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 临危受命

小说: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者: 欲念无罪 更新时间:2016-09-12 05:52:12 字数:3369 阅读进度:301/419

听到内侍念出这句话,楚凌昭立刻说道:“父皇言之有理,二皇兄,如今除了你,再没人能够主持大局了。你若果真置之不理,导致东越国大好江山落入三皇兄手中,你还如何醉心佛法,身在方外?”

这话虽然大有道理,楚凌霄却仍然摇头:“我是不忍见父皇和五弟如此受苦,才想尽力从三弟手中拿到解药的,并非为了做太子才如此拼命……”

“这个何须解释,我们自然知道。”楚凌昭打断他的话,“二皇兄一直痴迷佛法,从不贪恋尘世富贵,区区太子之位又算得了什么?只是如今毕竟是非常时期,还请二皇兄暂时将个人喜恶放在一边,以国事为重。”

仿佛得到了某种暗示,群臣突然齐齐跪倒,齐声开口:“请二皇子以国事为重,临危受命,臣等必定尽心尽力,共度难关!”

楚凌霄见状越发眉头紧皱,不得不转头看向楚天奇:“还请父皇收回成命,不要为难儿臣,儿臣的确并非为了太子之位,请父皇另选贤良出来主持大局。”

楚天奇费力地摇头,接着写道:“云儿已经成为反贼,其他皇子尚且年幼,除你之外,还有谁能担此大任?你一再拒绝,难道真的忍心看着东越国落入云儿手中?”

楚凌霄更加满脸为难:“这……”

楚天奇看他一眼,又写了几句:“出家人一向慈悲为怀,你虽非出家人,却修行多年,东越国若果真落入云儿手中,必定是生灵涂炭,你又于心何忍?”

这几句话显然说到了楚凌霄的痛处,他脸上的犹豫之色顿时更加明显:“可是儿臣确实从未想过做太子……”

楚天奇点了点头,又费力地提起了笔:“朕知道。朕已说过,如今毕竟是非常时期,最重要的是如何度过这场劫难。朕先立你为太子,你好名正言顺地主持大局,率领我东越国将士诛灭云儿这个叛徒。等天下重新安定之后,你若实在不愿继续做太子,朕便不再勉强,如何?”

话已说到这个份上,楚凌霄若仍然拒绝便显得太不近人情,也就失去了带发修行的本意。无奈之下,他只得勉强点了点头:“既然父皇认为儿臣堪当此重任,儿臣必定尽心尽力,不辱使命便是。”

楚天奇这才点了点头,疲惫不堪地写下了一句话:“拜见太子殿下吧!”

此言一出,众臣恍然大悟,立刻纷纷跪倒:“臣等参见太子殿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楚凌霄上前两步深吸一口气,面色沉静,毫无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得意:“各位大人免礼,本宫既然临危受命,便希望各位大人与本宫精诚合作,尽最大的努力诛灭叛贼!”

群众轰然答应:“是,谨遵太子殿下吩咐!”

楚凌霄含蓄地点头,但在无人看见的角落,他的唇角勾出了一丝含义不明的笑意。

既然已经有了名正言顺的身份,楚凌霄便拿出了主持大局的气魄,立刻做了一番部署。

首先命皇城禁军加强巡逻,绝不能给叛贼任何可乘之机。其次便是派人张贴告示,全国搜捕楚凌云等一干反贼,并且重金悬赏,即便只是提供线索,也可以拿到一笔丰厚的报酬,如此全民动员,才可令叛贼无处藏身。

接下来便是派人接管百万楚家军,免得他们群龙无首之下出现骚乱或者是有过激的举动。楚家军可谓是东越国的保护神,接管的人选自然必须慎之又慎。经过再三考量,又征求了楚天奇的意见,楚凌霄将指挥权暂时握到了自己的手中。不过为了防止有人说他同谋不轨,他让楚凌昭从旁协助,算得上是两人共同管理。

原本两人在前往接管时还担心楚家军对楚凌云太过忠心,不肯服从他们的命令。可是当他们抵达并且当众宣布这个决定之后,才发现这个担心似乎是多余的。所有楚家军的反应都十分平静,毫无障碍地接受了这个安排。

不是说楚家军一向忠心耿耿,一旦认定了谁是主子便此生不渝吗?怎么楚凌云刚刚离开几天,他们便如此面不改色地接受了新的主子?难道是之前的传言太过夸大?

