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落花有意随流水

小说: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者: 欲念无罪 更新时间:2016-09-12 05:51:45 字数:3451 阅读进度:156/419

苏天宁砰的一声将圣旨摔在桌子上:“我对她有没有意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根本不能在一起,你明明知道其中的厉害关系,就别在这儿气我了,快想办法!”

楚凌云不笑了,脸上的神情是从未有过的认真:“天宁,我不希望因为我毁了你一生的幸福,你应该有你自己的选择和生活。我是你的朋友、兄弟,甚至可以算你的主子,但绝对不是你的顾虑。”

苏天宁笑了笑,眼中的光芒温暖得令人心动:“什么叫‘算’?你就是我的主子,为了你牺牲一切都值得,而且我愿意、我心甘情愿,你管得着吗?”

楚凌云挠挠头,转头看向端木琉璃,后者什么也没说,只是冲他挑了挑大拇指:能得属下如此死心塌地,恐怕当朝也就只有琅王能做的到了,而这个独一无二的男人是她的夫君,想想还真是挺让人乱骄傲的。

看懂了她的意思,楚凌云满脸笑意,却故意哼了一声:“你还在那边幸灾乐祸,快帮我想想办法!”

端木琉璃笑笑:“你指哪方面?是想办法让天宁答应这门婚事,还是想办法让父皇收回成命?”

楚凌云磨磨牙:“你能做到哪个?”

端木琉璃装模作样地想了想:“哪个也做不到。”

楚凌云抿唇,片刻后忍不住笑出了声:“做不到你那么一本正经?”

“不是有你么?”端木琉璃也笑了笑,“我做不到的事,只需要交给你,万事大吉。”

“这话我喜欢听,”楚凌云笑得温暖,“不过可惜,我也做不到。”

苏天宁当即满脸黑线:“你们夫妻俩这是联手来欺负我了?我还告诉你们,今天你们若是想不出办法,我就赖在这里不走了!”

“欢迎,”端木琉璃点头,“咱们琅王府足够大,就是人丁不旺,你来了还能给咱们添添人气。”

苏天宁气得双眉倒竖,冷笑连连:“人丁不旺怪谁?你们小俩口成亲的时间也不短了,到现在还没有什么动静,是不是狼王的本事不够大?没事的时候多运动运动,弄几个小狼崽子出来人丁就旺了!”

端木琉璃笑得花枝乱颤,楚凌云则若无其事地活动着狼爪,顺便露出狼牙在下唇上磨了磨:“天宁,我是你的主子。”

“你还知道啊?”苏天宁完全无视他的爪牙,“既然是我的主子,你好意思看着属下往火坑里跳也不拉一把?念在咱们主仆、兄弟一场的份上,好歹帮我一回呗。”

楚凌云收起狼爪:“你可别乱说,那怎么是火坑呢,明明是洞房。”

苏天宁冷笑:“不管是什么,总之我不要,替我解决了这个麻烦。”

楚凌云笑笑:“你希望我怎么帮你解决?去找父皇,让他收回成命?”

“别跟我说君无戏言那一套,”苏天宁依然冷笑,“只要你愿意,圣旨也可以朝令夕改!”

楚凌云挠挠头:“过奖。”

“其实我倒觉得,事缓则圆。”端木琉璃沉吟着开口,“既然父皇已经赐婚,你先不要急着拒绝,虽然你的顾虑我们都懂,但谁知道接下来局势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苏天宁目光一凝:“你的意思是说……”

“我的意思很简单。”端木琉璃微微一笑,“朝中局势向来一夕三变甚至更多,接下来将往何处走谁也不知道。别的不说,我与凌云相识之前,你想到我能治好他的病了吗?”

苏天宁眸中掠过一抹恍然:“这倒是,所以在不久的将来,或许我的顾虑已经不能成为顾虑。”

“便是如此。”端木琉璃点头,“除非你对寒薇公主丝毫无意,那么立刻叫凌云帮你回绝这门婚事。”

苏天宁迟疑片刻:“可……就算我愿意缓,皇上又怎会由着我?”

这便无异于承认他对楚寒薇的确有情,端木琉璃微笑,眼中掠过一抹狡黠:“父皇只说要你择吉日完婚,至于择在哪一天,还不是你说了算?”

苏天宁失笑:“是。但还有寒薇……”

“你们俩的事,你们自己去谈。”楚凌云懒洋洋地打个呵欠,“告诉她你的意思,看她愿不愿意等你。愿意就等,不愿意拉倒。”

端木琉璃瞪他一眼:敢情你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是不是?

楚凌云的呵欠打了一半,立刻很委屈:“琉璃你为什么瞪我?我又没说错……”

端木琉璃扭开头,他又跟上一句:“你看,你又不理我了,刚才这句也算错?”

苏天宁一挥袖子,嗖的没了踪影,懒得看他在爱妃面前献宝。可是身后还传来楚凌云的声音:“琉璃,你别走啊!我又说错了?”

