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 想退出?由得你们…

小说: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者: 欲念无罪 更新时间:2016-09-12 05:52:21 字数:3283 阅读进度:348/419

一时之间,三人都沉默下去……不是不想说,而是根本无话可说。

许久之后,实在有些忍受不了这令人窒息的沉默,北宫律川首先开口,语气中充满怨毒:“楚凌霄也太狠了,他这不是要把我们往死里逼吗?”

南宫剑鸿叹了口气:“那能怪谁?还不是我们自己太痴心妄想?这是报应,而且还是现世报!”

“我才不信这一套!”西门紫龙咬了咬牙,“若真是报应,楚凌霄为何什么事都没有?”

南宫剑鸿显得有些烦躁:“事到如今,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两位,我们难道真的必须与狼王开战了吗?”

北宫律川哼了一声:“除非你想死,否则只能听楚凌霄摆布。”

又是一阵沉默之后,南宫剑鸿一声长叹:“我现在只有八个字想说。”

另外两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三人正相对无言,各自苦笑,突见桌上的烛火微微一跳,房中已多了一道人影:“有劳三位太子久候,真是过意不去。”

来人自然正是楚凌霄。摘去鬼面具的他面容祥和,微笑如风,乍一看去,居然还是当初那个一心向佛、满身悲天悯人气息的二皇子。只可惜他这副假象已经骗不了三人,原本慈悲的笑容看在三人眼中更是宛如恶魔,令人不寒而栗!

面对三人阴沉冰冷的目光,楚凌霄丝毫不以为意,含笑落座:“三位太子远来辛苦,我特意备了些好酒好菜,咱们先畅饮一番,再共商大计!”

说着他一招手,燕淑妃已经无声无息地走了进来,将手中的食盒放下打开,端出了几道精致的小菜和一壶美酒,阵阵香气顿时扑鼻而来,令人垂涎欲滴。

西门紫龙等人自然没有饮酒作乐的心情,依然保持着满是愤怒的沉默。等燕淑妃施礼退下,楚凌霄才含笑端起了酒杯:“三位太子请,不必客气。来,我先干为敬!”

仰头一饮而尽,他将酒杯翻转,对着三人示意了一番,接着拿起了筷子:“请。”

没有人做声,更没有人举杯,三人只是冷冷地看着他,仿佛看着一堆令人作呕的垃圾。看得懂他们目光中的含义,楚凌霄脸上的笑容终于变得阴冷:“三位太子,这杯酒,可是我敬你们的。”

他刻意将“敬”字咬得很重,那意思再明显不过:所以你们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想起体内的寒毒,三人不自觉地微微一颤,各自受辱一般涨红了脸。不过不等他们举杯,南宫剑鸿便淡淡地说道:“喝酒就不必了,若是易位而处,相信二皇子也不会有品尝美酒佳肴的心情。二皇子既然不择手段地把我们弄到此处,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另外两人吐出一口气,暗中对南宫剑鸿竖了个大拇指:看他平时最是小心谨慎,想不到关键时刻居然还有这份胆量。

不知是不是因为这几句话说得大有道理,楚凌霄居然并未动怒,甚至重新笑得和善:“南宫太子何必把话说得这么难听?我并非不择手段,只是三位不明白我的良苦用心,我才不得不这样做的。”

“哦?良苦用心?”南宫剑鸿讽刺一般挑了挑唇角,“就请二皇子说一说,你的良苦用心是什么?难道不是想借三国之手替你报仇?”

楚凌霄放下酒杯,正色开口:“报仇只是顺便,三位太子难道忘了我们的千秋大业了吗?只要此事一成,咱们便可……”

“你认为那件事还有成的可能?”南宫剑鸿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或者说,你认为三国联手,真的可以打败狼王率领的百万楚家军?”

“为何不能?”楚凌霄冷笑,目光阴鸷,“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不要被世人的传言吓破了胆,狼王是人,不是神,他并非真的永远不败!否则几年前的望月关之役怎么解释?”

三人彼此对视,各自摇了摇头,西门紫龙已经微微一叹:“二皇子,你不要再拿望月关之役说事了!相信你也知道,那场战役虽然是狼王唯一的失败,但他只是吃亏在毫无防备,没想到会有人在他背后捅刀子!”

“没错。”北宫律川也叹了口气,“吃一堑长一智,你以为他还会上同样的当?何况如今的他比几年前更加浑身锋芒,又有端木琉璃这神来之笔从旁相助,我们怎么跟他斗?”

