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霜妃病重

小说: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者: 欲念无罪 更新时间:2016-09-12 05:51:55 字数:3519 阅读进度:212/419

次日一早,苏天宁来到了琅王府,就天狼的训练情况向楚凌云详细地汇报了一番。那可是狼王的杀手锏之一,所以他听得很认真,而且根据训练的具体情况作出了具体的批示,以便做得更好。苏天宁连连点头,用心记住。

谈完公事,楚凌云突然开口:“有心事?”

苏天宁本能地摇了摇头:“没有……好我说实话,你别瞪我,真是的,每次你用这双碧绿的眼睛瞪着我,我就觉得你真的跟一匹狼似的。”

楚凌云笑笑:“我本来就是狼,快说。”

苏天宁叹了口气,干脆一句话说到了重点:“昨天我带寒薇出去玩,她说皇上问她,我打算何时与她成婚。”

楚凌云了然:“那你怎么说的?”

“还能怎么说?我就说如今还不是时候。”苏天宁苦笑了一声,“我告诉寒薇,倘若皇上再问起就这样回答,不过我估计这个借口用不了几次,必定会引起皇上的疑心。”

楚凌云沉吟片刻,点头说道:“既然如此,不如你跟寒薇先成亲再说。”

“不行。”苏天宁毫不犹豫地摇头,“如今的局势与之前相比并没有任何改变,我怕寒薇会难做。”

楚凌云看着他,眉头微皱:“那寒薇怎么说?”

“她说她愿意等,而且说会永远支持我。”苏天宁的眼中浮现出一丝淡淡的温柔,“还说她早就看出来了,四皇子根本不是帝王之才,不管是她,凝贵妃还是端木世家,都从来没有人想过支持他继承皇位。”

“端木世家和凝贵妃这样想我并不奇怪,倒是不曾想到连寒薇都能看透这一点。”楚凌云赞许地说着,“可是为什么所有人都明白,只有四弟还那么执着?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苏天宁叹了口气:“没办法,怪只怪皇位的诱惑力实在太大,完全足以令人失去理智。以我看,不到彻底绝望的那一刻,四皇子是不会放弃的。”

“那就不用管他。”楚凌云笑笑,“既然无论怎样寒薇都会支持你,那你还怕什么?不如赶紧与她成亲算了。”

苏天宁依然摇头:“说与做完全是两回事,何况就算她不怕,我也不想让她承受世人的议论。”

楚凌云耸了耸肩:“既如此,那就只能再等等了。”

“我不在乎。”苏天宁笑了笑,“总之不管怎么说,我认定的主子只有一个,为了你,我没什么不能做的,也没什么不能失去的。”

听到这样的话,说不感动是假的,但是狼王从来不会把感动摆在脸上,反而故意摸着自己的下巴,满脸陶醉地说道:“我到底有什么魅力?居然把你迷得这样神魂颠倒?”

苏天宁笑笑:“我也很奇怪,我若是知道,就不会被你迷得这么神魂颠倒了,怪没出息的。”

两人对视一眼,各自笑了起来,笑声中苏天宁突然说道:“对了,我跟寒薇闲聊的时候听她提起过,说霜妃病重,你不打算去看看她吗?”

想起那个早已声明老死不相往来的母妃,楚凌云的眼中依然没有多少温情:“不打算,她病重是她的事,与我何干?”

虽然也知道霜妃设局想要杀害端木琉璃多有不该,苏天宁还是尽力劝说道:“她毕竟是你的母妃,你还是去看看她吧!”

楚凌云沉默片刻,仍然摇了摇头:“怪只怪她不该犯我的忌讳,她意图伤害琉璃,我什么都没有对她做已经算是很对得起她了。”

苏天宁无奈,只得摇了摇头:“那就随你吧!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说完他站起身往外走去,正好在门口与端木琉璃走了个对面,便含笑点了点头,打个招呼之后才离开了。

“我正好听到你们最后这几句话。”端木琉璃走了过来,“凌云,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我什么事都没有不是吗?何况当初一切都是我们设好的局,你就别再计较了。不然我替你去看看她?”

楚凌云抿了抿唇:“算了,既然你都不计较,还是我陪你一起去吧!”

当下端木琉璃命人准备了一点补品,两人便结伴来到了尚荣宫。此处依然如往常一样死气沉沉,冷冷清清,刚刚伺候着霜妃吃完药的侍女端着托盘走了出来,一眼看到两人不由吓了一跳,立刻屈膝行礼:“参见琅王,琅王妃。”

“免礼。”端木琉璃含笑开口,“母妃怎么样了?”

侍女直起身子回答:“娘娘刚刚吃完药,正在里面休息。”

端木琉璃点头,挥手示意侍女退下,与楚凌云一起入内来到床前:“儿臣参见母妃。”

方才他们与侍女的对话已经传入了霜妃的耳中,看到两人,她早已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冷哼一声说道:“你们还舍得来吗?本宫还以为非得到替本宫收尸的那一天你们才会露面呢!”

