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章 查探

小说: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者: 欲念无罪 更新时间:2016-09-12 05:52:31 字数:3372 阅读进度:405/419

潇行空也知道此刻不是开玩笑的时候,立刻便公布了答案:“燕淑妃。”

楚凌云一愣:“她?你确定吗?”

最初虽然不知道燕淑妃到底是谁派入宫中的,但随着事情的真相一一浮出水面,她的身份也早已不是秘密。只不过这次楚凌霄和楚天辰返回京城刺杀楚天奇,并不曾将她带在身边。而她只不过是楚凌霄身边的一个小喽,楚凌云并不曾特别注意过她,何况如今楚凌霄已经赐死,凭她一个小小的女子,当然更翻不起多大的风浪。

听到问话,潇行空点了点头:“基本可以确定,虽然她易了容,但身形并没有太大的变化,更重要的是她的眼神我很熟悉。”

他说可以确定,楚凌云自然不会怀疑,不由沉吟着说道:“她是特意挑在这个时候回来,还是恰巧这个时候赶到?如果是后者倒问题不大,但如果是前者……”

“我就怕是前者,所以才尽快回来告诉你的。”潇行空点了点头,“皇家喜事不容有失,万一她要阴谋破坏大婚仪式为楚凌霄报仇,咱们也免得毫无防备。”

楚凌云点了点头:“的确不得不防,那你有没有注意到她往哪个方向去了?”

“这还用问吗?”潇行空哼了一声,“我特意留在那里,等她喝完了茶离开之后便悄悄跟了上去,找到她的落脚点才回来的。”

楚凌云扬了扬眉,接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办事,我放心,那我就把她交给你了。看紧点,千万不要让她有丝毫机会破坏大婚仪式。”

“臭小子,没大没小。”潇行空横了他一眼,“你怕她闹事,为什么不干脆派人把她抓起来,或者直接灭了她,那不是一了百了吗?”

楚凌云也跟着哼了一声:“这一点还用我教你吗?如果不是为了放长线钓大鱼,弄清楚她回到京城究竟是为了给二皇兄报仇还是另有所图,我早就把她灭了!”

潇行空无奈,只得叹了口气:“好吧好吧,交给我就交给我,正好这段时间我也闲的难受,找点事做也不错。”

交给他当然是一百个放心,不过楚凌云还是叮嘱了一句:“小心不要打草惊蛇。还有,如果她有很厉害的帮手,你可跑快点儿,别把命留在那儿了。”

“闭上你的乌鸦嘴!”潇行空忍不住笑骂了一句:“你自以为有了火凤丹,就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是不是?懒得跟你多说,我走了。”

楚凌云笑笑:“走慢点,我派几个隐卫跟你一起。”

潇行空没有回头,却对着他挥了挥手,表示明白。楚凌云立刻挑了几个精明能干的隐卫随他一起前往监视燕淑妃,无论如何必须保证明天的大婚仪式万无一失。

等他们离开,楚凌云却站在原地抿着唇,不知为何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片刻后,他深吸一口气进了大厅:但愿燕淑妃只是回来祭奠二皇兄或者是想办法为他收尸的,否则……

而最终的事实证明,燕淑妃的确不是冲大婚仪式来的。有潇行空等人在暗中监视,就算她在大婚之日图谋不轨,也根本不可能成功。而根据事后潇行空反馈回来的消息,一整天的时间她都安安稳稳地呆在那家毫不起眼的小客栈里,京城中普天同庆的皇家喜事根本不曾吸引她的丝毫注意。

不只是她,楚凌云根本没打算给任何人机会来破坏仪式,因此无论是苏家还是珺王府,表面上虽然热热闹闹,一派祥和,暗中却不知有多少隐卫和天狼化身宾客,注意着周围所有的动静。

而或许是那些原本的确心怀不轨之人都见识到了琅王夫妇的厉害,不敢再自寻死路,两家的喜事都进行得十分顺利。唯一让楚凌云头疼的是,苏天宁和楚凌飞都争着邀请他们夫妇前往府中做客,险些为此当场决斗。无奈之下,他们只得分头行动,楚凌云去了苏家,端木琉璃前往珺王府,这才皆大欢喜。

总之,在琅王夫妇的统筹策划之下,楚寒薇顺顺利利地嫁入了苏家,楚凌飞与彤儿也终于心愿得偿,从此只羡鸳鸯不羡仙,结局大圆满。至于剩下的日子,就靠他们自己去经营了,而且他们必定比很多人都更懂得珍惜,因为他们知道这个结果来之不易。

忙了整整一个月,又闹腾了整整一天,楚凌云等人总算松了口气,回到府中之后个个呵欠连天,恨不得倒头就睡。正在此时,秦铮连蹦带跳地奔了进来:“王爷……”

一句话未说完,负责监视燕淑妃的潇行空进了大厅,同样顶着两个黑眼圈:“好困……”

“怎么样?”楚凌云又打了个呵欠,泪眼婆娑,“燕淑妃那边有动静了?”

