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似乎上了狼王的恶…

小说: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者: 欲念无罪 更新时间:2016-09-12 05:52:00 字数:3450 阅读进度:238/419

楚凌跃这才恍然,目光却变得越发阴沉:“你的意思是说,他们在邢子涯的血中混入了一种药物?”

“有可能!”顾秋波点了点头,“至少若是正常人的血,其中绝不会混有粉末,除非邢子涯的体质和血液真的异于常人。”

楚凌跃咬牙皱眉,目光中更是透着被愚弄的愤怒和冷意:“就算再异于常人,鲜血之中又怎么可能混有粉末?如此看来,本王是被三皇兄给骗了!”

顾秋波倒不曾急着下结论,沉吟片刻之后问道:“王爷,狼王第一次送解药来的时候,你可曾注意到有什么异常?”

“没有!”楚凌跃摇了摇头:“本王可不曾用牛奶沐浴,用蜜油涂身,怎么会有你这么大的本事。”

何况当时他剧毒已经发作,剧痛不堪,吓都吓得魂飞魄散,只希望赶快服下解药救命,哪里还有心思去管有没有什么异常?

顾秋波也沉默下去,将与此有关的事情结合在一起前前后后思索了很久,才言辞谨慎地说道:“王爷,以我看,这件事不外乎这样几种可能:第一,您根本就没有中毒,自然不需要解药,因此这根本就不是邢子涯的血,而是狼王不知道弄了一点什么东西来哄骗您的。依狼王的本事,要想让您在没有中毒的情况下呈现出中毒的特征,应该是易如反掌。”

楚凌跃点头:“有道理,那第二种呢?”

见他点头,顾秋波更大胆了些,接着说道:“第二种就是您的确中了毒,但只靠邢子涯的血不能解毒,必须与其他的药物配合,这血液当中才会混有粉末。”

楚凌跃仍然只是点了点头:“也有道理,还有第三种吗?”

这一次,顾秋波迟疑了一下才重新开开口:“第三种就是您的确中了毒,但是根本不需要邢子涯的血,那粉末才是真正的解药。而狼王这样做的用意,想必王爷您比我更明白。”

他当然明白!若这第三种可能才是事实,那么楚凌云的用心很明显,就是要让他投鼠忌器,再也不敢对邢子涯做什么!三皇兄,你好恶毒的用心!

终于意识到自己可能彻底上了楚凌云一个恶当,楚凌跃恼怒不堪,不得不勉强控制着自己:“还有第四种吗?”

顾秋波想了想:“第四种跟前面两种差不多,就是您虽然中了毒,但不管用不用得到邢子涯的血,您都已经服下了真正的解药解了毒,所谓每个月必须服一次解药只是狼王的拖延之词。”

楚凌跃的双手早已紧握成拳,额上更是青筋乱跳:“还、还有吗?”

这一次顾秋波思索的时间更长,到最后却只是摇了摇头:“还有就是我们想不到的意外了,我能想到的暂时就这么多。”

楚凌跃看她一眼,多少有些佩服。想不到这圣月教主并不只是空有一张漂亮的脸蛋,还算有些头脑。若非她的提醒,至少短时间内自己恐怕是想不出这些可能的。

不自觉地转头看向那个茶碗,他越发觉得恶心欲呕,不得不深吸一口气将胸腹间的烦躁感压下去:“既然如此,有什么方法可以证明本王到底属于哪一种可能?”

顾秋波略一沉吟,小心地说道:“法子倒是有一个,只不过有些冒险,而且王爷会受点罪。”

楚凌跃点头:“你先说来听听。”

“方才王爷已经说过,如果不及时服下解药,剧毒会在今日午时发作。”顾秋波抬头看了看天色,“这眼看着就要到午时了,王爷若是愿意,可以等等看。”

楚凌跃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如果到了午时剧毒不曾发作,那就说明是第一或第四种可能,本王自然什么都不必怕了!”

“不错,正是如此。”顾秋波点了点头,“反之,就算到了午时剧毒真的发作了,王爷也可以立刻服下解药,倒不至于有什么大碍,只是那就说明,只能是第二和第三两种情况之一。”

最可恶的是不管是哪一种,他仍然不能对邢子涯做什么,否则便会跟着毒发身亡。

冷哼了一声,楚凌跃突然重重地点了点头:“好,本王就冒一次险,看看究竟是哪一种!”

