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狼王的人动不得

小说: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者: 欲念无罪 更新时间:2016-09-12 05:52:00 字数:3305 阅读进度:236/419

楚凌云的事已经得到了圆满的解决,端木琉璃总算可以安心为无名做手术了。好在之前一切都已经准备得差不多,重新进行了规整之后,她派人去客栈把无名请了过来。

接到消息,无名立刻带着侍女上门。双方见面,互相寒暄见礼之后他才满脸惊奇地说道:“王妃,如今城中那些关于狼王真实身份、以及王妃还原狼王真实身份过程的传言,是真的吗?”

端木琉璃微微一笑:“虽然不是百分之百的准确,但大体不差。”

无名越发满脸惊奇:“想不到居然会有如此之事!如今东越国的百姓已经将你们当作神仙膜拜了!”

端木琉璃又笑了笑,倒是不怎么在意:“过奖了,为我夫妻二人的私事耽误了给你治病,真是过意不去。”

“王妃这是说哪里话来?”无名立刻连连摇头,“冒昧打扰已是不该,何况在两位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我却什么忙都帮不上,本已足够过意不去,岂敢再做他想?”

端木琉璃点了点头:“既然如此,我们立刻开始第一次手术。”

“手术”这个词无名上次就已经听端木琉璃说过,倒不觉得如何新奇,只是依然愣了一下:“第一次?王妃的意思是说这样的手术还要进行好几次吗?”

端木琉璃点了点头:“你的手腕状况比较严重,一次手术是不可能痊愈的,必须得分期进行,慢慢将变形的地方矫正过来。因此之前我才说过程会比较漫长,怎么,有其他的事吗?”

“那倒没有。”无名摇了摇头,“只是如此一来,我势必会耽误王妃更长的时间,这……”

“有什么关系?”端木琉璃微微笑了笑,“你既然千里迢迢找上我,总算与我有缘,何况我既然治得好,又岂会吝惜一点时间和功夫?不过有一点我想与你商量一下。”

无名立刻点头:“商量不敢,王妃请尽管吩咐,只要我做得到,必定尽力。”

“不必紧张,不需要你万死不辞。”端木琉璃摆了摆手,“只是你的手术不但需要分期进行,而且我必须随时观察术后状况,你若继续留在客栈,未免诸多不便,能否请你移驾,暂时住在琅王府,等手术完毕之后你再离开?”

无名闻言,顿时显得有些为难:“我本是为求医而来,无论王妃让我做什么我都不会拒绝。但我毕竟是个外人,若是住在琅王府,怕是会给二位添太多麻烦。”

端木琉璃含笑摇头:“咱们琅王妃府虽然不大,但找出十间八间空房子还是不成问题的,顶多就是一日三餐备些粗茶淡饭而已。之前你付的定金用价值连城来形容都嫌不够,难道还不够支付这点住宿费和伙食费?”

无名显然也是不俗之人,略一沉吟之后便点了点头:“好,既然如此,我便恭敬不如从命了。总之,此番注定要麻烦两位,以后两位若有差遣,但请开口。”

此事己定,端木琉璃起身带着无名和他的侍女来到了手术室,做好一切准备之后,让他躺到了手术台上:“断骨之痛并非常人可以忍受,喝下麻沸散之后你便会昏迷过去,不必承受那样的痛苦,有……对了,你可曾为这位姑娘重新取个名字?”

“有!”无名点了点头,“那日回到客栈之后,我们便每人想了一个自己喜欢的字,最后凑成了一个名字,叫做诗雨,诗文之诗,下雨之雨。”

“诗雨?”端木琉璃不自觉地重复了一遍,“果然是个好名字,比无名氏强多了。我刚才是想说,诗雨姑娘身手不凡,有她守护,你可放心喝下麻沸散。”

无名微笑:“倒是没有什么不放心的,即便没有她守护,我也信得过王妃。只是万一王妃在手术过程中有需要我做出抉择的状况,如果我昏迷不醒,诗雨恐怕不能代表我的意见。”

信不过就是信不过,何必说的这么好听。端木琉璃淡淡地笑了笑,也不去揭穿他:“那依你之见呢?”

