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小说: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者: 欲念无罪 更新时间:2016-09-12 05:52:01 字数:3574 阅读进度:244/419

当顾秋波恢复意识的时候,完全不记得方才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当她看到坐在对面的那个笑容可掬的男子,却吓得噌棱一下跳了起来,瞬间脸色大变:“狼王?”

不过害怕归害怕,她从头到脚甚至连一根头发丝都处在静止的状态,完全没有发动攻击的意思,除非她想死得更快。

“你很聪明。”楚凌云淡淡地开口,“如果刚才你有任何出手的意思,我保证你会后悔三辈子。”

感觉不到他身上有杀气,顾秋波稍稍放松了些,但依然面带警惕:“不知狼王深夜驾临,有何贵干?”

楚凌云笑了笑:“忘记刚才你看到过什么了?”

说着他抬手指了指自己的眼睛,顾秋波一愣,眼前突然闪过一片绚丽的紫色,不由失声惊呼:“紫瞳诱惑!”

完了!会不会是自己在被控制的情况下说了不该说的话?当然话又说回来,这紫瞳诱惑果然名不虚传,根本没有给人任何反应的时间,更别说是反抗了!

楚凌云笑笑:“不错,正是紫瞳诱惑,所以你所有的秘密对我而言都已经不是秘密,当然我是指你与大皇兄和老七合作的事,至于你的个人私事,我没兴趣,你可以放心。”

顾秋波松了口气,沉默片刻后抬起头正视着他:“若是如此,狼王也应该知道我绝不是有心与你作对,只是迫不得已。”

“这正是我要跟你说的话。”楚凌云点了点头,将手中的小盒子放到了她的面前,“带着它,立刻回总坛,我保证老七不敢对圣月教动手。”

顾秋波狐疑地打开一看,顿时满脸惊喜,盒子里装着她和楚凌扬来往的几封书信,也就是楚凌欢所说的证据!只要这个到了手,就不怕楚凌欢到皇上面前告状了!

不过惊喜之余,她却不由抬起头看着楚凌云,依然有些不放心:“狼王既然已经知道我曾经跟大皇子勾结,不打算告诉皇上吗?”

“没有那个必要。”楚凌云淡淡地摇了摇头,“不只是在东越国,其余各国皇室之中这种事也是屡见不鲜,帝王对此也都是心照不宣罢,你以为他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顾秋波抿了抿唇,突然啪地合上盖子,拿着盒子站了起来:“好,我立刻就走!”

狼王的保证,任何人都会选择相信。

“慢着。”楚凌云突然阻止了她,“我刚才说过保证老七不敢对你动手,但这保证在什么情况下有效,你心里清楚。”

言下之意,如果你继续帮着老七对付我,这保证自然就失效了。

顾秋波岂会不知,立刻重重点头:“请狼王放心,回到总坛之后,我保证圣月教从此安安分份,若无绝对必要,再不会踏进东越国一步,更不会再对狼王有任何冒犯之处!否则,狼王尽管率领楚家军踏平总坛,铲除圣月教,我绝无怨言!”

楚凌云淡然一笑:“很好,这就是跟聪明人说话的好处,可以省很多功夫。既如此,你好歹要走了,总得给老七留下一封道别信吧?”

天,渐渐地亮了。

这一夜睡得还算安稳,楚凌欢早早便起了床,洗漱完毕之后来到前厅,准备用餐。

谁知就在此时,侍女突然急匆匆地奔了过来:“王爷,不好了!教主不见了!这封信是在她房中发现的!”

楚凌欢吃了一惊,一把抓过书信展开一看,顿时变了脸色,不由分说跳起来就窜进了密室。紧跟着,一声尖利的咒骂便传了出来:“可恶!混蛋!”

这封信当然是顾秋波留下的,她在信中说,昨夜有个黑衣蒙面人突然出现,说从七皇子那里把她与大皇子来往的书信偷了出来,让她带着书信立刻回总坛,永远不要再回来,否则他就把圣月教杀个鸡犬不留!而且为了防止她再来东越国,那蒙面人还强迫她服下了一种剧毒,并说明一次给她足够服用一年的解药,如果她不听话,便让她毒发而死,她没办法,只得连夜离开。

楚凌欢一看到这些便知不妙,立刻赶到密室中一看,存有书信的小盒子果然已经不翼而飞,怎不令他狂怒万分?

咒骂了两句,却完全不能解他心中之恨,不由刷刷几下将书信撕碎,骂得更加难听:“可恶!贱人!混蛋!”

站在满地碎屑中间,他急促地喘息着,许久之后才稍稍平静了些,目光却变得更加阴沉。

书信是好不容易才拿到的,现在却落到了顾秋波手中,而且她已连夜离开,追是追不上了。只要等她回到南幽国的总坛,自己鞭长莫及,更加不可能对她怎么样。换句话说,这枚本来以为可以利用的棋子是彻底指望不上了!

