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8章 暗夜来袭(3)鬼符

小说: 神级大道士 作者: 王六郎 更新时间:2019-01-11 12:21:17 字数:3693 阅读进度:506/532

魙鋡法身已经判定了罗刹鬼可能逃离的位置,“五观之术”施展,完全把罗刹鬼给锁定了。

我这边已经摸出了虎骨,也跟着魙鋡法身一起过去,准备逮住这个罗刹鬼,然后,将其灭杀。

没想到,就在我和魙鋡法身靠近过去的时候,罗刹鬼却是发出干冷冷的笑声。紧接着,他的鬼手伸进鬼体,竟然从其中摸出了一张黑黑的纸张。

那纸张不是普通的纸,竟然是一张......鬼符!

鬼符和我们阳间的符箓还是差不多的,但乃是鬼魂中的一种叫灵鬼的鬼魂绘制出来的符。

这种符有着很强的威能,沟通煞气后,施展起来效果更是不俗。除了厉害的鬼器以外,鬼符对鬼魂的加持乃是最大的。

而绘制鬼符的灵鬼,据说乃是阳间的人生前对书法之道,异常的沉迷。因为沉迷,死后不愿意离开,竟然就化成了灵鬼。也只有灵鬼能够画出鬼符来。

罗刹鬼拿出鬼符后,直接就贴在了自己的鬼体上面。徒然,他身上的煞气竟敢一下暴涨的数倍,阴森森的煞气形成的阴风,以他的鬼魂为中心,朝着四外席卷过来。

“哗啦哗啦!”

阴风撞到玻璃上面,直接把窗子上面的玻璃顶碎了。

南瓜就站在不远处,他朝我喊道:“秦哥,怎么回事,我动弹不了了?”

我这边呢,虽然激发了道家法力,但是双脚却仍旧如同是灌铅了一般的难受,根本就迈不动步。

整个屋子里面阴冷冷的,地板凉飕飕的,地上竟然快速的出现了一层寒霜。

在罗刹鬼身上的煞气提升后,整个房间里面就好像是寒洞一般,冻得人直打哆嗦。在他身上的煞气威压的作用下,我身上的道家法力的流动都变得滞缓起来。

“呜哈哈哈...秦玉阳,你还是乖乖地让我杀死你吧,你已经被判死刑了,你是逃脱不掉的。”

还好,我的魙鋡法身还是能动的。

魙鋡法身扑向了身上贴着鬼符的罗刹鬼,没想到,罗刹鬼紧紧地朝外轰出了一拳,紧接着,魙鋡法身就被那滚滚而动的煞气给逼退了。

法身撞在了墙上,但是罗刹鬼却已经是冲了上去。

它张开了血盆大口,嘴巴已经裂到了耳朵根子,似乎要直接把魙鋡法身吞灭。

眼见不好,我就又耗费道家法力催发诅咒之眼,瞬间一道黑芒朝着罗刹鬼射去。

幸好,罗刹鬼虽然煞气暴涨,但还是忌惮黑芒的,所以他一个闪身躲开了。并且,它的反应很快,竟然放弃了吞噬魙鋡法身,而是直接朝着我扑来。

妈的,糟糕了。

我的双脚虽然能够移动,但是在罗刹鬼煞气威压的作用下,我就算是移动,显得也很缓慢。

索性,我就站住了脚,手指在掌心画动,一道*被我劈了出去。

“砰!”

*竟然直接轰在了罗刹鬼的身上,这让我心中一喜。但是,紧接着,我就发现,*轰到的仅仅是罗刹鬼的一个残影。

*在屋子里面炸开,地板都被掀开了,屋里面的阴气被搅动。

忽然,我的身后传来了那个罗刹鬼阴森森的笑声,然后,他的一只手就搭在了我的肩膀上面。

不好!他出现在了我的身后。

我口中念咒,把道家法力灌入到身体的经脉里面,施展了“谷衣心法”,想把罗刹鬼给震开。

没想到,罗刹鬼却是根本不惧我身上形成的一层“土衣”,他的嘴巴带着腥臭的气息,朝着我的脖颈撕咬上来。

这个时候,我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完了,我完蛋了。这是我当时心里面的第一种想法。

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啪嗒”一声,屋子里面的灯就忽然亮了起来。白刺刺的光照在脸上还有点晃眼睛。

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呢,我身后的罗刹鬼就一声惨叫,然后,快速地化成黑气,从我的旁边飞过去,顺着窗户,逃离了房间这边。

罗刹鬼离开,房间里面的阴风消失,阴冷冷的感觉也跟着消失了。我的身体一软,直接坐到了地上,后背,裤兜子里面全都是汗水。

刚才可是吓死我了。

我回头去看的时候,就见到我师父马宏济走了进来。他的嘴角边挂着血迹,脸色苍白了不少。

“玉阳,你怎么样了?”他来到我跟前,把我从地上搀扶了起来。

我被我师父扶坐到了床上,口中气喘吁吁的,胸口还一阵的憋闷。

“师父,我没事。”我说道。

然后,我他娘的就因为道家法力消耗过多,就又昏迷了过去。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我的人已经是在医院里面了。病房里面光亮亮的,已经天亮了。

我侧过脑袋,就看到我师父马宏济盘膝坐到旁边的一张病床上面,正盘膝打坐。这个病房里面有三张床,但是另外的两张床是空着的。

病房里面除了我和我师父以外,也没有其他的人。

“师父!”我叫了一声。

我师父马宏济立马就睁开了眼睛,眼见我醒过来,他紧忙下了病,来到了我的跟前。

“玉阳,你口渴了嘛,用不用喝点水?”我师父问我。

我点头:“嗯,是有点口渴了。”

我师父就从旁边的一个暖瓶里面给我倒了一点热水。喝了热水,我感觉身体舒服了许多。

而我师父站在旁边却一直没有说话,他脸上带着郑重的神色,似乎在思虑些什么。

我想到了南瓜,就问:“师父,我兄弟南瓜呢?”

