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我知道原因了

小说: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者: 欲念无罪 更新时间:2016-09-12 05:52:06 字数:3574 阅读进度:268/419

很难得的,晚饭的时候蓝醉居然出现在了饭桌旁,只不过满脸纠结,一看就不是来享受佳肴的。

楚凌云与端木琉璃对视一眼,各自心中有数,却谁也不曾开口,看他究竟要纠结到什么时候。

饭菜上了桌,蓝醉却没有动筷子的意思,又沉默了片刻,他突然问道:“我想回靖安侯府,马上就走,行不行?”

端木琉璃忍不住失笑:“靖安侯府是你家,腿长在你的身上,还用得着征求我们的同意吗?”

蓝醉皱了皱眉:“可是我承诺过,只要段修罗不走,我也不会走的,我不想食言。所以,不如你们赶我走,随便找个理由。”

这一次,连楚凌云都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得花枝乱颤:“瞧你那点出息,居然被一个小姑娘吓得落荒而逃,传出去不怕丢了你蝙蝠公子的脸吗?”

更加难得的,蓝醉居然红了脸,有些不敢面对楚凌云的目光:“谁、谁说我是被水冰玉给吓的,我就是想走了不行吗?”

楚凌云笑得越发开心:“我只说是一个小姑娘,什么时候说是水冰玉了,你这叫不打自招懂吗?”

蓝醉愣了一下,俊脸越发红彤彤的。秦铮早已难掩好奇,凑过去说道:“蓝大哥,王妃说你对水姑娘有意思,原来是真的?”

“假的!”蓝醉仿佛被蝎子蛰了一样,腾地站了起来,“没有的事,你再乱说,我跟你翻脸!”

秦铮愣了一下,委屈地转头向邢子涯诉苦:“子涯,你瞧见蓝大哥了么?好讨厌……”

“乖。”邢子涯平静地嚼着饭粒,“谁让你多嘴了?你看我,就算想知道也不问,反正会有人做出头鸟。”

感情我就是那只倒霉的出头鸟呗?秦铮叹了口气,果然聪明地闭上了嘴,只管支着耳朵听就好。

不过蓝醉显然不想再给他们发问的机会,一口饭都不曾吃便甩手而去。楚凌云皱了皱眉,刚要起身,端木琉璃已经一抬手拦住了他:“你们吃,我去看看。”

蓝醉虽然跑的不慢,但去的方向是他自己的房间,所以端木琉璃很快就追了过去,轻轻叩响了房门:“蓝醉。”

片刻后,蓝醉的声音传了出来,只是有些闷闷的:“门没锁。”

端木琉璃淡淡地笑了笑推门而入:“真的生气了?你也知道他们没有恶意。”

蓝醉站在窗前,回头看她一眼:“我知道,我不是生他们的气。”

端木琉璃走到他面前,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什么也不说。一开始蓝醉还跟她对视,片刻后便有些不自在地移开了目光:“你看什么?我真的没有生气。”

“我知道。”端木琉璃点头,“我只是在想,你顾虑什么。”

蓝醉沉默,许久之后才轻轻吐出了一口气:“我不想说,你别问行吗?”

只这一句话,端木琉璃便知道她来此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她早就知道蓝醉不会说实话,所以唯一的目的就是想证实他的确是在顾虑什么,而不是对水冰玉无意。

点了点头,她笑得温和:“你有权利不说,但我希望你能遵守承诺,等段修罗走了之后再离开。”

否则,我哪里有机会套出你的心里话。

这一次蓝醉沉默的时间更久,显然内心极度纠结,不过他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

了不起,就整天呆在房间里。

端木琉璃满意地点头转身往外走:“如此,我不打扰你了。不过你记住,当你想说的时候,随时来找我。”

看着房门缓缓合拢,蓝醉突然轻轻叹了口气:“这件事我可以跟任何人说,唯独不能跟你说。”

看着她回到大厅,楚凌云不由挑了挑眉:“这么快就回来了?我还以为你肯定要严刑逼供,正打算过去帮忙。”

端木琉璃摇了摇头,命人取过托盘盛了些饭菜,给蓝醉送过去。见她一副不愿多谈的样子,楚凌云也就住了口,先吃完饭再说。

吃过饭,楚凌云起身将端木琉璃送回房间,笑得温和:“琉璃,你突然就不开心了,怎么了吗?”

“蓝醉承认他有顾虑,而不是真的对水冰玉无动于衷。”端木琉璃突然叹了口气,“你说,对他而言什么样的障碍严重到这样的地步?”

楚凌云侧着头看着她,目光越发温柔:“琉璃,你很希望蓝醉跟水冰玉在一起?”

