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一拳打飞了你

小说: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者: 欲念无罪 更新时间:2016-09-12 05:51:57 字数:3419 阅读进度:220/419

谁知还未放下碗筷,侍卫便来禀报说无名公子求见。端木琉璃这才想起今日一早还约好了要给他做手术,可是如今这样的情形,她怎么可能有那样的心思,只好对他说明手术延期进行了。

命人将他请了进来,端木琉璃刚要开口解释,无名已经抢先说道:“王妃什么都不用说,我明白,我这病已经拖了十几年,不差这一时半刻。因此我这次来并不是为了催促王妃给我治病,而是想问一下可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我一定尽力。”

端木琉璃摇头:“耽误了给你治病我已经很不安,不敢再劳烦。你先回客栈等候,我想大概用不了多久,此事就可以彻底解决。”

无名迟疑片刻:“闲着也是闲着,就请王妃吩咐吧。”

端木琉璃依然摇头:“真的不用,你先回去吧,大不了如果有需要我再叫人去请你。”

无名无奈,只得寒暄几句之后便带着无名氏退了出来。走到门口,蓝醉正好从外面走了进来。彼此打了个照面,当蓝醉看到无名的时候,几乎面无表情,可是当他的目光与跟在后面的无名氏对上,那双蓝汪汪的眼中却突然掠过了一道微微的光芒。

与此同时,无名氏更是觉得心中有个地方似乎被轻轻地拨了一下,说不出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跟着两人便擦肩而过。

蓝醉继续走进了大厅,可是当他在桌旁站定脚步,却不自觉地回头看了一眼。谁知拐角处的无名氏也同时回了一下头,两人的目光再次在空中相遇。只是一个刹那,无名氏的身影便消失在了门外。

这一幕当然完全落在了端木琉璃的眼中,她突然心中一动:难道……

不等她说什么,蓝醉已经淡淡地开口:“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过你多心了。”

端木琉璃不由微笑:“我没有要说什么,是你多心了,这算不算是心虚?”

蓝醉皱了皱眉,仿佛想要借此掩饰什么:“你还有这些闲工夫,不必为你家夫君担心是吧?”

端木琉璃满脸无辜:“谁说我不担心,我担心得要命。”

蓝醉原本已经坐了下来,听到这句话却突然站起身说道:“你留在这里,我出去看看,或许会打听到什么也说不定。”

看着他离开,端木琉璃不由挠了挠头。她还是很希望蓝醉能够尽早遇到他的真命天子,免得将全部的注意力放在她这个假冒的血族后裔身上。可是这个无名氏来历不明,谁知道她是什么身份?万一两人并不适合在一起,蓝醉这心不就白动了?

当然,他不过是多看了无名氏两眼而已,未必就有她想的那个意思,还是替自家夫君担心担心吧!

原本以为蓝醉这一去必定要耽误一些时间,谁知端木琉璃还没喘几口气,他居然就快步走了回来,眉头微皱:“琉璃……”

端木琉璃有些意外:“怎么回来得这么快?不会是已经打探到什么消息了吧?”

蓝醉摇头:“我刚刚走到府门口,便看到楚凌跃带着几名随从往这个方向来了,我得看看他是不是想来欺负你。”

端木琉璃挑唇:欺负我?只怕他还没那么大的本事。

果然,两人说了几句话的功夫,守门的侍卫便前来禀报,说四皇子未经通报便要闯入府中,隐卫不让,双方正在对峙。

端木琉璃冷笑,挥手示意侍卫退下:“我还没死呢,敢硬往里闯?走,去会会他!”

蓝醉的脸色更是好看不到哪里:敢欺负他这血族唯一的后裔,找死!再这么不知死活,我让蝙蝠咬断你的喉咙!

府门口,数名隐卫一字排开,将整座府门护得密不透风,莫说是人,只怕连只苍蝇都飞不进来。站在他们对面的楚凌跃满面怒容,正在厉声呵斥:“你们这群不怕死的东西,还不快给本王让开!否则本王禀明父皇,让你们一个个全都死无葬身之地!”

端木琉璃挑了挑唇,上前几步淡淡地开口:“珩王好大的火气呀,只不过有火你到别处去撒,跑到我琅王府大呼小叫来算怎么回事?”

隐卫见她到来,早已自动向两旁让开,目光却紧紧地盯在楚凌跃及他的随从身上。狼王早已交代过,任何人不得伤害王妃,不管对方是谁!一旦发现任何不对,杀无赦!

不过看到她,楚凌跃脸上的怒容早已消失不见,甚至笑得十分和气:“琉璃,你总算来了,看看这帮奴才有多不像话,居然敢拦我?我有很重要的话跟你说,我们进去谈。”

蓝醉闻言,脸上露出强烈的不同意之色,端木琉璃倒是笑了笑,给了他一个安慰的眼神,接着让开了身子:“既如此,珩王请!”

