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所谓密信

小说: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者: 欲念无罪 更新时间:2016-09-12 05:52:10 字数:3450 阅读进度:290/419

看到他指缝间流转的白光,二人都是一惊,黑衣人已陡然一声厉斥,跟着一掌劈了过来!

段修罗目光一凝,立刻就要出手,楚凌云却一把拉住了他:“让开,我来!”

眨眼之间,两人已斗在了一起。这黑衣人显然是想一举将楚凌云拿下,因此出手毫不留情,攻势狠辣而凌厉。相比之下,楚凌云则谨慎得多,他小心地护住全身要害,一双锐利的眼眸在黑衣人周身扫来扫去,尽可能地想要发现一些痕迹。

而交手数招之后他便发现,这黑衣人的功力虽然并不比他逊色多少,却仍然试不出他是否是幕后主谋。毕竟虽然幕后主谋练成了日月神功,但从别人体内吸来的内力又不曾写着名字,他若是已经全部融会贯通,收为己用,如何瞧得出?何况,倘若他是为了隐藏自己的身份而根本不曾尽全力呢?

一念及此,楚凌云当然不愿恋战,瞬间猛攻出十几招将对方逼退,跟着一声大喊:“小心暗器!”

狼王的暗器功夫天下闻名,尤其是他的独门绝技“无边丝雨细如愁”更是令人闻风丧胆。眼看着他的手猛然挥起,黑衣人自然不敢怠慢,双手立刻一圈一划,已经用浑厚的内力在自己面前筑起了一道气墙。

趁着这个瞬间,楚凌云一把抓住段修罗:“快跑!”

段修罗忍不住翻个白眼:又跑?我还没跟他过几招呢!看他的样子也不是多么厉害,何必如此惧怕?

黑衣人已经追了那么久,自然不甘心就这样放过他们,脚步一动就要追赶。早已料到这一招,正向前飞驰的楚凌云突然猛一扬手,陡然听到爆炸声连续不断地响起,黑衣人面前已经升起了浓烈的白烟,瞬间隔断了他的视线!

一股浓烈的甜香跟着传入鼻端,黑衣人暗道一声糟糕,整个人已凌空飞起,迅速后退!秦铮乃是用毒的大行家,很明显,这烟中含有剧毒。当然,话又说回来,楚凌云既然敢孤身犯险,自然是因为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就算达不到目的,至少也能保证全身而退。

确定烟雾中的剧毒已经伤不到他,黑衣人站定身形,突然一声冷笑:“有我在,你们就不会认为还有其他高手了吧?所以,别让我失望,接下来的戏就交给你了!”

又在城中转了几圈,确定身后无人跟踪,两人才悄悄回到了云来客栈。虽然天都已经快亮了,众人却依然聚在一起焦急地等候。看到两人平安归来,他们终于松了口气,立刻七嘴八舌地询问情况。

楚凌云忍不住叹了口气,将方才的经过简述一遍,末了揉了揉眉心:“我本来想着,若是有机会就把父皇救出来的,不过很明显,幕后主谋早就防着我这一招了。”

那是自然,如今两方人马都很清楚,事情的关键就在楚天奇身上。他就是因为受到幕后主谋的胁迫才不得不亲口指认楚凌云是弑君篡位的反贼的,如果能把他救出来,在他生命安全得到保障的前提下,或许他就会说出真相,还楚凌云以清白。

端木琉璃皱了皱眉:“这黑衣人是不是楚天辰?或者说是不是幕后主谋?”

楚凌云摇了摇头:“不确定,我更不知道他是谁。但我觉得,他似乎并没有练成日月神功,否则他的功力不可能只是如此。”

端木琉璃眼眸微闪:“那应该是怎样?”

“我不知道。”楚凌云忍不住苦笑,“关于日月神功,我只闻其名,从不曾见过练成之后究竟是什么样子。”

端木琉璃不由挑了挑眉:“哦?这世上居然还有连你都不知道的事?”

楚凌云瞅了她一眼:“有什么好奇怪的?若非如此,我怎么会落到如此狼狈的地步?”

也就是说,今晚这一趟算是白跑了,根本没有任何收获。

挠了挠头,端木琉璃突然觉得前方一片黑暗:“对方既然早有准备,岂不就是说以后你根本不可能从父皇口中问出真相?”

楚凌云笑笑,反倒显得十分乐观:“那倒未必。对方再厉害,总不能每时每刻都盯在父皇身边吧?一旦他稍有疏忽,或许我就能抓住机会了。”

端木琉璃点头:“我现在唯一担心的是,对方还会容许父皇活多久?万一他认为父皇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那……”

楚凌云沉吟着,慢慢摇了摇头:“我倒是觉得,应该不会那么快。别忘了我毕竟还活着,百万楚家军还在我的手中。他怎么也得以父皇的名义把我彻底铲除。”

端木琉璃不置可否,再开口时已经转移了话题:“朝中的局势接下来会如何发展?如果幕后主谋是楚天辰,他肯定是做不成皇帝的。那么,东越国的江山会落在谁的手上?”

