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 了结

小说: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者: 欲念无罪 更新时间:2016-09-12 05:52:31 字数:3407 阅读进度:403/419

楚凌霄回过神,看向楚凌云的眼神略有些浑浊:“三弟,破了我日月神功的,真的是端木琉璃?”

楚凌云毫不犹豫地点头:“她的功劳我不会抢,所以没错,第一次若不是她,我们救不出父皇。这一次若不是她,你没那么容易被俘。我只是不愿让她锋芒太露,才不曾公之于众。”

“但我马上就要死了,所以告诉我没关系?果然吃一堑长一智,你是不想让她步你的后尘,免得树大招风。”楚凌霄自嘲一般笑了笑,“只不过我曾千防万防,以为我就算败也只会败在你的手里,却没想到真正要命的居然是她。”

楚凌云笑笑:“世人皆认为我之所以战无不胜是因为有楚家军,殊不知,琉璃才是我最后一张王牌!没有她,就没有今日的我!”

“也没有今日的我。”楚凌霄叹了口气,“她成就了你,毁灭了我,而且无论成或毁,都十分彻底。”

楚凌云看着他,暂时没有做声,因为他听得出来,这依然不是楚凌霄真正想说的话。

果然,片刻之后楚凌霄眼中便突然掠过一抹冷酷的光芒,接着说道:“我知道,端木琉璃之所以能破掉我的日月神功,凭借的不过是水龙丹而已。我也知道你是火凤丹的主人,你们两个注定会成为夫妻。不过三弟,想必你也知道关于水龙丹和火凤丹的另一个重要说法吧?”

楚凌云眼中光芒一闪,却只是淡淡地笑了笑:“果然,我就知道你要跟我说的一定是这个。不错,我是知道,不过那又怎么样?”

“怎么样?”楚凌霄的唇角浮现出一丝略有些残酷的笑意,“会怎么样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不是吗?难道你的意思是说,你根本就不相信?”

这一次楚凌云略有些反常地沉默了片刻,接着才吐出一口气:“没错,我是不相信,何况就算我相信,你以为我会听从命运的安排?”

“又要说了不起你逆天改命?”楚凌霄唇角的笑意充满了讽刺,“三弟,你不是神仙,上天注定的事情你是改变不了的!也就是你幸运罢了,否则如果我真的是火凤丹的主人,你以为现在你还能跟端木琉璃在一起吗?”

楚凌云不置可否,面上的神情也不再有太过明显的变化:“这些事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派人把我叫到这里来,就是为了问问我知不知道这两颗珠子的另一个重要说法?我知道又怎样,不知道又怎样?对你还有什么影响吗?”

楚凌霄盯着他,慢慢地摇了摇头:“没错,我马上就要死了,无论你知不知道对我的确已经没有什么影响,所以我只是想好心提醒你一句,不要因为目前的胜利而太过得意忘形,从而忘了你们将来一定逃不开的悲惨结局!”

因为这句话,楚凌云眼中陡然掠过一抹冷厉,上前两步,他紧盯着楚凌霄的眼睛一字一字地说道:“多谢二皇兄的提醒,不过我不妨告诉你,我和琉璃一定会白头偕老,长命百岁,悲惨结局这四个字没有机会用在我们身上!你若不信,不妨在天上看着我们!”

似乎被他身上那种与生俱来的王者气势震了一下,楚凌霄居然不自觉地倒退了两步,继而忍不住咬牙:“好,我就在天上看着你们,我倒要看看你们是不是真有那么大的本事,可以违背甚至改变宿命的安排!我告诉你,那是不可能的,人力不可能与天争!”

事已至此,再说什么都是多余。楚凌云最后看了他一眼,接着掉头而去。

一直等他的背影再也看不到了,沉默了半天的颜贵妃才嗤然一声冷笑:“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跟他说这些废话,徒然浪费口水而已,你以为真的能改变什么吗?”

“你以为什么都改变不了?”楚凌霄虽然仍旧满脸惨白,眼中却偏偏闪烁着狠毒的光芒,“我告诉你,三弟本来就在为水龙丹和火凤丹担忧,只不过不敢说出来而已。被我这么一提醒,他一定会更加担忧,从而夜不能寐……”

“就算是,又怎样?”颜贵妃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他,“用楚凌云的话说,对你还有什么影响吗?他夜不能寐你就能从这里出去,还是能得到皇位?”

楚凌霄眼中的光芒迅速暗淡下去,代之以一层浓黑的死气。许久之后,他突然软软地瘫在了地上,口中不断地喃喃:“是啊!我还能怎样?我……我马上就要死了,我……我不想死,我其实不想死……怎么办,怎么办……”

颜贵妃怔怔地看着他,突然泪如泉涌。是因为绝望吗?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轻轻的脚步声响起,很快便在两人面前停了下来。本能地抬头看去,内侍冰冷的声音已经响起:“贵妃娘娘,二皇子,该上路了!”

