越觉得,我们所了解的都是她愿意让我们了解的,除此之外,我们其实什么都不知道。”

苏天宁沉默片刻,突然叹了口气:“那她说不再做隐卫……”

“随她,”楚凌云将玉佩拿在了手中,“如今这情形,她已经不适合再留下来。”

两人正在相顾无言,秦铮突然走了进来,只不过有些低头耷拉角。看到楚凌云和苏天宁大眼瞪小眼的样子,他顿时有些担心:“你们……怎么了?有事?”

“没事,”楚凌云摇头,“你有没有事?”

秦铮点头:“我有事。王爷,我刚刚从街上回来,偶然间听到七皇子府上的下人在议论,说子涯已经好多天不曾露面了。”

楚凌云目光一闪:“有这种事?他不是都形影不离的地跟在老七身边吗?怎么会好多天不露面了呢?”

“不就是说?”秦铮叹了口气,“如果他跟七皇子一起不露面那倒正常,可是七皇子出出进进,偏偏子涯不见踪影,我怀疑他可能出事了。”

“先别胡乱猜测,”楚凌云摇头,“如果邢子涯真的出了事,老七不可能那么平静。可能老七派他去执行什么秘密任务了也说不定。”

秦铮眼睛一亮:“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肯定是这样!多谢王爷!”

“瞧你那点出息,”楚凌云瞅了他一眼,“不知道的还以为邢子涯是什么绝色美女,让你如此念念不牵肠挂肚。明明人家看见你就知道翻白眼,你却还腆着脸往上凑,你前世欠他的?”

秦铮摇头,一本正经:“前世不欠他,我今世欠了他的。恨只恨我今世没有生成女儿身,否则我肯定以身相许。”

楚凌云忍不住笑骂一句:“滚蛋!别恶心我!”

秦铮摇头晃脑,显得很是得意,片刻后突然说道:“啊!对了!一年一度的蔷薇盛会就快到啦,王爷和王妃今年还会参加吗?”

楚凌云沉默片刻,接着唏嘘不已:“又要到蔷薇盛会了吗?时间过的还真快呢。似乎是在昨天,我刚刚慨叹与琉璃相识已经整整一年,想不到今天就已经整整两年了。”

秦铮可不是为了听他这些感叹:“那到底去还是不去啊?”

楚凌云伸了个懒腰:“难得咱们兄弟姐妹聚在一起开心一下,为什么不去?算算还有几天了,去准备吧。”

秦铮答应一声离开,苏天宁也满腹心事地走了。楚凌云将那块玉佩拿给端木琉璃看,端木琉璃却只是笑了笑:“她这也算急流勇退、明哲保身了,明知解释不了,便干脆来个一走了之。”

“不必再理会她,”楚凌云笑了笑,“到今天为止,我跟她之间的情分彻底结束!”

几日后,蔷薇盛会。

大上一次的蔷薇盛会成就了楚凌云和端木琉璃这对神仙眷侣,上一次的蔷薇盛会楚凌云遭遇刺杀险些命丧黄泉,是以两次都给世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知这一次的盛会又会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发生呢?

可以肯定的是本次的盛会比前两次还要热闹,参加的人也更多,而且倒有一多半是冲着楚凌云和端木琉璃来的。尤其是端木琉璃不但死里逃生而且还带回血寒玉给琅王解了毒一事更是充满了传奇色彩,坊间已经流传着各种各样的版本,令所有人的好奇心快要爆掉,当然都争着前来一睹芳容,并且能够有机会亲耳耳听一听那令人热血沸腾的经过就好了。

楚凌云和端木琉璃越出色,自然就越衬得其余人黯然失色,其中就包括最是愤愤不平的楚凌扬。今天的端木琉璃依然穿了那晚上的冰蓝色衣裙,迅速俘获了所有人的目光,众人立刻满脸惊艳,均不由自主地向前靠近着,仿佛靠得越近就越能沾染到那圣洁的冰蓝色。

“哇!三嫂你太美了!”久未露面的公主楚寒薇迎面而来,满脸赞叹,“真不知道三皇兄究竟是上辈子积了什么德,今生居然能够娶到你这样的王妃!”

楚凌云笑笑:“虽然这句话我已经无数次地听人说过,不过仍然感到很高兴。”

端木琉璃浅浅地笑笑,越发风华绝代:“一段时间不见,公主长大了。”

“是吗?”楚寒薇面带微笑,原先的稚气的确已经褪去了不少,已经渐渐具备了皇室公主该有的端庄优雅,“其实我觉得长大一点都不好,那么多规矩、麻烦,还有那么多需要考虑的事情,哪里像小时候那么无忧无虑。可是母妃却天天在我耳边念叨,说我已经是大姑娘了,不能再那么幼稚了什么什么的,我的耳朵都听得快起茧子了!”

能够说出这样的话,足见这位姑娘是真的长大了。楚凌云对这位同父异母的妹妹至少并不反感,居然还有兴趣逗了一句:“其他的事情自然是不需要你考虑的,你唯一需要考虑的就是终身大事。相中了哪家的公子哥,三皇兄给你做做媒如何?”

楚寒薇俏脸一红:“才不要你帮忙!”

“对,你可以自己挑,”楚凌云满脸一本正经,“今日的蔷薇盛会有很多风流倜傥的公子前来参加,你趁机看看其中可有合心意的,只要你指出来,三皇兄保你心想事成,绑也绑到洞房里去。”

楚寒薇越发不好意思,扭头就走:“我不跟你说了,我找母妃去!” .首发

端木琉璃笑笑,回头看了看楚凌云:“你们还真不愧是兄妹,近一年的时间不见,我发现寒薇眉宇之间越来越与你有相似之处了。”

“是吗?”楚凌云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你家夫君我俊得如此人神共愤,这世间居然还能有人与我相媲美?”

端木琉璃失笑:“不是媲美,是臭美。”

楚凌云一把搂住她,旁若无人地在她腮边亲了亲:“我是臭美,但你是真美,美得让我白爪挠心。”

端木琉璃一向性情淡薄,喜怒皆很少形于色,可是听到这句颇有个性的夸赞,她却忍不住笑得花枝乱颤:“我怎么不知道我的夫君如此文采斐然,用了一个这么妙的词?原来夸别人美还可以用白爪挠心吗?”

她倒是笑得开心了,楚凌云的眼眸反而渐渐变得幽深,语气也无比认真:“琉璃,你再笑,事情可要糟了。”

“什么?”端木琉璃依然笑得眉眼弯弯,“什么事情要糟了?你还能打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