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9章:青梅竹马篇,气氛不对

小说: 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 作者: 旧时绵绵 更新时间:2018-12-06 18:57:12 字数:2182 阅读进度:1845/1854

“我这张脸”赵自谦拍拍自己的脸,咆哮道,“都让你们给丢尽了。”

赵自谦这人平时跟下属说话都算客气,从来没有发过这么大的火,此时一发飙,把在场很多人都吓得低下头,一声不吭,但也有例外。

痕迹科的代表就不满意赵自谦的指责:“什么叫我们把你的脸都丢尽了,难道你一点责任没有么?”

赵自谦只觉得有人拿棍子狠狠敲了他一棒,一时竟不知道怎么反驳。

就在其他人惊讶的注视下,痕迹科代表又说:“赵队,不是我们不努力,也不是我们没有用心找线索,而是现场真的清理得太干净了,导致我们什么线索都没有查到。”

赵自谦平时经常和下属打成一片,并没有什么领导架子,但这会儿被下属在会议上如此反驳,这脸也没处放:“这么说来找不到线索我们就可以不查了?案子不破了我们就可以不破了?冤死的死者就让他们冤死?让凶手逍遥法外?”

痕迹科代表把玩着手中的笔,不轻不重地道:“我们也想找出线索,但是就是找不到,难道还能造假不成。”

“造假?这就是你一个警务人员找不到线索该说的话?”赵自谦气得不行,早知道这些兔崽子如此不给他面子,平日里就不该惯着他们,“我看你可以回家睡觉去,这个职位不适合你。”

痕迹科代表把椅子往后一踢,站出来反驳道:“老赵,你亲眼看着的,从碎尸案到酒吧杀人案,我们没日没夜地工作了多少天,怎么到你嘴里一说就变成我们在玩没有找线索了。你让我滚回家,我倒要问问你,你这些天又在干些什么?你又有什么收获?”

玛德,他还真没有什么收获,就连酒吧杀人案也是杭靳提供的有力线索。

这会,赵自谦真觉得自己的脸都给丢尽了。

不过这痕迹科的小张也是,平日里他对她怎么样她不知道么?刚刚他不过说的气话,她却让他在这么多人面前下不了台,这能怎么办,只能硬撑下去:“你,你什么意思?”

痕迹科代表小张:“我的意思你还不明白?”

赵自谦嗓子都快吼哑了:“我就不明白了,你跟我把话说清楚。”

痕迹科代表小张又说:“好吧,既然你让我说,那我就说了。我们所有人都在自己的岗位上做好自己的工作,没有听说谁有特别亮眼的成绩,但是也没有人给这个团队拖过后腿,倒是赵队你,最近几单案子若是没有杭大少的帮忙,你确定你能破得了?”

小张就像是赵自谦肚子里的蛔虫,所说的每一个字都狠狠地刺中赵自谦最在乎的那根软肋。

原来不止他自己觉得自己不行,手下的人没说但也这么认为,如果自己再不好好反省,这个仓山区刑侦支队队长怕是没有脸继续干下去了。

心里明白,但气场不能输,不然真的可以回家奶孩子了。

他又说:“我没做好我的本质工作。你行,那你来,这起案子就交给你破了。”

赵自谦把文件夹往桌上重重一扔,转身走出了会议室。

会议室里的大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小周说:“小张,刚刚你太过分了。赵队这些年有多卖力工作,破了多少案子,我们都看在眼里。不能因为最近几单案子,咱们就否认他的工作能力与工作态度。”

“我都知道,但是你看他刚刚那样,我就说一句话,他还让我滚回去,我就没忍住多说了几句。”小张也为自己说过的话后悔,但是说出口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收不回。

“看来你们确实需要换一个领导了。”一直未说话的江震冷不丁说了一句,便起身离开。

大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平时从来不说工作之外事情的江**医突然说这么一句是什么意思?

回到办公室,赵自谦点燃一根烟狠狠吸了两口。

刚刚痕迹科代表小张说得并没有错,也正是因为说到了他最在乎的痛处,他才会发那么大的火。

他们以为他不想破案子么?

他们以为他不想早点把凶手揪出来么?

他想,他想得不得了,但是也不知道是他脑子不够使了,还是犯案的凶手越来越狡猾,最近几起案子发生以后,他还是像往常一样查案,却迟迟破不了案,还一次次掉进敌人挖的陷阱里。

刚刚召开那个会议的目的是讨论碎尸案,然而却变成了一场吵架大会,什么结果也没有吵出来,这对案子的进展是极其不利的。

不用多想,赵自谦就已经明白不能继续这样下去,必须想办法找到突破口,只要案情有新进展,同事们之间的矛盾也就没有了。

想清楚怎么办之后,赵自谦又狠狠吸了两口烟,再把烟头往烟灰盅里一按,拿起办公桌上的座机拨通了一通电话:“韩局,我现在过去向你报告一件事情。”

不是问对方有没有空,而是直接说明自己的意思。赵自谦难得如此强势,直接说明来意后就挂掉了电话。

叮铃铃

带伤休假的杭靳睡得正香,一通电话将他吵醒。

“哪个兔崽子不想活了!”他一手抓起手机,恨不得把手机砸了,然而眼角余光瞟到手机屏幕显示的太后二字,急忙接了电话,语气还是有被吵醒的暴躁,“太后,又怎么了?”

尹念笑刻意温柔的声音在手机那端响起:“儿子,妈妈有件事情要跟你商量商量。”

“太后,有事您直说,别跟我打太极,我害怕。”尹念笑多数时候都是臭小子臭小子地喊杭靳,突然被她轻言细语喊儿子,杭靳直觉肯定有事,还是很不好的事情。

尹念笑轻咳一声:“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想让你和央央回家来吃餐饭。”

让他们回家吃午餐,他家太后都是命令语气好吧,何时对他态度这般好了。

杭靳就不相信只是吃饭这么简单,但是太后想演戏他就陪陪她:“太后,昨晚我才跟你说过,你要留点空间给我和小白痴谈恋爱,你不会这么快又忘记了吧。”