不过无论如何,此事既然已经处理妥当,接下来最重要的便是想办法为楚天奇和楚凌飞解毒了。按照楚凌霄的说法,楚凌云不肯交出解药,又派人拿走了血寒玉,这两条路是绝对行不通了,必须另觅他法。

而所谓的他法,就是派出大内密探四处打听一番,看这玄冰大陆上何处还有解毒高手,一旦发现便即刻来报,不管付出任何代价都要把他们请来。

眼见楚凌霄很快便把这一切安排得井井有条,群臣不由连连点头,交口称赞,说他完全有资格做这个太子,甚至是一国之君。也正因为如此,群臣终于有了主心骨,不必再担心群龙无首了。

又是夜色深沉。

楚凌霄让已经连续照顾楚天奇几天的宁皇后回去歇息,由他和颜贵妃留下陪同。

摒退了左右,母子两人在楚天奇面前落座,楚凌霄突然不动声色地隔空点了楚凌飞的昏睡穴,接着淡淡地开口:“多谢父皇成全,儿臣感激不尽。”

楚天奇紧紧地盯着他,却苦于一个字都说不出,旁边的颜贵妃已经淡淡地说道:“你能有今天,都是你自己辛苦打拼的结果,皇上成全你什么了?你在人后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谁又曾看见了?不过好在你受的所有苦难都已经成为过去,从此之后便是风光无限。”

楚凌霄摇头,淡然冷笑:“距离风光无限还早呢,只要狼王一日不除,我们就不能掉以轻心,否则他的今日就是我的明日。”

颜贵妃闻言不由皱了皱眉:“你也太大意了,若论用毒,你也算是个高手,怎么会那么轻易就上了当?”

楚凌霄咬牙:“我原以为打他一个措手不及,定能手到擒来。谁知他竟像是早就做好了防备,害得我上了一个恶当!莫非他早就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只是一直不曾声张?”

颜贵妃沉默片刻,终究还是摇了摇头:“事已至此,再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此次狼王被你逼走,你估计他会去往何处?”

“他去往何处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绝不会就这样算了。”楚凌霄的目中闪烁着阴冷的光芒,“如今他必定正在苦思冥想,该如何才能揭开真相,还他的清白。”

“清白?”颜贵妃一声冷笑,目光已经转到了楚天奇脸上,“只要这张王牌在手,他这辈子都别想清白了!不过话又说回来,这是张王牌,更是个心腹大患,若是继续留着他,可别到最后一切都毁在他的手里!”

楚凌霄皱了皱眉,蓦地有些烦躁:“你以为我想留着他?可是这一次父皇的牙关咬得太紧,我根本就撬不开。”

颜贵妃眼中杀机一闪:“非得要传国玉玺吗?反正如今你的计划已经全部成功,所有人都相信狼王才是反贼,除了这个心腹大患,到时候你登高一呼,继位为帝,谁敢不服?”

尽管这些话楚天奇完全听得到,也知道自己的脖子上随时架着一把明晃晃的大刀,但他脸上却并没有多少惧色,唇角甚至费力地勾出了一丝冷笑。

“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楚凌霄神情平静,“群臣既然有资格位列朝班,自然有其过人之处。倘若我拿不到传国玉玺,说不定他们便会猜到父皇根本不想传位于我,否则怎会一直到死都不肯说出传国玉玺所藏之处呢?”

颜贵妃越发忍不住咬牙:“那我们就只能这样受制于他,永远伺候这么个半死不活的废物吗?” .首发

楚凌霄再度转头看了楚天奇一眼,突然笑得十分温和:“母妃怎能这样说?父皇毕竟是你的夫君,你伺候他是应该的。何况,我与父皇早有约定,这样的局面不会一直持续下去的,母妃还是耐心等着吧!”

颜贵妃却皱了皱眉,满脸冷漠地看了看楚天奇,接着起身走到外间,斜倚在榻上闭目养神。

不几日的功夫,楚天奇立楚凌霄为太子的消息已传遍京城内外,与之一起传开的是狼王叛逃,至今下落不明,新任太子已悬赏捉拿的消息。一时之间,百姓又是议论纷纷。

当今天子膝下有九位皇子已经长大成人,除了一心向佛的二皇子,其余众人为了皇位一直明争暗斗,各自使劲了浑身解数。谁知到了最后,居然是最无心皇位的楚凌霄成了太子,还真是世事难料。

而这个消息也以极快的速度传到了正全力赶往药神谷的楚凌云等人耳中,端木琉璃不由立刻眉头一皱:“楚凌霄好快的速度,再这样发展下去,是不是用不了几天他就可以登基为帝了?”

楚凌云抿了抿唇,暂时没有开口,端木琉璃便看了他一眼,接着说道:“你还认为拿不到传国玉玺,楚凌霄便不敢对父皇下手吗?万一他造个假的玉玺出来,恐怕也很容易瞒过世人的眼睛吧?”

“这一点倒是不必担心。”楚凌云摇了摇头,“传国玉玺是假冒不来的,不管手艺多么精湛的人,都不可能造出跟真的一模一样的玉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