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没有人希望我活着…

小说: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者: 欲念无罪 更新时间:2016-09-12 05:51:35 字数:3656 阅读进度:129/419

正因为知道已经死到临头,楚凌扬才毫无顾忌,冷冷地笑道:“父皇,你不必如此说的如此冠冕堂皇,你敢说你从不曾担心过三弟功高震主?”

楚天奇的脸色虽然微微有些发白,神情间却十分镇定:“朕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云儿是朕的儿子,说什么功高盖主?就像云儿说的,你这分明是死到临头还挑拨离间,朕决不能姑息!来人!将这大逆不道的孽子押入天牢,等候裁决!”

“是!”

大内侍卫一声应答,立刻上前架起楚凌扬就走。因为穴道被点,楚凌扬动弹不得,只得拼尽最后的力气嘶声尖叫:“三弟!我有今天都是你害的,我就算死了,也必然化为厉鬼,要让你日日夜夜不得安宁!父皇,你不必对三弟说这些好话,你做过什么自己知道!何况你以为三弟还是原来那中毒残废的猫吗?他已经变重新变成一只狼了,小心他将你撕成碎片,连皮带骨地吞下去!到时候……”

声音渐去渐远,终于什么都听不到了。而他最后说的这些话却清晰地传到了每个人的耳中,满殿群臣面面相觑,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楚凌云的脸上反而一片阳光灿烂,只是叹了口气说道:“大皇兄也真是的,都到了这个地步,还满嘴胡言乱语,好像真的有人会相信似的,真可笑。”

“不错,没有人会相信,”楚天奇袍袖一挥,立刻跟上,“众位爱卿,扬儿已经疯了,怪不得会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事。他方才那些疯言疯语众位爱卿只当不曾听到,若是被朕听到有谁胆敢私下议论,严惩不贷!”

“臣等不敢,皇上英明!”

群臣立刻齐声高呼,暗中想着从此之后嘴上一定要有要有个把门的,千万记着祸从口出这四个字。至于皇家那些秘密,就让皇家自己去解决,与他们无关。

楚天奇神色稍缓,疲惫不堪地挥了挥手,命众人各自回去歇息:“云儿,你留一下。”

此处的残局自然有人负责收拾,楚天奇带着楚凌云回到了御书房。各自落座,他又叹了口气:“扬儿这个孽子,真是死有余辜。不过你方才说他已经不能人道,怎么回事?”

“原来父皇还不知道?”楚凌云皱了皱眉,“其实不怪我心狠,他根本就是咎由自取。”说着他将事情经过简述一遍,末了煞有介事的地叹了口气,“其实我也没打算将他变成废人,只是想不到那种媚毒居然如此厉害。不过话又说回来,若不是他居心不良,想用媚毒对付琉璃,也不会害了自己。”

楚天奇点头:“他这是自食恶果,你不必为此感到内疚。更何况今日你也看到了,他不但不思悔改,竟然还想弑君,根本是死不悔改!”

无论如何这才是楚天奇最愤怒的一点,如果楚凌扬的目标仅仅是楚凌云,一见杀不了他便立刻收手的话,或许他还不至于这样生气。可是那个孽子居然想要拉他做垫背的,这便绝对不能原谅了!

不过,转念想到方才楚凌扬说阻止不阻止的那些话,他的眼中闪过了一丝一丝冷芒,故意不动声色地说道:“云儿,扬儿说你早已知道了一切,看今日这局势自然是真的,只不过你是如何知道的?又为何不曾提前告诉朕一声?”

楚凌云挑了挑唇:“其实大皇兄还是很聪明的,他认为现在我们被蝙蝠公子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必定顾不上其他,何况之前又没有丝毫预兆,若是突然发难,必定定会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从而达到目的。”

“不错,正是如此,”楚天奇点头,“而且你也看到了,除了你之外,所有人都想不到他居然会做出这种事。”

楚凌云笑笑:“不过可惜,他忽略了一点。因为蝙蝠公子三番五次袭击,我原本就早已安排了人手暗中注意各处的动静,他派人到处安放炸药,我怎么可能丝毫察觉不到?”

楚天奇微微一叹:“你说得不错,扬儿从来不是你的对手。”

“父皇过奖了,”楚凌云难得谦虚了一句,“发现了那些异常,我便暗中命人一查,才知道他们是大皇兄的人,不过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便故意不去揭穿,派人暗中监视,想不到他是为了杀我。”

楚天奇点头:“你是什么时候把那些黑衣人换成隐卫的?”

“早朝之前不久,”楚凌云回答,“那个时候大皇兄已经秘密传令下去,让他们准备行动,我便暗中命令狼鹰把那些黑衣人全部擒获,换成隐卫。”

楚天奇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怪不得你方才那么气定神闲,原来早已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了,很好,这才是不败神话该有的样子!云儿,你是东越国名符其实的守护神!”