楚凌云笑笑:“楚天辰本身就是乱臣贼子,自然不得人心,但他若以武力胁迫,结果就很难说了。所以除非证明一切都是他所为,才能还我清白。”

端木琉璃吐出一口气:“还没有联系上你师父吗?他若说出日月神功的破解之法,说不定我们就可以主动出击。因为我始终觉得,有解法就是有解法,不可能有等于没有。”

楚凌云摇了摇头:“放心,我会加派人手,争取尽快将他找到。如今,他算得上是我们唯一的希望了。”

既然暂时无计可施,楚凌云便让众人先去休息,并叮嘱他们务必小心谨慎。众人点头答应,各自离开。

楚天奇虽然病势严重,仍然无法开口说话,但却毕竟还有一口气在,所以第二天早朝之时,楚凌霄便命人将他抬到了大殿上,群臣立刻跪拜见礼:“臣等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楚凌霄面色沉静,抬手示意:“父皇有旨,各位大人请起。”

群臣谢恩起身,分立两旁,楚凌昭便上前两步躬身问道:“二皇兄,不知昨夜可曾抓住三皇兄?”

昨夜帝王又遇反贼袭击一事众人都已听说,自然十分关心结果。不过让他们失望的是,楚凌霄接着便摇了摇头:“虽然师父在半路截击,但可惜三皇兄还带了一个极为厉害的帮手,否则他绝对没那么容易逃脱。”

楚凌昭咬了咬牙,恨恨地说道:“三皇兄真是太过分了,父皇都这个样子了,他居然还下的去手。”

群臣中已有不少人义愤填膺,议论纷纷。楚凌霄眉头微皱,轻轻咳嗽了一声,等众人重新安静下来才接着说道:“各位大人,昨夜三弟前来行刺,其实是意图毁灭他谋反的罪证,幸亏父皇英明,提前做好了防范之策,这些重要证据才未曾落入三弟手中。”

看着他摆在桌子上的那个木匣,群臣均疑惑不已,究竟是什么样的证据,值得楚凌云冒险回来抢夺?

幸好楚凌霄也并未打算卖关子,接着便打开木匣,取出了一封书信:“父皇说,之前他就接到了边关送来的八百里加急密报,说镇守边关的大将军崔律章截获了一封密信。那封密信是南幽国镇守边关的将军写给三弟的,原来三弟与其余三国的守关大将军均有约定,让他们助其夺位,并许给他们许多好处。正是因为这封密信,父皇才紧急召本王回来商议,因为他实在不相信三弟居然会做出这种事,生怕是有人想用反间计破坏他们父子之间的关系。”

众人闻言不由连连点头,皇上若一下子就相信了,那才是怪事。狼王的惊世之才其余三国都曾经领教过,只要有他在,他们根本不能有任何痴心妄想,当然是欲除之而后快,而反间计无疑是一个不错的法子。

再说皇上若真的信了,早就派人去捉拿楚凌云了,还请二皇子回来商议什么?

楚凌霄环视一周,接着取出了另一封书信:“各位大人都知道,为了确保各地平安,父皇在全国各州县都安排有大内密探,一旦有任何风吹草动,父皇也好及时采取措施。而这封密信就是驻守在渊州的大内密探秘密送来的,信中说,他们刚刚打探到端木世家居然一直在暗中招兵买马,而且最近突然有些异动,不知所为何事。父皇这才怀疑三弟真的是有不轨之心。”

群臣闻言先是一惊,转念一想却又了然,端木世家要支持,当然是支持楚凌云,若非皇上想要立五皇子为太子,恐怕他们也不会有如此大逆不道的举动。

楚凌霄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即便如此,父皇仍然希望一切都是一场误会,毕竟凝贵妃等人还在宫中,他们怎会如此不顾这些至亲的死活?因此父皇暂时将这些密信压下,想等彻底查清之后再做定夺。谁知却被三弟听到了风声,他竟抢先动了手。而就在他动手的同时,凝贵妃等人也莫名其妙地人间蒸发了!”

那还用问,自然是楚凌云早有安排,及时将他们接走了。众人恍然之余,越发替楚凌云感到惋惜,那么风华绝代,气质高雅不俗的一个人,居然也未能经受住皇位的诱惑,终于走上了这条万劫不复的道路。

不过话又说回来,真不知皇上究竟是怎么想的。楚凌云战功赫赫,文武双全,诚如楚天奇在圣旨中所写,可谓文能安邦,武能定国,这样的人不能做太子,反而要便宜各方面都逊色许多的五皇子,换成是谁只怕都会心理不平衡吧?楚凌云有这样的举动也就不难理解了。不过弑君篡位毕竟天理难容,只能多替他叹息一声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