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探皇陵

小说: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者: 欲念无罪 更新时间:2016-09-12 05:52:16 字数:3375 阅读进度:322/419

隐卫领命而去,端木琉璃倒是有些不解:“不通知天上阁来照顾蓝月白吗?阁主出了事,他们肯定会着急,尽早向他们报个平安,也好让他们放心。”

楚凌云却有着完全相反的考量:“不行,必须提防内奸,如果凶手真的是为了夺宝而杀人,或许会与天上阁的人勾结,蓝月白才会防不胜防。”

端木琉璃连连点头:“有道理,蓝月白也算是玄冰大陆上的顶尖高手,照理来说,没那么容易被人打成这个样子。”

楚凌云点头:“还有,看他的状况,变成这个样子应该有很长时间了,如果真的是天上阁出了意外,不可能一点消息都不曾传出来。”

端木琉璃沉吟着:“你的意思是说,出意外的仅仅是蓝月白一个人?”

“嗯。”楚凌云点了点头,“所以我怀疑,也有可能是蓝月白独自去办什么事的时候遭遇了袭击,因此天上阁的人还不知道他已经出了事。”

端木琉璃点头:“既然如此,只能看看隐卫能查到些什么了。另外就是我必须尽快想办法让他恢复记忆,一切自然真相大白。”

楚凌云看着她,突然若无其事地笑笑:“蓝月白的记忆已经丧失,却那么容易就相信了你,这说明了什么?”

明白他的意思,端木琉璃却比他更加若无其事:“这说明他的记忆并没有完全丧失,在潜意识中还有一些对于过往的记忆,所以才会觉得对我们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楚凌云摇了摇头:“不是对我们,是对你,他只是觉得你很熟悉,不包括我们。”

端木琉璃咬了咬唇角:“你想干什么?或者说你想证明什么?”

看得出她有生气的意思,楚凌云顿时万分委屈,两手食指的指尖卖萌一般不停地轻轻碰在一起:“没有,我就是觉得他怎么那么阴魂不散?无论如何兜兜转转,总会时不时地出现在你面前。”

端木琉璃不得不承认,还真是那么回事,比较起其他人,她跟蓝月白相遇的次数的确比较多。但也仅此而已,并没有任何特殊含义。

笑了笑,她主动上前握住了楚凌云的手:“凌云,你知道的我性子一向比较淡,太肉麻的话我说不出口,但我可以告诉你,能够出现在我面前的人可以有很多,可能其中有些人还会出现很多次,但能够出现在我心里的,只有你一个。”

楚凌云顿时眼睛亮闪闪,越发抱着狼爪拼命卖萌:“真的?”

端木琉璃微笑:“真的,所以不要再逼我说这些肉麻的话了好不好?我自己都受不了了。还有,蓝月白对我有一种熟悉的感觉算得上是个好消息,因为那就说明他的状况并不十分严重,或许用不了多久他就可以恢复记忆了。”

从爱妃口中听到了最期盼的承诺,楚凌云开心地笑笑:“嗯,那我们先去休息……”

“不要!不能抢!啊!”

一句话未说完,房中的蓝月白突然惊声尖叫起来。两人顿时吃了一惊,幸好此时还不曾走远,立刻双双抢过去通的推开门:“怎么了?”

与此同时,蓝醉已经一把捂住蓝月白的嘴低声呵斥:“别吵!小心被人听到!”

已经翻身坐起的蓝月白眼中有着明显的惊慌,不过看到端木琉璃,他很快冷静下来,勉强拿开蓝醉的手喘息了几口:“对不起,我……我做了个噩梦……”

噩梦?

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两人同时想到了他方才尖叫的内容,端木琉璃已上前两步问道:“梦到了些什么?有人抢你的东西?”

“是。”蓝月白痛苦地皱了皱眉,“很可怕,一个……一个黑衣人,要抢我的东西……”

“是什么东西?”端木琉璃紧跟着追问,“是不是金银珠宝?”

蓝月白回忆片刻,却摇了摇头:“不知道,就是……就是很重要的东西,他从我怀里抢走了……”

端木琉璃沉默,深度怀疑这根本不是噩梦,而是他记忆丧失之前的遭遇!

不过如今说什么都是枉然,她接着便含笑安慰了一句:“既然是噩梦,便不必在意,歇着吧,明天我便试试能否帮你恢复记忆。”

蓝月白点头,目送她离开,眼中有一抹明显的依恋。不过回想起方才的梦境,他依然心有余悸,许久不曾重新入睡。

“看来我们的猜测已经接近事实。”端木琉璃沉吟着,“我想一定是他从禧太宗陵中挖到了什么绝世奇珍,才引来这杀身之祸。”

楚凌云笑笑:“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常有的事。”

休息了一晚之后,蓝醉便带蓝月白去临时浴室清洗了一番,又拿了几件干净衣物给他换上,才总算恢复了几分天上阁主的俊美高贵,只是眼神依然迷茫。

带着所需物品过来,端木琉璃微笑开口:“我们如今的状况,蓝醉都跟你说了吧?”

