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近朱者赤

小说: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者: 欲念无罪 更新时间:2016-09-12 05:51:54 字数:3528 阅读进度:206/419

不久,司徒默便入了宫,直接来到御书房求见,将事情的经过讲述了一遍。

楚天奇一听果然龙颜震怒:“什么?司徒笑颜逃婚?居然会有这种事?”

“是,请皇上责罚!”司徒默伏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臣罪该万死,请皇上责罚!”

楚天奇越发恼怒,冷哼一声说道:“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那么久,为何此刻才来禀报?司徒默,你究竟是何居心?”

“臣不敢!”司徒默连连叩了几个头,诚惶诚恐地说着,“皇上,臣绝无恶意,只是怕这种事传出之后会有损皇上和将军府的颜面,这才想暂时隐瞒,只要能够尽快把笑颜找回来也就是了,谁知道……”

楚天奇冷哼一声:“当初朕曾经要你回去征求司徒笑颜的意见,是你说她也愿意嫁给飞儿,朕才为他们赐婚的。既然如此,她为何还要逃婚?司徒默,是不是你骗了朕?”

司徒默心中暗暗叫苦,不得不连连叩头:“臣罪该万死,皇上恕罪!当初笑颜是说过怕自己配不上五皇子,但臣劝她不要辜负了皇上的一番好意,她便点头答应下来,臣才回复皇上的!”

楚天奇的目光有些发冷:“如此看来,她当初点头答应根本不是真心,只不过是权宜之计,先将你们稳住,然后再伺机逃婚。”

“想必就是如此。”司徒默连连叩头,“这一切都是臣的错,臣罪该万死,请皇上责罚!”

事已至此,责罚有什么用?楚天奇虽然恼怒,却不曾失了理智,沉吟片刻后问道:“这么久了,你都派人到什么地方找过?难道就一点消息都没有吗?”

司徒默虽然满头冷汗,却不敢抬手去擦,抖抖索索地说道:“回皇上的话:臣派人在京城各处都找过了,一直没有消息,这才将人马撒到了城外,看看是否有所收获。不过笑颜居然做出这样的事,实在是藐视皇家的大罪,即便找了回来,她也不配再做珺王妃,臣注定是要辜负皇上这一番好意了!”

“这些以后再说!”楚天奇皱了皱眉,“如今最重要的是先把司徒笑颜找回来,而且此事你既然已经禀报于朕,以后就不必偷偷摸摸了,朕会派人与你一起找。”

司徒默哪里还敢多说,立刻连连点头:“是,多谢皇上,多谢皇上恩典!臣告退。”

目光阴沉地看着他退了下去,楚天奇不由冷哼了一声。给楚凌飞选妃就是为了分散他的注意力,免得他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彤儿身上。不过婚姻大事毕竟非同儿戏,何况他又身为皇子,自然更应该慎重选择。他是费了很大的工夫,千挑万选才选中了司徒笑颜,却想不到居然会是这样的结果。

不过至少有一点司徒默说的有道理,那就是司徒笑颜既然是因为逃婚才离开的,那么即使把她找回来,只怕她也不适合再做珺王妃。

想到这一点,他就对司徒默越发不满。当初就是怕出现意外,他才特意给司徒默留了一些时间,让他回去征求司徒笑颜的意见。如果那个时候司徒默告诉他司徒笑颜不愿嫁给楚凌飞,他绝对不会勉强,也就不会出现今日这尴尬的局面。

只可惜他虽然考虑得十分周到,司徒默却偏偏把事情给办砸了,就冲这一点,他也不愿再让司徒笑颜做楚凌飞的妃子。

算了,就象征性地派些人出去帮司徒默找一找,找得到最好,找不到也不怪他。至于楚凌飞,只能再另外帮他选妃了,当然这一次绝对不许再出任何差错,必须见到本人,将一切说个清楚明白。

看此情景,楚凌飞应该还并不知道这件事,说不定还在筹备着大婚仪式。想到此,他立刻招手示意内侍上前:“立刻去珺王府,传珺王入宫。”

接到传召,楚凌飞立刻赶到了御书房:“参见父皇!父皇召儿臣前来有何吩咐?”

楚天奇抬头看他一眼,突然叹了口气:“飞儿,朕有个不好的消息告诉你,司徒笑颜逃婚了。”

虽然早已知道此事,楚凌飞还是尽力装出了一副惊讶万分的样子:“什么?逃婚?原来她并不愿意嫁给儿臣?早说嘛,儿臣也不想娶她为妃,若是早把话说开,她根本用不着逃走。”

知道他说的是事实,楚天奇还是忍不住瞪了他一眼:“你的心思朕自然知道,不过此事的确怪不得你,是司徒默欺骗了朕。”

他将司徒默方才说的一切简单重复了一遍,末了说道:“司徒笑颜已经离开京城很多天了,人海茫茫,除非她主动回来,否则只怕是不容易找的。何况她既然是因为逃婚才离开,即便找回来,朕也不会再选她做你的妃子。”

倒是没有想到他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楚凌飞瞬间大喜:“多谢父皇!父皇英明!”