看着托盘上自己选择的一壶毒酒,楚凌霄的身躯突然剧烈地颤抖起来,抖得宛如一只刚刚从冰河里捞出来的兔子:这一刻,终于到来了吗?我好不甘心……

端木琉璃,是你!我有今天都是你害的!所以我就算死了也会化为厉鬼,让你日日夜夜不得安宁,生生世世不得安宁!我一定会!我一定会!

“阿嚏!”

一阵凉风嗖的刮过,正在花圃前赏花的端木琉璃突然打个喷嚏,跟着不自觉地打了个冷战。不过不等她开口,狼燕便打趣地问道:“有人想你?”

“骂我才对吧?”端木琉璃撇撇嘴,跟着却又皱了皱眉,“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有些不舒服。”

“不舒服?”狼燕皱了皱眉,跟着眉毛一跳,兴兴奋奋地凑了过来,“王妃,你会不会也有喜了?是不是想吐?想不想吃酸?有没有觉得晕晕的?”

端木琉璃满脸黑线:“看不出你还挺内行,不过没那回事,你家王爷说了,不稀罕。”

狼燕失望地垮下了脸:“可是我们稀罕,我们都盼着王妃快点生几个娃娃出来给我们玩,反正玩坏了不用赔。”

真不愧是狼王的人嘿,怎么都来这一套?生娃娃出来是为了玩吗?

“啊对了!王妃刚才说不舒服?”狼燕突然紧张万分,“既然不是有喜,那是哪里不舒服?”

这丫头反射弧真长,这会儿才想到重点。端木琉璃忍不住失笑,接着摇了摇头:“不是身上不舒服,是突然觉得有些……心神不宁,好像……怎么说呢,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一样。”

她没敢说那其实是一种不祥的预感,免得闹得人心惶惶。

狼燕皱了皱眉,跟着安慰了几句:“王妃不用担心,如今天下已定,再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时候了,哪里会有什么事发生?”

端木琉璃抿了抿唇,接着展颜一笑:“说的是……先生要出去?”

一句话未说完,她便看到潇行空背负着双手走了出来,忙打了声招呼。潇行空面带微笑,点头示意:“闲得无聊,正准备出去走走。不过琉璃,你脸色不太好,不舒服吗?”

倒是想不到已经表现得这么明显,端木琉璃不自觉地抬手摸了摸脸,继而微笑摇头:“没事,多谢先生关心。”

“干嘛这么客气?牙好酸。”潇行空微笑,跟着叮嘱了一句,“虽然如今已是春末夏初,风还是挺凉的,别穿得那么单薄。”

端木琉璃含笑点头,他便摆摆手出了府。只不过在无人看到他的角落,他眼中依然闪烁着淡淡的忧虑。而他之所以此时出府,自然也不是因为闲极无聊。

又在院中呆了片刻,端木琉璃终于觉得方才那股不安稍稍淡了些,便回到了房中。不过刚刚过了没多久,楚凌云便推门而入,一眼看到对方的脸,二人居然同时开口:“出事了?”

“我没事。”端木琉璃笑笑,“你的脸色好难看。”

楚凌云上前几步,仔细看了她很久才跟着笑了笑:“没事就好,你的脸色也不是太好,是不是受凉了?”

决定不提及方才的不安,端木琉璃干脆点头:“方才在外面赏花,是吹了些凉风,我便进来了。你呢?二皇兄跟你说了什么?”

楚凌云摇了摇头:“不过就是告个别罢了,还有他想确定一下,到底是不是你破了他的日月神功。我想他只是不甘心,但又不得不接受如今的结果。” .首发

端木琉璃沉默片刻,试探着问道:“那他现在……”

“选了毒酒一壶。”楚凌云吐出一口气,“我离开天牢之时,内侍正好将毒酒送进去,二皇兄和颜贵妃,还有楚天辰此刻都已经彻底了结了这一生。”

到底是亲兄弟,怪不得他的脸色那么难看。

端木琉璃叹口气,上前几步握住他的手柔声安慰:“别难过,路是他自己选的,他就必须有承担任何后果的觉悟。何况他的所作所为已为律法道义所不容,这本就是他应得的惩罚。”

楚凌云看着她默不作声:琉璃,我怎能告诉你我并不是在为他们的下场难过,而是另有原因?

端木琉璃自是不明内情,见他依然满脸沉重,她顿时有些着急:“别难过啊!他们真的……”

“我知道。”楚凌云迅速调整了自己的情绪,笑容也变得明朗起来,“不过好歹是我亲哥哥,总得表示一下的,现在没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