端木琉璃摇头:“我只是希望蓝醉跟他真正喜欢,并且也真正喜欢他的人在一起。我虽然说过只有这样他才能把注意力从我身上转移,但我也不会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就乱点鸳鸯谱,硬要将他不喜欢的人塞到他手里。”

因为这几句话,楚凌云想起了之前蓝醉又是给端木琉璃血魂丹,又是给她《身无彩凤双飞翼》等等那些事,不由微微一笑:“话可不是这么说,蓝醉的性子你也了解,如果不是他喜欢的人,你想塞也塞不过去。再说,他给你那么多好东西的原因你也知道,既没有私心,也没有男女之情……等等!我想我知道原因了!”

说到这里他突然眼睛一亮,满脸恍然,端木琉璃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什么?”

“我是说,我可能知道蓝醉在顾虑什么了。”楚凌云笑笑,眸中闪烁着睿智的光芒,“其实你也应该知道的,别忘了蓝醉给过你什么。”

端木琉璃依然不得要领,只好皱了皱眉:“嗯?”

楚凌云瞬间得意万分:“琉璃,原来你也有反应这么慢的时候,附耳过来。”

端木琉璃撇撇嘴,把耳朵靠了过去。楚凌云一把搂住她,轻轻说了一句话,便听她恍然地大叫起来:“啊!是了!天哪,这可怎么办?那不是我的罪过吗?”

楚凌云又笑了笑:“慌什么,我还没有说完……”

夜色渐渐深沉。

瑶池苑京城之中最大的烟花之地,但却并非唯一。城南的轩雅楼规模上仅次于瑶池苑,每日也是客似云来,热闹得很。

接到鬼面人传来的消息,三国太子虽然心中极不情愿,还是立刻赶了过来,上楼来到指定的房间。双方见礼之后,西门紫龙首先问道:“大人,为何这次要改在轩雅楼?”

坐在上首的鬼面人抬手示意几人落座:“虽然咱们都经过了易容改扮,但若是太过频繁地出入同一个地方,未免容易引人怀疑。”

三人这才恍然,跟着各自落座,谁也不曾抢先开口。鬼面人环视一周,接着问道:“这几日三位休息的可还好?”

西门紫龙拱了拱手,代表三人回话:“很好,多谢大人关切。”

鬼面人点头:“既如此,咱们便该商议商议正事了,毕竟耽误的时间越久,对我们越是不利。”

三人再度沉默下去,鬼面人却并不在意,接着说道上次我已经说过了,要想对付狼王,必须合三国之力才可以,但究竟怎么个合法,不知三位可有什么好主意?

接到另外两人的示意,西门紫龙叹了口气:“不瞒大人,这几日其实我们也曾悄悄商议过,却实在无计可施,不知大人可有什么好主意?”

这个回答显然也在鬼面人的预料之中,因此他并未动怒,只是冷笑一声说道:“此刻的狼王如日中天,单凭个人之力根本对付不了他,除非是造成群起而攻之的局面。”

三人一时不得要领,西门紫龙试探着问道:“大人的意思是说,类似当年的卡依其部落之乱?”

鬼面人摇头:“你们不是口口声声说同样的招数对狼王无用吗?这一点我赞成,所以不管有多少个部落同时作乱,也休想让他再上当。”

西门紫龙皱了皱眉:“那……”

鬼面人显然已经想好了具体的行动计划,面对这三人的目光,他眼中闪过一道冷芒,终于慢慢吐出了几个字:“把我,变成他。”

三人又是一愣,早已满脸疑惑:“请大人明示。”

烛火摇曳,映照着四张鬼魅一般的脸。

这场商议一直持续了很久,在门外伺候的燕淑妃甚至已经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才突然听到室内传出了椅子挪动的声音,不由一下子惊醒,立刻打起精神待命。

片刻后,房门打开,西门紫龙等三人告辞离开。将三人送出去,她折回房中:“主人,都商议好了?”

鬼面人点了点头:“基本的行动计划已经敲定,只是有一些细节还需要再商议,并详细安排。”

燕淑妃却显得有些担心,迟疑着开口:“可是,他们三个会真心与我们合作吗?属下看他们的表情似乎有些……沉重。”

鬼面人冷笑:“真心是不可能的,别忘了他们早已萌生出退缩之意。只不过我这次的计划对他们十分有利,他们才愿意一试。”

燕淑妃点头,片刻后同样一声冷笑:“这种合作原本就是各取所需,一旦发现不对,自然就是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哪来的真心一说?不过既然如此,主人可曾想好万全之策?万一他们三人临阵倒戈……”

“就凭他们,还没有那么大的本事。”鬼面人淡淡地笑了笑,“我不会给他们任何机会和证据指证我,所以,没有人会知道我的真面目,在我大事成功之前。”

燕淑妃松了一口气:“是,主人英明。”

鬼面人看她一眼:“我要练功,你先出去吧!”

燕淑妃答应一声转身退下,他便走到走到床前盘膝而坐,继续修炼神功。

快了,很快了,只需再稍等几日,他的神功便可彻底练成。到那时,所谓狼王根本不足为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