虽然苏天宁说她病重,但依端木琉璃看来,完全没有到不可救药的程度,顶多就是因为郁结于心,五内不疏而已。这也难怪,摊上这样的儿子,她不郁结才比较奇怪吧?

她的态度也在两人的预料之中,端木琉璃依然保持着微笑:“母妃言重了,近日府中事务繁忙,才未来得及前来看望,请母妃恕罪,母妃好些了吗?”

霜妃低垂着眼睑,眼珠不自觉地转了两圈,突然叹了口气说道:“不管之前有多少恩恩怨怨,你们来看望母妃,母妃还是很高兴的,可是母妃这病日益严重,怕是撑不了多久了?”

端木琉璃不由皱了皱眉:不能吧?她看着并没有什么大碍呀!难道是她看错了?还是那些太医看错了?

正疑惑间,霜妃已接着说道:“母妃从前做过很多错事,这是上天的惩罚,母妃毫无怨言,不过,在临走之前母妃始终有一桩心事放不下,就是不知道你们肯不肯成全。”

暂时压下疑惑,端木琉璃点头:“母妃有什么吩咐,但请直言。”

霜妃叹了口气,抬起头看着她,满脸泫然欲泣:“琉璃,母妃知道之前不该设局害你,一切都是母妃的错,母妃愿意一死向你谢罪。可是珩王真的是无辜的,你能放过他吗?”

说来说去,重点仍然在这里,端木琉璃的眼底深处掠过一抹冷意,面上却含笑说道:“母妃请放心,儿臣与珩王之间的恩怨早就已经了结了。”

“真的吗?”霜妃吸了吸鼻子,抽抽噎噎地说着,“既然如此,那你们可曾给他解药让他恢复功力,免得被人瞧不起?”

彼此对视了一眼,端木琉璃摇头说道:“母妃,儿臣已经说过了,不是不肯给珩王解药,而是他的功力已经恢复不了了。”

霜妃眼中掠过一抹急怒,却拼命克制着自己,仍然哀戚戚地说道:“怎么可能呢?秦铮是用毒高手,你的医术又是天下无敌,你们两人联手,难道拿不出解药吗?”

端木琉璃摇头:“用毒高手也并不能解天下所有的剧毒,否则之前凌云为何一直被剧毒折磨?医术高明也并不能治天下所有的疾病,否则这世间哪来那么多因病而死的人?”

“总之说来说去,你们就是不肯救珩王了?”霜妃的脸色终于有些维持不住,声音里也带了一丝急躁,“虽然他害你的确不应该,但你毕竟安然无恙,而且你们又是表兄妹,你真的一定要置他于死地才甘心吗?”

端木琉璃无奈,回头看了看楚凌云:“你倒是说话呀!”

“我没什么好说的。”楚凌云淡淡地开口,“总之四弟的功力已经不可能恢复,你信也好,不信也罢,这就是事实。还有,就冲他对琉璃做过的事,即便我有解药也不会给他,你趁早死了这条心。”

“那你们还来干什么?”霜妃骤然变了脸色,厉声尖叫了一句,“你们既然救不了珩王,就不要出现在我面前,走!立刻走!”

说翻脸就翻脸啦,这也太快了吧?端木琉璃皱了皱眉,楚凌云已经一把握住她的手说道:“看到了吧,我说不让你来你偏要来,来了也是自讨没趣,我们走。”

“以后不要再来听到没有?”出了宫门,楚凌云突然开口,“我已经说过了,根本没有那个必要,偏偏你要心软。”

端木琉璃苦笑:“我还不是为了你?算了,当我们没来过。”

楚凌云撇撇嘴:“像她这么暴戾的人,居然会被称为活菩萨,真是好笑。”

“瑕不掩瑜嘛!”端木琉璃笑笑,“她对我虽然不待见,却曾经帮过很多人,足见她也并不是一无是处的,只能说明我跟她不合眼缘。”

霜妃虽然性情孤僻,却很喜欢做善事,这么多年来,差不多每个月都会去城中的清泉寺烧香拜佛,而且自己出钱买馒头,沿途分发给那些乞丐。还经常把一些穿不着的衣服拿出来接济穷人,这才有了活菩萨的称号。

正因为她烧香拜佛的地方从来都是清泉寺,所以那次她突然要去千佛寺,端木琉璃等人一听便知道其中另有蹊跷,这才将计就计。

楚凌云才不管这些,搂住她的肩膀,旁若无人地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亲:“你跟她合不合眼缘无所谓,只要跟我合眼缘就行了。”

不行又能怎么样?霜妃不喜欢她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恐怕她再做多少努力都是徒劳。身为特工,明知做了也无用的事她是从来不会去做的。

何况这次前来看望只不过是看在她是楚凌云的母妃的份上,既然她不稀罕,那就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