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太高估了自己

小说: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者: 欲念无罪 更新时间:2016-09-12 05:52:16 字数:3407 阅读进度:325/419

便在此时,只听前面不远处的屋顶上传来了一阵嘈杂。

“刺客!有刺客!”

“一定是狼王,快放箭!快放箭!”

跟着是嗤嗤的破空声不断响起,抓刺客的喊声也越传越远,不多时已经响成了一片!

楚凌霄抿了抿唇,转身而去。没用的,如果连他都挡不住狼王,普天之下能挡住他的人恐怕屈指可数,当然不可能包括这些皇城禁军。

一路回到寝宫,他仍然不时看着自己掌心那小小的针眼,眼中闪动着充满怨毒和冷厉的光芒。挥手命前来迎接的内侍退下,他独自一人进了房中,脚步却突然一顿:“你怎么来了?”

桌前坐着一个黑衣人,却并不曾燃灯,黑暗中看不清容貌,只能听到他冷漠的声音:“来看看有没有狼王的消息。你刚刚与人交过手?怎么了?难道是……”

楚凌霄微微冷笑:“没错,三弟回来了!他潜入皇陵,想要一探究竟。”

黑衣人早已刷地回头,月光下,只见他眼中闪过一道锐利的光芒:“那他人呢?”

“跑了。”楚凌霄淡淡地回答,“临走之前,他打开了父皇的棺椁。”

“什么?”黑衣人顿时咬牙,跟着怒气上涌,“居然让他跑了?你的日月神功是白练的吗?凭你的功力,两个狼王也早该毙于掌下了,你居然让他跑了?”

楚凌霄落座,抬头看他一眼:“若单论功力,的确两个狼王都不是我的对手,不过可惜,功力并不是一切。”

黑衣人满腔的怒气顿时一窒:“什么意思?”

楚凌霄沉默,只是转头看着窗外那轮皎洁的明月,许久之后才轻轻叹了口气:“我的意思是,恐怕我们还是太草率了,根本没有做好万全的准备。”

黑衣人看着他,冷声一笑:“怎么没有?现在整个东越国都已是我们的囊中之物,只要再解决掉狼王这个小小的麻烦,普天之下,我们还有何惧?”

楚凌霄再次沉默,片刻后略有些自嘲地笑了笑:“但你不觉得狼王根本比整个东越国还麻烦、还难以解决吗?我们可以轻而易举地得到整个东越国,但费尽心力却仍然无法除掉他。”

黑衣人闻言顿时大为不满,语气也更加冰冷:“你不要如此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狼王根本没有你说的那么厉害!别忘了,如今夹着尾巴四处逃窜的人是他!而他之所以有今天,都是拜我们所赐!”

楚凌霄总算又转回头看了他一眼,语气淡然:“好,那么你不妨解释一下,为什么我明明已经神功大成,却仍然三番五次地让他逃脱?”

黑衣人一时语塞,片刻后不由皱眉:“方才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既然早已布下天罗地网守株待兔,怎么还是让他找到机会逃走了?”

楚凌霄吐出一口气:“那是因为他没有低估我,我却太高估了自己……”

以剧毒逼的楚凌霄无法追赶,楚凌云和段修罗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墓室。既然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便不需要再走密道,两人一路飞檐走壁,往云来客栈飞奔。

转头看看身旁的楚凌云,段修罗有些不放心:“你的伤没事吧?”

“没事?日月神功哎,你当是闹着玩的吗?”楚凌云哼了一声,只觉整个右肩都剧痛不堪,“你没看到我已经痛得满头冷汗了吗?我要是晕了,记得把我背回去。”

段修罗忍不住失笑:“放心,我会的。不过现在我真的很怀疑,你派人挖这条地道究竟有什么意义?我们还不如直接像这般飞檐走壁进入皇陵,照样可以封住那些人的穴道,启动机关进入陵墓。”

楚凌云摇了摇头:“你没看到吗?皇城禁军已经控制了皇陵中的每一个角落,尤其是所有的屋顶上都埋伏有弓箭手,你可以封住一个两个,十个百个人的穴道,成千上万呢?等把他们的穴道全都封住,恐怕天都已经亮了吧?”

段修罗忍不住挠头:“有道理。”

楚凌云笑笑:“还有,我们现在可以飞檐走壁是因为不必担心会惊动皇城禁军,你没听到身后的喊杀声已经震耳欲聋了吗?如果方才我们进入陵墓之前就是这个样子,你以为我们有可能达到目的?”

