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病入膏肓

小说: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者: 欲念无罪 更新时间:2016-09-12 05:51:45 字数:3657 阅读进度:161/419

內侍躬了躬身:“启禀皇上,那侍女说晴妃娘娘的病情非常严重,已经连续请了几位太医,却都束手无策,恐怕只有医术高明的琅王妃能够救晴妃娘娘了!”

楚天奇了然,转头看向了楚凌云:“云儿,看来只能让琉璃辛苦一趟了。”

“是,”楚凌云点了点头,“不过父皇,晴妃的病既然如此严重,琉璃也未必一定能治好,只能尽力而为。”

果然是狼王一贯的作风,先留条后路再说。

“那是自然,”楚天奇点头,“倘若实在救不得,也是她命该如此。来人!快去请琉璃前往皇陵。”

內侍答应一声退下,楚凌云接着站了起来:“父皇,我去接一接琉璃。”

楚天奇点头,等他转身离开之后命众人也回去歇着。众人起身施礼,依次退了出去。因为彼此之间从无任何来往和牵扯,众皇子对晴妃的死活自然并不关心,各自议论几句也就散去了。

看到楚凌飞走在后面,楚凌欢故意放慢脚步,等他过来之后才若无其事地说道:“五皇兄,听说在蔷薇盛会上晴妃便旧疾发作昏过去一次,那次也是三皇嫂救了她,她跟三皇嫂还真是有缘呢!”

楚凌飞答应了一声:“三皇嫂医术高明,出了这样的事,他们自然会想到她。”

哟,还挺能撑,我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楚凌欢暗中冷笑,眼珠一转接着说道:“不过我听说晴妃这旧疾已经折磨了她好几年,依我看三皇嫂也未必能治得好她。”

楚凌飞的脚步一顿,虽然接着便继续向前走去,楚凌欢却忍不住一喜:果然有问题!兴奋间,耳边已听楚凌飞说道:“何以见得?三皇嫂连三哥那么重的病都治好,难道还治不好晴妃?”

眼角的余光紧紧盯着楚凌飞脸上的表情,楚凌欢故意叹了口气说:“三皇兄的病虽然严重,却是外伤,而晴妃的病是先天之疾,医治起来只怕没那么简单。别的不说,如果三皇嫂真的能救她,早就动手了,为何一直拖到今天呢?”

楚凌飞垂下了眼睑,脸上的表情却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点了点头淡淡地说道:“有道理,既如此,就只能像父皇所说的,是她命该如此,怨不得任何人。我还要顺道去给母妃请安,先走了。”

楚凌欢含笑点头:“五皇兄请。”

楚凌飞袍袖一甩快步而去,仿佛急着去做什么事似的。楚凌欢站在原地得意地摸着自己的下巴:“子涯,你看出了什么?”

邢子涯上前几步摇了摇头:“属下没有看出太大的问题,只是王爷提及晴妃的病时,五皇子的脚步曾经顿了一下,眼角也曾跳了跳。”

“这就够了!”楚凌欢阴测测地冷笑着,“尽管五皇兄已经掩饰得足够好,这两个动作还是泄露了他心中的秘密,依本王看,这件事八九不离十了。”

邢子涯却显得谨慎得多,沉吟片刻,他压低声音问道:“可是王爷,会不会是我们太敏感了?因为我们先开始怀疑五皇子与晴妃有染,看他的时候就难免先入为主。”

楚凌欢不由点了点头:“有道理,此事必须谨慎,务求一击而中。子涯,你立刻暗中盯叮嘱咱们的人,务必严密监视皇陵的动静,如果五皇兄担心晴妃的病况,他一定会找机会偷偷溜进去探视的。”

邢子涯点头:“是,属下立刻就去。”

“回来!”楚凌欢一声冷哼,“此刻三皇兄和三皇嫂都在那里,你去找死么?晚些时候再去!”

不多时,秦铮便护送着端木琉璃入了宫,楚凌云迎上前去,眨了眨眼:“琉璃。”

端木琉璃笑笑:“我们去皇陵,别让晴妃等急了。”

三人一路往皇陵而去,耽搁的时间却并不长,不多时便重新回到御书房求见。得到许可,两人入内参拜:“见过父皇。”

“免礼,”楚天奇挥了挥手,“琉璃,你去过皇陵了?”

“是,”端木琉璃点头,却是眉头紧皱,“请父皇恕罪,晴妃娘娘的病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儿臣无能为力。”

楚天奇闻言不由吃了一惊:“娘胎里带出来的?”

端木琉璃点头:“不知父皇可还记得晴妃娘娘的妹妹,安紫雨安姑娘?”

楚天奇稍一回忆,脑中立刻浮现出了一张俏丽的脸:“记得,那年的蔷薇盛会她还跳了一支舞,很是惊艳,怎么了……对了!朕想起来了!当时她也是心疾发作昏倒过去的,是不是?”