“是。”蓝月白点了点头,神情郑重,“所以我不会再那么鲁莽,更不会到处乱跑,免得害你们暴露行迹。”

“好。”端木琉璃又笑了笑,“我知道此时你心中必定有很多疑问,不过不必着急,只要你恢复记忆,这些疑问便都会迎刃而解。如果你信得过我,我们现在就开始,如果……”

“我相信你。”蓝月白毫不犹豫地点头,“虽然我不记得你是谁,但只要能恢复记忆,你是谁都无所谓。”

这种心情倒是可以理解,毕竟没有人愿意如此浑浑噩噩地活着。端木琉璃含笑点头:“那么,我们开始吧。”

经过再三检查,她越发确定蓝月白的状况的确不算太严重,施以针灸再配合药物治疗,痊愈的可能还是相当大的,只不过是个时间问题。

一切准备就绪,她将消好毒的银针一一刺入了蓝月白的穴道,看得段修罗等人直眨眼:这么多针愣往脑袋里扎,吓人……

午后,负责调查此事的隐卫把消息传了过来:当日蓝月白率领天上阁弟子打开禧太宗陵之后,便将所有金银珠宝分别清理出来,然后将墓穴重新封闭,并特意趁着夜色悄悄离开。

不过走到岔路口,蓝月白便命众弟子带着宝物自行返回天上阁,说他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要办,办完之后才能回去。如今众弟子和宝物都已安全抵达总坛,并不知道蓝月白已经出事。

端木琉璃满脸钦佩:“与你的推断完全吻合,难怪天上阁一直那么平静。”

楚凌云点头:“照凶手的出手来看,他很有可能想将蓝月白立毙掌下,但不知因为什么意外,蓝月白侥幸逃走,这才捡回了一条命。”

端木琉璃沉吟片刻,摇了摇头:“不必费神猜测了,如果他能恢复记忆,真相自然大白。”

经过几次针灸,居然收到了相当不错的效果,蓝月白后脑的淤血正在慢慢散开,照这样看来,用不了多久他应该就可以恢复记忆了。

另一方面,经过隐卫不眠不休的劳作,挖掘出来的密道距离皇陵也越来越近了。唯一遗憾的是仍然没有搜寻到潇行空的踪迹,闹的楚凌云直骂这老头子该出现的时候不出现,不该出现的时候偏偏在眼前晃荡。

这一日黄昏时分,秦铮秘密赶到了云来客栈,脸上有一丝淡淡的喜色:“王爷,密道挖好了。”

“很好!”楚凌云忍不住双拳一握,“既如此,事不宜迟,今晚我们就夜探皇陵!”

此事不仅事关重大,而且绝不能打草惊蛇,经过一番简单的部署,最终决定由楚凌云和段修罗联袂顺着地道前往皇陵查看究竟,其余人则留在此处等候。

入夜之后两人便换好夜行衣,从入口进了地道。为了尽可能节约时间,这条地道挖的并不宽,每次只能容一人弯腰通过。一边跟在楚凌云身后往前走,段修罗一边没话找话地解闷:“狼王,你确定这样进入皇陵不会惊动任何人吗?”

楚凌云笑笑:“照理来讲不会,但不排除意外,所以你要做好充足的准备。”

段修罗撇撇嘴:“什么准备?随时跟对方决一死战吗?”

楚凌云哼了一声:“不是,是随时准备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段修罗瞬间大为不满:“不战而逃?奇耻大辱啊!”

“你想跟他决一死战,我没意见。”楚凌云笑笑,“而且看在你我相识一场的份上,我会回来替你收尸的,到时候把你送回地狱门,好歹还能要回你欠我的十万两黄金。”

段修罗立刻忍不住笑出了声:“什么人哪,都到这种时候了,你就忘不了你那十万两黄金。”

楚凌云满脸若无其事:“我忘了不要紧,我是怕你忘了,所以要时不时提醒你一句。”

段修罗翻个白眼:“你的意思是说,楚凌霄会在皇陵中等着你?”

“很有可能,虽然我希望他不在。”楚凌云不由叹了口气,“不过可惜,我若想知道父皇是否真的已经不在人世,探皇陵是最佳选择,他肯定也想到了这一点,不可能没有丝毫防范。”

段修罗不解:“那你还来?自投罗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