楚凌云笑笑:“不敢当,不过有了这次的前车之鉴,父皇务必小心,以防重蹈覆辙。”

“这个朕自然知道,你放心,”楚凌扬冷哼了一声,“朕保证同样的事情绝对不会再发生!”

局势已经得到控制,如何处置楚凌扬便不是楚凌云该操心的事了,不久之后他便一身轻松地回到了琅王府。

端木琉璃虽然一直在陪着二老说话,却不时伸长脖子往门口的方向看,显然极不放心。看到楚凌云进来,她眼睛一亮,立刻站起身奔了过去:“凌云,情况如何了?”

不同于方才的神采飞扬,楚凌云显得很疲倦,而这种疲倦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是一种心累的感觉。看到端木琉璃眼中的关切,他微微笑了笑:“放心,已经解决了。”

“你很累,”端木琉璃皱了皱眉,“先进去休息一下。”

楚凌云点头:“你陪我。”

端木琉璃回头看了看两人,木灵芝含笑挥了挥手:“去吧去吧,咱们可不敢打扰你们小两口恩恩爱爱。”

端木琉璃点头,扶着楚凌云去了内室。看着二人的背影,端木凝安摸着自己的下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好消息?我想当外公了。”

“着什么急?”木灵芝笑笑,“咱们琉璃可还是个孩子呢!不过云儿的样子好像不太对劲,我们要不要去看看?”

端木凝安点头:“走!”

进入内室,扶着他躺到了床上,端木琉璃坐在床前看着他:“凌云,今天的事不顺利?”

“顺利,”楚凌云看着她,轻轻握住了她的手,“可是琉璃,我心里有些难受。”

端木琉璃吃了一惊,一时竟然不知该说些什么。楚凌云一向是神采飞扬、霸气十足的。即便是在中毒残废的时候,她也从来没有看到他露出如此软弱无助的一面。

蓦地有些心疼,她抬手替他整理着鬓边的乱发,柔声说道:“怎么了?可以跟我说说吗?我或者解决不了你的问题,但我保证我可以是一个好听众。”

楚凌云静静地看了她片刻,突然向里挪了挪身体,轻轻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琉璃,陪我躺一会儿好吗?我保证什么也不做,只是想抱抱你。”

端木琉璃毫不犹豫地躺了下去,因为她知道如果楚凌云想要对她做什么,不会等到今天。

爱妻的娇躯散发着淡淡的幽香,又是那么绵软温热,楚凌云满足地一声叹息,伸手将她搂入了怀中,把脸埋在她柔软的胸膛上闷闷地说道:“琉璃,你知道吗?大皇兄说没有人希望我活着。”

端木琉璃抿了抿唇,语气中含着浓浓的杀意:“我剁了他!”

楚凌云忍不住呵呵地笑出声:“我就知道你对我好。”

端木琉璃反而皱了皱眉:“你为这个难受?这种话你不会真的相信了吧?”

“难道不是吗?”楚凌云扬起脸看着她,“那你倒说说,有谁希望我活着?”

“我,”端木琉璃淡淡地笑了笑,“凌云你记着,在这个世界上,就算所有人都希望你死,我都希望你好好活着,而且把那些希望你死的人一个一个碾成碎片。”

楚凌云的唇角慢慢勾出一抹动人的笑意:“好,有你这句话,我再不要别的。我原也知道我的存在对某些人而言是阻碍,但听到大皇兄说出那句话,我仍然觉得……”

他找不到合适的词汇来形容此刻的感受,端木琉璃沉默片刻,突然温柔地笑了:“凌云,你有没有想过那些不希望你活着的都是什么人?”

“嗯?”楚凌云略有些疑惑的看着她。

“他们不希望你活着是因为只要有你,他们就不可能君临天下,”端木琉璃冷笑,“所以对于这样的人,最好得回报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楚凌云静了下去,片刻后深吸一口气:“我懂了。”

端木琉璃点头:“还难受吗?”

“才不会,”楚凌云笑了笑,“我如今要做的是让他们难受。”

端木琉璃这才放心:“那么跟我说说,刚才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楚凌云点头,将所有的一切一五一十地讲述了一遍,端木琉璃扬了扬眉:“这不是很好?至少已经解决了一个祸害。不过我相信,听到他说的那些话,父皇心中绝对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无动于衷,你要小心。”

楚凌云支起了头,侧身看着她:“放心,同样的招数对我是没有用的。”

端木琉璃心念一转,回头看着他:“你的意思是……”

楚凌云笑笑:“我的意思是,从你的手中浴火重生之后,我已经经历了千锤百炼,坚韧如磐石,经得起任何风浪。”

“是吗?”对于他的大言不惭,端木琉璃很是嗤之以鼻,“可是方才好像有人跟我说,他为了一句屁话而难受。”

楚凌云失笑,一本正经地说道:“琉璃,你讲粗话了,我要惩罚你。”

端木琉璃将手枕在脑袋下面,笑得勾魂夺魄:“好啊,你打算怎么惩罚我,狼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