我师父说道:“我去买午饭了,还没回来。等下儿,应该就能回来了。”

我知道南瓜没事,只是心里面稍稍担心他。而我更关心的是昨天的那个罗刹鬼。那个罗刹鬼分明是奔着我来的,他想要杀死我。但是我和他无冤无仇啊,为什么他一定要杀死我呢。

没有忍住,我问道:“师父,昨天晚上的那个罗刹鬼.......”

但是还没等我说完,我师父马宏济就说道:“玉阳啊,昨天晚上实在是太凶险了。你知道吗,你和那个罗刹鬼交手的时候,那个罗刹鬼趁机把阴煞之气渗透进了你的身体。”

“罗刹鬼可是比怨灵还要厉害的,要不是昨天晚上为师刚好回来,恐怕那个罗刹鬼已经把你杀死了。只是为什么现在还没有搞明白,那个罗刹鬼为什么会来杀你?”

这也是我在想的问题。

忽然我记起来,那个罗刹鬼好像是说过一嘴,他说我的能量很小,根本就翻不起什么风浪。

他还说,阳间人的魂魄的味道是最鲜美的,说他要吞噬掉我的魂魄。

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他不是阳间的鬼魂,而是从阴司来的嘛?还是说他是从其他的地方来的?

我心里面泛着迷糊,不过,我也没有对我师父说。

我师父的脸仍旧阴霾霾的,他可能也考虑是不是我们什么时候得罪了那个罗刹鬼。

要说得罪,说起来,我成为道士还不到一年的时间,但是遇到的鬼魂还真是不少,不单单是鬼魂就算是其他道门的人也很多。

更是得罪过灵虚派,闾山派总坛,还因为苗女蓝水依和那个大降头师吕涂的事情得罪了苗疆的蛊女以及降头师一脉。

那是不是说,实际上,那个罗刹鬼是被那个人豢养,驱使,专程来杀死我的呢。而且这个人和我的仇怨还不浅。

至于罗刹鬼说,说他阳间人的魂魄最为鲜美,实际上也就是他随口一说。

他就是想吞噬我的魂魄,才会这么吓唬我。

对,这也是有可能的。

但是,罗刹鬼已经逃走了,被我师父马宏济打伤,没有捉住他,我们在这里胡乱猜想也是想不明白的。

我忽然又想到,昨天晚上面对那个厉害的罗刹鬼,我师父马宏济竟然一击就把罗刹鬼给打伤,赶跑了。这得需要什么样的厉害术法才可以啊。

而且我记得赶走罗刹鬼后,我师父的嘴角就流血了。

我抬头,没有再去想罗刹鬼的事情,而是问我师父:“师父,您怎么样了?昨天晚上您受伤了吧?”

我师父摇摇头,说:“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

而我不知道的是,我师父的确是受了内伤,而且还很重。

当时那个罗刹鬼可是利用鬼符提升了自己鬼魂上面的煞气,一下子变得和一个鬼王不相上下。我师父眼见我危机,担心我出事,这次他使用了秘术,对罗刹鬼发动了攻击。

他受伤了,损耗了不少的精血,经络也损伤不轻。但是在我的面前,他没有表现出来,这是后来我才知道的。

“那师父,那个小旅店的老板,怎么办了?”我问道。

我师父说:“小旅馆的老板和你一样都被我送到了医院,不过,送过来之前,他就已经没有了呼吸。魂魄被那个罗刹鬼吞噬掉了,他的人已经死了。”

“现在因为死了人,警察正在调查,恐怕我们得先在在这边稍稍待上几天了。不过鬼怪之事,也不是那么容易解释的。但是人毕竟不是我们害死的,所以这事你就不用担心了,为师会处理的。”

我点点头,也没有再多问。我看得出来,我师父还在想那个罗刹鬼的事情。

不过那个罗刹鬼已经被打伤,一时半会还恢复不了鬼体,想要来找我麻烦,恐怕还得等一段时间。

我现在所在的位置,是小镇上的一个诊所,这边还挺大的。

不多时,南瓜就带着大包小包的食物,还有水果回来了。眼见我醒过来,他很高兴。

把东西摆好后,我和南瓜都吃了不少,但是我师父马宏济吃得却是不多。

南瓜和我聊起昨天晚上的事情,也是一脸的丧气,眼神里面带着不安和担心。他怕那个罗刹鬼再找上来,毕竟最天晚上的那个罗刹鬼实在是太凶了,进入房间就想杀人。

要不是那根虎骨把我从睡梦中唤醒,恐怕我的小命就真的没了。

可以说是我命好。

但是那个罗刹鬼要是再来怎么办,我一定得想个法子对付他,灭了他。

{待续}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