“所以你如果真的想报仇,不如直接找狼王,成功的可能性更大。”南宫剑鸿接着开口,“凭你的日月神功,若是偷施暗算,狼王必定毫无防备,只要能除掉狼王,你不就大仇得报了?”

说完这句话,三人都安静下来,眼中却闪烁着隐隐的希望:如果他愿意改变主意……

然而事实证明,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楚凌霄很快便一声冷笑:“总之说来说去,三位就是半分力气都不想出,只想等我拿下东越国之后来分一杯羹,是不是?”

“不,我们绝无此意!”南宫剑鸿立刻摇头,“发生这么多事之后,至少我已经想明白了,东越国的江山不是我有本事去拿的,那根本是痴心妄想!所以等二皇子大业成功之后,也只管一个人独享,我南幽国绝对不会染指一分一毫!”

西门紫龙和北宫律川紧跟着齐齐点头:“我们也是!”

楚凌霄气息一窒,几乎怒不可遏!然而发怒根本于事无补,他压下满腹怒气淡淡地笑了笑:“怎么三位以为到了这个地步,还由得你们选择?”

只这一句话,三人瞬间闭嘴。很好,合着方才说了半天,全都是废话?既如此,何必费那些口舌?

楚凌霄显然也知道哄骗他们心甘情愿出兵东越国已经不可能,也就收起了方才的和颜悦色,直入主题:“我请三位过来,不是为了商议要不要出兵,而是什么时候出兵,如何出兵。既然如今一切都已不是秘密,我们也不必再藏着掖着,不如大大方方跟狼王一句雌雄!凭我们四人联手,拿下东越国指日可待!”

三人看着他的目光仿佛在看着一个不可救药的疯子,除了愤怒就是怜悯:指日可待?没错,是指日可待,只不过是狼王彻底打败你指日可待!

他们的目光令楚凌霄相当受辱,但他也知道如今并非发怒的时候,便干脆装作不曾看到:“三位不必担心,狼王手下虽有百万楚家军,但三国的兵力加起来,只怕已经超过两百万了吧?咱们占据着绝对的优势!”

三人依然沉默:这玩意儿是人多就能胜的事儿吗?何况楚家军个个都是一个能打七八十来个的主儿,咱们的人数只比对方多一倍,得瑟什么?

一个人唱独角戏的感觉实在不舒服,楚凌霄的目光又开始发沉:“忘了告诉你们,我虽深研佛法多年,耐性却不怎么好……”

听得出那令人战栗的威胁,三人不由咬牙,西门紫龙只得吐出一口气开口:“二皇子说的倒是十分热闹,但你别忘了,我们根本师出无名!好好的,凭什么要去打东越国?百姓一向厌恶战争,绝对不会支持我们。得不到他们的支持,只怕我们还未出兵便先败了!”

这是事实。无论哪朝哪代,百姓想要的永远只是安宁平静、丰衣足食的生活,统治者之间那些尔虞我诈他们根本没兴趣。何况他们若是知道三国出兵只是为了楚凌霄的私人恩怨,只怕更会民怨沸腾,内乱先起!

然而楚凌霄对此却毫不担心,甚至胸有成竹地笑了笑:“这一点三位不必担心,我都已经想好了!西门太子,此事还得你西朗国打头阵。”

西门紫龙瞬间警惕:“什么意思?”

“你忘了天鹰神女之事了吗?”楚凌霄依然微笑,“不妨告诉你,端木琉璃的母亲木灵芝,就是潜逃多年的天鹰神女!”

“不可能!”西门紫龙立刻摇头,“四弟已经亲自验证过,木灵芝并不具备天鹰神女的两个重要特征,她的嫌疑早就排除了!”

楚凌霄摆了摆手:“四皇子是被琅王夫妇给骗了,他们早就在木灵芝身上动了手脚,才瞒过了所有人。只要你照我的法子加以验证,保证让她无处遁形!”

西门紫龙将信将疑:“什么法子?”

楚凌霄笑笑,压低声音说了几句什么,便见西门紫龙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原来如此……可那又怎么样?”

“还不懂?”楚凌霄眉头一皱,“木灵芝虽是天鹰神女,但她已生下端木琉璃,不再是处子之身。到时你就说必须由端木琉璃来做新任天鹰神女,狼王当然不会答应,西朗国便以讨回神女为由出兵东越国,岂不就顺理成章了?”

西门紫龙沉吟片刻,依然摇头:“有两个问题:第一,端木琉璃已是琅王妃,岂非也早已并非处子?第二,如果我们开口讨要,琅王便立刻将端木琉璃送来给西朗国,这出戏不就唱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