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他是为了你

小说: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者: 欲念无罪 更新时间:2016-09-12 05:51:52 字数:3373 阅读进度:193/419

邢子涯抿着唇,一时之间不知究竟该说些什么。直到今日他才明白当日之事的真相,也就是说霍菱儿其实也是被楚凌欢利用、欺骗了,原本以为只是假死骗骗他们,却没想到真的赔上了性命。如果她泉下有知,只怕早就来找楚凌欢算账了吧?

见他一直沉默不语,秦铮倒是有些担心,立刻小心地问道:“子涯,你是不是还是不相信?这些话虽然是我们说的,但是刚才琰王也已经亲口承认,这总假不了吧?”

“不,我说过了我信。”邢子涯摇了摇头,“我只是觉得霍菱儿很可怜,为了完成任务,她不但委身于我,最后还把命赔上了。”

这一点秦铮倒是来不及感叹,听到他说相信,他不由大喜:“也就是说以后你不会再怪我了?”

邢子涯看着他,片刻后叹了口气:“我只怕你会怪我,这些年我是怎么对你的你知道……”

“我知道我知道,但我不会怪你。”秦铮连连摇头,“谁也没有想到楚凌欢居然会宁愿真的杀死霍菱儿也要离间我们,我又怎会怪你呢?子涯,这么多年了,我只想听你亲口说一句你已经不再怪我,我们还是从前的好兄弟。”

邢子涯看着他,很有几分不好意思:“你真的不怪我?”

秦铮立刻摇头:“真的我不怪你,否则这些年我不会屁颠屁颠地跟在你后面,希望你能明白事情的真相。”

邢子涯点了点头,突然微微一笑:“好吧,那我们还是。”

秦铮愣了一下,接着才反应过来他的意思是我们还是从前的好兄弟,不由大喜过望,扑过来一把抓住了他:“真的?太好啦!这下子我总算可以放心了。”

邢子涯笑笑,有些不自在地抽回了手,接着问道:“你们应该早就知道琰王想要借这个机会直接除了我,才会想出这个办法来对付他,那么你们究竟是如何知道的?”

“那是王爷的功劳。”秦铮笑了笑,“子涯,你不要怪我们,其实那天你在宫门口昏倒被送到太医院,是我做的。”

邢子涯眉头一皱:“什么?”

这一切其实都是端木琉璃早就计划好的,当初得知邢子涯患了脑疾,必须做开颅术,她便知道让邢子涯看清楚楚凌欢对他的真正用心的机会来了。因为在整个京城甚至整个东越国,会开颅术的只有她一人,而楚凌欢是绝对不会求助于琅王府的。

因为他很清楚,邢子涯为他效忠的基础其实薄弱得不堪一击,一旦邢子涯跟秦铮之间的关系缓和,两人呆在一起的机会多了,就难免会提起当年的事。两下里一碰头,再看出什么破绽不就糟糕了吗?所以他必须从源头上杜绝那种可能。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肯定会想出一些办法防止邢子涯向自己求助,那么她会让邢子涯知道,楚凌欢宁愿让他等死,也不会让他自己的利益受到半点威胁。这样邢子涯至少就会明白楚凌欢对他从来就不是真心,有了这个基础,再想办法让邢子涯知道当年之事的真相应该就比较容易了。

不管楚凌欢想出什么办法,他们都会根据具体情况商议对策。于是当日她安排好一切,让秦铮用无色无味的药物迷倒邢子涯,好让那些太医说出开颅术只有琅王妃会做,接着由楚凌云立刻前往琰王府打探楚凌欢的反应。

当时毕竟是大白天,如果等到晚上容易错过时机,而以楚凌云的功夫,即便是大白天也可以不惊动任何人。只是端木琉璃怎么都没有想到,打探的结果居然是楚凌欢要让那些太医假装会开颅术,然后借此机会把邢子涯杀死!

正是因为如此,听楚凌云说楚凌欢要让太医为邢子涯做开颅术,端木琉璃才会说出那句楚凌欢要杀邢子涯。因为她知道至少在这里除了她之外没有人会开颅术,楚凌欢的险恶用心可想而知。

而与此同时,更让端木琉璃开心的事,楚凌欢这个计划反而给了她一个更好的机会,让邢子涯知道了真相。换句话说,楚凌欢如果不这样做,这件事的最终结果说不定不会像现在这样圆满。所以,楚凌欢这根本就是自作自受,自己种下的恶果自己尝。

紧跟着端木琉璃让秦铮去打探清楚楚凌欢为邢子涯做开颅术的具体时间,然后趁着今天晚上让秦铮易容成严金明的样子,故意引得楚凌欢说出了那些话,而这个时候楚凌云早已把邢子涯带到了房门外,让他亲耳听到了真相,于是一切就都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听到这一切,邢子涯不由恍然:“原来是狼王,怪不得能够在戒备森严的琰王府来去从容,如入无人之境,当世恐怕也就只有狼王这样的高手能够做到了。”

楚凌云笑笑:“还好,琰王府那样的地方称不上戒备森严,不信来我琅王府试试。”

邢子涯苦笑:“不必了,我信。”

秦铮呵呵地笑了笑:“子涯,能够让不可一世的狼王亲自出马,你的面子着实不小了吧?”

