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2章:青梅竹马篇,凶器指纹比对

小说: 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 作者: 旧时绵绵 更新时间:2018-11-09 12:29:05 字数:2147 阅读进度:1818/1827

叮铃铃

尸检工作结束,池央央刚刚回到办公室,办公桌上的座机电话突然铃声大响,她拿起听筒,客气道:“法医部池央央。”

“央央,不管你那边的工作有没有忙完,你赶紧到我办到室来一趟。”电话里传来的是赵自谦的声音,听起来焦急又毛躁。

“什么事?”池央央问,然而赵自谦那边已经挂了电话,她只好放下手中工作,急急忙忙赶去赵自谦的办公室。

赶到时,赵自谦把她推到他的办公椅上坐着,再指向电脑屏幕:“你帮我看看这个人是谁?是不是咱们的杭大公子?”

“杭靳?”池央央看向电脑屏幕,赵自谦立即点击播放,一边解说道,“这是酒吧监控拍到的,杭靳去过出事酒吧,并且在今天凌晨一点多跟死者有过争吵。”

“杭靳一点多为什么会在酒吧?”池央央内心有些疑惑,杭靳一般半夜出门都是执行任务。如果他是出门喝酒的话,肯定有叶志扬他们几个陪着,谁敢跟他们几个吵架啊,“有没有拍到他有同伴?还有他是什么时间离开酒吧的?”

“并且没有监控拍到他离开酒吧”赵自谦目光定定地看着池央央,“还有目击证人所描述的凶手样子,跟杭靳有七八分相似”

“绝对不是杭靳,他不会杀人。”即使视频摆在眼前,但池央央还是相信杭靳不会杀人,她比任何人都要了解杭靳,“杭靳那个人脾气大,谁惹了他,他是不会放过,那都是明面上揍人,他绝对不会怀恨在心,偷偷潜在酒吧几个小时来杀人泄愤。”

“央央,我们是警察,我们办案讲究的是证据,而不是你相信他就可以其实以你们两人的关系,我完全可以停掉你手中的工作。”赵自谦是未数不多知道杭靳跟池央央真实关系的人之一,他完全可以停掉池央央继续跟进这单案子,但是他并没有这么做。

但是在没有百分百确切的证据前,赵自谦和池央央一样选择相信杭靳:“我也相信杭少爷没有杀人,但是相信有什么用?我们要足够的证据,证明他没有杀人。”

“我知道,你说的我都知道。如果他有嫌疑,我一定要找出证据证明他清清白白,而不是由你我说了算。”赵自谦说的池央央自然是了解,刚刚她也是心急才说出那么一番话。

赵自谦又道:“他现在人在哪里?”

池央央摇头:“我也不知道。”

赵自谦:“我们联系不上他,你联系他试试看。”

“好。”池央央赶紧拿出手机,又一次拨打杭靳的私人号码,但是手机听筒里传来的仍然是冰冷得没有温度的机器声,“他关机,我还找不到他。”

赵自谦担心得两条眉毛都快要蹙成两条竖线了:“如果再联系不上他,找不到他的人回来配合我们查案,麻烦就大了。”

“赵队,你等等,我再联系几个人。”池央央又拨通了依次拨通了叶志扬几人的电话号码,得到的答案无一例外杭靳昨晚没有联系过他们,他们现在也不知道杭靳在哪里。

发小这边找不到杭靳,池央央只好把电话打回了杭家,接电话的是尹念笑,听到池央央的声音尹念笑可高兴了:“央央啊,今晚你又和杭靳回家来吃饭吧。晚些时候我给杭靳打通电话,让他来接你下班。”

池央央没有问杭靳有没有在家便已经从尹念笑的话里知道了答案,为了不让长辈担心,她没有说找不到杭靳一事:“阿姨,我今天要加班,晚饭就不去家里吃了,你也不用给杭靳打电话了。”

尹念笑略有失望:“那好吧,改天有再回家吃饭也是一样。”

池央央说:“好。”

挂了尹念笑的电话,池央央不知道还能打给谁打杭靳,想了想,想到了杭靳一个人去陪外公一事,于是最后一通电话她打到了池外公那里:“外公,杭靳在你那儿没有呢?”

“唉,看到我家央央打来电话,我还以为我家央央想我了呢,原来她只是想念她的情哥哥了,外公的心好疼啊。”池外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嘻嘻哈哈地跟池央央开玩笑。

“外公杭靳在你那儿没有?”池外公开玩笑,可这会儿的池央央可没有这个心思,池外公一听有情况,立即变了语气,“央央,是不是杭靳那小子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如果是外公我拼了老命也要让他好看。”

在池外公眼里,杭靳这人虽然可恨,但也有可取之处,那小子恶名在外,但是从来不拈花惹草,因为这点他才敢放心把池央央交给那小子。

池央央的思绪都被扰乱了:“外公,不是”

池外公继续道:“以前杭靳欺负你,那都是像小孩子一样的恶作剧,对你并没有实质上的伤害,这些外公都能忍受。但是他要敢在外面乱来,我老头子绝对不饶他。央央,你别害怕,外公还有力气收拾他。”

池央央无奈地抚了抚额头:“外公,杭靳没在你那里我就先挂电话了。”

找了一圈,能联系的人都联系过了,但是还没有找到杭靳,池央央胸腔里那颗心担心得都快从嘴里蹦出来了:“赵队,我还是找不到他。”

“你再继续想办法联系他,不然”赵自谦的话还没有说完,一名警员敲门而入,“赵队,凶器指纹比对结果出来了。”

赵自谦和池央央同时看向撞门而入的警员,不约而同地道:“结果如何?”

警员说:“凶器上的指纹跟杭靳留在指纹库里的指纹完全一致,所以我们能申请逮捕令抓人了。”

“怎么会?”池央央急得站起身,冲上前夺过警员手里的报告书,“是不是有什么地方搞错了?”

警员说:“池法医,我们的证物护送有多严谨,你应该清楚,这中间绝对不会出错。”

“但是不排除真正凶手将杭靳的指纹弄在凶器上,故意陷害杭靳”几乎没有思考,池央央的脑海里就冒出这个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