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不能逼得太紧

小说: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者: 欲念无罪 更新时间:2016-09-12 05:51:56 字数:3595 阅读进度:217/419

端木琉璃的眼中有一抹精光一闪而过,突然抬起头淡淡的地道:“父皇,既然这件事与儿臣无关,父皇也不打算怪罪儿臣,那么儿臣还可以继续住在琅王府吗?”

这句话说出来,所有人居然都不自觉地愣了一下,想不到她居然说放弃就放弃了。片刻之,后楚天奇首先反应过来:“你先暂时留在琅王府,等这件事处理妥当之后,朕再另外为你安排去处,总之绝对不会亏待了你就是。”

端木琉璃的眼眸微微地闪烁着:“好,既然如此,那么儿臣先告退了。”

说完她居然真的转头就走,看样子已经完全放弃。走过楚凌云面前时,她转头看了他一眼,至于那一眼当中究竟包含了些什么,恐怕就只有他们夫妻二人知道了。

更奇怪的是,对于端木琉璃的离开,楚凌云居然没有任何反应,就那么淡淡地看着。看到这一幕,楚凌跃却忍不住嘿嘿地怪笑起来:“三皇兄,你看到了吧?想要得到本来不属于你的东西,一定会是这样的下场,你明明是个孽种,却享受了二十年皇子的殊荣,如今到了你该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楚凌云看了他一眼,挑唇一笑,笑容虽然浅浅淡淡,却透着说不出的冷锐:“四弟,记住你这句话,想要得到本来不该属于你的东西,早晚是要付出代价的。”

如今明明已经胜券在握,可是不知为何,看到他眼中那碧绿的光芒,楚凌跃居然不自觉地打了个冷战,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惊慌从心底席卷而来!

拼命将这股惊慌压下去,他用力拿出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哼了一声:“你知道就好,你不过是个孽种,有什么资格教训我?父皇,是时候将他拿下了,否则会招致天下人的耻笑。”

方才若不是端木琉璃的阻拦,侍卫早已将其拿下,楚天奇不再耽搁,再次一声厉喝:“来人!将三人押入死牢!”

“是!”

侍卫应一声,立刻上前拉住了三人,眼见着就要将他们押下去,楚凌跃却突然再次开了口:“父皇,你也知道三皇兄本事非常,那小小的死牢只怕是关不住他的。”

楚天奇愣了一下,不自觉地点了点头:“有道理,那么依你之见呢?”

楚凌跃的嘴角露出一丝阴狠的笑意:“依儿臣之见,自然应该废了他的武功,免得他逃之夭夭。”

不错,这自然是最保险的方法。楚天奇刚要点头,楚凌云却突然淡淡地笑了:“父皇,既然连死牢都关不住我,这小小的御书房能关住我吗?”

此言一出,众人又是一愣,楚天奇不自觉地反问:“你的意思是说,你若是想走早就走了?”

“不错!”楚凌云淡淡地答应一声,“我若是想逃,方才有无数的机会,何必还要站在这里听你们磨牙,还是你觉得以我的本事逃不出去?”

废话!自然不是,琅王若是想逃,别说是一间小小的御书房,就算是天罗地网、铜墙铁壁也一样留不住他。

可是楚凌跃却偏偏不停地冷笑:“三皇兄,你休想用这样的话来欺骗父皇,不错,若是你自己要逃,机会自然很大,但你别忘了,这里还有你的父母,你怎么可能丢下他们只顾自己逃命?”

“我为什么不能丢下他们?”楚凌云的神情依然淡淡的:“还是你们都已经忘记了,我早说过与这个女人恩断情绝?”

尽管已经到了生死关头,什么都不需要再计较,可是听到这句话,霜妃却依然忍不住勃然大怒,厉声喝道:“云儿,都到了这种时候,你居然还说出这样的话,你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又来了。”楚凌云抚了抚眉心,“我已经说过无数次,你既然喜欢,听我不妨再说一遍:我不怕,我向来只做自己认为该做的事,不管是会流芳百世还是遗臭万年或者是天打雷劈,那都与我无关。”

就像楚凌飞所说的那样,笑骂由人不表态。

对于这个儿子,霜妃一向驾驭不了,自然也就无话可说,只剩满脸的怒意:“你、你、你这个逆子,如果你真的丢下我们独自逃命,我们的确也留不住你,但是从此之后我倒要看看你如何在这世间立足,如何面对世人的目光,如何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楚凌云笑笑,转头看向了楚天奇:“放心,我不会逃,但不是为了你们,而是这件事绝对另有蹊跷,我不逃只是要查清楚事情的真相。”

“没有蹊跷,哪来的蹊跷?”不等他话音落地,霜妃突然厉声尖叫起来,“我知道,你是一时之间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所以才会心存幻想,这很正常,毕竟没有哪一个人能够接受从高高在上的皇子一下变成了平民百姓。但是不管你怎么接受不了,这的确是事实你,就不要再枉费心思了!”