顾秋波反倒有些不放心地叮嘱了一句:“王爷务必将解药放在面前,一旦剧毒发作,也好立刻服下。”

大约也是看出顾秋波的用处其实不算小,楚凌跃的脸上早已浮现出满是感激的笑容,温和地说道:“多谢教主提醒,本王会注意的。你先下去休息,若有需要,本王会派人去请你前来。”

顾秋波答应一声,施礼之后退了下去。转身来到门外,她却已经微皱了眉头,眼中掠过一抹隐隐的冷意。

圣月教的大本营虽然在南幽国,但她却看中了东越国的繁华富庶,不愿再留在那蛮荒之地,这才不惜与楚凌扬互相勾结。双方约定,她帮助楚凌扬登上皇位,楚凌扬即位之后会在潋阳城划出一片土地,作为圣月教的新总坛,双方共享富贵。

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不惜千里迢迢来到东越国,帮助楚凌扬出谋划策。而之所以选择他作为合作伙伴,是因为他毕竟是长子,又是梅皇后的儿子,理论上来讲继承皇位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当然话又说回来,若论才能,楚凌扬自然远远比不上楚凌云,只不过两人的合作是从几年前开始的,那个时候楚凌云正好中毒残废,任何人都以为他已命不久矣。何况就算他那时已经是如今的样子,也绝对不会跟圣月教搅和在一起。或者说,他并不需要靠这样的势力帮他争夺皇位。

无论如何,顾秋波一直期盼着梦想实现的那一天。谁知这美梦刚刚做了几年,还不曾看到有任何实现的希望,局势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首先是端木琉璃艳惊世人,彻底治愈了狼王,令她不自觉地大呼不妙:有狼王在,楚凌扬还想继承皇位?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因此从那个时候起,她其实已经在思谋着后路,尤其是看到后来楚凌扬仿佛着了魔一样,一门心思只想着如何夺回端木琉璃,居然连争夺皇位之事都暂时摆在了第二位,她便越发觉得此人根本不是可造之材,萌生了终止合作的目的。

不等她将这一点和盘托出,局势又发生了更加出人意料的变化,楚凌扬居然意图弑君篡位,被押入死牢终身监禁,彻底失去了争夺皇位的资格!

如此一来,双方的合作自然就胎死腹中,从此之后也不必再担心楚凌扬会因为她的退出而挟私报复了。

事已至此,她虽然也为楚凌扬感到可惜,更多的却是松了口气,盘算着不如立刻回大本营安安稳稳地呆着,不要再做什么繁华富庶的美梦了。

然而不等她收拾好东西动身,楚凌跃却突然秘密找上了她,说他已经掌握了两人互相勾、结意图谋夺皇位的证据,如果他将这些证据呈到楚天奇面前,圣月教只能落得个被铲除的下场。

顾秋波闻言自然吃惊不小,但楚凌跃既然没有直接把证据交给楚天奇,便说明这件事还有商量的余地。

果然,楚凌跃接着便说明了来意,要顾秋波继续与他合作,帮助他争夺皇位,将来一旦事情成功,楚凌扬许给她的诺言依然有效。

顾秋波无奈,越发后悔当初不该痴心妄想,结果如今脱身不得,一招不慎还会连累整个圣月教。事已至此,她根本没得选择,只得勉强答应。

之前楚凌跃被楚凌云算计中了剧毒,宋空雷却什么都看不出来,他也曾立刻派人通知顾秋波前来。只不过那个时候顾秋波正好回了一趟总坛,回来之后果然一眼就发现了问题。堂堂圣月教主,毕竟也有其过人之处。

不过可惜,她虽然看出血液中有问题,却根本不可能知道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当然,那就不在她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了,楚凌跃之好自求多福!

“皇位?”顾秋波突然冷冷地笑了笑,“就凭你这个样子,还想跟狼王争夺皇位?我看你趁早死了这条心,说不定还能多活几天。否则你早晚会落得跟楚凌扬一样的下场!”

当然,她巴不得楚凌跃落得那样的下场,好彻底脱身,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

眼看着午时就快到了,不知结果究竟如何?

房内的楚凌跃同样也在抬头看着天色。为防万一,他早已在茶碗中倒满了茶水,一切都准备就绪了。一旦剧毒真的发作,他便可以立刻将解药服下,暂时不会有性命之忧。

但若剧毒果然已经解了,三皇兄,我绝不会与你轻易罢休!

随着时间的推移,午时终于慢慢来到了。楚凌跃几乎屏住了呼吸,全神贯注地感觉着身上的每一丝变化。如果仍然没有任何感觉……

然而事实证明,他还是把一切都想得太美好了,不过午时刚至,心口就泛起了那股熟悉的剧痛,令他不自觉地变了脸色,一把抓过茶碗咕嘟咕嘟喝了个精光!

很好,原来他果然中了剧毒,至少在这一点上楚凌云并没有吓唬他!如今的问题就在于到底是第二种还是第三种可能?这一点,恐怕只能交给顾秋波去证实了!

楚凌跃万分失望,突然狠狠地将茶碗摔在了地上,接着却又反应过来,这好像还是三皇兄送的那套骨质瓷。不知道摔完之后,他还愿不愿意再送一套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