就算真的能把她抓回来,如果她在皇上面前说出自己跟她也曾勾结,岂不是吃不了兜着走?

派人去暗杀泄愤,显然更不现实。圣月教好歹是五教之一,别说他手下的高手还不足以在圣月教出入自由,就算真的可以把她杀了,又能怎么样?

那么,到底是哪个该死的坏了他的好事?

居然有那么大的本事,悄无声息地潜入他的密室偷东西,而且还给顾秋波下了剧毒,难道是……三皇兄?

不错,一定是他!尽管自己已经万分小心,但楚凌云肯定还是猜到那些暗杀邢子涯的人是他派去的,不知怎么的就查到了是顾秋波在暗中帮他的忙,所以扮成蒙面人把她弄走了,对,一定是这样!

一念及此,楚凌欢越发恼恨不堪,早知如此,就该想个更高明的方法!原本以为楚凌云绝对不相信他会连自己的命都不顾,当然不会派人去杀邢子涯,可谁知……

这下可怎么办?万一因此惹恼了楚凌云,他再不肯拿解药救自己了,不就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想到此,楚凌欢也顾不得恼恨了,急得团团乱转起来。

可是还不等他转上几圈,便听到密室的门外传来宋空雷的声音:“王爷,狼王来了!”

楚凌欢闻言顿时吓了一跳:三皇兄?他来干什么?难道是来找自己算账的?

咬了咬牙,他一把拉开密室的门走了出来,一边反手关门上锁一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三皇兄来干什么?”

宋空雷摇头:“属下不知道,不过狼王说了,有个好消息要告诉王爷。”

好消息?难道不是来给自己下最后通牒的?

楚凌欢顿时满脸惊疑不定,但还是硬着头皮来到了前厅。看到端坐在椅子上的楚凌云,他更是尽量平静地上前打招呼:“三皇兄来的这么早?有什么好消息?”

一边说着,他狠狠地瞪了旁边的邢子涯一眼,虽然不曾说什么,脸上却写着四个大字:忘恩负义。再加四个大字:卖主求荣。

跟着狼王,首先要修炼的就是气死人不偿命的本事,所以邢子涯不但没有露出任何惭愧之色,反而冲着楚凌欢笑了笑,笑得眉眼弯弯,那意思再明显不过:是又怎么样?你打我呀!

楚凌欢不笨,显然看懂了他的意思,顿时气得肺都要炸了,本能地猛一抬手:“你……”

楚凌云眨了眨眼,顺着他的手指看了过去:“怎么了?”

虽然他的手指已经指到了自己的鼻尖,邢子涯却满脸无辜,也跟着回头看了看:“秦师兄,琰王在指你。”

“是吗?”站在他后面的秦铮立刻踏上一步,“不知琰王有何吩咐?”

情知自己在这主仆三人手里绝对讨不了便宜,楚凌欢拼命压下胸中的怒气,冷冷地摇了摇头:“没事,不知三皇兄究竟有何吩咐?”

楚凌云顿时笑得桃花灿烂:“好消息呀,真的是个天大的好消息!七弟,秦铮和子涯经过几天几夜不眠不休的研究,终于配出了解药,你服下之后剧毒便可彻底解掉,不必每月都靠子涯的血来压制毒性了!怎么样,开不开心?兴不兴奋?”

楚凌欢一时有些发懵,完全反应不过来:“你……你说什么?彻底解毒?”

“是啊!”楚凌云越发笑得百花盛开,“当然,你不用太感谢我,这事儿跟我没关系,是秦铮和子涯的功劳。尤其是子涯,他说最后虽然你想那样对他,但在事情败露之前你对他还是不错的。他怕自己万一有个好歹会连累你,所以下决心一定要研制出解药,果然皇天不负苦心人,终于成功了!”

楚凌欢终于确定自己没有听错,却并不显得如何兴奋,反倒满脸怀疑:“解药真的研制出来了?我服下之后真的可以解毒?”

“你看,我就知道你一定会这样问。”楚凌云笑容可掬,“你只管把解药服下,等到月初看看剧毒会不会发作,答案不就揭晓了?”

说着他招手示意,邢子涯便上前两步,将一个小盒子放到他面前打开,一枚火红的药丸映入眼帘。

“用温开水送服便万事大吉。”楚凌云站了起来:“好了,解药已经送到,我们该走了。”

眼看着三人即将走出大厅,楚凌欢却突然沉声开口:“等一下。”

楚凌云停步转身,面带微笑:“怎么?”

“为什么要这样做?”楚凌欢淡淡地反问,“让我一辈子受制于邢子涯,对你而言不是更有利吗?就算邢子涯怕连累我,大可以在他临死之前把解药给我。三皇兄,你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楚凌云唇线一凝,笑容中已经含着一丝隐隐的锐利:“我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有买过去之后才知道。不过可惜,一般人买不起,因为付出的代价通常太大了些。不过你尽管放心,我保证这是真正的解药。”

说完,他转身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