楚凌跃瞬间得意万分,盛气凌人地扫视了那些隐卫一眼,大踏步地走了进去。端木琉璃随后跟上,却对着众人打了个手势,意思很明显:跟进来。

进入大厅,楚凌跃不等端木琉璃招呼便大刺刺地落座,看着她笑得十分温柔:“琉璃,三皇兄的事已经成了定局,我原本以为你会十分难过,这才过来看望的,不过看到你没什么事,我就放心了。人嘛,就是应该往前看,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再想也没有用,你说是不是?”

已经成了定局?谁说的?

端木琉璃微微冷笑,面上却十分平静:“珩王所说的十分重要的事就是指这个?”

楚凌跃点了点头,越发含情脉脉:“昨晚回去之后,我一直放心不下,你过得好不好对我来说当然就是最重要的事。不过,顺便还有几件小事要跟你说。”

蓝醉勉强克制着想要一拳把他打飞的冲动,在秦铮耳边说道:“我好想把他的眼珠子抠出来,免得他再那么色眯眯地看着琉璃。”

“我也是。”秦铮咬了咬牙,低声回应,“不过,那样未免脏了我们的手,不如我们一起把他打飞?”

蓝醉看了他一眼,眼中闪过一抹隐约的笑意:“我刚才也是这么想的,想不到我们倒是心有灵犀一点通。”

“我还身无彩凤双飞翼咧!”秦铮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却突然贼兮兮地笑了起来,“不过说实话,你那身无彩凤双飞翼王妃不是不能练吗?不如你教我几招怎么样?”

蓝醉学着他刚才的样子翻了个白眼:“那本秘籍我早已送给狼王了,想学你问他去。不过现在好像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

秦铮想了想,点了点头:“有道理,那就听听珩王会说些什么。”

这边两人虽然嘀嘀咕咕说得十分热闹,却半点没耽误楚凌跃的话。听说是几件小事,端木琉璃点了点头:“说吧!”

楚凌跃笑了笑,抬起头四处打量了一番:“琉璃,这琅王府已经住不了多久了,不知你在这城中可有什么喜欢的地方吗?告诉我,我把它买下来,好让你住得更舒服。”

端木琉璃笑笑:“不用,我住在这里挺好的,而且会一直住下去!”

明白她这句话中的含义,楚凌跃的笑容一僵,眼中已经掠过一抹阴狠,接着摇了摇头:“琉璃,我原本以为你已经想开了,想不到还是这么执迷不悟!对于三皇兄难道你还抱着幻想吗?”

端木琉璃不答,跟这种人根本没有什么好说的:“珩王还有其他的事情吗?”

尽管有些恼怒,楚凌跃还是尽力克制着自己,只是笑容比方才更加阴沉了些,抬起头扫了秦铮一眼,他接着说道:“三皇兄既然只不过是徐泽湖的孽种,他已经没有资格再统领天狼和隐卫,所以我已经禀明父皇,父皇答应将他们都交给我,由我统率。”

听到这句话,反映最大的当然还是秦铮,他早已气得咬紧了牙关:无耻,这简直是无耻,无耻的程度令人咂舌!

隐卫和天狼是狼王费了多大的功夫才训练出来的,他居然想来捡现成的?不把你揍的满地找牙,我就不是隐卫的龙头老大!

蓝醉虽然不知道楚凌云训练这两支部队费了多大的心血,但是看到楚凌跃脸上那该死的笑容,他却感到浑身上下连一根头发丝都万分不爽,一双拳头也已经跃跃欲试,不定哪一刻就会挥到楚凌跃的脸上去!

端木琉璃也有些意外,但是她的怒气却是冰冷的,而且隐藏在眼底深处,脸上反而更加温和:“珩王怎么会动了这样的心思?你不觉得很可笑吗?隐卫并不是御林军,是不归父皇调动的,即便是他,也不能将隐卫转送给任何人。”

这话倒是不假,说是隐卫,其实就相当于死士,是各皇子的秘密部队。还从来没有听说过皇上能够做主将一个皇子的死士转送给另一个皇子的,楚凌跃这话,是说的有些可笑了。

可是楚凌跃却显然并不这样认为,仍然大刺刺地说着:“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只要是属于东越国的一切,父皇都有权利做主,更何况是小小的隐卫?我看得上他们是他们的福气,否则就凭他们是三皇兄的旧部,便该杀无赦。”

这几句话终于令秦铮变了脸色,冷笑一声开口:“珩王给的福气,咱们可不敢拿,而且咱们既然跟了狼王,这一辈子就是狼王的人,就算死也不会再另投他人,珩王还是留着你的福气给别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