当时看到她活力四射、娇俏可人,楚天奇原本还盘算着将她也收入后宫,谁知紧跟着她却心疾发作,他才知道安紫雨跟她姐姐一样,也是个病秧,子这个念头自然也就放弃了。

“正是如此,”端木琉璃答应一声,“其实她们姐妹俩的病一样,都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心疾,根本无药可医。父皇若是不信,可召其他太医前来问问。”

楚天奇摇头:“没有必要,你的医术朕自然信得过。只不过……真的无救了吗?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端木琉璃摇头:“至少儿臣救不了。如果能找到医术比儿臣更高的人,会有希望也说不定。”

楚天奇皱眉:“连你都这样说了,那只怕是……琉璃,依你看晴妃还能支持多久?”

端木琉璃沉吟着:“父皇,这恐怕很难说。这种病每发作一次,都会比上一次更危险,不定哪一次发作她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楚天奇吃了一惊:“也就是说她随时都有可能不治身亡?”

端木琉璃点头:“是,因此儿臣此番前来也是想请示父皇:晴妃娘娘的身体已不适合继续留在皇陵,不如让她回到原来的寝宫静心修养,或许还能多支撑一些时候。”

楚天奇立刻答应:“自然可以,当初去皇陵也不是朕的意思,既然都病到这个地步了,自然应该回来。”

“多谢父皇,”端木琉璃答应一声,“儿臣这就去告诉晴妃娘娘。”

楚天奇沉默片刻,突然叹了口气:“晴妃自入宫便开始缠绵病榻,想不到还是逃不过这一劫。琉璃,问问晴妃还有什么要求或者未了的心愿,只要在朕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都可以尽量满足她。”

人家想跟你的儿子在一起你乐意吗?端木琉璃暗中撇了撇嘴,面上却只是答应一声:“是,儿臣替晴妃娘娘多谢父皇。”

出了御书房,端木琉璃立刻转头吩咐:“秦铮,辛苦你去皇陵跑一趟,说皇上已经同意请晴妃娘娘搬回寝宫。”

秦铮抱拳:“是,属下知道了!”

说完他转身而去,楚凌云已经若无其事地掏了掏耳朵:“喊那么大声干什么?生怕别人听不到似的。”

端木琉璃笑笑:“可不就是怕人听不到吗?如果听不到就糟了。”

楚凌云握着她的手,两人肩并肩慢慢在宫中溜达着。便在此时,突然看到宁贤妃迎面而来,端木琉璃忙躬身施了一礼:“见过娘娘。”

“不必多礼,”宁贤妃微笑,“本宫原本有点小事想要请教琅王妃,既然碰到了,不知琅王妃能否替本宫解除烦恼?”

端木琉璃含笑点头:“琉璃不敢,娘娘请吩咐。”

宁贤妃迟疑片刻,上前两步凑到她的面前压低声音说了几句什么,便见端木琉璃摇了摇头,也低声说了几个字。宁贤妃明显愣了一下,接着追问了一句,二人就这样你来我往地说了好一会儿,宁贤妃才转身而去。

夫妇二人对视一眼,相视而笑。

虽然已经回到了王府,楚凌欢的脑子却一刻都不曾停止运转。虽然他希望通过晴妃之事扳倒楚凌飞,但动作必须要快,否则一旦晴妃一命呜呼,就算他把事情翻出来,到时候死无对证,威力就没有那么大了!

正在来回转圈,邢子涯敲门而入:“王爷,宫中有消息传来。”

楚凌欢眼睛一亮:“快说!”

邢子涯点头:“王爷,方才咱们的人看到宁贤妃与琅王妃在一起,而且说了很长时间才各自离开。”

“很好!”楚凌欢兴奋地击了一下手掌,“宁贤妃是五皇兄的母妃,五皇兄方才又说要顺道去给母妃请安,难道这还不能说明其中有问题吗?如今我们要做的就是搜集证据,到时候五皇兄就无法抵赖了!”

邢子涯抿了抿唇:“王爷,会不会太顺理成章了一点?如果五皇子真的与晴妃有染,他肯定会百般小心,怎么会露出这么多破绽?我倒觉得他根本就是故意露给我们看的。”

楚凌欢满脸不以为然:“你也太多疑了吧?五皇兄跟晴妃有染,他肯定会百般掩饰,怎麽会露出破绽给我们?难道他生怕我们不知道他勾搭父皇的妃子吗?”

邢子涯恍然:“这倒是。”

楚凌欢得意地冷笑一声:“只不过五皇兄说什么都没有想到昨天晚上他与晴妃共同出游被我们无意中撞到,还以为他的秘密至今无人知道,那么宁贤妃与琅王妃碰巧遇到并且随意交谈几句,有什么好奇怪的?任何人都觉得再正常不过了。”

邢子涯沉吟片刻,不由点了点头:“有道理。”

楚凌欢看他一眼,突然冷笑一声:“再说,就算此事有疑点,跟我们又有什么关系?”

邢子涯闻言倒是愣了一下:“王爷的意思是……”

“跟了本王那么久,你还不知道本王是如何做事的吗?”楚凌欢得意地冷笑的着,“虽然我们可以借此机会扳倒五皇兄,但谁说我们必须要亲自出马了?”

邢子涯恍然:“借刀杀人。”

“不要说的那么难听嘛!”楚凌欢笑了笑,“本王跟五皇兄好歹是亲兄弟,怎么好意思亲手对付他?”

邢子涯看他一眼,没有做声: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你们之间斗得你死我活,不死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