楚凌云居然并未打断她,安安静静地听她尖叫完了才淡淡地反问:“是吗?”

“不错!”霜妃立刻连连点头,“云儿,当年是我十月怀胎把你生下来的,你到底是谁的孩子我比谁都清楚,是我们对不起你,让你做了一个富贵的美梦,却又在你毫无准备的时候把这个梦打破了,是我们的错!皇上,求求你,云儿他真的是无辜的,你杀了我们,放过云儿吧,他是无辜的!”

不等楚天奇开口,楚凌跃已经冷哼一声说道:“放心吧!贱妇,你是跑不了的!居然做出这种事,千刀万剐也不足以赎你的罪孽!”

贱妇两个字听在耳中,霜妃如遭雷击,愣愣地看着他断断续续地说着:“你……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你……你不能……”

“哈,我不能?”楚凌跃怪笑了一声,“像你这样的贱妇,人人得而诛之,我为何不能?父皇,别跟他们废话了,为防万一,还是请父皇废了三皇兄的武功,以免将来后悔莫及。”

楚天奇的目光又转向了楚凌云,却并未急着下结论,只是那么目光闪烁地看着他。楚凌云同样不曾再说什么,只是静静的与他对视着,仿佛很相信他会做出正确的决定。

果然片刻之后,楚天奇终于开了口,却摇了摇头:“不!算了,云儿一向是骄傲的,而且又为东越国立下了赫赫功劳,此事又的确并非他的错,朕不能这样羞辱他。”

楚凌跃一听这话就急了,忍不住叫了起来:“父皇,您不能这样说他……”

“什么都不必再说了,朕意已决。”楚天奇摇了摇头,阻止了他,“就当是朕留给云儿最后的尊严,何况云儿曾经无数次救过朕的命,朕也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绝。云儿,你既然无心逃走,朕便不让侍卫押送,你自行前往死牢如何?”

楚凌云的唇角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意:“果然不愧是一国之君,父皇,儿臣佩服。如此,儿臣去了。”

看着他转身离去,楚天奇的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的光芒,却并未多说,接着命侍卫将霜妃和徐泽湖带了下去。

楚凌跃却再也沉不住气了,立刻开口:“父皇,您怎么可以这样呢?三皇兄的身手您根本想象不到,不废了他的武功,就不怕他造反吗?”

“你怎么还不明白呢?”楚天奇看他一眼,“在这里,只有一个人能够废掉他的功力。”

楚凌跃本能地反问:“谁?”

“他自己。”楚天奇回答,“除了他自己,没有人废得了他,你认为他会自废武功吗?”

楚凌跃无言,片刻后咬了咬牙:“可是您别忘了,他的手中握着百万楚家军,万一他振臂一呼……”

“就是因为他手中握的百万楚将军,朕才不能逼他太紧。”楚天奇打断了他,“云儿这个人心高气傲惯了,根本容不得半点轻慢,若是废了他的武功,对他将会是天大的羞辱,你以为他会乖乖承受下来吗?你也说他的功夫无人能及,万一把他逼得太紧,他立刻飞身逃走,这里谁能阻拦?然后他再带领百万楚家军振臂一呼与朕作对,到时候谁能压制住他?”

楚凌跃不由愣了一下,不得不在心里写个“服”字,到底是一国之君,考虑问题的确比旁人要周到得多。不过接着他便不服气地哼了一声:“可那是以前,如今三皇兄真实身份已经暴露,他根本就是个孽种,楚家军怎么可能再听他的指挥?”

楚天奇的目光微微地闪烁着,突然淡淡地吐出一口气:“可是现在,他的身份还只有我们几人知道,还不曾传开不是吗?”

楚天奇瞬间恍然:“我明白了,父皇的意思是……”

“你明白就好,就不必说出来了。”楚天奇疲惫地挥了挥手,“总之你先退下吧,这件事很快就会有个了结。虽然云儿口口声声说另有蹊跷,但霜妃都已经亲口承认,所谓的蹊跷恐怕是云儿的奢望罢了。”

楚凌跃阴沉沉地冷笑着,故意恭恭敬敬地施了一礼:“是,儿臣告退,父皇也早些歇着吧!”

不多时,御书房里已经只剩下了楚天奇一个人,他闭着眼睛靠在椅背上,久久没有任何动静。

真想不到这件事居然是真的,让他一贯引以为傲的儿子居然是个霜妃和别的男人生下的孽种。不管是感情上还是理智上他都实在是无法接受。

可是接受不了又如何?事实俱在,这一切注定是一个笑话了,霜妃,你太对得起朕了,不把你大卸八块,如何消朕心头之恨?

至于端木琉璃,看得出来她对云儿一往情深,已经当众表明无论云儿是什么身份都会对他不离不弃,这份感情自然令人感动,只可惜她这一腔深情却所托非人。

好在这件事与她无关,只能等彻底了结之后再为她另觅佳偶。当然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云儿为什么不是朕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