段修罗诚恳地摇了摇头:“没可能。”

楚凌云点头:“所以,挖地道的意思是尽可能避开周围所有的皇城禁军,只剩下父皇陵墓前的这一小部分。凭你我二人,完全可以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将他们制住。”

段修罗了然地点了点头,接着却又撇了撇嘴:“但是避来避去,还是把楚凌霄给引来了。”

楚凌云本能地想要抬起右手,却痛得哆嗦了一下,只好换成左手挠了挠眉心:“关于这一点,我方才正在考虑,我想很有可能是二皇兄修改了陵墓的机关以后,只要这边有人企图打开墓门,他便可以知道。”

段修罗不由咋舌:“这么厉害?你的意思是说他并没有一直守在陵墓,而是临时赶过来的?”

楚凌云点头:“嗯,否则他不会等我们进入陵墓之后那么久才出现。”

段修罗又点了点头:“你真的没事啊?我看你好像痛得很厉害。”

楚凌云白他一眼:“我什么时候说过没事?方才就告诉你很痛了好不好?”

啊对,忘了。段修罗不好意思地笑笑:“那我们快回去吧,王妃会很快把你治好的。”

特意在城中转了一圈,确定身后无人跟踪,两人才回到了云来客栈。生怕端木琉璃还不够担心,没等进门段修罗便一声哀叹:“快来人哪!狼王受了伤,再不治恐怕就……”

啪!

“啊!”

不等他说完,楚凌云已经一巴掌拍在了他的后脑勺上:“闭上你的嘴!唯恐天下不乱是不是?”

段修罗夸张地一声大叫,捂着后脑勺躲到了一旁,委屈得直眨眼:“我说的是实话么,而且我刚才想说的是,再不治那伤就自己好了!”

楚凌云愣了一下,跟着忍不住笑出了声。不明内情的端木琉璃早已窜出来一把抓住他,急得花容失色:“什么?受了伤?哪里受了伤?我看看严不严重!哪里?在哪里?”

一边咋呼着,她在楚凌云身上上下左右一通乱摸,甚至不管是不是碰到了敏感部位。楚凌云一动不敢动,只是拼命安慰:“没事,我没事,琉璃,快别摸了,否则会糟糕的……哎呀!”

一句话没说完,端木琉璃终于一把抓住了他的右肩,猝不及防之下,他本能地大叫了一声,跟着忍不住叹气:“你看,我说要糟吧?”

端木琉璃哪里还等他说第二句话,立刻扶着他进门,将他按坐在了椅子上,跟着三下五除二解开他的衣服仔细检查了一番,这才稍稍松了口气:“别担心,只是骨裂。”

说着,她早已吩咐珍珠把她的药箱取过来。楚凌云笑笑:“有你在,我从来就不担心。我没事,你也不用担心。”

端木琉璃顾不上说话,立刻动手将他肩头的伤处理妥当,然后才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问道:“怎么回事?是二皇兄伤了你?”

楚凌云点头:“除了他,还能是谁?”

看到他的脸色有些难看,段修罗自告奋勇地充当了讲解员,将方才的事简述一遍,末了叹了口气:“狼王不愧是身经百战的战神,果然将各种可能都预料到了,否则今日我们未必能够全身而退。”

自从决定夜探皇陵,楚凌云便做了相对周全的准备,而他们最为忌惮的也不过是楚凌霄一人。

毋庸置疑,最危险的是如果他们进入墓室之后楚凌霄才突然出现,并将唯一的入口堵住,必然会形成瓮中捉鳖之势,令他们插翅难逃。

因此,楚凌云让珍珠为这次行动特制了那种可以爆炸并且瞬间放出有毒黑烟的小球,那种黑烟最大的特点就是经久不散,可以完全隔绝楚凌霄的视线,只要无法确定两人的方位,他就不敢贸然出手。

虽然黑烟同样可以隔绝楚凌云和段修罗的视线,但他们占据着一个很大的优势,就是楚凌霄必定会堵在入口处,否则他一旦离开入口,两人岂不就可以趁机逃脱了?

倒霉的是,楚凌霄果然在那个时候出现了,不过幸运的是,一切都如他们预料的那般,他堵住了入口,企图将他们一举歼灭。

于是楚凌云借说话的功夫转移他的注意力,瞬间引爆了小球!为了给段修罗争取时间,他不断地用无边丝雨细如愁向楚凌霄发动攻击,而段修罗则趁着这个机会打开棺盖,一探究竟。

幸好,楚凌霄大概是认为之前布置的一切已经足以阻挡狼王,并不曾在棺盖上再布置什么机关,否则必定会费更多的功夫。

也就在此时,觉察到阴谋即将败露的楚凌霄狂怒不已,终于离开入口向楚凌云发动了反击,而这,却正好中了楚凌云的圈套。

早就打算继续用剧毒对付楚凌霄,楚凌云早已在自己身上放了几枚毒针,就是想找机会引楚凌霄出手,好趁机主动把放有毒针的部位送上去。借着浓烟的掩护,楚凌霄来不及仔细分辨,自然很容易中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