邢子涯看他一眼,淡淡地挑了挑唇角:“你别抬举我,我没那么大的面子,别以为我不知道狼王肯出马只不过是因为你。如果我不是你的师弟,他才不会管我是哪条路上的阿猫阿狗。”

秦铮笑了笑:不错,世上的人多了去了,不要以为天底下只有你最聪明。

“你还算聪明。”楚凌云笑了笑,“这里没有外人,我也不怕肉麻,没错,秦铮为我付出良多,只要是他的心愿,我都会替他完成。在我心里,琉璃是第一,秦铮是第二。”

这样的话听在耳中,端木琉璃只是笑了笑,显得十分平静,把所有的感动都放在了心底。而秦铮则立刻眼睛亮闪闪,满眼都是桃红色的心,简直美得冒泡,两只爪子抱在胸前拼命卖萌:“王爷,真想不到原来在你心中我居然占据着那么重要的位置,你放心,从今以后我为你做什么都行,为你死也行,你快说,想让我怎么死?”

端木琉璃打个寒颤,抖抖一身的鸡皮疙瘩。邢子涯则默默地扭过头去,假装不认识这个人。楚凌云则面无表情:“我说错了,就凭你这傻吧唧的样,没资格在我心中排第二。”

秦铮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哭丧着脸说道:“不要吧王爷?人家好不容易才爬上第二,你别那么快就把人家摔下来啊!”

楚凌云终于忍不住嗤的一声笑了出来:“够了吧,少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知道他是开玩笑,秦铮这才嘻嘻一笑,正色说道:“好,不开玩笑了,总之不管是为了什么,子涯,此番你终于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咱们兄弟之间的一切恩怨就一笔勾销,你觉得如何?”

邢子涯一贯是个直来直去的,爱就是爱,恨就是恨,从不扭扭捏捏,所以他立刻点头:“我当然愿意,而且我已经说过了,这么多年错怪你是我不对,只要你不怪我就好。”

秦铮摇头:“此事并不是你的错,从始至终我都没有怪过你。这些年看着你留在琰王身边,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替你担心,他毕竟是在利用你,我就怕他什么时候觉得你没有利用价值了,就会兔死狗烹,鸟尽弓藏。幸好,如今一切都来得及。”

邢子涯笑笑,看了他一眼,那一眼中有着久违了的温暖和亲情。然后转头看向了楚凌云:“狼王,当年之事你早就知道真相了是不是?既然霍菱儿已经死了,琰王更不可能对你说实话,那你是如何知道的?”

“幻影移情。”楚凌云淡淡地说,“当年那个计划是七弟和严金明共同制定的,那种剧毒也是严金明偷偷搜集来的。秦铮说出当年的事之后,我便知道其中另有蹊跷,经过一番调查得知此事跟严金明有关,我便对他使用了幻影移情,套出了真相。” .首发

正如他自己所说的那般,对狼王而言,只有他不想知道的事,没有他不能知道的事。

邢子涯恍然,又看向了秦铮:“既然如此,你为何不早告诉我霍菱儿本来想吃假死药,只是被琰王换成了剧毒?”

秦铮苦笑:“那个时候即便我告诉了你,你会相信吗?何况一直以来都没有像今晚这样的机会,即便我易容成严金明的样子,但若突然提及此事,琰王也肯定会起疑,没那么顺利套出真相让你听到的。”

总之一切都是机缘巧合,多种机会凑在一起才变成了如今的样子,少一样都不行。

明白他的意思,邢子涯点了点头:“若不是亲耳听到,我根本不会相信,只会以为那是你为自己开脱找的借口而已。不过我还是不明白,你们怎么知道得知我的病只能通过开颅术救治之后,琰王就一定会是这样的反应呢?如果他竟然无论如何都会保住我的命,并且不在乎求助于王妃,你们的计划不就落空了吗?”

秦铮摇头:“计划是王妃想出来的,你问她。”

“人性的弱点。”不等他开口询问,端木琉璃便淡然一笑开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弱点,要想一击命中,就必须针对他的弱点下手。当初琰王用那个计策对付你,正是因为看中了你的弱点:个性单纯,承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