无名又笑了笑,自怀中取出一个白色瓶子放在桌子上:“这些年为了治病,我走遍了大江南北,有一个大夫曾经说过,我这手要想恢复正常,必须伤筋动骨,所以会用到麻沸散。为了防止我方才所说的状况出现,我花费重金弄到了这种药水,只需涂抹在手臂上,整条手臂便不会有丝毫感觉,其他部位却不会受到影响。”

局部麻醉呀,果然厉害!端木琉璃忍不住咋舌,继而展颜一笑:“既如此,那就好了,我们立刻开始。”

做好准备,端木琉璃将瓶中的药水涂抹在了需要做手术的部位。片刻后,确定麻醉效果达到了预期的程度,她拿起手术刀毫不犹豫地落了下去。

尽管诗雨是江湖中人,早见惯了杀戮和血腥,但当无名的手臂上冒出鲜血的那一刻,她居然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几乎有些不敢直视。

因为只是局部麻醉,无名的神智无比清醒,虽然手臂上的确感觉不到丝毫疼痛,但亲眼看着端木琉璃拿着各色各样的“暗器”在他的手臂上敲敲打打,连捶带砸,他同样有些头皮发麻,只瞧了片刻便不自觉地扭开了头。

端木琉璃丝毫不受二人的影响,低着头全神贯注地为他做着手术,长长的睫毛偶尔轻轻地眨动一下,说不出的惹人怜爱。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无名的头已经转了回来,只是目光早已被她线条柔美的侧脸吸引。他突然发现,沉浸在手术当中的端木琉璃身上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他的目光不自觉地发生了悄悄的改变……

“你在看我?”觉察到他的注视,端木琉璃回头看了他一眼,接着又转回了目光,“有事?或者是觉得疼?”

无名明显地吃了一惊,本能地移开了视线:“不,不疼,没……没事!”

端木琉璃不再理会他,所有的心神立刻便重新回到了手术当中。无名唇线一凝,一直到手术结束都不曾再看她一眼,仿佛生怕被人误会。

守在一旁的诗雨将这一幕看在眼中,脸上并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眼底深处有一丝晦暗不明的光芒微微闪烁了一下,瞬间消失无踪。

经过一番奋战,第一期手术终于圆满结束。将一切收拾妥当,端木琉璃顾不得擦一擦满脸的汗,含笑问道:“觉得怎样?”

“很好,多谢王妃!”无名慢慢坐起身,满脸感激的微笑,“不过药性还没有退,麻麻的。”

端木琉璃点头:“等药性退了,你会感到十分疼痛。不过这种药副作用比较大,你最好忍耐着些,不要依靠这种药来止痛。”

无名立刻点头:“是,我记住了,多谢王妃提醒。王妃忙了这半天,必定十分劳累,快回去歇着吧,诗雨会照顾我。”

端木琉璃答应一声,又叮嘱了诗雨一些注意事项:“手术刚刚完成,还不知有没有不妥,你二人先留在此处,等我去换身衣服再回来瞧瞧,不必急着离开。”

二人点头称谢,一直目送她走远,无名的目光仍然不曾离开,便听诗雨哼了一声:“主子,您该回魂了。忘了当初天上阁主蓝月白这般盯着琅王妃瞧个不停的时候,狼王是如何报答他的了?”

“没忘!”无名一本正经地摇了摇头,“不过你放心,我的功夫比蓝月白好得多,就算狼王用暗器袭击,我也可以完全躲开,不会破相。”

诗雨一声冷笑:“仅仅是用暗器袭击那么简单吗?你就不怕他用爪子撕碎了你?”

无名用另一只手挠了挠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好像是你的主子,你就这么跟我说话?”

诗雨看了他一眼,冷笑不止:“奴婢无礼,主子您恕罪。不过奴婢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提醒主子您注意,狼王的人,轻易动不得。”

她故意将主子两个字咬得非常重,其中的讽刺意味傻子才听不出来。不过无名却并不介意,只是淡淡地笑了笑:“我说过要动狼王的人了吗?你着什么急?”

“没有最好。”诗雨继续冷笑,“既然主子您心中有数,那奴婢就不多说了!”

说完她果然住了口,无名也不曾再开口,只不过从他那双眼眸中便可以看出来,什么也不说并不代表什么也不想。

不多时,沐浴完毕的端木琉璃已经换好衣服,重新回到了手术室。麻药的药性已经褪去,疼痛渐渐袭来,看到无名的脸色有些苍白,她含笑开口:“怎么样,是不是痛的厉害?”

无名微笑:“还好,是有些痛,不过对我来说是小菜一碟。”

端木琉璃点了点头,上前替他做了个全身检查,确定一切正常,便接着说道:“接下来你只管好好休息,等我认为可以进行第二期手术了我会告诉你,不过在那之前,你一定要记住千万不要用这只手作任何事情。”

无名连连点头答应,此时他看向端木琉璃的眼神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再也没有丝毫涟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