接到苏天宁约她相见的消息,楚寒薇心花怒放,然而紧跟着又万分不安:难道他是为了跟自己彻底摊牌,让自己死心的?

思来想去,她终究有些害怕,但又觉得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无论结局好坏总是要面对的,便一咬牙带着侍女秀婉出宫而去。

为免引人闲话,苏天宁将她约到了琅王府。进门看到楚凌云夫妇就坐在前厅看着她,楚寒薇立刻红了脸,别别扭扭地上前行礼,声音细如蚊蝇:“三皇兄,三皇嫂。”

楚凌云抬头看看:“有蚊子?”

楚寒薇的脸更红了几分,端木琉璃已经上前,含笑开口:“寒薇,这没什么好害羞的。有三皇嫂在,谁敢说一个字的闲话,狼王饶不了他。”

楚凌云眨眨眼:“既然是有你在,为什么又是我饶不了他?”

端木琉璃装作不曾听到:“天宁在后花园等你,你自己去,秀婉,你在这里等。”

秀婉点头称是,楚寒薇反而胆怯起来,使劲握着端木琉璃的手:“三皇嫂,我……我好紧张……”

端木琉璃微笑:“没事,去吧,去了就不紧张了。”

楚寒薇深吸一口气,终于放开她的手大踏步向后花园而去。可是走了几步却又回头:“三皇嫂,你手痛不痛?”

端木琉璃一怔:“哈?”

“我方才攥着你,我的手都攥痛了,没道理你一点感觉都没有。”楚寒薇满脸严肃,“不过你不说,我当你不痛,就不道歉了。”说完,她才真的离开了,走向未知的未来。

端木琉璃抿了抿唇,继而失笑:“凌云,这两句话说的,颇有你之风。”

楚凌云扬眉,撇了撇嘴:咱舒缓紧张心情的时候,不用如此拙劣的法子。

看到凉亭中那个颀长挺拔的身影,原本以为自己会紧张到死的楚寒薇居然奇迹般地平静下来,俏丽的脸上有一团动人的光辉氤氲开来,说不出的高贵,典雅。迈步走进凉亭,她微笑开口:“苏公子。”

苏天宁早已过来相迎,脸上同样带着俊朗动人的微笑:“公主请。”

楚寒薇点头,二人便各自落座,一时谁都不曾开口。苏天宁抿唇,倒了一杯凉茶递过去:“赐婚一事,想必公主是愿意的?”说完狠狠鄙视自己一下:这不是废话吗?她都已派人去探问自己的心思了,怎会不愿意?

楚寒薇垂着头,声音虽轻,语气却很坚决:“我知道苏公子一定会笑话我轻浮,但我依然想争取一回。如果苏公子实在对我无意,我绝不纠缠,立刻请父皇收回成命便是。”

苏天宁看着她微微颤动的睫毛,心中没来由地有些疼惜,轻轻一叹说道:“落花有意随流水……”楚寒薇的心猛然一紧,脸色已经有些发白,紧跟着却又听他说了下去,“流水有心恋落花。”

楚寒薇一呆,继而惊喜地抬头:“苏公子?”

“只可惜,”苏天宁微笑,眸子动人地闪烁着,“朝中局势风起云涌,如今更是山雨欲来风满楼,怕只怕风太急,雨太骤,会让落花流水两离分。”

楚寒薇脸上的惊喜渐渐淡去,代之以不可动摇的坚毅:“苏公子,你的意思我明白。但既然有你方才那两句话,无论如何我等你。”

苏天宁眼中浮现出一丝欣然:“我只担心让你空等一场,误你终身……”

“不会,”楚寒薇笑了笑,笑容明朗,“你对我有心,即便最终无法厮守终生,我也不算空等。”

“好姑娘。”苏天宁微笑,居然轻轻握住了她的手,“我会记住你的话,但原谅我还不能给你任何承诺,因为我无论做任何事,都要以不背弃凌云为前提,可是你……”

“我明白,”楚寒薇打断他,依然笑得温和,“三皇兄霸者无双,值得你生死追随不背弃。你若会为了我背弃三皇兄,我才要瞧不起你,才不会对你一见……”

只这两句话,苏天宁所有的顾虑顷刻间烟消云散,眼中已经流露出丝丝爱意,故意微笑追问:“对我一见怎样?”

“一见倾心”这种话她自然说不出口,何况还在正主儿面前,便只好红着脸低着头不说话。

苏天宁越发不依不饶,故意叹了口气:“我明白了,原来是一见就烦。”

“才不是!”楚寒薇急了,实话脱口而出,“我是说对你一见倾心……”话一出口,才看到苏天宁柔情之中的促狭,登时又羞又气,“你……你欺负我!”

“这就叫欺负了吗?”苏天宁柔声说着,上身突然前倾,“那么这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