“那么开心干什么?”楚天奇又看他一眼,淡淡地说着,“她没有资格再做你的妃子,不代表所有人都没有资格。朕会另外再帮你选最合适的人,或者你如果有了比较中意的姑娘,也可以告诉朕。”

楚凌飞不由眉头一皱,仍然试图劝说:“父皇,还是算了吧,你也知道儿臣根本不想要别人,你何必一定要亲手制造一出已经可以预见到结果的悲剧呢?”

楚天奇目光一冷:“哪里来的悲剧?虽然如今你口口声声说不要别人,那只不过是因为你还没有机会接触到其他的女子而已。等你把她娶回王府,与她朝夕相处的时间久了,自然就会培养出感情来了。”

这段话怎的如此耳熟,是谁说过来着?楚凌飞忍不住苦笑了一声,摇头说道:“儿臣倒不这么认为。父皇,儿臣已经是成年人了,明白自己到底想要谁。如果父皇强行逼迫,儿臣是拒绝不得,但即便将来有哪个女子嫁入了王府,儿臣也不会碰她一根指头,父皇忍心让她的大好年华就此埋葬吗?”

他这几句话显然说的太大胆了些,楚天奇顿时目光一寒,冷声说道:“大胆!居然敢威胁朕?”

“儿臣不敢,只是实话实说。”楚凌飞立刻单膝跪地,神情间却并无惧色,“儿臣也知道父皇是为了儿臣好,可是除了出身,彤儿任何地方都配得上儿臣,儿臣也只喜欢她一人,还请父皇成全。”

楚天奇沉默片刻,再开口时语气已经变得平淡:“朕知道你是真心喜欢彤儿,所以才允许她留在你的身边,朕说过这已经是很大的让步了,如果你再不知好歹……”

后面的话他并不曾说出口,楚凌飞却完全听懂了:如果再不知好歹,说不定他就会直接让彤儿离开。

脸色不由一变,他急声开口:“父皇……”

“行了,不必再多说!”楚天奇一挥手打断了他,“总之,如今先试试能不能把司徒笑颜找回来,当然无论能不能找回来,朕都会在合适的时机另外为你选择合适的妃子,你先退下吧!”

知道再说下去也不会有任何收获,楚凌飞抿了抿唇,转身退了下去。

楚天奇揉了揉眉心,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一个一个都不让他省心,他上辈子是欠了他们的吗?

离开御书房的楚凌飞别无选择,自然地来到了琅王府。不过不等他开口,楚凌云已经挑了挑眉:“父皇知道司徒笑颜逃婚,所以将此事告诉你了?看你这垂头丧气的样子,他是不是顺便告诉你要另外为你选妃?”

楚凌飞对着他竖了竖大拇指,苦笑一声说道:“你既然这么聪明,怎么就是想不出一个好办法让父皇打消这个念头?”

“这你不能怪我。”楚凌云笑了笑,“彤儿的出身已经定了,父皇最接受不了的是这一点,除非这一点能够改变,否则他只怕很难改变主意。”

端木琉璃原本正在喝茶,一听这话不由放下了茶杯:“照你这么说,应该怪我了,彤儿的身份是我为她编造出来的。”

楚凌云立刻讨好地笑笑:“我不是这个意思,要想让这个计划天衣无缝,彤儿必须是这样的身份。”

“是的。”楚凌飞也跟着摇头,“若不是三皇嫂想出这个计划,我根本不能跟紫晴在一起,无论将来事情变成什么样子,我对三皇嫂都只有感激。”

端木琉璃笑笑:“不怪我就好,感激什么的就免了。”

楚凌飞沉默片刻,突然叹了口气:“其实我是怕害了一个无辜的女子,就像我方才说的,父皇若是强行将一个女子塞到我的府中,大不了我就将她扔在一旁,倒是不会对我和紫晴的生活造成任何阻碍,但如此一来,岂不是坑苦她了吗?”

楚凌云看他一眼笑笑:“你的胆子倒是见长了,敢当面跟父皇说出这样的话。”

“这叫近朱者赤。”楚凌飞苦笑了一声,“三皇兄从来是胆大包天的人,跟你接触的时间长了,胆子不知不觉的就大了。不过话又说回来,真的没有办法吗?”

“未必。”楚凌云笑笑,“之前父皇为你和司徒笑颜赐婚的时候,咱们不是也以为没有办法吗?结果怎么样?司徒笑颜逃婚,你们俩的事黄了。”

楚凌飞愣了一下:“可是这样根本治标不治本啊,你敢保证下一个也会逃婚吗?”

“我不敢。”楚凌云又笑了笑,“但你敢保证不会出现其他的意外吗?”

楚凌飞沉吟片刻:“你的意思是说让我依靠这些意外?”

楚凌云点头:“暂时来说,只能如此,不过说不定什么时候我们便会想到标本兼治的方法了,耐心点。”

楚凌飞叹了口气,只得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