“有。”潇行空点头,“她走了。”

“走了?”楚凌云愣了一下,导致接下来的呵欠只打了一半,“去哪儿了?”

潇行空摇了摇头:“我可以确定她一路离开了潋阳城,具体去哪里还不知道。但她收拾了一些东西,一看就是准备远行,短时间内怕是不会回来了。”

楚凌云慢慢地点了点头,沉吟片刻之后才转向了秦铮:“对了,你刚才好像有话要跟我说,是不是查到了些什么?”

既然知道燕淑妃已经回到了京城,那么不管此刻她有没有动静,至少从她进入潋阳城那一刻一直到现在所有的行踪,楚凌云必须掌握。因此他便将这件事交给了秦铮和邢子涯,命两人各自带领一部分隐卫,暗中查探。

正因为如此,两人都错过了两家的喜事,甚至连杯喜酒都不曾喝到,意见老大老大的。

当然,意见归意见,还是办正事要紧,听到问话,秦铮点头说道:“王爷,我们把燕淑妃易容改扮之后的样子画成图像,暗中查探了一番,发现她是三天前进入京城,并投宿在那间客栈之中的。安顿好之后,她接着便离开客栈,去了一家离皇宫最近的茶馆,我估计她是去打探二皇子的消息的。”

楚凌云点头表示赞同:“然后呢?”

秦铮摇了摇头:“当时茶馆内人来人往,她的样子又十分普通,所以没有人特别注意过她,只是店小二还多少有些印象,但也记不清楚她是什么时候结帐离开的……”

“等一下等一下!”正在此时,随着两声叫喊,邢子涯急匆匆地奔了进来,“王爷,我们查到当天未时左右,燕淑妃曾往城东乱坟岗的方向而去。”

众人闻言不由彼此对视一眼,各自了然。东越国历来的规矩,凡有皇子图谋不轨、阴谋篡位者,一旦发现便杀无赦,且尸首会丢在乱葬岗,任凭野狗野兽啖其尸骨,以儆效尤。

点了点头,楚凌云接着说道:“这么说,燕淑妃只是来替二皇兄收尸的?”

邢子涯点了点头:“应该是,而且她去乱坟岗不止一次,我估计她并没有找到二皇子的尸身。”

那倒并不奇怪,如今距离楚凌霄被赐死已经月余,那乱坟岗上又时常有野兽出没,那么长的时间,恐怕早就连骨头渣都不剩了。

“怪不得她会离开。”秦铮点头,“想必是也知道已经不可能找到,便只好放弃了。”

楚凌云抿了抿唇:“既然她已离开,便不要惊动她,只需暗中派人沿途注意她的行踪,看她会往什么地方去,会见些什么人或者是做些什么,再来禀报。”

邢子涯答应一声,转身下去安排。如果燕淑妃真的只是为楚凌霄而来,而且如今又已离开,倒的确并不需要多加理会,怕就怕她另有图谋,自然不得不防。用楚凌云的话说,这叫放长线钓大鱼,虽然也会费些力气,但比起对付楚凌霄已经是小菜一碟了。

处理完此事,众人都吁了口气,这才各自回房睡个回笼觉再说。不过刚刚回到房间,端木琉璃便一边打呵欠一边问道:“凌云,你有没有发现这几天先生的样子似乎有些不大对?”

“有吗?”楚凌云皱了皱眉,仔细回忆了片刻,“这几天我一直在忙天宁和五弟的婚事,倒是没有过多注意到他,怎么了?”

端木琉璃侧着头,也有些不太确定:“我说不好,虽然他表面看起来一切正常,但我总觉得他眼中有一种隐隐的担忧,好像在担心什么。你猜他会不会有什么难言之隐,不好意思告诉我们?”

楚凌云想了想,安慰地笑笑:“好吧,我知道了,你放心,我会找机会问问他的。不过在那之前,你就别跑去问他了,交给我就好。”

端木琉璃笑笑:“我知道,我要想问他早就问了,还用得着跟你说?睡吧!”

楚凌云点头,两人便相拥着上了床。端木琉璃倒是很快便沉入了梦乡,但是因为她的话,楚凌云的睡意反而不像方才那么浓烈了,眼眸更是微微地闪烁着:老头子,难道你真的对我隐瞒了什么?

因为入睡的早,所以当端木琉璃醒来的时候,楚凌云还睡得正香。笑了笑,她轻轻起身离开,琢磨着午饭该吃些清淡的才好。

不过刚刚走到庭院之中,她便发现潇行空就坐在不远处的凉亭里,正背对着她仰望着头顶的蓝天白云,不知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